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各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周一片静寂。

齐王妃努力定了定神,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急忙道:“王爷,您可不能听信这个贱人胡说啊!她分明是诬赖世子。”

齐王妃显然是慌了神了,连“贱人”两个字都是脱口而出。

她说得越多,齐王脸色越黑。

他几乎可以肯定方紫藤所言属实。

当初在猎宫的时候,方紫藤就曾经来向他告状说那个逆子欲对她行不轨,那个时候王妃还说是方紫藤想要争宠才故意冤枉了世子。还有上次,府里头传里沸沸扬扬的,逆子与他的小妾搞在一起,最后也被王妃糊弄过去了。现在想来,这一切,竟然从这么早起就有了苗头。

这小妾和儿子搞上了,小妾偏还有了孕,这腹中的孩子到底是谁的都不知道,这种丑事一旦传扬出去,他这个齐王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齐王妃和齐王的面色越难看,方紫藤就越是镇定,她已经豁出去了,平静地又道:“王妃,我可是有证据的,世子的大腿根……”

“住嘴!贱人你给我住嘴!”齐王妃指着方紫藤的鼻子怒骂,就像是一头发怒的母兽,恨不得扑过去撕咬一番,“王爷,一定是这个贱人收买了世子院子里的人。”

方紫藤怜悯地看了齐王妃一眼,“王妃,您不是说我在药王庙行踪不明吗?那您怎么不查查世子的行踪?”

“贱人……”

齐王妃气疯了,挥起手,一掌就要甩过去,却听齐王脸色铁青的一声暴喝:“住手!”

齐王嫌恶地看着齐王妃和方紫藤,“笑话闹得还不够吗?”他沉着脸问方紫藤,“你想怎么样?”

方紫藤想也不想地说道:“我要生下这个孩子。”现在这个孩子才是她最大的倚仗,若是没了这个孩子,他们随时都能无声无息的弄死她。而这个孩子只要生下来,就能够时时刻刻提醒他们,这件丑事镇南王府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他们不得不好好供着她!

“不行!”

“好!”

两个不同的答案同时响起。

齐王妃不敢置信地看向齐王,他……他竟然同意留下这个孽种!他这是疯了吗?

齐王却是有另一种考量,齐王府的子嗣单薄,无论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总归是自家的血脉。

“不行!”齐王妃就快疯了,这个孩子一旦生下来,那到底算是她的庶子,还是她的孙子?她以后该怎么来面对他?

齐王厌恶地看着她,冷哼道:“这个王府本王说得算。”

南宫玥冷漠地看着他们俩,齐王府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但从今日之事可以看出,这齐王府简直比她想象的还要乱。

不过是短短的一盏茶,整件事就往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着。

齐王妃最终是胳膊拗不过齐王这大腿,由着齐王答应了留下孩子,而南宫玥则不得已的成为了见证人。

眼见如此,方紫藤终于心中一松,自己的命好歹是保下来了。可是下一瞬,就听萧霏冷声道:“藤表姐,这是我最后一次称呼你一声表姐,你不配做我的表姐!”

方紫藤面色一僵,萧霏不留情面地继续说着:“你自甘堕落,不守妇道,还沾沾自喜,亏你还读了这么多年书,简直是连那些大字不识的粗妇也不如!人之有所不为,皆赖有耻心;如无耻心,则无事不可以为矣。人与禽兽的差别,便是人知耻而不为!”

方紫藤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心里把小方氏母女都恨上了。明明她是要嫁给表哥的,若非姑母小方氏不得力,自己哪会落到今天这个境地!可是偏偏……想到自己现在能活着还得依靠着镇南王府,方紫藤只能忍气吞声。

眼看着方紫藤被萧霏训得灰溜溜的,齐王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南宫玥看似面色如常,心里却对这个小姑子暗暗称赞。

人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无论萧霏的性情如何,这一点上,萧霏还是非常通透的。

她虽是小方氏的女儿,倒是与小方氏有很大不同。

“大嫂,”萧霏转头对南宫玥道,“我们赶紧走吧。这个地方藏污纳垢,没的被这些腌臜事污了我们的眼。”萧霏虽然从抵达齐王府后就没说什么话,但也把这场闹剧看得一清二楚。

什么藏污纳垢、腌臜事?!齐王妃一时火气又蹭地上来了,怒声道:“萧大姑娘,我们齐王府还轮不到你一个姑娘家置喙!”

萧霏皱了皱眉,正欲开口,南宫玥拉住了她,然后目光凌厉地看向了齐王妃,不客气地斥道:“王妃,良药苦口,忠言逆耳!王妃您别万事就知道怪别人,却不知先检讨一下自己!今日之事因何会演变为此,王妃您心知肚明,作为一府主母,您不思量着如何打理好内宅为王爷分忧,而是整日里在王都逞口舌之快,招惹是非。”

“你……你一个二品的镇南王世子妃竟然敢训斥我!我可是堂堂亲王妃!”齐王妃气得头顶冒烟,整张脸都扭曲了。

“您也知道您是亲王妃?”南宫玥毫不退让地说道,“有您这样的亲王妃,想必这齐王府的后院必然是乱作一团,方次妃之事只是其一罢了!王妃,人贵有自知之明,不止贵知己长,更要贵知己短,勉强为之,不过是添乱!”

“你……”

“够了!”齐王喝住了她,自己府里今日里子面子算是全都丢得一干二净了。

不过,这镇南王世子妃有些话倒是说得没错,他这些日子在王都走动的时候,就曾听闻了他的王妃为了那逆子的婚事,到处得罪人。先前不但害得他被咏阳小姑母打了一顿,就连前几日见云城姐姐的时候,都被好生骂了一顿,骂得他灰头土脸都不敢还声。还有其他的一些府邸……近日就连请他过府喝酒的人家少了很多。

内宅总是如此也实在让他头痛,反正现在儿媳妇也过了门,也许……

齐王若有所思。

南宫玥飞快地瞟了齐王一眼,觉得今天的目的也算达成了,也不再和齐王妃多做口舌之争。

“王爷,王妃,我们就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他们送客,南宫玥拉着萧霏自行离开了。

坐上朱轮车,回镇南王府的路上,萧霏还是有些愤愤不平,她自恃为人光明磊落,竟然会有这样的表姐,实在就是一个擦不掉的污点。

这小姑娘气鼓鼓的样子让南宫玥看得有趣,忽而出声道:“大妹妹,你可是为了齐王妃之事而气恼?”

萧霏看着南宫玥不解地问道:“大嫂您不气吗?”

南宫玥笑着说道:“这是齐王府的阴私之事,与我们镇南王府有何关系?我为何要生气呢?”

萧霏眉头微蹙的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方紫藤虽是她的表姐,但既然与人为妾,又行事不正,自然担不起这“表姐”之名。既然如此,自己又何需为了一个外人而生气。

萧霏觉得还是大嫂看得通透!

见她想明白了,南宫玥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言。

不多时,她们便回到了镇南王府,萧霏也终于记起了自己还没借到书呢,于是便假装忘记了要回房,继续跟在南宫玥的后头。

而这时,百合前来说张嬷嬷有事要禀报。

南宫玥点了点头,本想让萧霏先回去,但忽而念头一起,干脆带着她一同去了武寿堂。

不多时,张嬷嬷来了,恭敬地福身道:“见过世子妃,大姑娘。”

南宫玥抬了抬手,张嬷嬷直接禀报道:“世子妃,您吩咐的事奴婢已经列好了单子,还请世子妃掌掌眼。”

百合接过单子交到了南宫玥的手里,单子上是冬至祭祖所需要各类祭品,她早上才吩咐下去,张嬷嬷倒是很快就弄妥。南宫玥满意地微微颌首,这单子倒很是妥当,她含笑着说道:“就照这单子来吧。”

张嬷嬷脸色一喜,忙应了。

南宫玥使了个眼色,让百合给了对牌。

萧霏坐在一旁,看着南宫玥将事情一一处理妥当,她眉心微蹙地看着张嬷嬷,看得那张嬷嬷心中一沉,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大姑娘。

好不容易等到张嬷嬷退了出去,萧霏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大嫂,我有一言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一看她的表情,南宫玥就知道萧霏想说什么,果然,萧霏也不等南宫玥说话,就自顾自地往下说:“大嫂,您是士林世家出生的,整日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岂不是失了读书人的清高?大嫂,霏儿觉得,这些繁琐的小事交给下人就成了。”

南宫玥已经摸到了和萧霏相处的门道,她不禁微微一笑,说道:“大妹妹,你若有时间,与我回抚风院一趟吧。”

长嫂有命,萧霏毫不犹豫地应了。

回了抚风院,南宫玥径直带着她进了自己的小书房,当萧霏看见整整齐齐的摆着书架上的书卷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她喜读书,但镇南王府毕竟是武将出身,王府里的藏书不多,此刻一进到南宫玥的小书房,就好像是进了宝库一样。萧霏的双颊红艳艳的,眼中满是惊喜。

然而,当萧霏看到南宫玥书案上那摆得厚厚一摞的账册时,又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这么雅致的书房里却放着如此多的市侩之物,实在是有辱斯文!

她丰富多彩的表情让南宫玥看得暗自好笑,南宫玥故意慢悠悠地坐到书案后,向她招了招手,说道:“大妹妹,请坐。”待萧霏坐下后,百合端来了桂花茶,浓郁的桂花香味很快便飘散在了这小小的书房里。

南宫玥抿了一口桂花茶,笑脸盈盈地说道:“大妹妹可是觉得当家理事太过琐碎,有辱斯文?”

被说中心思的萧霏脸色一正道:“大嫂所言甚是。”

“大妹妹今日去了齐王府一趟,感觉如何?”

萧霏的秀眉又蹙了起来。

“作为当家主母,最重要的便是管好内宅,如此,家里的男人才能无所牵挂的忙于朝堂社稷。”南宫玥笑着反问道,“你说是与不是?”

萧霏考虑了很久,说道:“可是府中有丫鬟婆子,有管事嬷嬷,她们……”

南宫玥打断了她的话,反问道:“齐王府就没有丫鬟婆子、管事嬷嬷吗?”她顿了顿,又说道,“大妹妹,下人们只能是当个帮手,永远也不能代替当家主母来料理中馈。以后你不管嫁与谁,这都是你的责任。古人有云:居其位,安其职,尽其诚而不逾其度。若是连份内的事都要推脱给旁人,岂不是违了圣人的教诲。”

南宫玥心知,要说服这个喜欢读书的小姑子,只需要引用圣人之言便可以了。果然,萧霏思索着点了点头,一板一眼地说道:“如此倒是应该的。只是……”她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恼,说道,“也不用像个商人似的整日埋首在账本里吧。”

“大妹妹,你可通算学?”

萧霏摇了摇头。

南宫玥笑着说道:“大妹妹,算术也是一门很高超的学问,自古便有《周髀算经》、《九章算术》、《海岛算经》、《吾曹算经》等算学著作,如今连国子监都专门开设了算学课。这若是没学过算学,饶是大妹妹再聪慧,恐怕也不一定能看得懂、算得清这账册。”她微挑眉尾,看着萧霏略带挑衅地问,“大妹妹可要一试?”

萧霏曾经看过几本算学,确实很难,在偏远的南疆也找不到合适的夫子来教导她,只能自己一头雾水的看得半懂不懂,因而对于算学,她还是怀着相当的敬畏。

只是,这些不过是账册罢了,哪能和算学相提并论。

萧霏有些不以为然道:“不过是账册而已……”

南宫玥但笑不语,只是把手中的账册给了萧霏。

萧霏在窗边的圈椅上坐下,端坐着翻起账册来,可是才打开第一页,她便是怔了怔,然后很快翻到了第二页……之后便没有然后了……

她对着第二页大眼瞪小眼了近一炷香时间,中间又好几次自认不着痕迹地看了南宫玥好几眼。

而南宫玥明明知道萧霏在看自己,却故意装作聚精会神地看着账册,如此又过了一盏茶时间,萧霏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来福了福,很认真地说道:“大嫂,霏儿不会。”

她的性子就是这么一板一眼,不懂就是不懂,从来不会故意掩饰。

南宫玥抬眼看着她,含笑道:“大妹妹可要学?”

萧霏有些犹豫了。

“不是学如何看账本,而是学这算数之道。”南宫玥引导着说道,“这可不比看通四书五经来得容易。也是要看读书者的天份的。”

学算学?原来大嫂如此博学,连算学都通啊!

萧霏目光灼灼地说道:“大嫂,你教我吧。”

这小姑子只是不通庶务,为人倒很是单纯,她好歹也是阿奕的妹妹,南宫玥想着或许可以好生教导一番。阿奕可是一直都很羡慕旁人有亲人的……

南宫玥走到一旁的书架旁,拿出了一本薄薄的书册,交给她说道:“这是我父亲给我启蒙算学用的,我们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吧……”

萧霏正襟危坐,毕恭毕敬的听着。

镇南王府中和乐融融,而齐王府则依然一团混乱,好在,齐王这次是下了决心,使出硬手段打压住了下人们,那些阴私总算没有传得沸沸扬扬。

没几日南宫玥就听说,齐王妃被齐王夺了主持中馈的权力,闭门思过。

听到这个消息,南宫玥不禁微挑眉梢,事情倒也正如她所料,好歹齐王这一次做事还算是果断。

王府之中岂能没有主持中馈之人,世子妃还没有过门,侧妃什么的毕竟上不了台面,也就唯有蒋逸希可以代替齐王妃主掌中馈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耳根子软的齐王会不会很快就又被齐王妃给哄住了。

南宫玥转念一想,有方紫藤腹中的这个孩子在,今后无论是齐王还是齐王妃恐怕都不可能忘记那天发生的事情吧……

这时,百合捧来了一个托盘,回禀道:“世子妃,大姑娘的衣裳和首饰都已经制好了,您可要瞧瞧?”

南宫玥随意地看了几眼,让她送去萧霏那里。

近日来萧霏迷上了算学之道,正努力闭门苦读,那副认真钻研的样子,让南宫玥看得实在有趣得紧,特意嘱咐了谁也不许打扰大姑娘。

不过,云城长公主的花会也快到了,到时候还是得把她从房里拉出来才行。

想到这个,南宫玥还是有些头痛。

说起花会,三皇子府里女眷们也在为了花会而忙碌。

自打开府以来,这还是三皇子府第一次以皇子府的名义参于到王都的宴请,崔燕燕身为皇子妃自然要好生表现一番。

她不但亲自去向韩凌赋禀明了会带白侧妃和摆衣侧妃一同前往,还当着韩凌赋的面让人大开库房,赏了好些料子和首饰给两位侧妃,如此贤良淑德让韩凌赋也很是满意,难得称赞了几句。

韩凌赋最近日子过得还算悠闲,被除了差事后,他每日也就是去上书房读书,一副与事无争的样子,总算皇帝看到他的时候脸色好了不少。

这都是白慕筱为他出谋划策的功劳。

白慕筱近日也乖巧懂事了许多,甚至还容下了摆衣腹中的孩子,这让韩凌赋多少都对她有些愧疚,因而每日一回府就会立刻去到她的院子里,两人如同最亲密的“夫妻”,同出同进,恩爱非常。

而此时,两人更是相携着一同赏花。

一路在花园里走过,谈笑风声,其乐融融。

直到一道悦耳的女声从右前方传了过来。

“殿下。”

白慕筱抬眼看去,只见摆衣穿了一身玫红莲花纹上衣,配着一条流光溢彩的月华裙,眉目含笑地娜袅行来。

白慕筱的眼中闪过一抹戾色,又是摆衣!

这几日,只要她和韩凌赋在一起,摆衣就会以各种借口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才不过逛了一炷香的功夫,她居然又赶来了。

这个女人明知道自己和韩凌赋早已倾心相许,还是要横插一脚,偏偏她还怀了身孕,怀了韩凌赋的孩子……

白慕筱看着摆衣的小腹,心中顿觉一阵撕裂般疼痛。

摆衣走到近前,恭敬地向韩凌赋屈膝行礼:“妾身见过殿下。”

韩凌赋淡淡道:“免礼。”

摆衣半垂的眼帘下眸光闪了闪,若无其事地直起了身子,然后笑着对白慕筱道:“筱儿妹妹,近日听闻你有些干咳,我在百越时曾用过一个方子很是不错,等晚些我让丫鬟给你送去吧。”她看来言辞恳切,态度真诚,一派温婉的模样。

白慕筱根本懒得搭理摆衣,冷淡地说道:“不敢劳烦摆衣侧妃,我不过是天气干燥,喉咙干哑罢了。”

她又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摆衣分明是在韩凌赋面前故作温柔。

若摆衣真得想给她送方子,这一整天的什么时候送不成,还偏偏要等韩凌赋回来的时候再送……不过只是想在韩凌赋面前露个面,宠个争罢了!这种成天着眼于后宅勾心斗角的女子,还想与自己争?白慕筱嘴角浮现一抹轻蔑。

摆衣仿佛没感觉到白慕筱的冷淡,体贴地又说道:“筱儿妹妹,你不必与我客气的。我们同为姐妹,自然要和睦相处。”说着,她给了随身丫鬟一个眼色,“殿下,妾身吩咐小厨房做了一些红枣银耳莲子汤,最是适合这干燥的秋季了,不如到前面凉亭中和筱儿妹妹一起品尝如何?”那丫鬟立刻提着手中的食盒上前了一步。

摆衣下意识地伸手抚住了自己的腹部。

韩凌赋对摆衣向来欣赏,现在她又怀了自己的孩子,自然要给些脸面。

韩凌赋含笑地点了点头。

摆衣嫣然一笑,缓步朝凉亭的方向走去,小意柔情地又道:“殿下,妾身听闻您日夜苦读辛苦,这莲子有益心、安神之效,殿下可要多饮一碗。”

韩凌赋应了一声,与摆衣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身旁少了一人。他忙回头看去,就见白慕筱停驻在几步外,直愣愣地看着自己与摆衣。

此刻的白慕筱心中躁动不已,以她的性子,她根本不屑跟摆衣这种女人周旋,可是偏偏这个女人无论在名义上,还是在实质上,都是韩凌赋的女人!所以,摆衣才能够总是顺理成章的插足到自己和韩凌赋之中。

而自己,也不过只是他的女人之一……

韩凌赋眉头微蹙,难不成筱儿又耍小性子了?

韩凌赋念头刚起,又赶紧抛开。摆衣有了孕,本就是自己对不起筱儿,筱儿都已经不计较了,自己又怎能因为她这小小的嫉妒而不满了。想到这里,韩凌赋心中一声叹息,说道:“筱儿……”

摆衣面上依然一派温婉,抢在他之前说道:“筱儿妹妹,可是我来得不时候,打扰到你与殿下的独处了,这可真是我的不是了。”

韩凌赋是男人,哪怕他再爱白慕筱,也不会愿意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出自己事事依从白慕筱,于是,才刚踏出半步的脚收了回来。

白慕筱一直看着韩凌赋。

摆衣有了身孕已经让她嫉妒的快要发疯了,她拼命的告诉自己她爱着这个男人,就应该要容忍他不经意间犯下的小小错误。

她拼命的忍耐,只为了这份爱情。

可是,每当她想要忘记这一切的时候,摆衣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次又一次!

她是女人,她能看得出来韩凌赋对待摆衣的态度是不同的,这样的不同,在摆衣生下这个孩子后一定会变得更加明显。

孩子……

这个孩子绝不能留!

白慕筱的眼中一片冷酷,不是她心狠,而这个孩子本就不应该来……

怪只怪摆衣!

白慕筱微微垂眸,忽然若无其事地笑了,缓步上前,担忧地看着韩凌赋道:“近日秋燥,筱儿忘了给殿下煲些养生的汤,还没有摆衣姐姐想得周到,倒真是筱儿的不是了……”她羽睫微颤,小脸之上忧心与羞愧混杂在一起。

韩凌赋心中一阵自责,原来自己又误会了,筱儿只是担心自己而已,以后他一定要更加信任她才是。他急忙上前一步,柔声道:“筱儿,不过是秋燥罢了,算不上什么大事。”

白慕筱温婉的看着她,眉目含情。

摆衣含笑的看着他们,蓝色的眸中现出了一丝冰冷之色。

白慕筱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不想她刚刚看得清楚明白,也不枉费她这些日子总在他们面前晃了。

白慕筱想要毁了这个孩子,那么,她就成全她好了……

------题外话------

新年快乐!今天有个小小的活动,奖品是古风钥匙扣,“官语白款”和“大婚款”两者任选其一。

规则和从前一样,只需要在评论区里留言就可以了。

凡是在评论区里留言的全都有18潇湘币的小小奖励,并且会在所有的留言里抽取幸运楼层送上定制的钥匙扣一份。——活动仅限正版读者!

(腾讯书城的姑娘们要是愿意,也请来潇湘一起玩吧!书城的姑娘在留言时请记得写上书城的用户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