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后福/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皇子府的前院棱花亭里,摆衣正端坐在石凳上,百越使臣阿答赤则看似恭敬地站在一边,四周就唯有摆衣的贴身丫鬟伺候着。

在得知了摆衣有孕的喜讯后,阿答赤当即备上了厚礼代表使臣团前来道喜。

考虑到摆衣在大裕没有家人,三皇子妃便破例让他们见上一面。只是摆衣好歹已是三皇子府的侧妃,她深觉自己要守大裕的规矩,私下见外男到底有些不妥,便主动向三皇子妃求了这么一个地方。

两人在棱花亭的一举一动都在下人们的眼皮底下,但远远的却又听不到他们在谈些什么。

因而谁也不会想到,那个恭恭敬敬束手而立的阿答赤正恶声恶气地说道:“大皇子殿下对您非常的失望。”

摆衣低着头,没有反驳。

阿答赤冷笑地望着她说道:“看来圣女殿下是当这个侧妃当得太愉快了,都忘了大皇子殿下还在牢里受苦。”

摆衣不耐烦地说道:“我自然没有忘。”

“你嫁过来都一个多月了,但是,你做了什么?”阿答赤不屑地说道,“被人算计害得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不提,你到现在竟然连一个男人都拢络不住。三皇子虽然没用,可好歹也是皇子,若是肯帮我们的话,也不至于现在举步艰难。”

摆衣咬住下唇,不甘心地说道:“被人算计不是我的错。”

当初提出那个计划的时候,阿答赤也是大加赞赏的,后来出了错就全都怪到她的身上,一切的罪责全由她来承担,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她被人算计,没法嫁给温文儒雅的官语白,反而要跟着那么一个懦弱无用的皇子,她的委屈谁又知道?

阿答赤才不管她是否委屈,又连着训斥了几句,似乎是想将这些日子积压下来的所有不满全都发泄出来。

摆衣任由他骂着,心中则一片冰冷,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唯有立下大功才能改变这尴尬的处境。

阿答赤终于训完了,干咳了一声后,冷声说道:“……最近我们和谈步步失利,那个官语白太可怕了。当年我还以为是传闻大过现实,现在看来……传闻恐怕还不及他万一。”他不禁想到了这些天来的几场谈判,从头到尾,他都被死死压制,在官语白的谈笑如风中几乎就要签下那份完全不合理的条约了。

阿答赤深深地吸了口气,沉声道:“官语白不除,我们与大裕的和谈必然会被处处压制。”

摆衣闻言心中一惊,忙道:“可是……”

“你不会还喜欢着官语白吧?”阿答赤望着摆衣,冷笑道,“别忘了你是百越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别被那可笑的爱情所左右。”

“我知道……”摆衣蓝眸中掠过一丝不甘心,说道,“但是,我们只需要换回殿下就行了,其他的条约根本无关紧要,等回了百越后,大裕又能奈我们何?”

这话说得倒也没错。

他们会千里迢迢来王都,为的就是大皇子殿下。

阿答赤眯眼看着她,问道:“你可有计划?”

摆衣轻抚着自己的小腹,自信地说道:“……现在的和谈虽然皆有官语白在全权负责,可真正的主事者却不是官语白。上次请安时听皇子妃说起云城长公主过些日子要办赏花宴,我想……”她环顾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说了一番后,随后毅然决然地说道,“……只可惜了这个孩子,不过为了殿下,一切都是值得的。”

反正这个孩子来得屈辱,也断送了她一切的希望和未来,她压根儿就不想看到他!

阿答赤沉思着点了点头。

……

时间很快到了十月十七,是几个姑娘约好一起去恩国公府给蒋逸希添妆的日子。

一大早,傅云雁就顺道拐到了镇南王府,然后接了南宫玥一起前往恩国公府。

她俩在二门处下了朱轮车,蒋逸希的贴身丫鬟青依已经候在了那里,笑着给二人行了礼后,道:“世子妃,傅六姑娘,流霜县主已经到了,正在我们姑娘那里。”

南宫玥点了点头,跟着两人先随着青依去给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请安,一个小丫鬟则赶忙去给蒋逸希报信。

虽然说距离蒋逸希的大婚还有几日,但是恩国公夫人的屋子里已经布置得喜气洋洋,不止是地上铺了红地毯,连紫檀木的圈椅上也放上了大红的凤穿牡丹团花靠枕。

一见两个孩子,恩国公夫人便是亲热地说道:“玥丫头,六娘,来来来,赶紧到这边坐下。”

恩国公夫人是客气,但礼不可废,南宫玥和傅云雁自然是规规矩矩地先给两位长辈行了礼才坐了下来。

世子夫人看着两个娇花一般的姑娘,不由叹道:“母亲,眨眼间这几个小姑娘都长大了,一个个出嫁的出嫁,定亲的定亲,我们不服老也不行啊。”

傅云雁眼中闪过一抹羞赧,但立刻落落大方地说道:“伯母,您要服老,我娘那可是不依的。”

傅大夫人正好比世子夫人大几个月,这一点南宫玥不知道,但是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却是知道的,都被逗笑了。

世子夫人掩嘴笑着对恩国公夫人道:“母亲您看,六娘果然是长大了,越来越会说话了。”

众人言笑晏晏,就在这时,一个小丫鬟禀道:“齐王府的韩大姑娘来了。”

南宫玥和傅云雁面露喜色,而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却是表情僵硬了一瞬,互相看了看。

不一会儿,青依挑开帘子,把韩绮霞迎进了屋。

韩绮霞穿了一身月白色梅兰竹刻丝褙子,下面是宝蓝缎子菊花刺绣马面裙,看来亭亭玉立,娴静如月。

多好的一个姑娘……世子夫人不由在心里叹道:偏偏有齐王妃这个母亲。

想起之前齐王妃要给韩淮君塞通房的事,世子夫人还是余怒未消,她知道不该迁怒韩绮霞,可又有几分情不自禁。

但细想之下,又觉得韩绮霞甚为可怜。她年纪也不算小了,云城长公主都在为原玉怡四处相看人选,而齐王妃却是一点苗头也没有,成日里为着齐王世子而奔走,也不曾考虑一下女儿的婚事。更别说,这些日子齐王妃为着齐王世子的婚事又得罪了不少人,闲言碎语多了,好点的人家思量着有其母必有其女,又怎么会考虑韩绮霞……

想着,世子夫人的表情又缓和了不少,只是屋子里的气氛总是不如之前的融洽。

待韩绮霞行了礼后,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就打发她们三个去蒋逸希那里了。

傅云雁迫不及待地笑道:“我可要好好去瞧瞧希姐姐的嫁妆!”

青依忙领着三位姑娘去了蒋逸希的院子,那里也都布置得差不多了,院子里挂着大红的灯笼,屋子里挂起了大红色的幔帐,临窗的罗汉床上放了四个大红色绣折枝海棠大引枕,四处可见喜庆的大红色……

原玉怡正陪着蒋逸希在屋子里聊天,一见南宫玥她们总算来了,便是埋怨道:“玥儿,六娘,霞表妹,你们也太慢了,就等你们一起去看希姐姐的嫁妆呢。”

“这还没巳时呢。”傅云雁可不认,“我们已经是提早来了。”

几个姑娘在屋子里坐下,分别送上了自己的添妆。

姑娘们给友人添妆也只是一份心意,因此送的基本上都是各种首饰,唯有南宫玥多送了些胭脂花粉,还有各种护肤品,以及几瓶香露,全都是南宫玥的铺子“花颜”出品。

南宫玥故意扫视了傅云雁、原玉怡和韩绮霞一眼,调笑道:“放心,等你们出嫁前,我也一定每人都送上一套!”

原玉怡扶额摇头叹气:“玥儿,你果然是学坏了!”然后面色一正地强调了一句,“这是你自己说的话,以后可千万别忘了!”

傅云雁在一旁摇了摇头,“怡表姐,瞧你那点出息,好像表姑母平日里亏待了你似的。”

原玉怡却是再次叹息:“哎,这还没过门,姑嫂俩已经连成一气,我以后可如何是好!”

一旁的蒋逸希和韩绮霞都是掩嘴轻笑着,不想加入这场战局,偏偏傅云雁却把她俩也拖下了水:“这里又不是只我和阿玥一对姑嫂。”说着,她抬抬下巴,指了指蒋逸希和韩绮霞。

原玉怡怔了怔,扫了南宫玥四人一圈,起初还想装可怜,但想着蒋逸希马上要出嫁,又没这个心情了。

原玉怡扁了扁嘴道:“希姐姐,等你嫁到齐王府,我们想去看你就没那么方便了……”

首先,傅云雁和南宫玥估计就进不了齐王府的门;其次,蒋逸希出嫁后,出门肯定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无所顾忌了,毕竟是新媳妇,出门还得禀明了嫡母,想那齐王妃就不是好相与的。

她这么一说,南宫玥和傅云雁互看一眼,眼中也染上几分惆怅。

她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一个个地相继定亲、出嫁,以后再也不可能像曾经那么随性肆意了……

且不说齐王妃,其实嫁人后,本来就不如闺中自在。闺中,姑娘是被家人照顾的对象,但是婚后,便成了人妇,要照顾相公、公婆、小姑子……

“咳!”韩绮霞突然清了清嗓子,吸引她们的注意力,一本正经道,“看来希姐姐出嫁,最占便宜的人就是我了。”

原玉怡噗嗤地笑了出来,原本还有几分忧郁的气氛就一下子消失殆尽。

“霞表妹,你说的还真是!”原玉怡故意用玩笑的口吻说,“俗语说财不露白,偏有你这么爱故意招人眼红的,也不怕我们……”她顿了顿,然后毫无预警地去挠韩绮霞的腰肢,逗得对方左躲右闪。

姑娘们笑作一团,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屋子里……

跟着,四人一起去看了蒋逸希的嫁妆,东西足足堆了五间屋子,看得傅云雁咋舌不已,叹道:“这恐怕一百二十八抬也装不下吧。”傅云雁想到了什么,问,“希姐姐,皇后娘娘的添妆也在里面了吗?”

蒋逸希摇了摇头。

蒋逸希是皇后的嫡亲侄女,她的婚事也是由皇后操持,皇后不可能不添妆,也就说,到时候蒋逸希的嫁妆还不止是如此。

原玉怡看了韩绮霞一眼,欲言又止。这齐王妃要是知道了,怕又要不高兴。蒋逸希如此规格的嫁妆,这王都中能比得上的就没几个,若是让庶长媳在嫁妆上压了将来的世子妃一头,齐王妃又如何甘心。

看完嫁妆,众人又回了堂屋,原玉怡突然冲着傅云雁眨眨眼睛说道:“六娘,前两日我在皇后的凤鸾宫见到你表哥了……”原玉怡说得含蓄,故意不提傅云雁的小姑姑。

咏阳大长公主府的这点秘闻,别人不知道,云城作为侄女自然是知道的。原玉怡自从见了文毓后,便是满肚子疑问,回府问了云城才算是明白个中的陈年旧事。

一说到文毓,傅云雁便是精神奕奕。

傅云雁也不避讳地说道:“怡表姐,原来你也见过表哥了啊,那是我小姑姑的儿子!……表哥比你大一点,你也该叫声表哥的。”她嘴角微扬,“自从表哥回府后,祖母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一日日地好了起来。”咏阳是公主府的支柱,她的康复连带整个公主府都仿佛是注入了一股活力。

“确实。我前两日见到姑祖母时,就觉得她好似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原玉怡笑眯眯地说道。

“这是不是就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蒋逸希感慨地叹道。

几个姑娘互相看了看,也是,无论是咏阳,还是文毓,都在这次相逢前遭了大劫。

许是真的应了这句老话吧。

傅云雁嘟了嘟嘴,故意抱怨道:“哎,你们都不知道祖母现在有多会宠人,以前祖母对我和几个哥哥那可叫严厉,如今对着表哥,那是有求必应,什么都想给表哥最好的。我和三哥都要吃醋了。”

傅云雁当然只是开玩笑的,她从小在公主府长大,锦衣玉食,也不缺关爱。而文毓自小流落在外,孤苦可怜,咏阳那种溺爱似的心疼,其实就是想一次性把过去十几年的关爱统统给文毓。

“上次我在宫里的时候和毓表哥也没说上几句话,看来我应该要挑一个日子好好去府上拜访一下才是。”原玉怡道。

“那可没那么容易……”傅云雁故意卖关子地停顿了一下,才道,“表哥刚在理藩院领了一个理藩院主事的差事,怡表姐,你若是想要见表哥,那可得挑他休沐的日子才行。”

南宫玥一听,狐疑地挑眉问:“文公子任了理藩院主事?他怎么想到去理藩院了呢?”

傅云雁解释道:“表哥的年纪也不小了,外祖母想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就想给他安排一个差事。原来祖母是想让表哥去御林军的,但是表哥说他不通武艺,去了御林军也是混日子,他想着最近大裕在与百越和谈,就想去理藩院长长见识。祖母见表哥感兴趣,就跟皇上提了一提。”这理藩院主事不过是正六品,也算是个闲职,如此芝麻小官还让皇帝出手安排,也算是杀鸡用起了牛刀。

这时,世子夫人派人来叫她们,说是午膳的席面已经摆好了。

姑娘们自然是不敢让长辈久候,忙都去了小花厅的席面。

这一日,直到太阳西斜,姑娘们才依依不舍地相继离去,下一次见面,蒋逸希就不再是蒋大姑娘,而是韩少夫人了。

十月二十终于在众人的翘首以待中到来了。

只不过无论是萧奕还是原令柏那边,都没什么消息,显然他们俩必然是赶不上婚礼了。

韩淮君和蒋逸希的这一场婚礼让王都又热闹了一回,一个是颇得圣宠的齐王庶长子,一个是恩国宫府的嫡长女,任哪一个都有足够的话题性。自从三月的三皇子大婚后,王都已经许久没有如此盛大的婚礼了。

今日是钦天监算的大好日子,果然是风和日丽。

待到良辰吉时,便见迎亲的队伍在一片热闹的鞭炮声中自恩国公府抬着轿子出来,紧跟着锣鼓声,起哄声,笑声,议论声交杂在一起……蒋逸希就在这一片热热闹闹中坐着花轿,被抬进了齐王府。

之后,便是一系列的婚礼流程,射轿帘,跨钱粮盆,再到礼堂拜天地……随着一声“夫妻交拜,送入洞房”,新人就手拉着红绸被人一路引进了新房,然后并排坐在了喜床上。

压襟、撒帐、又挑了大红盖头后,韩淮君和蒋逸希这才得以四目相对,重新相见。

两对乌黑的眸子一旦胶着,便舍不得分开,灼灼地对视着彼此。

两人都没有说话,却仿佛听到了彼此的心声……

经历了那一番风风雨雨,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为了这一刻,仿佛曾经的磨难、艰辛与等待都变得值得起来……

两人的眼中都盈满了笑意,眼眸在大红龙凤烛的珠光中如宝石般熠熠生辉。

屋子里响起了几声促狭的轻笑,蒋逸希粉面微红,不好意思地半垂螓首。

饮了合衾酒,又吃了子孙饺子后,便是礼成。全福人和丫鬟识趣地退了出去,只余这对新婚夫妻在新房里。

“希儿……”

韩淮君深深地看着蒋逸希,想与她说什么,却又觉得千头万绪不知道从何说起……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青依的说话声:“这位是三姑娘吧?奴婢见过三姑娘。……三姑娘且留步,您现在不能进去。”

“我要进去拜见大嫂,还敢拦我?”小姑娘娇蛮地说道,声音尖利得有些刺耳,“你好大的胆子!”

“三姑娘息怒。”青依耐着性子柔声道,“您若是想要见大少奶奶,明日一早就能见到了。现在进新房,不合规矩。”

“你算什么东西,敢同我说规矩!”小姑娘趾高气昂地怒声道,“我一会儿就告诉父王和母妃去,让人狠狠地打你……”

小姑娘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韩淮君推开了新房大门,淡淡地吩咐道:“来人,把三姑娘送回她自己的院子里去!”

“我……放开我!我一定要告诉母妃去……”小姑娘还想说话,但立刻上来两个王府的婆子一左一右地把那小姑娘给拉走了。

小姑娘的声音越来越远,韩淮君目光微沉,没漏掉小姑娘的最后一句话透露的讯息。

这时,一个梅红衣裙的丫鬟恭声对韩淮君提醒道:“大公子,您该出去敬酒了。”

韩淮君点了点头,先进了新房,对蒋逸希交代了一声,这才去了前面的喜宴敬酒。

新房里,只剩下了蒋逸希,可是她的心却意外的沉静,本来心底还有的那么一点点不安也在刚刚韩淮君果断的行为中消散了。

是啊,只要他向着她,想着她,惦着她……那么他们一定会好好的。

蒋逸希在新房中静静地等待着,这一等,便是等到了二更。

趁着这段时间,蒋逸希已经沐浴更衣,还吃了些东西,并吩咐人给韩淮君备好了醒酒汤。

当二更的锣鼓声响起后,一个小丫鬟步履匆匆地走了进来,禀告道:“大少爷回来了。”

一句话让原本静悄悄的新房一下子动了起来,丫鬟们有的去备沐浴的热水,有的去端醒酒汤,有的去拿换洗衣物,还有的去备夜宵……

蒋逸希起身相迎,很快韩淮君就走了进来,步履依旧沉稳,脸色也是如常,若非他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气,蒋逸希几乎以为他没怎么喝酒。

蒋逸希柔声道:“先喝点醒酒汤再沐浴如何?”

韩淮君却是摇了摇头,“我没喝多少。”顿了顿后,他又道,“我喝的酒是掺了水的……”

蒋逸希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缓缓地眨了眨眼。原来性子刚正的他有时候也会玩这种小花样……她似乎又对他更了解了一点。

两人相视而笑,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喧阗声。

很快,一个丫鬟走进来禀报道:“大少爷,大少奶奶,王妃身边的管嬷嬷求见!”

韩淮君眉头一皱,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看来齐王妃今晚是不肯罢休了……

蒋逸希飞快地看了韩淮君一眼,忙道:“既然是母妃的人,我们就去见一见吧。”

韩淮君微微颔首,一对新人便一起出了内室。

一个身穿丁香色葫芦苇褙子的老嬷嬷正在外室中候着,一见二人,便随意地福了福:“见过大少爷,大少奶奶。”她不等主子说话,就径自地直起了身子,嘴角带着一丝倨傲。

这位管嬷嬷是齐王妃的奶娘,府里的少爷姑娘们都要敬她一分。

蒋逸希落落大方地一笑,道:“管嬷嬷这个时候前来,可是母妃有什么吩咐?”

管嬷嬷轻慢地打量了蒋逸希一番,仿佛在打量一个奴婢般,青依差点就要发作,但想着今日自家姑娘还是新妇,便忍下了。

“禀大少爷,大少奶奶,王妃觉得身子不适,特派奴婢前来,请大少奶奶前去侍疾。”管嬷嬷微抬下巴,理所当然地说道,“大少奶奶出身大家,想来是极懂规矩的,总不会拒绝给王妃侍疾吧?”

论身份,齐王妃是正经的婆婆,婆婆有疾,蒋逸希作为儿媳,自然应该到床前日夜侍疾。

但今天是蒋逸希过门的日子,这洞房花烛夜时,齐王妃说什么身子不适,让儿媳侍疾,这不是摆明要故意为难蒋逸希吗?

若是蒋逸希拒绝,那明日王都里估计就要传出蒋逸希不孝的流言了……没准还会传出蒋逸希与齐王妃相克,所以才会刚成亲就克得婆母病了。

蒋逸希早就有心里准备齐王妃会为难自己,只是没先到来得这么快而已。短暂的惊愕后,蒋逸希微微一笑,正欲开口,却被韩淮君抢在了前面:“希儿,你现在屋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管嬷嬷眉头一蹙,冷冷道:“大少爷,王妃是要大……”

她的话说了一半嘎然而止,只见韩淮君目光冰冷地看着她,一瞬间,他身上释放出浓浓的杀气和狠戾,把管嬷嬷一下子镇住了,蓦然想起大少爷可是刚从北疆战场上回来的,手上沾过血的……

官嬷嬷心中一寒,却是不敢再说话,只好随韩淮君一起出了屋子……

青依心里是既愤怒,又心疼,但也有几分宽慰,对着蒋逸希道:“姑娘,幸好姑爷护着您。”否则,有齐王妃这样的婆婆,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这一晚,齐王府注定是不平静,没一会儿,齐王气冲冲地闯进正院狠狠地斥责了齐王妃的消息就传得阖府皆知。

下人们都心里隐隐有数了:新少夫人娘家底子厚,又有大少爷撑腰,便是齐王妃也不能把她怎么样。这以后对待大少夫人还是要谨慎些才是……

当晚齐王妃就气得彻夜未眠,更让她生气的是,第二日,那些事不知怎么地竟然传到了王府外边去,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连皇后都派了一个嬷嬷来训斥了她一番。

齐王觉得丢脸极了,连着好多日都没有进正院,气得齐王妃只能咬着帕子,暂且把这笔账先记着,决定先把齐王给哄回来,再做计较。

这日子还长着呢,她总归是占着嫡母的名分!

齐王府的种种流言就算是蒋逸希不说,也有别人传到南宫玥耳中,南宫玥和丫鬟们都是把它当笑话听了。

虽然庶子媳妇本就艰难,但以蒋逸希的聪慧,又有韩淮君护着,内宅之中吃不了什么大亏。

很快,冬至临近,南宫玥又忙起了府内的琐事来。

一大早,管事嬷嬷就来了南宫玥的小书房,和她商议冬至的祭祖事宜……

自古以来,冬至都是更易新衣、备办饮食以及享祀先祖的日子,这要备的东西还真是不少。

这时,百合进来了,她递上了一张大红色洒金帖,并说道:“世子妃,这是云城长公主府送来的,邀请您和大姑娘同去。”

南宫玥接过,打开扫了一眼。

云城长公主最爱热闹了,总爱办些大大小小的宴会,把她们叫过去玩,前些日子她就听原玉怡提起过。想来云城长公主是听说了镇南王府的大姑娘到了王都,便下帖也一并请了。

南宫玥合上帖子,笑着说道:“替我回了,说是到时一定会去……另外,上次给让针线房给大姑娘制的衣裳你让她们赶赶,这个月多发一份月钱给针线房。再把金玉斋的师傅请来,替大姑娘多打两套首饰。”

萧霏这次匆匆来王都,首饰当了七七八八不说,就连换洗的衣裳也是路上随意买的成衣。虽然这些日子,已经让针线房赶制了几套出来让她先穿着,但大多也只是一些家常服,至于赴宴的衣裳就要考究的多,还没来得及做完。

打发走了百合,南宫玥继续听着管事嬷嬷回禀着祭祖之时,而这时,已经闭门读了好几日书的萧霏来了。

------题外话------

从1月1日起,每天的更新时间调整到早上9点30分!

姑娘们大概都知道,潇湘文都要编辑审核后才能发布的。从1月1日起,审核编辑提早到晚上10点30下班,我估摸着可能会赶不上审核,这么一来的话,早上8点30分就发不了。只能推迟到9点30分,请见谅。

(我先适应几天新的审核时间看看,要是能赶得上的话,就还是维持原来的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