325争宠(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这么急地找本宫过来是有何要事?”

临华宫的东暖阁中,韩凌赋撩起衣摆在上首的金丝楠木椅上坐下,温和却疏离地看着崔燕燕,语气和神色都是透着一丝冷淡。

崔燕燕坐在下首的圈椅上,眸中闪过一抹愠色,却正好被上茶的宫女挡住了。

待宫女退下后,她温柔地回道:“殿下,我们马上就要随皇上回宫了,妾身琢磨着筱儿妹妹和摆衣妹妹的住处也该事先安排一下,所以想同殿下商议一下安排在哪处妥当。”

一听到回宫,韩凌赋便是面色一沉,耳边不由回荡起皇帝的话:“……等回了王都后,你就立刻出宫开府!”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

崔燕燕自然是注意到了韩凌赋的异动,却是以为他又是为了白慕筱。

白慕筱进门那日的事早就传入了崔燕燕的耳中,让崔燕燕的心中复杂极了。一方面她庆幸白慕筱够傻,竟然把三皇子给赶走了,另一方面她又对摆衣起了忌惮之心,可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最大的敌人是白慕筱,摆衣过门本就是她所愿的,原先她以为还需要再计划一二,如今倒是正好了。

崔燕燕也想得明白,现在就干脆随着那两个人去斗,她只需坐收鱼翁之利就是。

退一步来说,哪怕将来摆衣真得了宠,一个百越人,永远也都不可能越过自己。

她最初也是为此才会选了摆衣。

“殿下,”崔燕燕察言观色地继续道,“妾身想着筱儿妹妹和摆衣妹妹就先暂时委屈一下,住在左偏殿里,待日后开了府,妾身再为她们安排新的院子,殿下以为如何?”

韩凌赋心不在焉地端起了青花瓷杯,呷了一口,心想:反正在宫里也呆不了几天了,住哪儿又有什么区别?

他淡淡地说道:“就照你的安排来吧。”

见韩凌赋难得赞同自己,崔燕燕心里暗喜,恭敬地应道:“是,殿下。”顿了顿后,她又道,“殿下,妾身还有一事禀告,今日皇后娘娘召见了妾身,赐了两个嬷嬷给筱儿妹妹和摆衣妹妹。皇后娘娘的意思是,两位妹妹最好在回宫前先学学宫里的规矩。”

韩凌赋眉头微蹙,皇后的顾忌没错,宫里的规矩繁琐,若是出了差错,轻者不过是被那些奴婢轻视;重者那可能是掉脑袋的事。

只是,以筱儿的性子……

想着,韩凌赋突然觉得有点头疼,就怕筱儿心里有所抵触。

“殿下,”崔燕燕见韩凌赋久久不语,又道,“若是殿下不喜,那妾身就把人退回去?”

韩凌赋摇了摇头:“把人留下吧,这毕竟是皇后的一片好意。”皇后赐下的人哪是这么好退的,就是真要退,那也要等筱儿和摆衣先学好了规矩再说。

“是,殿下。”崔燕燕欠了欠身应道,心下微松:这要是真要把人给退回去,那可就是自己白白得罪皇后而已。

她绞了绞手中的帕子,还好韩凌赋还没被美色迷到昏头的地步。只要韩凌赋不在大事上犯糊涂,她总会有法子收拾那个白慕筱的。

想着,她眼中就带了一丝笑意,却见韩凌赋霍地站起身来,弹了弹衣袍道:“若是无其他事,那本宫就先走了。”

他这是一刻也不愿意在自己这里多留吗?崔燕燕的笑脸差点要僵掉,就在这时,一个宫女却进来禀报道:“殿下,白侧妃和摆衣侧妃来请安了。”

原来已到了晨昏定省的时候。

一听白慕筱来了,韩凌赋顿时露出迟疑之色,崔燕燕抓住机会赶忙道:“这倒巧了。殿下,不如和妾身还有两位妹妹一起用过晚膳再走……”

想到自己在白慕筱过门后一直没机会和她好好说说话,韩凌赋终于点了点头。

崔燕燕心中即喜且怒,但脸上只能笑道:“快请两位妹妹进来吧。”

不一会儿,白慕筱和摆衣肩并肩地从屋外走了进来。

“摆衣见过殿下、姐姐。”

摆衣以无可挑剔的大裕礼仪向韩凌赋和崔燕燕屈膝行礼,而一旁的白慕筱却是一言不发,只是随着摆衣的动作福了福身。

对此,崔燕燕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让她们起身落座。

“两位妹妹来得正好,今日皇后娘娘赐了两个嬷嬷……”崔燕燕就把皇后赐下嬷嬷教导两人规矩一事又同摆衣和白慕筱说了一遍。

一个丫鬟很快领着两位嬷嬷进了屋,两个嬷嬷左边那个较高,穿着一身湖色的素面褙子;右边那个脸颊圆润,穿了一身石青色的褙子。

两人一进屋就是规规矩矩地行了礼:“奴婢见过殿下、皇子妃和两位侧妃。”

崔燕燕让她们起身后,指着个子较高的嬷嬷道:“这是高嬷嬷。”然后指着脸颊圆润的嬷嬷道,“那是阮嬷嬷。”接着又含笑道,“既然是皇后娘娘赐下的嬷嬷,那想必都是好的。那阮嬷嬷就跟着筱儿妹妹,高嬷嬷就跟着摆衣妹妹吧。”

“是,皇子妃。”阮、高两位嬷嬷连忙施礼,接着就分别走到白慕筱和摆衣跟前,行礼后各自站到了二人的身后。

“殿下,”崔燕燕看向韩凌赋问道,“时辰不早了,可要摆膳?”

韩凌赋颔首道:“传膳吧。”

主子一发话,屋里服侍的奴婢立刻下去命人传膳。

白慕筱脸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崔燕燕瞥了白慕筱一眼,故意大方地说道:“筱儿妹妹,还有摆衣妹妹也一起吧,大家一起用膳也热闹一点。”

摆衣连忙屈膝谢过:“多谢殿下、姐姐恩典。”

白慕筱在一旁冷眼旁观,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只不过留她们用膳而已,这个摆衣居然就把这当成了一份恩典,什么百越圣女,一旦与人为妾,居然就这么轻易地丢弃了曾经的身份和傲骨,自己以前真是高看她了!

这时,一个小丫鬟进来禀告说晚膳已经备好了,众人便去了一旁的偏厅用膳。

一桌热腾腾的十菜一汤已经上桌,这御厨出手,自然每一道菜肴都是精致美味。

韩凌赋第一个撩袍坐下,这时,摆衣盈盈上前,主动请缨道:“今日就由摆衣为殿下和姐姐布菜吧。”

按规矩,正室用膳时,妾是需要立规矩,一般也就是布个菜,端个茶,服侍漱口什么的。

白慕筱也想到了这一点,眸光一冷,却没有任何动作。

崔燕燕含笑地看着摆衣,亲热地说道:“摆衣妹妹,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见外,坐下和我们一起用膳吧。”她看来一派贤惠大度的正妃风范。

白慕筱用一种近乎超脱的态度看着崔燕燕和摆衣在那里一唱一搭,心中既有轻蔑鄙夷也有苦涩。她算是看明白崔燕燕在玩什么花样了,崔燕燕恐怕是想借此告诫自己,自己永远只是一个侧室!

南宫玥是堂堂的藩王世子妃,而自己永远只是个妾!

想到这里,白慕筱又是心中一阵抽痛,这一顿饭,她吃得食不知味……

晚膳后,下人们以最快的速度撤下了残羹剩饭,然后又给主子们上了热茶点心。

崔燕燕优雅地啜了一口热茶后,温柔地说道:“殿下,天色不早,今晚不如就由筱儿妹妹服侍殿下安寝,殿下以为如何?”

韩凌赋的乌瞳顿时熠熠生辉,眉梢露出喜意,急切地朝白慕筱看去,只觉得崔燕燕总算是渐渐认清了她的地位,懂事识相多了。

正妻安排妾室侍寝在大户人家是理所当然之事,然而白慕筱却是身子微微一颤,瞳孔猛地一缩。这个崔燕燕是什么意思?竟然连自己和韩凌赋的闺房之事也要插手!她这是把自己视为妓子吗?

白慕筱心里既屈辱又愤怒,冷声道:“谢皇子妃一片好意,不过还是等筱儿学好了规矩,再服侍殿下不迟。”

没先到筱儿还是不愿意原谅自己……韩凌赋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自己究竟要如何做,筱儿才能原谅他的无心之失呢。

崔燕燕优雅地笑了,“妹妹说的是。”

她心中讥诮地想着:真不明白这个白慕筱究竟是怎么想的,过门当夜不让韩凌赋入房,现在竟然又故技重施!就算是玩欲擒故纵的花样,那也实在是过了。

不过,对于崔燕燕来说,白慕筱犯傻,那是最好不过。

韩凌赋因为白慕筱的拒绝而心情烦躁,随意地说了一个借口就去了书房。

既然韩凌赋走了,崔燕燕也没兴致与白慕筱、摆衣周旋,便打发她们回去了。

白慕筱心情复杂地带着阮嬷嬷和丫鬟回了自己的屋子,谁想一进屋,原本看着如弥勒佛般的阮嬷嬷突然变脸了,倨傲地看着她训道:“白侧妃,奴婢是皇后娘娘赐下来教您规矩的,您可知道您刚才犯了几个错误?”

白慕筱面色一冷,没有说话,而阮嬷嬷也没指望她说什么,滔滔不绝道:“白侧妃,您身为侧妃就理应给正妃布菜,刚才摆衣侧妃主动提出为皇子妃布菜时,您为何不应和?皇子妃大度让您和她还有殿下一起用膳,您为何不谢恩?还有,皇子妃让您侍寝,您既然身子没有不适,也不是小日子,怎可出言拒绝殿下?”她摇了摇头,厉声道,“看来不止是宫规,您的各种规矩都要从头学一学,免得给三皇子殿下和皇子妃丢人!……”

白慕筱始终默不作声,心中讽刺:又是规矩!最终皇后也好,崔燕燕也罢,也就是学俞氏之流,试图用规矩来压自己!

就在这时,碧痕来禀告道:“姑娘……”

她才一出口,就被阮嬷嬷严厉地打断道:“应该叫侧妃娘娘!”

碧痕缩了缩身子,忙改了口:“禀侧妃娘娘,摆衣侧妃来求见您。”

摆衣?白慕筱双眸微眯,眸中闪过一抹嫌恶。

可是……

她看了阮嬷嬷一眼,颔首道:“我去见见她。”

摆衣正在堂屋中候着,一见白慕筱进屋,便站起身来,优雅地福了福身,“筱儿妹妹,我虚长你几岁,就称呼你一声妹妹了!”

她的一举一动让人挑不出错处,可是看在白慕筱眼里,却是虚伪做作。

“谁是你妹妹!”白慕筱冷冷地看着摆衣,“你来做什么?”

摆衣眼中露出一抹受伤,深吸一口气,又道:“筱……白侧妃,我来只是想来与你解释,那一日我和殿下真的是被萧奕陷害的……”

白慕筱双目一瞠,目露凶光地朝摆衣看去,她居然还跟自己提那一日!

一瞬间,那一晚摆衣和韩凌赋交颈而眠的一幕又一次浮现在白慕筱眼前,她的双拳不自觉地我成了拳头。

摆衣似乎毫无所觉,继续道:“殿下一直很内疚,觉得对不起白侧妃。哎,白侧妃,你刚才实在不应该那样拒绝殿下、伤殿下的心,殿下对你真的是一心一意,从不曾有过一丝异心!像殿下那样专情的男子真是我生平仅见……”

摆衣说得越多,白慕筱的心就越痛,韩凌赋是自己的男人,摆衣有什么资格站在那种至高的位置上训斥自己!

“够了!”白慕筱冷冷地打断了摆衣,“殿下对我的心意,我再明白不过。只可惜总有些痴心妄想、自甘下贱的人在肖想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轻蔑地看着摆衣。

“白侧妃,你怎么可以……”

摆衣受伤地看着白慕筱,眼中喊着泪光,蓦地转身冲出了堂屋,却差点和屋外的一个男子撞了个正着……

“殿下……”摆衣泪眼朦胧地看着韩凌赋,眼中有着无限的委屈,很快就用帕子掩着嘴角跑走了。

“……”韩凌赋试图叫住她,却听白慕筱冰冷的声音自屋内而来:“你怎么不去追她?!”

他这么一说,韩凌赋又怎么能去追。他叹了口气,第一次有了一种不想去看白慕筱的沉重感。

筱儿何时能学着长大,学着懂事呢?

韩凌赋揉了揉眉心,缓缓地转过了身,道:“筱儿,你刚刚说得有些过了……摆衣也是受害者……”

韩凌赋是因着摆衣的劝说,主动来找白慕筱求和的,没想到却听到了刚刚那番话。

他居然为摆衣说话!白慕筱第一感觉便是心火蹭蹭蹭地上来,可是随即便注意到了韩凌赋眼中的疲累与不满,一瞬间,仿佛被浇了一桶冷水,冷静了下来。

她可以得罪崔燕燕,她可以怒斥摆衣,她可以无视规矩……但一切的大前提是,她必须牢牢抓住韩凌赋的心。

如今她孤立无援,能求的只有韩凌赋可以护着自己。

白慕筱半垂眼眸,樱唇微嘟,委屈地说道:“殿下,我没法喜欢她,我做不到……每一次看到她,我就想起那一日……”说着,她的眼眶中已经浮现了一层薄雾,看来楚楚动人。

韩凌赋心口一软,他的筱儿一向坚强,鲜少露出如此柔软的一面。

他上前温柔地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道:“都是我的不是。若非当日我掉以轻心……”他反复地安抚着白慕筱,但心里却觉得疲累极了。

这段日子他诸事不顺,可是筱儿不体谅他,安慰他,帮他出谋划策,却还反复在这些过去的小事上纠缠不休。筱儿她怎么就越来越小心眼了,怎么渐渐就不再是他当初认识的那个筱儿呢……

清冷的月光下,这对曾经的有情人如今却是心思各异……

这临华宫中的种种波涛汹涌自然也通过两位嬷嬷传到了皇后耳中,只不过,皇后听了也只是一笑置之。

也不用皇后出手,韩凌赋后宅里的三个女人就不省心,可以自己折腾出不少事来,自己只需要看戏而已。

皇后一边听,一边随意地看着手中的宾客名单,这时,宫女来禀告说,镇南王世子妃、蒋大姑娘和流霜县主来了。

不一会儿,三位朝气蓬勃的姑娘便携手亲热地走进东暖阁中,一个粉衣一个翠衣一个紫衣,看来都是鲜亮活泼,皇后是越看越喜爱。

待三人行礼落座后,原玉怡看着皇后手中的单子,道:“皇后娘娘您若是忙,就别理会我们几个了。”

“也没什么事。”皇后含笑地看了蒋逸希一眼,“也就是婚礼的宾客名单罢了。”侄女的婚事一波三折,如今终于也到了临近出嫁的时候了。

蒋逸希不由粉面微红,南宫玥和原玉怡自然也听出了皇后的言下之意,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南宫玥笑眯眯地说:“我就盼着给希姐姐添妆了。”

蒋逸希的脸颊更红,嗔怒地瞅了南宫玥一眼,仿佛在说,你也跟着怡妹妹学坏了。

原玉怡无辜地嘟了嘟嘴。

看着姑娘们推搡笑闹着,皇后眼中笑意更浓,随手把那张单子交给了李嬷嬷。

热茶很快上来了,原玉怡喝了口茶叹道:“再过几日就可以回王都了,我都有些想家了。”

她这么一说,不止是南宫玥、蒋逸希,连皇后都是若有所动。这一次,五皇子在王都监国,没有随驾,皇后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五皇子了,心里自然是惦记着,恨不得时间过得快点,早点摆驾回宫。

只是这数千人的随驾队伍,哪有说动身就动身的,这几天为了收拾行礼,随行的下人忙得是脚不沾地,九月二十九,秋意正浓,皇帝终于踏上了回程。

等这数千人的庞大队伍浩浩荡荡地抵达王都城外时,太阳已经西斜。

五皇子率领一众留守在王都的文武百官已经在城外迎接皇帝回銮。

“儿臣恭迎父皇圣驾,父皇万岁万万岁。”

五皇子率领众臣向皇帝的御驾下跪行礼。

“臣等恭迎皇上圣驾,吾皇万岁万万岁。”

五皇子身后的百官也都紧跟着跪了下来行了伏礼,喊声重叠在一起,仿佛连天空都为之一震。

皇帝在銮驾上环视一周,看着五皇子和群臣,心情大好,挥了挥手:“小五免礼!众爱卿都免礼!”

除了来恭迎圣驾的百官,城门口早已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百姓,不过御林军戒严,十步一岗,把闲杂人等都挡在路边。

五皇子起身后,走上前几步,恭敬地对着皇帝道:“父皇一路辛苦了,请父皇入城。”

“小五你这段时间也辛苦了,上来与朕说说话吧。”皇帝含笑道。

能与皇帝同车,那可是莫大的荣幸,也是皇帝对五皇子的宠爱。

五皇子自然是忙不迭应下,忙上了皇帝的銮驾。

这一幕自然也被那些王公大臣看在了眼里,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先是留五皇子在王都监国,现在又让五皇子上了銮驾,这圣心所向已经是毋庸置疑,五皇子必然是下一任的储君了。

由御林军在前方开路,皇帝的銮驾继续前行,一行人浩浩荡荡入了王都,来迎驾的众臣也加入到这支队伍中,让它又扩大了许多。

被提前遣回王都的萧奕自然也是前来迎驾的人之一,他一见到南宫玥就眉飞色舞地迎了过去,直接上了她的朱轮车。

萧奕虽在王都,但每日都会命人递信给她,因而南宫玥不但听闻了咏阳大长公主伤势渐愈的消息,还知道她认了一个亲外孙,据说是她早年被拐的女儿留在这世上的唯一一滴骨血。

咏阳女儿的事,南宫玥曾听傅云雁说过,那本应该是公主府金尊玉贵的嫡长姑娘,却偏偏落得被拐被卖,为奴为婢的下场,甚至不得善终。咏阳为此痛苦了一辈子,能认下这个外孙,想必她心中已经郁结了几十年的心结也能解开了吧。

南宫玥很是为她高兴。

而提及咏阳被刺杀一事,萧奕沉吟了一下说道:“咏阳祖母去祭扫的时候从来不会带人,那附近又偏僻,找不到目击者。只是我觉得有些奇怪,刺客即然一击得手,为什么偏偏没有确认一下咏阳祖母的生死呢……”

南宫玥猜测着说道:“会不会当时有人经过,惊动到他了?”

“也许吧。”

“阿奕,你别急。”南宫玥拉住了他的手说道,“咏阳祖母没事就好,刺客的事慢慢查就是,总会有结果的。”

分别了十日,萧奕本就想她想得紧,感受着她手掌的柔软与温暖,萧奕心中一片火热,俯身轻吻在她唇瓣。

一路随驾而行,朱轮车抵达镇南王府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稍稍休整了一下后,南宫玥便由萧奕陪着一同去了咏阳大长公主府。

傅云雁得了消息,在二门亲自迎接他们。

傅云雁的笑得两眼弯弯,眼中熠熠生辉,迫不及待地说道:“阿玥,我祖母今日已经可以坐起来了,外祖父刚刚来瞧过,说是只要好好养着,再过十天半个月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咏阳大长公主毕竟年事已经大了,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好得如此之快或许正是应了一句“心病还需心药医”。

果然,就听傅云雁说道:“毓表哥一来,祖母的病立刻就好了许多。”

三人说话间,五福堂到了。

咏阳正在内室,正靠坐在床上,她无论是气色还是精神,看来都好了许多。

可是傅云雁一见她,便忍不住训道:“祖母,刚刚不是还让您躺下去休息嘛,怎么又起来了!”

虽然咏阳能坐了,傅云雁很欣喜若狂,但受伤的人就该好好躺着,而不是整日里坐着。

咏阳身旁的嬷嬷急忙告状:“六姑娘,您可要好好说说殿下,奴婢怎么说,殿下都不肯听,非要起来。”

咏阳不以为地笑道:“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想当年我在战场上,再重的伤都受过,也没见躺那么久的。”

那嬷嬷是咏阳身旁服侍的老人了,这些事自然都清楚,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咏阳的年纪毕竟是大了,身子也是日趋往下……但这些话却是不能说出口的。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丫鬟行礼的声音:“见过表少爷。”

“免礼。”

闻言,咏阳顿时喜形于色,对着萧奕和南宫玥道:“阿奕,阿玥,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外孙。”

南宫玥点了点头,眉眼微动,总觉得外面的声音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但照道理,她应该不可能认得咏阳的外孙的……

------题外话------

既然求了票,那就加更吧!顺便继续求票!谢谢!

二更准时在18:00

26—29日是潇湘粉丝节,有些抽奖之类的活动,姑娘们可去app上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