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落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他修长的背影离去,席墨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他不甘心这么放过简昀宣,却又不能把对方怎么样!

原令柏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使了一个眼色,仿佛在说,这明的不能报仇,还可以暗的来啊!

云城自然看懂了儿子的眼神,却装作没看到。这个简昀宣确实是欠教训!

云城定了定神,对席墨道:“席公子,有什么本宫能为你做的,你尽管开口。”从这席墨的为人处世来看,确实是个聪明人,再者,这一次若非他愿意出面揭穿简昀宣的真面目,自己也不知道会被蒙骗到什么时候……

席墨作揖道:“多谢长公主殿下一片好意,能揭穿简昀宣的真面目,草民已然心满意足!”

云城微微颌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了原令柏一眼。

原令柏冲自家娘亲得意的笑了,那样子仿佛在说:我就说了,那简昀宣不是什么好人,娘您非不信!

他心想:虽然带席墨回来的时候,直接与娘说了,娘也会相信,但哪有像现在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来得过瘾!

云城失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儿子是真的长大了,变成了一个女儿可以依靠的好哥哥了。

出了这样的事,几个夫人也猜到云城长公主是没有心思再赏花,于是做了个合格的陪客,应了她的提议一同去幽梅阁。

女眷众多,原令柏和席墨自然不适合继续留着,行礼后便告退了。

云城眼看着原令柏兴冲冲地拉着席墨继续去喝酒,又好气又好笑。

这孩子,才觉得他长大了,现在就原形毕露了!还是要快点成家立业,心性才能稳下来。自己可得擦亮眼睛,好好给柏哥儿挑一个合适的媳妇才行……

思绪间,一众人来到了幽梅阁。

那是梅林景致最佳之所在,凭栏而望,枝头怒放的梅花随风而动,如同波浪一般层层叠叠,美不胜收。

丫鬟们上了梅花茶,还有用梅花花瓣做的点心。

大皇子妃娇丽一笑,打破了稍显沉寂的氛围,说道:“皇姑母,您这儿的梅花真不愧为王都一绝,从前我在闺中都没有机会来此一观,实在遗憾的紧。今日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侄媳就向您讨个嫌,不若咱们午膳就在这儿摆吧,赏赏寒梅、饮饮梅酒,实在雅致极了。”

云城被她逗笑了,虽说午膳她本想摆在其他的地方,但也顺水推舟的说道:“……罢了罢了,就依你吧。”

大皇子妃俏生生地福了一礼道:“多谢皇姑母。”

有大皇子妃这么一打岔,幽梅阁的气氛很快就活络了起来,更有几个夫人被栏外的梅花惹得有些心痒痒,干脆相约一同赏梅去了。眼看着人七七八八的走了不少,云城向南宫玥和原玉怡使了个眼色,带着她们去了一间厢房。萧霏这次出来后就一直都跟着南宫玥,见她起了身,也没多想,便一同跟了过去。

云城坐下后,抿了一口茶,说道:“玥儿,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仔细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云城意识到南宫玥必然是事先知情,若非她邀请自己下船赏梅,今日梅林中的那一出好戏又哪来的这么多观众!

萧霏眨了眨眼,一脸疑惑地看向了自家大嫂:大嫂今日有做什么吗?不是一直陪着她们一起在赏梅吗?

原玉怡早就是心知肚明,她的眼中熠熠生辉,满是笑意。

南宫玥也不隐瞒,笑盈盈地说道:“殿下您都已经猜到了。是阿奕让人去了陕西……”她简单的将找到席墨的经过说了,并道,“上次听怡姐姐说小柏出了王都要去陕西,我就命那个护卫在路上等着,待等到小柏后,就把人交给了他。”

其实哪那么容易正好等到,不过,萧奕在王都只是一个寻常的质子,派一两个护卫去陕西一趟倒也寻常,但若是曝出他这些年来在王都周边撒下的那些人手和探子,反而就不美了。

南宫玥说得合情合理,云城长公主没有起疑,心中五味交杂:没想到萧奕和南宫玥为了怡姐儿如此费心费神!这份情自己得记下了。她感慨地说道:“玥儿,这次还多亏了你……”她才不会去感谢萧奕了,若不是萧奕,这么好的姑娘已经是她的儿媳妇了!

“至于今日……”南宫玥抿唇一笑,娇俏地说道,“玥儿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萧霏在一旁默不作声地听着,时不时地看南宫玥一眼,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所知道的大哥萧奕纨绔嚣张任性,文不成武不就,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和南宫玥渐渐相熟后,她心里其实为南宫玥感到惋惜,这么好的一个女子,出身、容貌、性情、学识皆是不俗,偏偏嫁了大哥萧奕……直到今日,她听到了别人口中的另一个大哥。

到底是她错了?还是他们错了?

萧霏眼中闪过一抹迷茫,眉心微蹙。

一句话浮现在她心中:欲知其人,先观其友。

她环视着厢房中的众人,目光最后又停在了南宫玥身上,且不说原令柏他们,大嫂这么好,她每次提到大哥的时候总是面露温情,显然是一往情深,那么大哥必然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优点。

可是为何母亲自小养大了大哥,大哥在母亲的口中却是“嚣张、任性,毫无孝顺之心”呢?

萧霏几乎不敢深思下去,这些年来自己所知道的,真得是实事吗?

“殿下。”南宫玥眉眼弯弯地说道,“您才不是那种会不顾儿女意愿的娘呢,若是怡姐姐不同意,您也肯定不会给她定下这门亲事的。说到底,只是我们几个人胡闹罢了。”

云城被哄得眉开眼笑,她也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固执的娘,这不,那简三的真面目还没揭开前,她就已经在考虑回了这门亲事了。

果然,还是玥丫头了然自己……哎,她怎么就不是自己的儿媳妇呢。

都怪萧奕那混小子!

云城向原玉怡招了招手,把她拉了过来,安抚道:“怡姐儿,你放心,娘一定给你挑一个更好的!”

原玉怡故意搂着云城的胳膊撒娇道:“那女儿可就全指望娘了!”她眼中笑意盈盈,豁达明朗。

眼看着闺中密友一个个定亲出嫁,原玉怡也曾惶恐着急过,但是经此一事,她的心沉静了下来……她的姻缘总会来的!

云城不由笑出声来,厢房中的气氛变得轻快温馨起来。

闲话了一会儿后,她们一同出了厢房。

因有丫鬟们传话说午膳就摆在这儿,那些在梅林里散步赏梅的姑娘和夫人们也陆陆续续的到了幽梅阁。夫人们自有各自的交际圈,等到云城她们出来的时候,简三公子的那桩风流韵事就已经传开了。

可想而知,至少在小半个月里,王都的勋贵世家再不愁没有闲谈的话题了。

没想到这章敬侯府的二房表面看着风光霁月,实际上竟然是这样的藏污纳垢的人家。

大户人家的公子纳个妾室通房并不少见,哪怕纳了一院子通房,也最多就被人说几句风流。但像简均暄这样,与个良家姑娘私定终身,偷偷养作外室,最后又随便弄了碗去子汤断了人家性命的却是不多见,这足以涉及到品性问题了。

章敬侯府的嫡子品性都是如此,那府里的规矩如何可见一斑。

有些夫人甚至暗暗将章敬侯府从选婿名单里排除了……

一时间,章敬侯夫人便成为众夫人们关注的重点,章敬侯夫人一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很快就有一位和她相熟的夫人把刚刚发生在梅林的事活灵活现地转述给了她听,这经过几个人的嘴,故事已经被夸大了几分,甚至说是简昀宣亲自把药灌到了席姑娘口中……

章敬侯夫人整张脸都黑了,和云城长公主府结亲本是志在必得之事,怎么就让宣哥儿弄成了这样?这也实在太没分寸了!甚至出了事都不派人来告诉她一声,让她毫无准备。等今日回去后,她一定要和侯爷好好说说二房!

这下和公主府结亲是不可能的了,也不知道……

章敬侯夫人满腹心事,终于坐不下去了,待到云城出来后,她就上前施了一礼提出了告辞。

云城现在对章敬侯一家全无好感,冷淡地点点头,算是打发了。

又过了片刻,云城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人也都到齐了,便命人传膳。

于是,午膳井然有序地一一上桌。

赏花宴的席面自然也不是普通的酒菜,为了符合赏梅的主题,这酒是梅花酒,菜肴和点心中也适度地加入了梅花,比如梅花肉、梅花百菇汤、梅花酥、梅花蜜枣糕……连器皿上也都饰以梅花,既雅致又美味,不少夫人都是连连恭维云城的巧思。

这顿午膳吃得尽兴,云城的脸上总算是多了几分笑意,这时,一个小丫鬟悄悄地走了进来,到了三皇子妃跟前,轻声禀报道:“三皇子妃,三皇子殿下多饮了几杯,有些醉了……”

旁边的大皇子妃、二皇子妃和几位夫人离得近,哪怕小丫鬟放低了声音,她们也都听到了,不禁似笑非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三皇子先是被夺了理藩院的差事,跟着又被皇帝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赶”出宫开府,看来如今是甚为失意啊。到别人府上做客,居然喝过了头,这实在是大大的失仪!

崔燕燕眉头蹙得更紧,心中也奇怪:韩凌赋一向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怎么会在皇姑母这里喝多了呢?

眼看着四周的人都对自己投以探究的目光,崔燕燕定了定神,然后转头向贴身丫鬟青琳吩咐道:“你去告诉一声白侧妃,让她代替我去瞧瞧,好好伺候着殿下。”她一副正室的贤惠模样。

白慕筱虽有着侧妃之名,可毕竟是妾,自然上不得主桌,只能在偏屋里与其他府里的侧妃一同用膳,她不愿意和那些妾室在一起,便独自在幽梅阁外赏梅。

当她听到青琳来传话的时候,整个人不禁一怔,虽然她也有些担心韩凌赋,可是崔燕燕的那些话,却让她的心顿时被刺伤了,既苦涩又羞愤。

她不过是一个任人使唤的妾室而已。

白慕筱握了握拳,强按下心中的不甘,随着小丫鬟去寻韩凌赋。

沿着湖边的青石小道,一路前行,绕过一座假山后,白慕筱蓦地停下了脚步,一双乌眸瞬间瞠到极致,柔美的小脸煞白。

前方不远处,一对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女正相拥在一起,男子大臂揽着那女子纤细的腰身,女子一只素手轻搭在男子的胸口处,面若桃花,那双湛蓝如大海的眼睛水润无比,盈着脉脉柔情。

微风轻拂,他们俩衣袂飞扬,缕缕青丝交错,缠缠绕绕……

湖边,梅林,佳偶,美得仿佛一幅名家手下的水墨画,却深深地刺痛了白慕筱的眼睛。

那一夜,这对男女在床榻上交颈而卧的一幕又浮现在她眼前,让她的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他口口声声跟她说他是被萧奕陷害的,他信誓旦旦跟她说他对摆衣绝无男女情爱……可是现在又是什么呢?

如果说上一次是意外,是被陷害,那这一次呢?是情难自禁吗?

白慕筱的耳边不由回荡起摆衣得意的低吟:“其实,我钦慕殿下已久,殿下对我也有情……那日的事只是水到渠成而已。”

原来真的是这样,那一日,不止是摆衣顺水推舟,连韩凌赋也是如此!

所以,他才会迎娶摆衣过门,所以,他才会顺水推舟地留下那个孩子,那个污点!

白慕筱痛苦地抓住了胸口的衣料,浑身颤抖不已。

这时,她身旁的小丫鬟出声行礼道:“见过殿下,摆衣侧妃。”

韩凌赋循声看来,就见白慕筱正站在几丈之外,惊讶地脱口而出:“筱,筱儿……你怎么在这?”说着,他也意识到自己此刻的举止令人误解,忙退后了一步。

白慕筱受伤地看着他。

这些日子以来,摆衣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在她面前,当着她的面与韩凌赋温言细语,情意绵绵。

她一直在忍耐,一直在告诉自己这是摆衣在自作多情。

可是,现在想来,自己简直太可笑了……

她记得曾经听过一句话:“忍耐到了极致就会使人疯狂”,她觉得自己也快疯了,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愤怒地脱口而出道:“韩凌赋,亏我这么信任你……”

“不,筱儿,你听我解释,你误会了。”韩凌赋急忙大步朝白慕筱走来,“是我有些醉了,步履不稳,所以摆衣才扶了……”韩凌赋心中亦觉得有些奇怪,他只是小酌了几杯,不知道怎么地竟有些醉意……许是这酒的后劲有些足吧。

他伸手想要去拉白慕筱,却没有看到他身后的摆衣对着白慕筱自信地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仿佛在说:白慕筱,你早就输了!只是你自己一直在欺骗你自己而已!

“够了!你的解释我已经听够了!”白慕筱一把推开了韩凌赋,眼中痛苦欲绝。

醉了?他面色如常,眼眸清明,莫不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吗?

白慕筱心寒不已,咬牙道:“韩凌赋,是你有负于我,从此你我恩断情绝。”

原来爱情真的让人盲目,让人愚蠢,让人自欺欺人!

因为爱他,她一次次的牺牲,一次次的退让。

她一直信任他的真心,信任他对她所说的每一句,每一个承诺,但他又是如何回报她的呢?

她以为他是特别的,可原来他也不过是一个见异思迁的男人而已!

算了,就让一切到此为止吧!

白慕筱决然地又看韩凌赋一眼,毅然地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筱儿!”韩凌赋心中惶恐不安,筱儿从来没这样看过自己,哪怕是那一次他和摆衣一夜……

他想也不想地急忙去追,可是才跑出几步,却感觉一阵晕眩传来,脚底一滑,身体不受控制地向湖面倒去……

“殿下小心!”后方的摆衣一见急忙扑上前去拉了韩凌赋一把,可是她自己却是因为冲势朝湖面而去,最后只听“扑通”一声湖面上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谁也没有注意到摆衣落水的一刹那,唇边那丝似有若无的得意。

“摆衣!”

这个时候,韩凌赋再也顾不得去追白慕筱,紧张地看着湖面,摆衣狼狈地在水中一沉一浮,仿佛随时就要被湖水淹没。

一旁侍候的丫鬟紧张地尖声叫了起来:“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附近的下人们听到叫声,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见摆衣在湖中沉浮,吓得脸都白了。几个会水的婆子赶紧下了水,合力把摆衣救了上来。

深秋的湖水冰冷刺骨,连那些糙婆子都被冻得脸色发白发紫,更别说柔弱的摆衣了,她浑身的衣裳浸了个湿透,冻得她面色惨白一片,浑身不住地发抖着,那原本粉润的嘴唇已经是青紫一片,看来柔弱得就像是寒风中一朵小花。

韩凌赋既担忧又有几分怜惜,急忙脱下自己身上的斗篷,披在了摆衣身上。

此时的他,心里再也想不起负气而走的白慕筱,心里、眼里只有眼前这个为了救他而落水的娇弱女子。

公主府的下人们迅速有效地行动了起来,有人抬来了轿椅把摆衣抬去了最近的厢房,有人去备沐浴用的热水以及替换的衣裳,有人去吩咐厨房准备姜汤去寒,还有人急匆匆地跑到了幽梅阁禀告主子们……

众女眷们听得是面面相觑:刚才不是说三皇子醉酒,让那个白侧妃过去照顾吗?怎么又变成了摆衣侧妃落水了?

这好好的,怎么就落水了?还有那白侧妃此刻又去了哪?

莫不是……

女眷们意味深长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这三皇子府的后院果然也不太平啊。

崔燕燕心中恼怒不已,但表面上却只能关心地问道:“那现在摆衣侧妃情形如何了?”

“回三皇子妃,摆衣侧妃现被安排在厢房休息,我家大少奶奶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丫鬟忙回道。

云城在一旁冷眼看着崔燕燕,心中只余下厌烦。

落水!又是落水!

怎么都跑到她公主府来落水了?!

这女人间的勾心斗角云城如何不知道,你三皇子妃要显摆你的贤良大度,大可以在自己的皇子府里显摆个够,做什么还要带两个侧妃跑到公主府来显摆,何况其中一个侧妃还有着身孕……

“皇姑母。”见云城一脸不耐,崔燕燕不敢多说什么,忙起身道,“侄媳这就先去瞧瞧。”

云城随意地挥了挥手,崔燕燕忙带着丫鬟匆匆离开了幽梅阁。

原玉怡拉了拉南宫玥的袖子,眨了眨眼,意思是: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南宫玥心中也觉得此事奇怪,丫鬟说,摆衣是为了救三皇子才落水的,听着似乎又与女人间的争风吃醋没什么关系。只是真的有这么简单吗?从来到王都后,这个摆衣就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才智,她的一言一行往往都是有其深意的。这真的只是意外吗?

众女眷虽然也大都觉得落水背后许有隐情,但是毕竟落水的不是三皇子,而是一个外族的妾罢了,就连云城长公主也懒得去瞧上一眼,于是便很快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

谁知道这席面才刚撤下,消食的热茶刚上,变故又来了。

青琳形容焦急地快步走进宴客厅,对着云城规规矩矩地福了福身道:“见过长公主殿下。奴婢奉三皇子妃之命过来相请镇南王世子妃移步。”

一瞬间,原玉怡身旁的南宫玥便迎来了无数道探究的目光。

青琳定了定神后,继续道:“摆衣侧妃刚刚小产了。都说世子妃医术高超,医者仁心,三皇子妃就想请世子妃前去为摆衣侧妃诊治。”

寥寥几句又让那些个目光变得兴味起来,三皇子侧妃小产了,可是三皇子妃居然来找镇南王世子妃为其诊治,这不是拿人当大夫使唤吗?如果是崔燕燕亲自前来好声好气地相请,那也就罢了,可是崔燕燕故意派了个奴婢来请分明就是轻慢了。

南宫玥端起茶来抿了一口,气定神闲问道:“摆衣侧妃是何人?”

青琳愣了愣,回答道:“是三皇子殿下的侧妃。”

“按规矩,皇子侧妃也是有资格请太医的。”南宫玥微微蹙眉道,“小产可是大事,三皇子妃怎就如此疏忽,还不赶紧去请太医呢。”

青琳脸色一僵,南宫玥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可就不是三皇子妃故拖延时间,眼睁睁的看着得宠有身孕的侧妃小产吗?

她想到了,周围的夫人们也想到了,不禁窃窃私语。

“世子妃,”青琳忙不迭地想要挽回一二,说道,“我家主子只是听闻世子妃您医术高明,所以……”

“只是听闻就要罔顾人命吗?”南宫玥一脸不赞同地摇了摇头说道,“三皇子妃也太不上心了。”

青琳顿时语塞,一旁的云城长公主听着却在心中为南宫玥暗赞不已。

这三皇子妃崔燕燕摆明了没有丝毫敬南宫玥之心,若是南宫玥真去了,没脸的不但是她自己,更是她的母家和夫家,免不了被冠上没有气节,献媚皇子之名。然而,南宫玥医术绝伦在整个王都众所周知,她若不去,就要背上一个见死不救的恶名。云城倒是没想到,她居然如此轻描淡写的就把整件事推到了崔燕燕不贤之上,实在干得漂亮极了。

云城不禁轻笑,说道:“本宫倒是奇了怪了,你家的侧妃滑了胎,三皇子妃身为主母不去请太医,反而跑来本宫这儿请本宫的客人。三皇子妃这到底是真贤惠呢,还是别有居心?”

青琳吓了一跳,赶紧跪了下来,说道:“殿下您误会了,我家主子只是因为过于担心乱了方寸,所以……”

“原来是这样。”云城似笑非笑,“既然如此,本宫就替她请个太医又有何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