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身孕/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了萧霏之事的打岔,南宫玥渐渐从萧奕离开后的失落中恢复了过来。

过了几日,朱兴又递来了消息,说是萧霏找到了,他们原本想把她送回南疆,但那姑娘偏生倔强,一开始还想“以理服人”,在发现那些护卫完全说不通后,便干脆趁着上净房的工夫溜之大吉。

南宫玥闻言更加头痛了,萧霏毕竟是个姑娘家,护卫都是一些三大五粗的男人们,总有避讳,她若一心想跑,还真就拦不住。

南宫玥干脆着朱兴送几个婆子过去,待找到萧霏就让婆子们把她看管起来,再送返南疆。

只是,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大姑娘的消息了。

南宫玥一方面让人继续找,另一方面也总算是彻底打起了精神。

然而一个人住在这空空荡荡的镇南王府里,除了中馈事之外,她也实在闲得慌,就连琴也懒得练了。

“喵呜!”

窗外一声威风凛凛的猫叫让南宫玥放下了手上的话本子,倚着窗户往外看去,这一看之下不禁吓了一跳,就见喵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爬上了院子里的那棵香樟树,正站着树梢上,冲半空中的鹰小灰耀武扬威。

“小白!”

南宫玥生怕它摔下来,急着大喊,小白扭头看了她一眼,傲娇的“喵喵”两声,后腿猛一用力,仿佛自己会飞一样,猛地向着小灰扑了过去。

那一瞬间,南宫玥简直就看傻了眼,差点就想学萧奕那样从窗户翻出去。

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就当她刚坐到窗橼上打算往外翻的时候,就见没能成功扑到小灰的小白在半空中灵巧的翻了一个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它好像还很不服气,抖了抖毛后,冲着小灰一声威胁“喵——呜!”

小灰在半空中盘旋着打了个转,忽而一个俯冲而下,往小白的脑袋上啄了一下,又往高空飞去。

小白“喵呜!”一声,飞奔着追了过去。

南宫玥提得高高的心落了下来,于是,正掀开帘子走进来的百合就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一贯端庄贤淑的世子妃毫无形象的坐在窗橼上的样子,一时间就傻了眼。

南宫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百合赶紧上前把她扶了下来,心里暗暗想着:这都是世子爷的错!

南宫玥一脸无辜地眨眨眼睛,忙不迭地转移话题道:“有什么事吗?”

百合干咳了两声,屏住笑,低眉顺眼地说道:“世子妃,意梅姐姐来了。”

“意梅……呀!”

南宫玥不禁想拍一下自己的脑袋,差点就忘了这件事。

意梅在和离后,便请了南宫玥替她作主再择一门亲事,南宫玥也认真地替她寻了,只是一直没有好的人选。而就在前些日子,周大成来到她面前,想替王府里一个叫孙叶的侍卫保媒,求娶意梅。

孙叶今年二十五了,十七岁时成过一次亲,但孙叶的原配身子弱,五年前就没了,也没能替他生下一儿半女。而且孙叶父母早逝,仅有一妹已经出嫁,家中清静得很。

周大成说到最后一句时,是意味深长。

南宫玥初初听着还是颇为满意的,孙叶是府里的人,知根知底,又由周大成出面保媒,人品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不过想到意梅上一段姻缘,南宫玥还是不敢贸然答应下来,她又派人去向孙叶的邻居打听他平时的为人,家中可有难缠的亲戚,以及孙叶的妹妹以及她夫家为人又如何……

打听清楚情况后,南宫玥这才叫来了意梅,把周大成保媒一事说了,也大致说了孙叶的情况,意梅的回复仍旧如当初一般,表示一切全凭南宫玥作主。

于是,南宫玥便安排了相看,思量着若是合适,这未尝不是一段好姻缘。

这不,意梅都来了,她却差点弄错了日子。

最近实在有些心不在焉的很。

南宫玥向百合吩咐道:“让意梅进来吧。”

没一会儿意梅便进来请了安,或许是有过一段姻缘的缘故,意梅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羞涩感,目光清明,看起来犹为端庄大方。

南宫玥带着百合和意梅去了前院,在萧奕书房外面的偏厅里,着婆子搬了一个屏风过来,避在了屏风后面。

她吩咐了一声后,周大成便带着一个侍卫服饰的年轻人进了偏厅。

“见过世子妃。”两人一起向屏风后面的南宫玥行礼。

“免礼。”南宫玥一边说,一边透过屏风打量着那年轻人,只见对方与周大成差不多高,身材健壮,肤色黝黑,虽然样貌看着只是周正,但人倒是精神得很,浑身一股正气,眼神亦是清澈刚正。

南宫玥看着暗暗点头,问了几个问题后,便看向意梅,用眼神询问她的意思。

意梅迟疑了一下,抬眼看着南宫玥,目光清澈。她微侧下身,低声询问道:“世子妃,奴婢可以当面问他几个问题吗?”

南宫玥怔了怔,然后笑着应了。

意梅从屏风后面走了出去。

孙叶微微一讶,随后坦然地望着她。

“孙侍卫,”意梅目光清明地看向了孙叶,“你可知我是和离妇?”

“我知道。”孙叶点头道,“我是丧妻男。”

意梅继续道:“我之所以会和离,是因为我容不下丈夫纳妾。”

“我没想过纳妾。”孙叶又道。

“可若是我无法生养呢?”意梅问得犀利而又尖锐,一霎不霎地看着他,仿佛怕漏掉他每一个细微的反应,“到时你又会如何?”

“可是你身子有恙?”孙叶神情认真地看着意梅,“这是哪位大夫说的?”

“不是哪位大夫说的。只是……”意梅面色微有低落,欲言又止。

她曾经因为多年无孕去瞧过大夫,但大夫却她没有大碍,就连世子妃也肯定的表示她的身子无恙。可是,没有孩子是事实。

“既然不是大夫说的,那你担心什么?”孙叶好似不大明白,“大夫说我的身体好着呢,既然我们的身体都没问题,那孩子迟早会有的,不着急。”

意梅瞠目结舌地看着孙叶,这是什么话?好像她很急着想要个孩子似的。

她有些恼羞成怒道:“我是说万一,万一我没能生下个一儿半女……”

“这简单,收养一个就行了,我爹就一个孤儿,后来被我祖父收养的。”孙叶一本正经地说道。

意梅静默了……两人相对再无语。

片刻后,意梅又回到了屏风后,而孙叶和周大成则退了出去。

南宫玥含笑地看着她,没有催促,但从刚刚的那番问答中,南宫玥还是能够判断出这个孙叶性格还算洒脱,倒是与意梅有些般配。

意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羞涩,讷讷道:“一切就由世子妃安排。”

意思是,允了。

百合比她还要高兴,眼睛闪闪发光,差点就要跳了起来,南宫玥也是面露释然。

她希望这一次,意梅能得到一份好姻缘,忘记从前的种种。

不仅是意梅,还有百合,南宫玥暗暗思忖着年前就把她们俩一并嫁出去。意梅还好说,百合要嫁了,一等丫鬟就空了一个名额,还得重新提拔一个丫鬟,别的不说,至少要忠心和懂事。

现在她有不少事得赖着这几个大丫鬟,那些二等丫鬟也都是由她们几个带着的,南宫玥便干脆嘱咐了百合一声,让她最近留意一下有谁可以代替她的。

百合立刻明白了南宫玥的意思,一向爽朗的她也不禁红了脸。

南宫玥的日子过得还算舒坦,除了一闲下来就会惦记萧奕以外。

她有时会去外房的书房,打开舆图,暗暗想着萧奕正到哪儿了……

而与安宁的镇南王府不同,王都之中总有波澜。

皇帝自应兰行宫回来后,每日都会把五皇子宣入御书房观政,偶尔也会把一些简单的折子交给他来批阅,时不时的指点一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除了还没有那个名份外,皇帝已经将五皇子视为储君在培养了。而五皇子也争气,在朝中风评极佳,也总是大得皇帝的赞赏。

原本那些想得那从龙之功,已经站了队的朝臣们也开始暗暗思量着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

就连三位成年的皇子也都是一副安份守己的样子,毫不引人注目。但也不知道皇帝是不是为了安五皇子的心,对这三位皇子的态度皆都十分冷淡。为此,朝臣们纷纷揣测。恐怕王都之中,也只有官语白才知道,因着“悬而未决”的太后中毒一事,皇帝对这三个儿子都存了几分戒心。

朝中局势还算稳定,就连与百越的和谈也在步步推进。

自打萧奕被派遣出王都后,和谈便全权由官语白负责。官语白虽不像萧奕那般强势和蛮横,一副温润公子的模样,但每次谈判结束,从里面走出来的百越使臣们却都一个个面色苍白,目光呆滞。

皇帝对于和谈的进展非常满意,时不时的就寻各种由头大赏安逸侯府。

如此这般,时间渐渐到了十月中。

一如往常的,每旬的第一日,南宫玥都会递牌子去宫里请安。

先去了太后的长乐宫,陪着太后闲聊了一会儿后,便又去了凤鸾宫。

雪琴领着南宫玥往凤鸾宫的东暖间走去,才刚挑起门帘,就听到皇后的怒斥从里面传来:“这个齐王妃,真是不知所谓!”

齐王妃又怎么了?南宫玥微挑眉头,随着雪琴步入东暖阁。

皇后坐在紫檀木罗汉床上,面露愠色地说道:“给君哥儿安排通房!?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出来的!”

皇后越想越气,平日里,齐王妃巴不得韩淮君这个庶长子不存在,可是眼看着婚期就要到了,她昨日竟然特意进宫来向自己禀告说要给韩淮君安排两个通房,以便来日能够伺候大公子和大少奶奶。

皇后当时就一阵恶心,恨不得立刻就让人把她给赶出去,但嫡母给庶子安排通房,她就算是皇后也管不着。还好,后来皇帝告诉她韩淮君特意来请了皇帝出面,彻底打消了齐王妃这个荒唐的念头。

皇后当时就庆幸韩淮君是个好孩子,今日蒋逸希过来请安,皇后便特意告诉了她,想着让她能更珍惜这段姻缘。不过,一提起那个不知所谓的齐王妃,皇后的心里还是难掩不快。

蒋逸希自然是相信韩淮君的,坐在下首的圈椅上,抿唇笑着柔声道:“姑母,您也别气坏身子了。”

在长乐宫里的时候,南宫玥就听太后提起说蒋逸希也进了宫,此刻见到她也并不意外。

南宫玥也不避讳地插嘴道:“有皇后娘娘和韩大哥护着,希姐姐肯定是吃不了亏的。”说着她冲蒋逸希眨了眨眼,那副调侃的样子惹得蒋逸希不禁面上一红。

南宫玥向皇后行了礼。

皇后赐座后,南宫玥在蒋逸希的身旁坐下。

皇后喝了口茶,缓了口气叹道:“哎,也就是君哥儿品性好,否则啊……”她摇了摇头,惋惜地看着蒋逸希……恩国公府的嫡长姑娘许给一个庶子,到底还是蒋逸希委屈了。还好,君哥儿是个好孩子。只可惜,齐王府实在太乱了,希姐儿嫁过去以后难免要受些委屈的。

庶子媳妇不好当啊,更何况还有这样一位嫡母。

蒋逸希自然明白皇后对她的疼爱,挺直腰板,一霎不霎地看着皇后道:“姑母,您放心,我一定会把我的日子过好的……”不会辜负您的一片关爱之心。

蒋逸希早就已经想明白了,自己嫁过去后,必然会面临齐王妃在日常中的刁难和酸言酸语,那又算得了什么呢?自从她子嗣艰难的流言传出去后,她见识过各种风凉话、各种嘲讽的目光,可说是千锤百炼了吧。

只要她和韩淮君夫妻一心,齐王妃也就是能讨些口头上的便宜而已,自己只要把礼数做主,以自己恩国公府嫡长女的身份,齐王妃还敢对自己动手不成?

皇后看着蒋逸希眼中又染上了些许笑意,她这个侄女真是没枉费母亲恩国公夫人的一番教导!

这时,小宫女恭敬地禀报道:“皇后娘娘,三皇子妃来了!”

“宣。”皇后似乎并不意外,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而南宫玥和蒋逸希却是有些讶异,照道理说,三皇子已经到宫外开府了,除了初一、十五、逢年过节之外,若是没有什么要事,三皇子妃也不需要进宫来给皇后请安,那崔燕燕今日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南宫玥和蒋逸希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兴味盎然。

不一会儿,崔燕燕便在宫女的指引下进了殿来,目光飞快地在南宫玥和蒋逸希身上划过,然后又是目不斜视状。

“儿媳给母后请安。”崔燕燕恭敬地屈膝给皇后行礼,面带欢喜地说道,“儿媳有大喜之事要禀告母后!”

大喜之事?三皇子府又能有什么大喜之事?南宫玥若有所思,难道说……

皇后给崔燕燕赐座后,道:“三皇子妃,有何喜讯说与母后听听。”

崔燕燕眸中闪过一抹异色,很快掩嘴含笑道:“母后,侧妃摆衣近日来身子不适,儿媳一早请了太医过府为摆衣妹妹诊了脉,太医说是喜脉。”

还真是如此。南宫玥眸光一闪,这倒是机缘巧合了。

皇后早已经从高嬷嬷那里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却做出了乍闻喜讯的样子,喜不自胜地说道:“这可是皇上和本宫的长孙!这个好消息可要快点派人告诉皇上。”她使了一个眼色,一个小内侍便匆匆地报讯去了。

皇后细细地询问了摆衣的症状、月份,跟着又赏赐了一些名贵的草药补品和绫罗布匹,吩咐崔燕燕务必精心照顾皇家血脉。

崔燕燕条理分明地一一回答,并替摆衣谢恩,言行举止无可挑剔。

陪皇后说了会话后,崔燕燕便识时务地主动告辞,又去了张嫔那里报告喜讯,然后才坐着朱轮车离开了皇宫。

摆衣会突然怀孕,对于崔燕燕而言,实在是意外之喜。

回王都后才第三日,他们匆匆离宫开了府,崔燕燕为了表现出贤惠,特意将内院最好的院子给了白慕筱,这让韩凌赋很是满意。而韩凌赋和白慕筱两人也在随后不久就和好了,自那以后,他们俩就一直你侬我侬,韩凌赋也从不曾去过摆衣的屋子里……有一段时间,崔燕燕几乎以为自己拿摆衣分宠的计划是不是失败了。

没想到——

摆衣竟然在这时有了身孕!

崔燕燕可以肯定摆衣过门后,并没有和三皇子圆过房,可是摆衣却有了……适才自己派人去上书房传讯,三皇子也没提出什么异议,这点点滴滴让崔燕燕心中的很多疑团都有了答案:

这两个人怕是在摆衣过门前已经有了苟且!

也难怪皇帝会如此仓促地下旨让摆衣过门……

想着,崔燕燕嘴角微勾,既然韩凌赋可以和摆衣春宵一度,那就说明白慕筱在他心里也不过是如此,那么笑到最后的必然是自己这个三皇子妃。

至于摆衣,崔燕燕并不放在眼里,摆衣虽然是朵娇艳的解语花,可她是百越人,她生的孩子即便是皇孙也算不上什么,他日也不可能继续韩凌赋的王爵,摆衣更不可能取代自己被抬为正妻!

而摆衣想要在三皇子府里过得安稳,必然要倚靠自己才能与白慕筱争宠!

光是为了这个,崔燕燕就觉得自己必须好好照顾摆衣,务必让她生下孩子,用来恶心恶心白慕筱也好。

思绪间,朱轮车的速度放缓了下来,三皇子府到了。

崔燕燕回了自己的浮曲院沐浴更衣后,天色已经昏黄一片,又到了晨昏定省的时候。

丫鬟引着白慕筱和摆衣过来给崔燕燕请安。

崔燕燕的目光笑吟吟地在摆衣的腹部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看向面无表情的白慕筱,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精光。

白慕筱与韩凌赋感情再好有什么用,谁让她的肚子不争气!

“给姐姐请安!”

摆衣才福了下去,崔燕燕便示意丫鬟将她扶起,亲热地说道:“摆衣妹妹,你有孕在身,不必如此多礼。”

摆衣恭敬地谢过后,崔燕燕含笑道:“今日我已经进宫把这个喜讯告知了父皇、母后和母嫔,父皇、母后都很是欣喜,赏赐了不少东西给摆衣妹妹。”

崔燕燕的奶娘林嬷嬷立刻示意丫鬟们把帝后的赏赐都一一拿进了屋,一下子便堆满了整个屋子。

“还请姐姐替摆衣谢过父皇母后。”摆衣不甚感激地再次福身,又被丫鬟给扶起了。

崔燕燕飞快地瞥了一旁面沉如水的白慕筱一眼,心中觉得快意,和煦地又道:“摆衣妹妹,你现在是有双身子的人,腹中可是殿下的长子,务必要保重你自个的身子,以后就不用过来请安,好好歇着养胎才是。”

摆衣却是义正言辞道:“多谢姐姐一片关爱之心,只是规矩不能废,摆衣又如何能恃宠而骄。”说着,她含羞地轻抚着平坦的腹部,目露期待,“无论是儿是女,总归是殿下的血脉……姐姐,摆衣想着待这个孩子生下来,就送到姐姐那里养着,不知姐姐意下如何?”

“摆衣妹妹你可想清楚了?”崔燕燕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故意提醒道,“按规矩,虽然说妾室没有资格教养子女,可摆衣妹妹你毕竟是有品级的皇子侧妃,照例是可以自己抚养子女的。”

摆衣微微一笑,温顺地恭维道:“姐姐才是殿下的正妃,也是这孩子的母亲,能由姐姐抚养长大,是这孩子的福分!”

崔燕燕嘴角一勾,满意地笑了。

又有哪个母亲舍得把自己的孩子送个别人,摆衣这番作态自然是在对自己表忠心!

无论这孩子是男是女,对三皇子而言,总归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一旦这个孩子养到了自己院子里,哪怕是为了这孩子,三皇子也必然会常到自己这里坐坐,天长日久下去,她就不怕捂不热他的心。

而且有这个孩子在自己的手里,谅日后摆衣也不敢生出异心来。

这个摆衣确实是够识相!不像是某人……

崔燕燕凉凉地睃了白慕筱一眼,而白慕筱如雕塑般重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崔燕燕又与摆衣说了几句,便觉得无趣极了,随口打发她们回去了。

白慕筱一路沉默地回到了她的星辉院,进了屋后,她突然停驻脚步,一动不动,一直戴着脸上的面具一瞬间碎裂了,右手不自觉地抓住胸口的布料。

她以为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她对自己说不能让外人看自己的笑话……可是她的心真的是好痛!好痛!

她和韩凌赋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姑娘,”碧痕担心地看着白慕筱,“其实殿下……”

“别再说了!”白慕筱厉声打断了碧痕。碧痕除了为韩凌赋说项,又能说些什么……这些话她已经听厌了!她已经违背自己的原则,原谅了他的背叛,一步步地退让了,可是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是更大的背叛!

这时,碧落忽然气喘吁吁地小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姑娘,殿下来了!”顿了顿后,她想到什么似的解释道,“殿下一回府,就直接往我们星辉院来了!”殿下没去三皇子妃那,也没去摆衣侧妃那,很显然,殿下心中最在意的人还是她们姑娘!

碧痕也是面露喜色,想要再劝白慕筱一句,但又怕弄巧成拙。

迟疑间,碧痕的眼角已经瞟到韩凌赋信步迈入了院中,急忙上前相迎:“参见殿下。”碧落亦然,唯有白慕筱一动不动,背对着韩凌赋。

碧痕和碧落互看了一眼,退出了屋子。

屋子里寂静无声,韩凌赋复杂地看着白慕筱的背影,纤瘦,单薄,却坚强。她明明离他那么近,近得伸手便能触及,但是,又似乎觉得很远很远,仿佛相隔着千万里。

“筱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凌赋才吐出这两个字。

白慕筱缓缓地转过身来,一双带着雾气的黑眸是那样清透明亮,如泣如诉,似怨似悲。

她的眼神看得韩凌赋心中一痛,朝她走近了一步,“筱儿,你听我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白慕筱眼中的水汽更浓了。

他说他被萧奕陷害,所以才和摆衣春宵一度,她理解他的难处,体谅他的身不由己,选择原谅了他,可是现在呢?

摆衣竟然有了身孕!

一旦这个孩子生下来,便是日日夜夜地提醒她,他背叛了她!他让别的女人有了他的骨血!

这个墨点会永远留在他们原本洁白如纸的爱情上,洗也洗不掉!

“筱儿……”韩凌赋只觉得白慕筱的痛仿佛传给自己,他也没想到只是那么一日,只是那么一次,摆衣竟然会有了身孕……

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好不容易筱儿才原谅了他,好不容易他们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甜蜜……

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一瞬间,韩凌赋眼中闪过无数的情绪,终于他长叹了一口气,狠下心道:“筱儿,我会让人给摆衣送一碗汤药过去……”反正这个孩子有一半的百越血统,也难有大为,他又何必为了这个孩子让筱儿不快……

他是说真的吗?白慕筱不敢置信地抬眼朝韩凌赋看去,几乎脱口就要应下,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这话决不能由她来说……

她若是真的说了,将来他又会如何看她?会不会觉得她是一个心思歹毒的女子?

白慕筱的眸光闪了闪,缓缓地说道:“殿下,虽然我生气,我难过,我更伤心,可是那孩子总是一条小生命,身上还有殿下的一半血脉,我又怎么忍心看着他夭折……”

“筱儿!”韩凌赋感动得看着白慕筱,眼眸似水般柔情,心中激动不已。

在筱儿的心中,他果然是最重要的!筱儿一向有她自己的原则,可是为了他,筱儿却是愿意一再退让。

韩凌赋释然地说道:“筱儿,你放心,这个孩子决不会影响我们的。……以后,我们会有我们俩的孩子!以后我的一切,都会由我们俩的孩子来继承的。”

说到情动之时,韩凌赋柔情蜜意地将白慕筱揽入怀中,却没看到埋在他的胸口的白慕筱眼中阴沉一片。

她没想到韩凌赋甚至也没再坚持一下,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果然,对他而言,孩子果然还是不同的吧!

如果他心里真的在意她的话,难道不该为她考虑一下?

这个孩子可是他们之间的污点!

他口口声声说爱她,他口口声声说心里只有她,其实他的心太大了,占据他心思的东西太多了……而现在又多了一个。

她不会再相信他的甜言蜜语了。

她能靠的还是只有她自己……和权利而已!

------题外话------

粉丝节是到29日的上午10点。最后一次再呼唤一下票票!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