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孤立/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赵氏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女婿,他确实如传闻中温文俊朗,如果不是坐在轮椅上,他与女儿会是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偏偏他瘫了,还是因为女儿……

赵氏当然感激他救了女儿的命,却也恨他让女儿以身相许,回报救命之恩……她更怨一向乖巧的女儿居然不肯听她的,硬要嫁过去……

裴元辰温文尔雅地微微笑着,任由着赵氏打量。

片刻后,赵氏突然不客气地出声道:“你可知道我当初根本就没同意把琤儿嫁给你,你这一声岳母我可不敢当!”

“娘……”南宫琤忍不住叫了一声,跟着歉然地看了裴元辰一眼。

“岳母一片爱女之心,小婿明白。”裴元辰目光坦然地看着赵氏,“当初小婿因救琤儿而伤,岳母您是担心小婿会为此迁怒琤儿吧。”

赵氏嘴唇动了动,眼中动摇了一下。

但很快,她的神色又冷硬了下来。

场面话谁都会说,事实上,别说是赵氏,又有几个做母亲的会愿意让女儿嫁给一个瘫痪的男人,走向一段注定坎坷的姻缘!

赵氏是自私自利,却也如同裴元辰所说,一切皆是她一片爱女之心。

“娘!”南宫琤又朝赵氏走近了一步,试图去拉赵氏的胳膊,赵氏下意识地避开了……

南宫琤俏脸一白,受伤地看着赵氏,眼中的水光几乎要溢出眼眶。

当初她一心嫁给裴元辰,直到现在也从没有一天后悔过,甚至无数次的庆幸自己终于果断了一次。只是,一日无法得到母亲的谅解,她的心里就一日梗着一刺。

“娘,我……”

说话间,南宫琤突然觉得眼前一黑,身子有些虚软,微微摇晃了一下。

“大姐姐!”

“琤儿!”

南宫玥和裴元辰同时喊道,裴元辰甚至忘了自己不良不行,猛地站立起来又跌回到了轮椅上,幸亏百合就在旁边,赶紧扶住了南宫琤。

赵氏吓得面无血色,急忙朝南宫琤看来:“琤儿,你……”紧跟着,又收住了话音。

南宫琤柳眉微蹙,抚了抚额:“我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头晕……”

与此同时,南宫玥已经捏住了南宫琤右腕,略一沉吟,却是笑了:“原来我还有神算子的潜力……”

赵氏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南宫琤和裴元辰却是想到了什么,互相看了看,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惊喜,难道说……

南宫玥点了点头,肯定地道:“大伯母,大姐夫,大姐姐是喜脉。”

女儿竟然有身孕了?!赵氏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自己十月怀胎、又精心教养长大的小姑娘也要做娘了。

“我……有孩子了?”南宫琤傻乎乎地摸着自己的腹部,她的小日子是晚了几天,可是天冷的时候偶尔晚几天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也没想这么多。没想到……

“琤儿!”裴元辰喜出望外地握着南宫琤的手,两人目光交集之处,弥漫着缱绻的情愫。

一旁的赵氏深深地看着南宫琤,女儿是幸福的,她的眼神、她的表情都在述说着这个事实。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赵氏突然转过了身,这个动作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南宫琤咬了咬下唇,欲言又止,却听赵氏淡淡地说道:“都这么大人了,有了身子还到处乱跑!还不回府里好好歇着!”

说完,赵氏便毫不停留地离去了。

南宫琤的心中终于放下一块巨石,眼角不由的有泪水滑落。

她看着赵氏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回头,直到林氏笑着开口说道:“琤儿有了身子,自当得小心才是。赶紧先进去坐坐。我派人去向亲家母报告这个喜讯。”

南宫玥扶着南宫琤进去了。

林氏则赶紧让人去报喜,又去请了大夫回来。

这并非是不相信南宫玥的医术,可到底事关子嗣,总要小心些为妙。

苏氏得了喜讯后,很是欣喜,忙命贴身嬷嬷过来,让南宫琤好生歇着,别去她那儿了。不多时,大夫便来了,给南宫琤诊过脉后,确认有了一个月的身孕,只是南宫琤身子比较虚,怀胎十月还需要好生调理,而南宫玥则早就高高兴兴地为她写好了调理的方子。

虽然苏氏让他们不用再过去了,但南宫琤到底身子无恙,在送走了大夫后,便一同去了荣安堂。

近日来南宫府事事皆顺,苏氏也变得心平气和了许多,赶紧让嬷嬷扶着南宫琤坐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说起来,南宫琤和裴元辰成亲也快两年了,因为裴元辰不良于行,所以也没人去催他们俩关于孩子的事。若说苏氏心里一点不担心,那绝对是假话。即便是生不出孩子的原因在于裴元辰,吃亏的总归是女子。

现在南宫琤有了,苏氏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只有生下孩子,这女人才算是在婆家真正地站稳脚跟。

若是能一举得男,那就是建安伯府的继承人。

当初苏氏对南宫琤要嫁给裴元辰也是相当不乐意的,毕竟这是她从小疼到大的孙女。可是现在,裴元辰也能走了,南宫琤又有了身子,这苦日子也算是熬出头了。

再加上建安伯府,虽然裴元辰这个世子前途未明,但好在建安伯官运亨通,这门姻亲严格说来,也不算太差,对南宫家多少还是有一份助力。

想到此,苏氏对南宫琤的那一丝不满也烟消云散了。看着南宫琤的目光越发的慈爱,叮嘱了她好一些孕妇的禁忌事项。

“头三个月最重要,可要小心着点,切不可吃那些生寒之物……”说了好一会儿后,又对林氏吩咐道,“一会儿你列张禁忌事宜,给琤儿带去。”

林氏出身医药世家,又育有一子一女,这事交给她苏氏还是很放心的。

说话间,一个丫鬟急匆匆地前来禀报道:“建安伯夫人来了!”

建安伯夫人这个时候来当然是跟南宫琤腹中的孩子有关,她能亲自来接裴元辰和南宫琤回府这可是给南宫琤天大的面子,苏氏心里更高兴了,笑得合不拢嘴,吩咐林氏和柳青清去迎建安伯夫人……

很快,建安伯夫人就进了荣安堂,彼此见过礼后,建安伯夫人喜笑颜开的拉住了南宫琤的手,虽没有说话,但南宫琤却面上一红,低下头来。

建安伯夫人真真是惊喜了,自从儿子受伤后,她就对子嗣一事认了命,只想着随缘便是,没想到……这可太让人意外了。

她这么快就要有孙儿了!

虽然意外,但儿子和媳妇感情好,她还是乐在心中的。

南宫琤知书答理,性情温婉又孝顺,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好媳妇……建安伯夫人不禁想到二房,还好当初自己意志坚定,没听从婆婆的话把陆佳期娶进门,不然也必会被搅得屋里鸡犬不宁。

建安伯夫人越看南宫琤越是满意,声音轻和地说道:“我命人备了软轿来,一会儿你别坐马车回去了,小心伤着。”

南宫琤含羞道:“多谢娘。”

满堂皆是其乐融融。

说笑了一阵后,送走了建安伯夫人和裴元辰夫妇,南宫玥又去了浅云院陪着林氏说了好一会儿话,这才带着依依不舍的萧霏告辞了。

坐在朱轮车上,萧霏的小脸上还带着一丝难掩的兴奋。

南宫府不愧是士林世家,一个小书房里就有这么多她从来没有看过的书,萧霏简直就不想走了。

她今日看的那本《白虎通义》实在太过深奥,萧霏满腹疑问,便趁着和南宫玥同行的机会,问道:“大嫂,您对‘人怀五常’有何见解?”

这些问题自然难不倒南宫玥,含笑的向她一一解惑,“人怀五常,故知谏有五。其一曰讽谏,二曰……孔子曰:‘谏有五,吾从讽之谏。’……”

南宫玥说得深入浅出,萧霏听得豁然开朗,在一问一答间,朱轮车很快就到了镇南王府。

萧霏还意犹未尽,想跟着南宫玥回抚风院,而这时守在二门的鹊儿便上来禀道:“世子妃,大姑娘,南疆王府那边派人过来了,说是来接大姑娘的。”

萧霏的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南宫玥向百合微微颌首。

既然是南疆那边来人,十有八九是镇南王派来的,南宫玥作为世子妃当然也是要见上一见的。她吩咐了鹊儿一句,让那嬷嬷来抚风院见她。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石青色杭绸小袄的妇人来了,她看来三十岁出头,发髻上簪着碧玉簪,腕上戴着碧玉镯子,白皙高挑,看着不像个奴婢,倒像个好人家的主母。她身旁还跟了一个十三四岁的青衣小丫鬟。

见到那妇人,萧霏便喊了一声“奶娘”,但对方却是目不斜视。

妇人恭敬地给南宫玥和萧霏行了礼:“见过世子妃、大姑娘。”

萧霏在一旁介绍道:“大嫂,这是我的奶娘,蓝嬷嬷。”

南宫玥微微点头。

看着蓝嬷嬷,萧霏一贯清冷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局促:“奶娘,你怎么来了?”

蓝嬷嬷眉头微蹙,恭恭敬敬地答道:“大姑娘,奴婢奉王爷之命带大姑娘回南疆去。”

镇南王在知道萧霏偷偷去了王都后,大发雷霆,派出了护卫一路追赶,但却没有追到。而在派出第二拨护卫的时候,蓝嬷嬷主动请缨,跟着护卫们一起来了。他们一路急追慢赶的来到王都,一到王都的镇南王府后,才知道大姑娘萧霏已经到了。

蓝嬷嬷的语调平平,没有一丝起伏,可是南宫玥却从中听出了一点谴责的味道,睃了萧霏一眼,只见萧霏赧然地半垂眼眸,然后道:“奶娘,我不回去!”说着,她想到了这次来王都的目的,“我要在这里等大哥回来。”萧霏求救地看向了南宫玥,南宫玥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蓝嬷嬷眉头皱得更紧,正要再劝,这时,南宫玥出声道:“蓝嬷嬷,大妹妹难得来王都,我这做大嫂的,理应好好招待妹妹才是,何必这么急着回南疆呢!我稍后会给父王去信,想必父王也会同意的。”

蓝嬷嬷奇怪地看了南宫玥一眼,眸光一闪。世子妃与王妃不和,人尽皆知,照道理说,世子妃应该巴不得立刻把大姑娘送回南疆去才是,为什么要留下大姑娘呢?

莫非不安好心?

蓝嬷嬷心中警惕,萧霏却是欢喜的很,主动拉住了南宫玥的手,脸上露出了很难得的欢喜笑容。

大姑娘和世子妃的关系看起来竟十分融洽?蓝嬷嬷不由微微皱眉。

虽然心中满是不解,但是蓝嬷嬷还是恭敬地应了下来。毕竟南宫玥说得合情合理,萧霏也表明了态度,自己不过是一个奴婢,又如何做的了主子的主……待会还是要问问大姑娘这些天在王都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南宫玥让百合去安顿一下蓝嬷嬷,而一同从南疆过来的那些侍卫就交给了朱兴。

萧霏本想继续跟着南宫玥的,但蓝嬷嬷却拉住她,萧霏犹豫了一下,带着蓝嬷嬷回了自己院子。

南宫玥嘱咐了鹊儿多留意一下蓝嬷嬷,便回了抚风院。

她一连写了两封信,一封送去了南疆,在萧霏刚到王都时候,她便已去信回禀过镇南王了,算算时间第一封信应该也差不多到了。而另一封则命人递到了咏阳大长公主府……这一封信便引来了两个贵客,次日一大早,傅云鹤和傅云雁来了。

傅云鹤一来,便开门见山,笑呵呵地道:“大嫂,你这回可是问对人了,程络这小子我最了解了。”今日傅云雁只是作为幌子的陪客而已。

南宫玥眼中闪现笑意,自己所料不差,这些个纨绔果然都是混一起的。

傅云鹤喝了口茶后,理了理思绪道:“程络那家伙虽然有些文不成武不就的……”

他说到“文不成武不就”时,傅云雁似笑非笑地瞅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也有资格评论人家文不成武不就!

傅云鹤满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虽然他是比不上大哥,但也算很不错了好不好!

傅云鹤继续道:“不过他性子挺直又豪爽仗义,脑子也是一根筋,人品绝对没问题,唯一要说的就是……唔,有些怜香惜玉吧。只不过……”

终于来了……南宫玥心里一点也不意外,广平侯府这么好的条件,若不是有一个“只不过”,如何会考虑一个三品官员的庶女!

广平侯府还算是清静,有三个嫡子一个庶子,程络是最小的,和大多数的世家子弟一样,房里也是有几个人。只是广平侯夫人看得紧,也只是把两个从小服侍的大丫鬟开了脸,做了通房而已。

本来这通房一直都是服着避子汤,毕竟没有嫡长子之前,有规矩的人家都不会允许庶子出生。

谁知半个月前,其中一个通房突然发现有了身子,照广平侯夫人的想法,这孩子自然是留不得的,可偏偏那通房身子弱,这若是一碗打胎药下去,恐怕连她也有性命之忧。程络平日里性子粗疏,却也不是一个狠心的,便求广平侯夫人留下那个孩子。

这还没成亲,就有庶长子了,对于广平侯府这样的人家,也算是大大的丑闻了。出了这样的事,程络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是不可能了。

广平侯夫人一开始当然是绝不同意,只是,俗话说,父母疼幺子,广平侯夫人最后还是拗不过幺子,便想着反正程络也不是长子,将来也不会继承爵位,就算妻子身份低些也不妨事,只想着要挑一个性子规矩、出身尚可的姑娘家平日里能管着些幺子便是。

傅云鹤才一说完,傅云雁便迫不及待地说道:“阿玥,这门亲事你可要让你二姐姐好好想清楚!”她也是认识程络,倒没想到他为人做事这么没谱。

傅云鹤眉头抽了一下,自古婚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姑娘家置喙的份,也就是六娘好命。

“小鹤子,多谢你了。”南宫玥微微颌首。

实际上,程络的这个问题在王都的世家中不算严重。

别说是官宦世家,哪怕是家境较好的人家,不管是嫡子还是庶子,在成亲前有几个通房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然而,家族、规矩高于情爱,嫡妻获得的尊重是那些妾室、通房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即便是大伯南宫秦也有妾室,否则又怎么会有南宫琰呢?

若不是有“庶长子”这个问题的,广平侯夫人也不会求娶南宫琰。

不过,这样的事自然不是她能做得了主的,她更不知道南宫琰对此事的看法,只是以她的看法,这门婚事并不妥当。这不妥当之处并非是因为程络有两个通房,而是广平侯府允许通房生下“庶长子”。程络能对通房侍妾心软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程络虽然应该不至于会宠妾灭妻,但太过怜香惜玉只会让内宅不平,二姐姐嫁过去恐怕很难有太平日子可过。

送走了傅云鹤兄妹后,南宫玥给南宫秦捎了一封信,接下来就看大伯父的意思了……

萧霏得了南宫玥的支持可以继续留在王都,很是欣喜,南宫玥也有自己的考量,这个小姑子为人十分单纯,只是被养得有些不通庶务和过于执拗,对于一个王府嫡长女来说,这样的性子并不讨喜,尤其是嫁了人后容易吃苦头。自己早晚要随萧奕回南疆的,若是能趁着这个机会把萧霏教导好无疑是件好事,至少,若萧霏愿意亲近他们,萧奕一定也会高兴的。

这般想着,南宫玥干脆在每日处理完中馈事后,便把萧霏叫过来。

知道萧霏喜欢看书,她便从经史古集开始聊起,这才没几日,萧霏就对这个博学的大嫂愈发亲近起来,“大嫂大嫂”叫得亲热。

蓝嬷嬷自从来了以后,每日都跟着萧霏,也不知道是不是担心南宫玥会害萧霏。

镇南王府因为萧霏的突然到来而引起的波澜渐渐平静了下来,然而在三皇子府里,却是暗涛汹涌。

摆衣所住的是一个三进的小院子,与白慕筱那里花团锦簇相比,显得有些冷清。

此时,摆衣的屋里,她的贴身丫鬟乌雅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递了上来,说道:“圣女殿下,这是阿答赤大人交给奴婢的,大人说这是找了王都最好的大夫调配的,服下后只要一盏茶的功夫就能起效了,不会伤身。”

“不伤身?”摆衣冷笑了一下,“这怎么可能会不伤身呢……”

乌雅犹豫了一下说道:“圣女殿下,您、您再考虑一下吧。”

“不用考虑了。”摆衣把玩着小瓷瓶,过了一会儿便小心地把它收到了梳妆台上的一个红木雕花匣子里,又仔细上了锁。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摆衣碧蓝的瞳孔中闪过一抹锐芒,然后起身看了看窗外昏黄的天空,道:“该去向皇子妃请安了。”

摆衣带着乌雅出了院子,一路向着崔燕燕的正院行去,每日都是这个时辰请安,白慕筱不会迟到,但也绝不会早到,现在过去,肯定能够遇上的。

果然,她这才走到正院门口,就见到了白慕筱。

“筱儿妹妹。”摆衣对着白慕筱微微颔首,她的月份还浅,身段仍旧纤细窈窕。

白慕筱压抑着朝摆衣的腹部看去的冲动,冷冰冰地说道:“摆衣侧妃。”

摆衣似乎完全没注意到白慕筱对自己冷淡,依然热情地说道:“筱儿妹妹,过几日就是云城长公主的赏花宴了,前些日子殿下赏了我两匹云锦,我让针线房新制了一件衣裳,筱儿妹妹向来眼光独到,一会儿向姐姐请过安后,去我院子里替我瞧瞧吧。”

她这是在向自己炫耀吗?

白慕筱心中翻腾不已,面上却平静地说道:“摆衣侧妃若有什么新衣裳大可以穿给殿下瞧。”

“筱儿妹妹。”摆衣忽而一笑,凑到她面前说道,“其实,我钦慕殿下已久,殿下对我也有情……那日的事只是水道渠成而已。”

白慕筱冷眼看着她。

白慕筱相信韩凌赋对自己是真心的,但是她一直怀疑摆衣会不会是在顺水推舟,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白慕筱冷着声音道:“你想说什么?”

摆衣抚上了自己的小腹,轻声道:“这是殿下的长子,和殿下血脉相连。同孩子比起来,女人又算得了什么?终有一日,殿下会懂我的真心,会知道我与这个孩子才是他最珍贵的。筱儿妹妹,只可惜了你,恐怕很快就要独守空房了……”

白慕筱死死地咬着牙关,从齿缝里挤出声音,“摆衣!”

“筱儿妹妹。”摆衣面上带着笑,仿佛只是在与她说着贴心话,“我其实真得很同情你。”

白慕筱强忍着将她推倒在地的冲动。

这里是崔燕燕的院子,崔燕燕正等着抓自己的把柄,摆衣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有恃无恐。

她得忍,她必须得忍。

她需要找到一个好的时机……

现在摆衣和崔燕燕因为这个孩子而结了盟,府里上下皆是她们的眼线,她不能着急。

既然她决定要做了,那么这个事就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所以不能在府里。

摆衣看着白慕筱晦暗不明的神色,忽而一笑,妩媚地说道:“见过殿下。”

白慕筱猛一回神,就见到韩凌赋向这边走来,她看着韩凌赋先是笑着向摆衣点了点头,这才看向自己。

白慕筱努力克制着心中的那一丝嫉恨,不让自己的表情露出分毫。

“殿下,您来的正好。”摆衣故意看了白慕筱一眼,这才迎上前去说道,“妾身正和筱儿妹妹说起过几日您和姐姐要带我们一同去云城长公主的赏花宴呢。妾身还和筱儿妹妹约好一会儿去替妾身瞧瞧那件新制的衣裳。”

韩凌赋含笑颌首,说道:“筱儿的眼光素来不错,由她替你瞧瞧也好。”

白慕筱看着摆衣那双蓝眸中的挑衅,心中的嫉妒好似蔓草一样疯长。

而与此同时,“赏花宴”三个字也出现在了她脑海里……

对了,赏花宴,云城长公主府!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白慕筱的双拳在袖中握成拳头,对自己说:不着急。等这个孩子没了,看摆衣还笑不笑得出来!只等赏花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