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结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琳谢恩后退下,事情没有办妥,又惹了云城长公主不快,她的心里不禁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禀。

云城随意的唤了一个嬷嬷,命她拿了自己的牌子去请太医院,便不再理会。

女眷窃窃私语着,今日之事听着着实有些意思,先是三皇子险些落水,再是摆衣侧妃不顾自己怀有身孕,去救三皇子导致落水滑胎……

公主府的前院有的是护卫,就算三皇子真落了水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这些夫人们都是从内宅出来的,内宅的争宠手段,她们实在不陌生,这会儿已经有些心思活络的夫人想到,该不会是那个南蛮侧妃故意用腹里的这块肉去救三皇子以换来怜惜?

几位夫人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含笑不语。这南蛮子果然是愚蠢得紧,这男人哪有孩子可靠,竟用孩子去争宠。

但也有人想得更深,压低声音对身旁的夫人说:“你说怎么落个水就能好巧不巧滑了胎呢?”

“会不会是……”一位夫人悄悄比了个“三”。

意思是,会不会是三皇子妃容不得庶长子出生,索性顺水推舟?

“看来那一位也不简单啊。”不知道是谁意味深长地叹道。

那几个夫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看来这三皇子府以后还有的闹腾。

“晦气。”

云城长公主的一声冷哼打断了底下一些夫人的窃窃私语。

云城的脸色很是不耐,一个侧妃流了一个孩子算不上什么,在皇家生下来没站住的孩子就多着呢,更别说是没生下来的。只不过是腹中的一块肉,就连皇帝都不会记在心里。

只是,她好好的一个赏花宴就这么被生生败坏了,真以为她的公主府是他们三皇子府的后院吗?一会儿争风吃醋,一会儿落水,一会儿又小产……他们一个个都是把她的公主府当什么地方了!

云城虽说不在意摆衣的小产,可毕竟是见了血光的,这赏花宴再办下去反而不美,更何况她的兴致一再被破坏,也没有心思再继续下去了。

夫人们都是有眼力劲儿的,也不等她开口,就纷纷主动提出了告辞。

云城果然没有挽留,只拉着南宫玥多留了一会儿说说话,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让原玉怡亲自把她送到了二门。

和原玉怡道别后,南宫玥和萧霏一起上了朱轮车。

回府的路上,南宫玥一直沉默不语,心头一直萦绕着摆衣小产一事,眉头微蹙。

摆衣会为了救韩凌赋而小产,到底是单纯的争宠手段,还是别有目的?

摆衣会来大裕和亲,归根究底是因为和谈,一个背负着和谈使命而来的女子,真得会目光狭隘到只局泥于内宅争斗?以她这些时日对摆衣的了解,恐怕不会如此简单……

“大嫂。”这时,萧霏开口了,她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迟疑,问道,“大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她在公主府的时候就纠结着想问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才终于问出口。

南宫玥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望着她,不答反问道:“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萧霏思索了一下说道:“父王和母亲都说大哥性子顽劣,嚣张无度。府里的下人们说大哥傲慢任性、脾气暴躁,简直不堪为世子。而据我所知,母亲对大哥如同亲子……不,是比亲子还要好,我记得从前,大哥无论犯了什么错,母亲都不会责罚他,甚至还会劝着父王不要打骂他……可是现在,大哥非但不念母亲的养育之恩,还对她如此不孝。”

萧霏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跟着说道:“可是,自打来了王都以后,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就好像她曾经认为正确的东西统统都是假的。

南宫玥含笑着说道:“你大哥为人如何,你从前都只是听说……听你父王说,听你母亲说,听王府里的下人们说……其实依我之见,一切他人的言论,都远比不上你自己用眼睛去看,去体会。所以,等到你大哥回来后,你试着与他相处一阵子可好?这比单纯的听我说要好得多。”

萧霏认真的想了想,轻轻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她又犹豫着问道:“那……大嫂,你喜欢大哥吗?”

南宫玥脸上的笑意又盛了一分,明亮的双眸如璀璨的星辰一般夺目,“当然。”两世以来,她唯一一次这样喜欢一个人。

萧霏呆呆地望着她,心想:能让大嫂这样喜欢的大哥,一定不会坏到哪里去吧?

一路缓行的朱轮车终于到了镇南王府,在二门处停了下来。

萧霏先踏着脚凳下了车,又把南宫玥扶了下来。

南宫玥笑着说道:“霏姐儿,天有些寒了,你随回我抚风院喝些甜汤暖暖身子再回去吧。”

霏姐儿可比“大妹妹”要亲热多了!萧霏眼睛一亮,清冷的面上扬起了甜甜的笑容,说道:“是,大嫂。”

婆子抬来了肩撵,两人坐上肩撵一同回了抚风院。

萧霏刚坐定,甜汤才喝到一半,丫鬟来报说,蓝嬷嬷来了。

这才一会儿就找上门来了?到底是担心主子呢,还是……南宫玥似笑非笑,没说什么,便让她进来了。

蓝嬷嬷一进屋,目光就落在了萧霏头上的白玉金梅分心上,皱了皱眉。

早上,是她亲手给萧霏戴上了珠花,又是她亲自送萧霏出了院子,她自然知道萧霏出门前头上是没有这分心的。这是在公主府由长公主所赐,亦或是……

蓝嬷嬷不着痕迹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恭敬地给南宫玥和萧霏行了礼。

待直起身子后,蓝嬷嬷露出一丝略显僵硬的笑意,赞道:“大姑娘,您头上这分心与您这一身倒是甚为搭配。”

萧霏反射性地摸了摸头上的分心,答道:“这是大嫂送我的。”

果然!蓝嬷嬷眸色一沉,面色不改地说道:“大姑娘,这分心太过珍贵,乃是出自江南的璃叶坊……”这璃叶坊只卖精品,看这玉质,恐怕没五百两拿不下来。

蓝嬷嬷心中亦有些诧异,早知道这位世子妃出身南宫世家,看来这百年世家表面看着不如前朝时那般风光,但还是有些底蕴的。

顿了顿后,蓝嬷嬷义正言辞地劝道:“大姑娘,您还是还给世子妃吧。”

萧霏虽然对这些身外之物不甚在意,但毕竟是个姑娘家,还是听说过璃叶坊的,顿时也意识到这个分心价值不菲,表情一动。

她正想附和,却听南宫玥含笑道:“长者赐,不可辞。霏姐儿你就收下了吧。”

萧霏点了点头,欠身谢过:“多谢大嫂。”顿了顿后,又一本正经地补充了一句:“我会好好珍惜的。”

蓝嬷嬷眼中闪过一抹不悦。长者赐,不可辞。这“长者”本来指的是长辈,可是长嫂如母,这话也不是说不过去。

南宫玥飞快地睃了蓝嬷嬷一眼,虽然说璃叶坊的首饰都会在某个位置上刻上它独有的叶形标记,但是蓝嬷嬷既然能一眼看出这分心乃是璃叶坊所出,必然还是有些眼力的,这样的人怎么会在今日早上给萧霏搭配出这么一身不甚相配的衣裳和首饰?

看来如同自己之前怀疑的,蓝嬷嬷此举恐怕是有几分刻意为之了!

南宫玥眸色微沉。每个下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端看这尺度如何,以及主子如何恩威并施的御下之能。蓝嬷嬷是萧霏的奶娘,不同于普通的奴婢,这自小奶大的情分总是在的,因此对这蓝嬷嬷还需要更为慎重。

干脆就趁着萧霏在王都的这段时间,多引导她一些内宅之事才行,若是萧霏能压得住蓝嬷嬷,那便是最好,毕竟将来萧霏出嫁后,总是需要值得信任的帮手;可若是反之,这意图摆布主子的嬷嬷怕是留不得了……

这时,有小丫鬟进来禀道:“世子妃,管采买的黄嬷嬷来了!”

蓝嬷嬷见状,忙对萧霏道:“大姑娘,世子妃还有事要处理,我们还是别打扰世子妃了,先回夏缘院吧。”

南宫玥却是笑道:“都是一家人,哪里说得上打扰不打扰的。”顿了顿后,她又道,“霏姐儿,不如你也随我一起过去吧。这位黄嬷嬷虽然大字不识几个,可是算学却是极好。”

“真的吗?”萧霏惊讶地看着南宫玥,一个识字不多的人竟然精通算学?

“你随我去看看就知道了。”南宫玥笑意更深,带着萧霏去了偏厅。

蓝嬷嬷在后方看着这姑嫂的背影,眸中幽暗一片。大姑娘已经被世子妃哄得连自己这个奶娘的话也听不进去了……而且大姑娘素来最厌烦的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中馈之事,这些日子世子妃到底做了什么?

长此下去,哪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必须赶紧把大姑娘带回南疆去才行!

南宫玥一直把萧霏留到用过晚膳,随后又带着她去了小书房,从书架上小心翼翼地捧出了一套泛黄的书卷,说道:“上次你与我一同回娘家时,我同母亲提起你颇为喜欢《春秋》,昨日母亲便让人送了一套《左传》过来。”她顿了顿,又笑盈盈地补充道,“这套《左传》是张鸿义大儒亲手所抄,其中有一些见解颇有深意,值得一读。”

萧霏眼睛大亮,欢喜地说道:“谢谢大嫂!”

南宫玥状似无意地说道:“依我所见,张鸿义大儒诠释的最好的便是隐公篇了。”

尤其是那《郑伯克段于鄢》。

萧霏用力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我一定会好好读的!”

南宫玥含笑着点点头,说道:“天色不早了,赶紧回院子好生梳洗一下。这书你慢慢看,不用急着还我。”

“是,大嫂。”

萧霏起身,恭敬地福了福,捧着书退了出去。

南宫玥微微垂下眼帘,萧霏并不笨,希望她能够看懂何为“捧杀”……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镇南王府一派安宁,而在云城长公主府里,用过汤药,情况稳定下来的摆衣也被婆子抱上了马车,三皇子府的一众人总算回了府。

韩凌赋一回到府,就得知白慕筱早已经独自回来了。

今日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在公主府的一幕幕在韩凌赋眼前飞快地闪过,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心里叹道:为何筱儿总是这么任性!今日若非自己去追筱儿,摆衣也不会……

也罢。这个孩子终归有百越血统,即便出生,也难有大作为。就这样算了吧。

小励子在一旁看着韩凌赋,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现在是去外书房,还是……”

“去星辉院。”星辉院是白慕筱的院子。

小励子应诺了一声,心里亦是暗叹:殿下的心头肉果然还是白侧妃。

一主一仆便动身去了星辉院,碧痕、碧落一看到韩凌赋,便默默地退了下去,屋子里只剩下韩凌赋和白慕筱。

“筱儿!”

韩凌赋轻唤了一声,看着前方倚靠在窗边的白慕筱,心里再没有曾经的甜蜜,只剩下了疲倦。

白慕筱神色冷淡,她已经回来很久了,可是直到天黑,韩凌赋才出现……也是,他已经有摆衣了,恐怕也想不起她来。

她看也没看他一眼,冷冷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怎么不陪在你的摆衣身边?”

韩凌赋闭了闭眼,耐着性子解释道:“筱儿,你相信我,今日真的只是个误会,是因为我有点醉了……”

相信?听到这个词,白慕筱讽刺地笑了,她就是太“相信”他了!

她冷冷地打断了他,替他往下说道:“所以摆衣想要扶你,结果自己没有站稳,扑进你怀里了?”她讥诮地勾了勾嘴角,“这可还真巧了!”说到底,一切不过是借口罢了!

韩凌赋看着白慕筱几乎有些陌生的俏脸,心慢慢沉了下去……

明明曾经的她,是那么冰雪聪明,善解人意,几曾何时,她渐渐地变得任性、不识大体、锱铢必较!是自己的爱让她一步步地得寸进尺了吗?

“筱儿,我自认问心无愧。”韩凌赋一霎不霎地看着白慕筱,缓缓地又道,“摆衣……她刚刚小产了。”

什么!?白慕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诧地朝韩凌赋看去。虽然她也曾计划过除掉摆衣腹中的孽种,可是今日她根本就来不及动手……她心中不由浮现一丝喜意。这还真是天意,摆衣想借着这个孩子母以子贵,就连上天也不肯让她如愿!

韩凌赋叹息着继续道:“今日在公主府,我本来要去追你,却差点滑倒落湖……是摆衣救了我,她自己却落水了……孩子,也因此没了。”说着,他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这毕竟是他第一个孩子,王都像他这般大的男人大多都已经做爹了,唯有他膝下空空。好不容易有了个孩子,虽然只是个意外,他对这个孩子也没有太多的感情,可是当他听到孩子没了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丝失落的。

随着韩凌赋的述说,白慕筱听出他话语中的丝丝怜惜之意,原本心底因摆衣小产而生出的那一点淡淡的喜意转瞬又消散了。

摆衣为救韩凌赋落水?而且她是为此才小产?

白慕筱的瞳孔一缩,脱口道:“所以你现在感激她,怜惜她,因怜生爱了?”说着,她想到了什么,微微眯眼,质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韩凌赋怔了怔,才道:“筱儿,我没有这个意思。”

但是对于白慕筱而言,那一瞬间的迟疑已然足够。

原来,他真的觉得是她的错!

当初,他还故作深情地对她说,为了她,他可以让摆衣打掉那个胎儿。

实际上,那不过是哄她的吧?!

如果当时她真的傻得应下了,他是不是早就厌了她?

一瞬间,白慕筱心凉无比。

曾经的两情相悦,情深似海,终究比不过新欢,比不过那一团还未成形的血肉。

“君若无情我便休!你走吧!你既然有了新欢,又何必到我这里来,陪着你有情有义的新欢去吧!”白慕筱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说过,从此你我恩断情绝!”

“筱儿!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

这一刻,韩凌赋觉得无力极了。

又来了!为什么每一次筱儿都要把一些小事闹大!

他自认为除了上次被萧奕设计陷害之外,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白慕筱的事,甚至就连崔燕燕到现在都没碰过一下……可是白慕筱却一直对那一晚的事耿耿于怀,疑神疑鬼,怀疑他移情摆衣。

他明白白慕筱会在意是因为对自己有情,所以一退再退,一忍再忍,可是她却步步紧逼,早不再是当初那朵解语花。

从前的白慕筱,为自己排忧解难,出谋划策,可是现在的白慕筱,却是沉迷与同人争风吃醋的琐碎小事上!

他看着白慕筱满脸失望地脱口而出:“筱儿,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这样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白慕筱只觉得韩凌赋的每一句都狠狠地刺在她的心口。

此刻,她深深地意识到他们已经结束了。

“殿下,我还是我,一直都没有变,变的是你的心,你的心变了,所以才觉得我变了!”白慕筱嘴角扬起了自嘲的弧度。

韩凌赋只觉得心灰意冷:明明自己的心从未变过,筱儿为什么一直不信任自己呢?

她还想自己怎么样?难道每一次都要自己卑躬屈膝地求她理解求她原谅吗?

他怎么说也是堂堂的三皇子!除了当今的帝后,还有谁能让他屈膝!

韩凌赋面沉如水,冷声道:“筱儿,你还在气头上,先冷静一下吧。我过两天再来看你。”说着,他拂袖而去,没有一丝留恋。

白慕筱看着他决然的背影,怔怔地坐在那里,整个人恍惚了,仿佛身心都被掏空了……

她和他真的已经无法挽回了吗?

“姑娘……”碧落很快进屋来了,小心翼翼地看着白慕筱,迟疑地禀告道,“殿下他……他往水漓院的方向去了!”

水漓院是摆衣的院子!

一瞬间,白慕筱小脸煞白一片,突然就抬手把案几上的茶杯茶壶统统扫到了地上,只听屋子里响起一阵“砰铃啪啦”的声响……

白慕筱猛地回过神来,眼中一片灰暗,咬牙道:“碧落,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碧落傻傻地眨了眨眼,自家姑娘可是三皇子侧妃啊,离开这里又能去哪儿呢?

白慕筱自嘲地笑笑,说道:“不离开还能怎么样?留在这里,我只是一个妾……”

一个妾能过怎样的日子都取决于男人。她永远都忘不了在应兰行宫的时候,就因为韩凌赋对她冷淡了,几天没有来找她,就连一个小小的阉奴都能轻易的欺到她的头上!

可想而知,她若继续留在这里,将会如何……崔燕燕第一个就不会让她好过。既然如此,还不如一走了之。就凭她的能耐,自有海阔天空!

碧落心里叹气,知道姑娘怕是一时意气了。这外面的世道这么乱,姑娘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若是离开了三皇子府,又有谁能庇护她呢?这个世道无论到了哪里,人都是逢高踩低。

姑娘明明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想不明白呢,越是和殿下闹,越是会将殿下推到摆衣侧妃那里啊。

碧落下意识望向了水漓院的方向,这还是开府后,殿下第一次去那里……

的确,这是韩凌赋开府后第一次踏足水漓院,摆衣的丫鬟乌雅连忙把他迎进了内室。

此时的摆衣正虚弱地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厚厚的锦被,一头乌发如海藻似的披散开来,面色白得近乎透明,看来如此的柔弱……

可就是这样的她,竟然为了救自己奋不顾身,以致落入冰冷的湖水中。

这个时节,湖水冰冷刺骨,恐怕是连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子都难以忍受,更何况摆衣这样一名纤弱的女子。

韩凌赋心中起了一丝涟漪,眼神也因此柔和了一分。

“殿下……”摆衣见韩凌赋来了,挣扎着想要起身。

她如何看不出韩凌赋眼中的怜惜,也不费她花了这么多的心思,一切全都如她所料。

韩凌赋连忙出声劝阻:“摆衣,你身子不适,躺着就好了,不必多礼了。”

摆衣乖顺地躺回到了床上,一双水润的蓝眸柔柔地看着韩凌赋,“妾身给殿下添麻烦了。”

“摆衣如此说,倒是让本宫惭愧了。”韩凌赋心中既有感动亦有内疚,“若不是因为救本宫,你何至于此!”

摆衣虽是一个异族女子,却是才艺无双,连大裕闺秀也鲜少能与她比肩。才女多孤傲,然摆衣不同,她心胸豁达、深明大义。

哪怕是那一晚她因被萧奕陷害失了清白之身,却没有怪过自己一分,甚至开解自己……相比下,筱儿却总是时不时地使小性子!

这个韩凌赋也不过是个男人……摆衣微微垂眸掩住心中的不屑,待抬眸时,又是柔情一片,温声安慰道:“殿下不必介怀。殿下乃是千金之躯,岂容一点损伤。只是妾身无用……”她眼中流露出一丝哀伤,摸了摸腹部道,“没能保住殿下的骨肉,是摆衣有负殿下。”

这是自己的骨血,亦是摆衣的……韩凌赋心头亦有些伤感,不由得握住了摆衣纤细的素手,声音不自觉地放柔:“摆衣,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莫要再胡思乱想,免得伤了身子。”

“殿下……”摆衣似乎纠结了很久,才咬了咬牙说道,“摆衣知道,这些话不应该由摆衣来说,可是,妾身真得、真得心疼您。”

“心疼本宫?”

“您身为皇子,却处处受制,妾身为您不值,为您委曲……”见韩凌赋皱起了眉头,摆衣苦笑了一下说道,“妾身知道这么说会让您不快,但是妾身真得忍不住了……这是您第一次来妾身这水漓院,若是今日不说,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与您说这些。”

韩凌赋看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容,最终还是发出了轻轻的叹息。

摆衣深深地看着他,明媚的蓝眸中透着恋慕,继续说道:“……妾身本来想着,妾身好歹是和亲公主,腹中的这个孩子既是皇上的长孙,也是我百越皇帝的外孙,他流着两国的血脉,有着这个孩子在,日后大裕和百越两国也能永世交好……”

韩凌赋微微挑眉,若有所思地喃喃着说道:“……永世交好?”

“殿下,”摆衣反握住韩凌赋的手,轻轻说道,“若是他日您能登上那个位子,那岂不就是永世交好吗?”

韩凌赋神色一动,心里浮起了一个念头,脱口而出地问道:“百越愿意支持本宫?”

摆衣含情脉脉地说道:“百越诚心诚意想与大裕修好,您、您是妾身的夫婿,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韩凌赋沉思地看着她。

若是今日之前,他恐怕会怀疑摆衣所言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可是现在……摆衣为了救自己连命都不要,连腹中的孩子都不顾了……她应该是真的喜欢自己吧?

她说的这些应该是真心话!

摆衣是百越的圣女,在百越地位崇高,这样的女子却一心一意地恋慕着自己。

是的。摆衣是百越的圣女。

摆衣已经嫁给了他,那么百越……

韩凌赋的眸光深沉,他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那至尊之位也离他越来越远,想要在这夺嫡之战中胜出,他需要新的力量来支持。若是百越肯支持他的话……

想到这里,韩凌赋心动了。

摆衣犹豫了一下,柔弱地说道:“只可惜大皇子殿下还在狱中,不然,妾身也能亲自向大皇子殿下诚请,相信他是不会反对的。”

韩凌赋也觉得奎琅不会反对。

毕竟,对于百越来说,他们若想与大裕世世代代交好,自己才是最好的人选,只可惜,奎琅还在狱中。除非……

摆衣幽幽叹息道:“若是和谈能早日定下就好了,大皇子殿下也能与您把酒言欢。”

提到“和谈”,韩凌赋就不禁想到那个可恶的萧奕,若不是他胡搅蛮缠,和谈又岂会拖到现在……不,不止是萧奕,还有官语白。

韩凌赋想起上次白慕筱与自己所提到官语白与萧奕结党一事,眸光微沉。

他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大裕与百越的和谈也拖了实在有些久了,马上就要过年了,奎琅殿下总不能在狱中过吧……本宫会想想法子,让他能够早点出来。”

奎琅是百越的大皇子,若由他做主定下百越与自己结盟一事才最可靠。

而且,说到和谈,若是负责和谈的主事者出了事,必然会重新换人。届时他只需要顺水推舟就是……

说起来,他的手上正好有一个把柄,足以让官语白万劫不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