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野心/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凌赋定了定神,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他需要好好想想。

韩凌赋站起身来,向着摆衣说道:“你好生休息,本宫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

“殿下。”摆衣依依不舍地拉住了他,含情脉脉地说道,“妾身想给母亲写一封信,告诉母亲,妾身嫁了一个好男儿,让她能够放心。”她刻意停顿了一下,说道,“过几天日就是十五了……”

韩凌赋微微一怔,十五?

他在理藩院也待了不少时间,自然知道皇帝允了使臣团每月初一、十五可以去牢里探望奎琅。他望着摆衣,立刻就反应过来,她是想以家书为名义,去向百越的使臣团提及这件事,并让他们在探望奎琅的时候与奎琅商议。

摆衣实在为自己用心良苦,殚精竭虑。

韩凌赋心生感动,相比之下,他不禁想到了白慕筱,原来的她也能为自己出谋划策,可是现在……韩凌赋暗暗叹息。

韩凌赋向着摆衣微微点头,说道:“你今日还是先歇歇,过几日再写信吧。届时本宫会命人替你送去使臣那里的。”

摆衣温婉一笑,“多谢殿下。”

韩凌赋又坐下与她说了一会儿话,这才起身出去了。

看着他消失在门外,摆衣脸上的厌恶终于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了出来。

她的手不自觉的抚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小腹只剩下隐隐的疼痛感了,而身体的虚弱相信也能很快恢复过来。为了百越,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现在身处韩凌赋的内宅,能依靠的唯有韩凌赋。

韩凌赋再落魄也是位皇子,也是有野心的,自然也是有人手可以用的,总比他们在王都行事更加方便。但韩凌赋不笨,想要随随便便的撺掇他也没有那么容易。摆衣与韩凌赋相处的时日并不算短,她知道这个男人颇为自负,只有让他相信自己是一心一意为了他,他才会上勾。

至于白慕筱……若是韩凌赋的心里只有白慕筱,那自己又怎么能趁虚而入呢。

怪只怪白慕筱太爱这个男人,否则也不会让自己轻易得手。

一石双鸟。

这个孩子也算是去的值得。

韩凌赋并不知道摆衣对腹中的这个孩子丝毫没有怜惜,他出了水漓院后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前院书房。

他在书房里冷静了许久,终于确认了摆衣的提议于他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

此事若是成了,他在父皇的众皇子中将会有莫大的优势,而此事若是不成,对他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害。反正他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有这么好的机会搏上一搏也是理所当然的!

更何况,他的手上正好有官语白的把柄

说来还真是得感谢西戎。当年他为了让南宫玥代替二公主和亲,曾经用一张冶炼方子做了交易条件。后来西戎却没能把事情办妥。冶炼方子自然是退不了的,他们便送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消息……

这件事一旦揭开,恐怕会影起朝堂动荡。

当年官语白才回王都的时候,整日闭府不出,只当一个悠闲的侯爷,韩凌赋自然也无需理会他。至于现在……这底是一个天赐的机会。谁让他偏偏要阻了自己的路!

他不能显得太急切,待十五那日,百越使臣见过奎琅再说。

韩凌赋提笔、沾墨,在白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忍”字。

务必要让百越来求他,而不是他去求百越,如此结盟对他才最有利……

三皇子府内暗流涌动,各怀心思。

而同在王都的镇南王府,则依然宁静如故。

自从萧霏昨日得了那套《左传》后,就再度足不出户把窝在房间里看书,眼看着又有了一种废寝忘食的架式,南宫玥干脆在午膳后让人去把她叫了过来,打着的自然是想与她一起看书的名义。

萧霏想到大哥出了远门,大嫂一个人在府里恐怕也闷得慌,于是也不顾蓝嬷嬷的反对,便立刻就过来了。

南宫玥带着她进了小书房,由着她在这里看书,自己则看起了账册。

临近年尾,这一年的账也该好好算算了。初步来看,这次能挪出不少银子送去南疆。

两人各忙着各的事,房间里静悄悄的。

不多时,百合端着一个红木托盘进来了,道:“世子妃,大姑娘,厨房送的燕窝到了。”

这燕窝是南宫玥吩咐的,南宫玥放下了账册,对沉迷在书中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萧霏道:“霏姐儿,喝盅燕窝。”

坐在窗边的萧霏依依不舍地从书卷中抬起头来,南宫玥看着心中有些好笑,让萧霏过来与她隔着书案坐下。

南宫玥才刚舀起一勺,却是顿住了:“这不是血燕。”

百合愣了愣,也凑过来看,眉头微皱:“世子妃,奴婢去交厨房的人过来问问。”明明世子妃要的是血燕,怎么就送了官燕过来呢。

萧霏迟疑着说道:“这官燕血燕不是差不多吗?”反正燕窝的功效也就是润肺燥、滋肾阴、补虚损。

一句话让南宫玥露出一丝赧然,百合笑眯眯地看了南宫玥一眼,道:“大姑娘,你这就不懂了,血燕还适合补血的。”

萧霏还是一脸的茫然,而百合已经挑帘出去了。

不一会儿,百合就带着一个中年妇人进来了,道:“世子妃,奴婢带厨房的张一亩家的来了!”

“世子妃。”张一亩家的利索地行礼道,“厨房的库房里前两日进了老鼠,上好的血燕就生生地被糟蹋了,因此只就能先用这官燕替代了。这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王都里的燕窝这些天有些紧张,奴婢已经在金燕斋预定好了,约莫再过上三四天就可以到了。”

厨房里除了总管事妈妈潘嬷嬷,还分设了好几个管事妈妈,这张一亩家的就是其中管着厨房采买的一个。

南宫玥淡淡地看着她,道:“厨房的总管事是潘嬷嬷吧?她怎么不来与我说?”

张一亩家的愣了一下,她是世子妃从娘家带来的陪房之一,对于世子妃的性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世子妃一向只管着大方向不出错,从不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平日里除非是世子爷在的时候,世子妃自己对吃食都是不甚在意,过得去便也就是了,所以厨房才自作主张地把血燕改用了官燕。

张一亩家的咽了下口水,回道:“因为奴婢管着厨房的采买,所以……”她本来觉得这只是件小事,便过来禀告一声。

南宫玥给了百卉一个眼色,百卉肃然道:“厨房的事世子妃既然交由了潘嬷嬷处理,如果有什么问题,便应该是潘嬷嬷来回报。”

言下之意就是指责张一亩家的僭越了。

张一亩家的哑然,只能行礼后,灰溜溜地走了。

见她出去了,南宫玥看向对面的萧霏,见她若有所思,便说道:“霏姐,你可知这张一亩家的做错了什么?”

萧霏想了想道:“那个潘嬷嬷是厨房的总管事,如果下头每个人学着她都越过潘嬷嬷来找大嫂,那大嫂你每天都忙着应付这些人,哪有时间看书啊。”

她起初还说得像模像样,但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百合已经忍俊不禁:这个大姑娘啊,什么事都会想到看书上头去。

说着,萧霏又看向了面前的血燕道:“还有,厨房里没了血燕,她应该提前来禀告一声,而不是擅做主张。”

南宫玥含笑着点头。萧霏毕竟是王府的大姑娘,很多事其实都是看在眼里的,只是她脑袋里都装着书本,平时不愿意对这些琐事深思罢了,如今略加提点,她便也渐渐懂了。

片刻后,着一身豆绿色宝瓶花的褙子的潘嬷嬷在画眉的引领下进来了。

百卉在南宫玥的示意下,开门见山道:“潘嬷嬷,刚才厨房擅自把世子妃要的血燕换成了官燕,还说库房里的血燕被老鼠糟蹋了,一时又补不上新的……这件事,你可知道?”

潘嬷嬷忙回道:“回世子妃,张一亩家的已经在金燕斋预定好了新的血燕,最快后日就可以到了。因为没血燕,所以才不得已换成了官燕。”

南宫玥放下手中的茶盅,一霎不霎地看着她,又问了一次:“潘嬷嬷,你只需告诉我这件事你可知道?”

虽然是寒冬,但是屋子里烧着银丝炭,因此暖烘烘的,可是潘嬷嬷却觉得浑身一寒,支吾着道:“奴婢是知道,但是……”

南宫玥根本不想听她狡辩,冷声打断了她:“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订不上血燕的时候不来向我禀告一声?为何今日我要了血燕的时候,不来禀报一句?还令下面的二等管事僭越地来我这里知会一声,你便是如此御下的?”

在南宫玥一句又一句的质问下,潘嬷嬷已经是满头大汗。

她自从随世子妃陪嫁到王府后,便做着厨房的总管事,下面人人都敬着,上面又有世子妃的奶娘安娘顶着,因此事事顺遂,这还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挫折。

其实,平日里世子妃不太吃燕窝,所以本来想着等后日燕窝到了,这事根本就不需要惊动世子妃,偏偏世子妃今日就点了血燕。

等世子妃派人来质问时,潘嬷嬷便觉得不妙,知道这件事一开头已经办错了。当时张一亩家的想要讨好潘嬷嬷,就自告奋勇说来给世子妃解释一声,想着世子妃一向和气,应该也不会追究什么……毕竟谁也没想到老鼠竟然会咬破了库房的木门!

没想到不知怎么地就惹怒了世子妃!

潘嬷嬷扑通一声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告罪道:“世子妃,奴婢错了。奴婢一定好好训斥张一亩家的。”意思是犯错的是张一亩家的。

南宫玥目光一沉,道:“潘嬷嬷,你的意思是全是张一亩家的自作主张,你全不知情?”

潘嬷嬷怔了怔,她怎么说也是在林氏院子里服侍过的,以前在南宫府时,也是有点脸面的。今日这件事说到底不是什么大事,自己含糊地认了错,也就揭过去了。

可若是非要把话挑明说,若世子妃再把张一亩家的叫来对质,那自己就难做了。毕竟血燕的事厨房里知道的人可不少……以后她手下的人会如何看她?她又如何服众?

潘嬷嬷咬了咬牙,只能说:“不,奴婢知情,是奴婢的主意。请世子妃恕罪。”她背后已经是一大片冷汗。

南宫玥面色稍缓,谆谆告诫道:“潘嬷嬷,你和张一亩家的既然是我的陪房,做事就该更谨慎小心才是,做阖府的表率才是!若是连你们都没规没矩,做事不依章程,其他人还不都有学有样!那这王府要乱成什么样子?”

“是!世子妃!”潘嬷嬷诚惶诚恐地匍匐在地。

南宫玥这时看向萧霏,漫不经心地问道:“霏姐儿,你说要如何罚潘嬷嬷才好?”

萧霏没想到南宫玥会问自己,有些错愕,潘嬷嬷紧张地看向了萧霏,心中惶恐而不解:世子妃嫁入王府后就撤了王妃小方氏的不少人手,大姑娘逮着这次机会还不……

萧霏没注意潘嬷嬷,沉吟着道:“既然是没依着规矩,那就抄写家规好了。古人云:‘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等抄上百遍后,想必这家规也记熟了。”

百合差点没笑出来,心里赞道:大姑娘这个主意狠啊!

潘嬷嬷一瞬间几乎有些傻眼了,但随即赶忙谢恩。既没撤自己的职,又没扣饷银,这算是罚得轻了……但随即又有些头疼,她根本不识得几个字,这家规可不好抄啊!

南宫玥挥手让潘嬷嬷退下,小书房里又只剩下南宫玥和萧霏。

原本滚烫的燕窝现在温度正好入口,萧霏吃了大半碗后,拿帕子拭了拭嘴道:“大嫂,这燕窝虽然不错,却比不上我们的金丝燕窝,可惜我这次来得匆忙……”想起自己为何来的匆忙,萧霏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赧然。

南宫玥也想到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萧霏清了清嗓子,试图带过这个话题:“大嫂,你有得到大哥的消息吗?大哥他何时回王都?”

南宫玥怔了怔,算算日子就算是到江南绕一圈,萧奕想必也该到了南疆吧……只可惜,这件事是不能跟萧霏明说的……

想到萧奕,南宫玥的眸中流露着浓浓的思念。

……

“啊嚏!”

萧奕摸摸鼻子,乐呵呵地自言自语道:“一定是臭丫头在想我了。”

这里是百越都城——芮江城。

萧奕自打离开南疆后,便扮成了行商人,带着一百精兵经由商路进了百越,并来到了这里。

进了城后,萧奕便带着七八人到了城内最知名的一家酒楼,小二热情地领着他们上了二楼的雅座,一边笑嘻嘻地与萧奕搭话:“这位大爷是来自长狄的吧?”

装扮成一脸大胡子、身上穿着长狄胡服的萧奕豪爽地笑了,故意用腔调浓重的百越话说道:“小二真是好眼光!”

那小二谦虚地笑了笑:“小的也就是往来的客商见多了。不知道客官今日要来点什么……”

点了菜后,那小二就下楼去了,而萧奕则坐在窗边俯视着下方的街道。

相比于王都的寒冷,此刻的芮江城温暖如初夏。芮江城不愧是百越的都城,街道纵横,店铺林立,街道上那些身穿奇装异服的百越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散发着浓浓的异域风情。看它繁华似锦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战败之国的都城。

也是,大裕立国才不足二十年,可是百越却有近一百年的历史。芮江城靠海,是天然的港口,许多南洋商人若要前往大裕,往往会将船只在百越停靠几日以补充粮食、水源,也顺便行商,这些年来百越也算是蒸蒸日上,日渐繁荣。

现在的百越王年近六十,体弱多病,久不理政,大皇子奎琅早在七年前就执掌了百越大权,只差最后的登基了。

这大皇子奎琅年轻气盛,自五年前就频频开战,这几年下来已经将不少周边小族归入到百越的版图之中,起初,百越民众也是因此民心振奋,只觉得在大皇子的带领下百越军队所向无敌,但是这四五年仗打下来,男丁多被招募去当兵,这百越的人丁又如何能兴旺起来?

因此近些年来民间已经是怨声渐起,虽然表面看着百越版图一日日扩大,实则却是外忧内患……

“蹬蹬蹬……”

没一会儿,外面又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以致这雅座内随行的几个精兵心都提了起来,直到门外响起了一阵规律的敲门声。

两下,顿一下,再三下。

众人总算又放松地垂下肩膀,其中一个麻子脸急忙站起身来打开了门,只见门外走廊上站着一个小麦色皮肤的俊朗男子,着一袭月白色的长狄胡服,正是莫修羽。

莫修羽大步走入雅座中,麻子脸忙又关上了门。

“世……公子!”莫修羽对着窗边的萧奕抱拳行礼。

“坐吧。”萧奕漫不经心地指了指他对面的座位,还亲自给莫修羽倒了一杯凉茶。

莫修羽坐下后,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他是真渴了,也不扭捏,就咕噜咕噜地一口饮尽。

一旁一个做随从打扮的圆脸青年忍不住催促道:“莫……哥,你可查到了些什么?”

莫修羽带着几个精兵比萧奕一行人提早两日入了芮江城探查消息,几人约好了今日在这家酒楼碰头。

莫修羽放下茶杯,便开始禀告道:“公子,百越原本是大皇子奎琅掌权,只是此人好战,时常亲自领兵出征,日常政事就交由两个同母的弟弟二皇子和六皇子来执掌。奎琅此人残暴荒淫,但确是一员猛将,连着大败周边小族后,更是不可一世,日益暴横淫纵,甚至还将其异母兄弟三皇子的妻子纳为侧妃,因这夺妻之恨,三皇子一直对奎琅怀恨在心。这一次,大皇子奎琅被擒的消息传来后,三皇子蠢蠢欲动,联合五皇子和一干朝臣差点就逼得百越王退位让贤,只可惜很快就被二皇子和六皇子联手镇压下来,现在百越的政局还算是稳定。但是如果大皇子奎琅迟迟不能回到百越,那可就不好说了……”

顿了顿后,莫修羽继续道:“据属下探知,虽然现在执掌政权的二皇子一直对外声称只是暂时代兄掌权,只等奎琅归来,可是依属下看,二皇子未必没有一点私心。百越的军权大半掌握在奎琅自己手里,但还有近三分之一的兵权握在大皇子妃的父亲大将军阿力格手中,近一个月来,那个阿力格已经数次悄悄地拜访了二皇子府,还把他的一个女儿送入二皇子府中……以表姑娘的身份暂住。”很显然,一旦奎琅回不来百越,那这位将军家的女儿就要永远地住在二皇子府了。

萧奕微微眯眼,问道:“看来这二皇子与奎琅的兄弟感情还不错……”

正所谓:天家无父子。一旦涉及到那可以掌握生杀大权的至尊之位,父子、兄弟之情又算的了什么。历史上皇家中父子兄弟伯侄之间的自相残杀屡见不鲜,而将来亦不会少见!这个二皇子没有趁着被奎琅被擒立刻夺权,已经算是非常难得。

莫修羽点了点头:“大皇子、二皇子和六皇子系同母所出,乃先皇后之子。据说百越王十几年前曾经有一宠妃,为着讨那宠妃的欢心,百越王做了不少糊涂事,就连六皇子年幼时都差点命丧那宠妃之手,而那先皇后也是生生被其气死的。二皇子和六皇子若非自小有大皇子奎琅庇护,在那龙潭虎穴般的王宫中恐怕是早就没命了,因此这两位皇子一直是以奎琅马首是瞻,十分信赖敬重奎琅。”停顿了一下后,莫修羽又补充了一句,“以属下的探听来的各路消息来看,二皇子虽有野心,但是恐怕也不会轻易背叛兄长。”除非确信奎琅永远回不了百越,二皇子是不会轻易动的。

萧奕似笑非笑地摸着下巴道:“这还是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父亲年富力壮时骄奢淫逸,因为一个宠妃,做下一连串的糊涂事,现在儿子奎琅长大了,也被权利熏昏了眼,做起了夺弟媳的丑事,那可不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只是雅座中的其他人却是不敢应声,都想到了镇南王和世子萧奕之间的微妙关系。

雅座中,一时寂静无声,只听到外面街道上的喧闹声时不时地传来。

萧奕沉吟了片刻,缓缓道:“不怕这位二皇子没野心,怕的就是他真的清心无欲。这世上最容易膨胀的东西大概就是野心了……”一旦尝过权利的好处,又岂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忘怀的,否则这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为此疯狂了。

萧奕若有所思地俯视着外面繁华的街道,路边两个摊主已经为着彼此摊位的占地推搡着争吵起来。他嘴角微勾,狡黠地说道:“有利益之争,便必然产生矛盾。我们既然都来了,就帮他们推动一把,想办法激化一下他们几个兄弟间的矛盾。”

奎琅此人如此霸道专横,别说是那些异母的皇子,恐怕是他的同母皇弟平日里亦受了不少气,当奎琅权势在握时,众人不得不示弱,忍气吞声,可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道铁铸般的大堤一旦出现了裂缝,那些曾经压抑在心头的不甘、愤恨便会冒出头来,如野草般疯长……

莫修羽若有所触,道:“那属下再想办法去细细调查一下那二皇子和六皇子……”

说着,他的目光被外面街道上的某样东西吸引,忙又道:“公子您快看,那辆红顶马车旁的锦衣男子就是六皇子。”

顺着莫修羽指的方向,可见城门的方向有一辆华丽的红顶马车正向这边驶来,马车前后随行了六名护卫模样的人,还有一个碧绿眼眸的锦袍青年骑着一匹红马亦步亦趋地跟在马车边。马车里的人时不时挑帘与那锦袍青年说着话。

莫修羽感慨地叹道:“公子,这个六皇子算是个痴情种子,每月两次都会便服出行,陪着他的六皇子妃去城外的妈祖庙拜妈祖。”

萧奕定定地看着那个六皇子好一会儿,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沉声道:“如此难得的机会,我们就趁此试一试这个六皇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