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明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羽跃跃欲试道:“公子,我们怎么试?”

“你方才不是说那个什么阿将军给二皇子送女人了吗?我们就‘好心’地写个条子把此事告诉这个六皇子,”萧奕意味深长地笑了,“我倒要看看他们兄弟是不是真的亲密无间,彼此之间毫无秘密!”

他说话的同时,只见外面街道上的六皇子俯身和马车里的人说了一句,突然停马,利落地一跃而下,然后堂堂一介皇子居然亲自去路边的一家糕点铺排队买糕点去了!

“好主意!”莫修羽眼睛一亮,抚掌赞道,“那不如属……”

他正想主动请缨,却被一旁的麻子脸打断:“世……公子,不如由属下去吧?”说着,他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属下年幼时不懂事,跟以前的邻居学过些小偷小摸的技艺。”

萧奕笑了,拍拍他的肩膀道:“那就你去吧。”能悄无声息地把这事办了,那是最好。

跟着,莫修羽拿出一支炭笔,飞快地以百越语在纸上写了一句话后,折好交给了麻子脸。

麻子脸从那炭笔上弄了点炭粉下来,把黄脸弄成了一张黑膛脸,然后就匆匆下楼去了。

萧奕和莫修羽躲在窗边往下看着,不一会儿,就见麻子脸戴着一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灰帽子从旁边的一条巷子走了出来,若无其事地朝那个六皇子撞了过去,跟着连连道歉,飞似的跑了。

那六皇子眉宇微蹙,弹了弹自己的衣袍,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朝自己的腰间探去,发现荷包还在,先是松了一口气,但跟着又是面色一变,从荷包中掏出一张折好的纸。

他四下看了一圈,打开了那张纸,双目一瞠,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

接下来,他也没心思买东西了,又回到了马车旁,对着马车里的女人说了一句后,又翻身上马。

一行车马继续前进,只是马上的六皇子显然有些心神不宁,时不时地四下环视着,面露警觉……很快,他们就往右一拐,不见了踪影。

而莫修羽却是若有所思地笑了,得意地说道:“世……公子,他们去的方向不是六皇子府。”他卖关子似的地顿了顿,“倒是二皇子府就在那个方向。”看来他们这次的投石问路没白费!

话音刚落,门外又响起规律的敲门声,擦干净了脸的麻子脸又闪身回了雅座,禀报道:“公子,我们的两个人已经跟过去了。”

萧奕收回了视线,思量了片刻后,道:“小莫,也别把注意力全放在二皇子和六皇子身上,也调查一下其他几位皇子的利害关系。尤其是四皇子……”他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乌黑的眼眸精光闪烁,“一旦事关利益,这世上便没有永远的敌人亦或是朋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今日是敌人,没准明日就是朋友了。”

“是,公子!”莫修羽笑容满面地应道,再次抱拳行礼,然后步履匆匆地出了雅座,脸上带着振奋。

他有一种感觉,这一次他们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悄悄地深入敌腹,应该会不虚此行!

萧奕倚在窗前看着外面,心中暗叹:又不能回去和臭丫头一起过年了……

想到南宫玥,萧奕不禁傻笑了起来。

不知道他的臭丫头现在正在做什么……

……

“呀。”

绣花针刺破了手指,南宫玥用帕子擦去了手指上的血珠。

南宫玥把绣到一半的荷包放到了针线篓子里,无趣地倚在美人榻上。

“咪呜——”

突然一阵轻柔的猫叫声从外室传来,南宫玥随意地叫了一声:“小白!”

“喵呜!”

跟着是一阵挑帘的声音,南宫玥坐起身来循声看去,却见百合和画眉走了进来,猫小白紧跟在画眉脚边打转,着急地叫着:“喵呜!喵呜!”

百合对着南宫玥福了福身,然后指了指画眉手中的那一团毛球,愤愤地告状道:“世子妃,小白去外面偷偷带了只小猫回来……”

南宫玥定睛一看,才发现画眉手中捧了一团黄色的狸花猫,看样子肯定不足两个月大。

“咪呜——”小奶猫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原来南宫玥之前听到的第一声猫叫是它发出来的。

画眉笑嘻嘻地说道:“这一个月来,小白吃得特别多,奴婢和百合姐姐起初还以为它是有猫宝宝了呢,可是既不见它胖,也不见它肚子大……谁想它是偷偷在厨房后边的柴房里养了这只小奶猫。”

“喵呜!”小白还在愤愤地绕着画眉叫,仿佛在说,快还给我!

百合在一旁看着直摇头,这年头的世道是怎么了。世子妃小小年纪,就养起了萧大姑娘这么大的女儿,连猫都有学有样,自己偷偷捡个娃就养起来了!

这是有其主必有其猫吗?

一瞬间,南宫玥倒和百合想到一会儿去了,脑海中想起了萧奕以前捡了小白却丢给她的那一个夜晚,脸上笑意更浓,道:“既然小白喜欢,就让它养着吧。反正府里也不差口饭吃。”

百合却是眼珠一转,故意道:“世子妃,奴婢看还是应该罚一罚小白才是,否则它天天往府里带猫,那王府岂不是成了猫园了?”

“喵呜!”小白似乎听明白了,转头又对着百合叫了起来,看得南宫玥和画眉不由笑出声来。

画眉又道:“那奴婢先去把这只小奶猫清理一下……”万一它长了跳蚤,那可就不妙了!

“世子妃。”

说笑间,百卉掀起帘子进来,福了福说道:“前院递来了消息。”

画眉一听南宫玥这里有正事,忙识趣地退下了,小白急切地跟了上去,“喵喵”的叫个不休。

南宫玥眉梢一挑。

自打在摆衣在云城长公主府里小产以来,南宫玥总觉得以摆衣的为人和处事,这件事情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妻妾争宠”这么简单,回府后就命朱兴着人去查了。

南宫玥微微颌首,问道:“朱管家怎么说?”

“朱管家说三皇子府里很平静。”

“平静?”南宫玥的眸中露出一丝兴味,“你慢慢说。”

百卉应了一声,继续说道:“朱管家说,三皇子当日回去后,就与白侧妃吵了一架,他们似乎吵得很凶,府里已是人尽皆知了。而自那以后,三皇子就再没去过白侧妃的院子,而是日日往水漓院去。”她顿了顿,补充道,“水漓院就是摆衣侧妃的院子。府里的下人们都说白侧妃失宠了。但是白侧妃则一直很安静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闭门不出。所以,三皇子府里大体上非常平静。”

南宫玥继续问道:“那三皇子妃呢?”

“三皇子妃很是贤惠,每日都会请太医来给摆衣侧妃请脉,各种补品也流水一样送进水漓院,并嘱咐摆衣侧妃好生调养身子,孩子日后总会有的。水漓院的下人们私下里都说府里的风向变了。”

南宫玥思索了片刻,忽而又问道:“摆衣侧妃这些日子又做过什么?”

“在水漓院里坐着小月子,没什么异常。”百卉说道,“……唯有昨日给百越使臣递了封家书,让他们帮着带回去给娘家的母亲。”

“信?”南宫玥眉眼一挑,“只是家信?”

“据说是家信,咱们在三皇子府里的探子没能看到信的内容……”

“信的内容不重要。”南宫玥神色微敛,说道,“昨日是摆衣滑胎的第二日,人应该还虚弱着,不好好休息,突然去写什么家书?……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百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世子妃您的意思?”

“让朱兴去盯着,使臣团近日有没有送信回百越。”南宫玥顿了顿,又补充道,“如果有的话,让人尽量截下来。”

百卉应声道:“是。”

南宫玥眉头微蹙,仔细回想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摆衣……若她所做的这一切并不单单是为了争宠,那就应该是与和谈有关。

萧奕和官语白对于和谈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萧奕现在不在王都,她绝不能让可能的变故去扯他的后腿。

南宫玥沉思了许久,开口道:“让人仔细盯着百越使臣,看看他们最近在做些什么……有任何异动都回来告诉我。”

百卉郑重地应了一声。

“还有……”南宫玥思忖道,“你去一趟安逸侯府,把摆衣侧妃的事,和这两日调查的情况尽数告诉官公子。”

“是。”

南宫玥挥了挥手,让她退下。

她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可能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希望只是她多疑了……

她心不在焉地翻着账本,不多时,百卉回来了,回禀道:“……公子让世子妃放心,他会留意的。”

南宫玥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官语白的智谋她远不能及,有他留意着,想必能够防范于未然。

“世子妃。”百卉见她有些心神不宁,故意开口转了她的注意力说道,“世子妃,今日庄子送来了野鸡和新鲜的鱼,还有一蒌子绿叶菜,奴婢让小厨房去准备了。”

这个时节,绿叶菜倒是罕见的很,就连王府里也很难采买到新鲜的。

南宫玥眼睛一亮,“……你去瞧瞧大姑娘在做什么,让她晚上过来陪我用膳。”

百卉抿唇笑道:“奴婢猜大姑娘一定正在看书。”

南宫玥也不禁笑了,霏姐儿对书的兴趣永远大于一切,也不知道她《左传》看得怎么样了……

正如主仆俩所料的,此时的萧霏正在自己屋里看书,看得自然是从南宫玥那儿借来的《左传》。

“大姑娘,”蓝嬷嬷进屋后,福了福身后劝道,“您也别总是看书,小心坏了眼睛。”说着,她随意地在萧霏手中的书本上瞟了一眼,却是略显惊讶。

《左传》第一卷。

这《左传》好像是昨日从世子妃那里借来的。

“大姑娘……”蓝嬷嬷又叫了一声,温声道,“先休息一会,喝点甜汤吧。”她缓步走到萧霏身旁,从身后的丫鬟手中的红木托盘上捧下一盅甜汤,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书案上。

萧霏仿佛这才回过神来,表情有些恍惚地放下了手中了书籍。

蓝嬷嬷不着痕迹地接过她手中的那本《左传》,替她合上,眼睛飞快地瞟过……

……郑伯克段于鄢。

这只瞥到了这六个字就让蓝嬷嬷心中一凛,她动作略显僵硬地合上书,放在了一旁。

蓝嬷嬷之所以能被王妃小方氏选中当萧霏的奶娘,并深受萧霏信任,也是有原因的,她本来也是书香门第出身,父亲是个秀才,还是她命不好,所嫁非人,丈夫是个没出息的,家中实在过不下去,才不得已只好来王府当了个奶娘。

蓝嬷嬷也是跟着父亲读过几年书的,这《左传》言简义深,她是不曾读过,但是这一篇《郑伯克段于鄢》实在是太过有名,说的便是郑庄公故意纵容其弟共叔段与其母武姜,让其弟日渐骄纵,野心膨胀,甚至欲夺兄长的国君之位,而郑庄公便以此为由讨伐了共叔段。

这段历史的重点便是“捧杀”!

小方氏捧杀世子萧奕的意图,这稍微长点心眼的人都是心知肚明,大概也只有萧霏这种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会以为她娘是真的疼爱萧奕……即便是世子萧奕小时候不懂,如今大了,怕是也懂了……

蓝嬷嬷眸色一沉,世子妃好端端地给萧霏看什么《左传》,难道说是想……

蓝嬷嬷越想越是心惊肉跳,俯首细细地端详着萧霏,只见她心不在焉地用勺子搅动着白瓷盅中的甜汤,显然是心不在焉。

这个世子妃真是好大的本事,竟然挑拨得大姑娘对王妃起了疑心!更何况自己这个奶娘呢?

恐怕只要世子妃一句话,自己就会……

蓝嬷嬷心中混乱不已,下意识地朝胸口摸了摸。这封信她已经备了几日了,只是一直下不了决心,看来不能再拖延了。

蓝嬷嬷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了那封信,道:“大姑娘,刚刚南疆那边来信了,是夫人的信。”

“夫人?”萧霏放下手中的勺子,神情有几分疑惑。

不过当她接过书信后,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原来是母亲写信来了。”

说着,她心中有一分苦涩,母亲被夺了诰命后,就不是王妃,而是萧夫人了。

萧霏脑海中不由又一次浮现那道圣旨,那上面的一字一句至今想来,仍是像千万根针一样刺痛她的眼……再想起刚才反复阅读的那篇《郑伯克段于鄢》,她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从小,她就知道母亲最疼爱的人不是她,不是二哥,而是大哥,无论大哥要什么,母亲都会给他;无论大哥犯了什么错,母亲都不会责罚他,甚至还会劝着父王不要打骂他……

她觉得大哥不成器,为母亲不值,可事实上这便是真相吗?

大嫂说:“……一切他人的言论,都远比不上你自己用眼睛去看,去体会。”

萧霏从前在南疆时也看过《左传》,当时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自打来了王都以后,她发现有些事情与自己所想的截然不同。当再看这一篇时,心不禁被触动了。

母亲……母亲她到底是不是在学郑庄公呢?

萧霏只觉得心中一阵抽痛,不敢想下去。

她定了定神,打开了那封信,才看了两行,便是神色一变。

蓝嬷嬷在一旁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连忙问:“大姑娘,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奶娘,是……是母亲病了,她要我赶快回南疆去。”萧霏的脸上既焦急又担忧,瞬间便忘了刚才的种种。

“什么,夫人病了?!”蓝嬷嬷亦是面露焦色地说道,“定是因为那明清寺里太过清苦所致,夫人一向养尊处优,哪里过得惯那种日子。大姑娘,依奴婢之见,我们还是快点回南疆去吧,夫人既然特意来信,一定是想念姑娘您了。等她见了您,病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奶娘说的是。”萧霏此刻一颗心都扑在了小方氏生病的事上,恨不得插翅飞回南疆,“我这就去找大嫂说一声,我们即刻回南疆……”

蓝嬷嬷眼中闪过一抹暗喜,却不动声色,吩咐桃夭和柏舟道:“你们赶紧收拾一下东西。”

“奶娘说的是。”萧霏心神不宁地又应了一句,披上斗篷后,就心急如焚地去了抚风院。蓝嬷嬷也快步跟了上去。

萧霏到抚风院的时候,南宫玥正让百卉吩咐丫鬟去叫她过来用晚膳,丫鬟还没有出门,她就来了。

一见到她,南宫玥便笑了,向她招招手道:“霏姐儿,你来得正好,今日庄子送了些新鲜的绿叶子菜,我正让人去唤你呢……”说着,她发现萧霏的面色不对,不禁问道,“霏姐儿,可是出了什么事?”

萧霏虽然心事重重,但还是先屈膝给南宫玥行了礼,这才说明了来意:“大嫂,我刚刚收到南疆的信,母亲重病,所以我想即刻启程回南疆。”

小方氏病了?生了什么病要千里迢迢地送信来把萧霏叫回去呢?南宫玥心中觉得有一丝怪异,还有,今日南疆来人了,为何没有人禀报自己?

她嫁过来也有一年多了,内宅早已理清,应该不会有人胆敢越过她偷偷传递消息的。

南宫玥询问地看了身旁的百合一眼,百合摇了摇头。

南宫玥不动声色地说道:“霏姐儿,既然母亲病了,你自是应当回去……不过霏姐儿,不知道母亲信上是怎么说的?到底母亲是得了什么病?”

萧霏怔了怔,摇头道:“母亲在信上没说得了什么病,只是说病了半个月不见好……”

南宫玥心里越发觉得怪异,以小方氏的为人,若是真是重病,为何不叫自己去南疆侍疾呢?

南宫玥想了想,又问道:“霏姐儿,南疆那边来送信的人现在在何处?我得好好问问他母亲的病情才行。”

“大嫂说的是,是我急糊涂了。”萧霏连连点头,看向了蓝嬷嬷,“奶娘,送信的人呢?”

信是蓝嬷嬷给的?南宫玥想到了什么,心中隐隐有数了。也难怪自己不知道南疆来人了……

蓝嬷嬷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但随即便神色恭敬地说道:“回世子妃、大姑娘,南疆那边没有来人,这封信是驿站那边送来的。”

萧霏脸上露出一丝讶色,但也没有多想。

南宫玥眼帘半垂,心里已经有七八分确定了。镇南王府可不是普通的人家,小方氏若是真急着见萧霏,不可能不派人过来王都接她!

这个蓝嬷嬷……

南宫玥微微眯眼,飞快地睃了蓝嬷嬷一样。蓝嬷嬷竟然伪造小方氏的书信想骗萧霏回南疆,这就有些过头了!

南宫玥沉吟片刻,心中已经有了计较,面上焦急地说道:“霏姐儿,母亲病重,我亦难心安。不如这样吧,我一会儿进宫一趟,向皇后陈情,随你一同回南疆探望母亲,为母亲侍疾才是。我懂些医术,也能为母亲瞧瞧。”

萧霏不由露出动容之色。大嫂与母亲不和之事人尽皆知,没想到母亲病重,大嫂还愿意不计前嫌随自己回去为母亲侍疾,大嫂果然不愧是名门闺秀,识大体,知孝义!

而蓝嬷嬷的脸色却是有点不大好看了。这件事本来只是镇南王府的家事,可若是南宫玥进宫与皇后一说,那意味就不同了。如果将来回南疆后,自己伪造小方氏书信被传扬开来,岂不是自己欺瞒了皇后?那可是大不敬啊!

南宫玥将蓝嬷嬷的神色变化都看在眼里,却是不动声色地又对萧霏道:“霏姐儿,那封信可否交与我?我一会儿进宫可以呈给皇后娘娘……”

要进宫将信呈给皇后娘娘?那岂不是成了铁证了?蓝嬷嬷急得额头渗满了细密的汗珠,心中不知所措。

眼看着萧霏就要把信交到了南宫玥手里,蓝嬷嬷再也忍不住了,脱口道:“不行!”

萧霏惊讶地看向蓝嬷嬷,却见对方的脸色不太好看,担忧地问道:“奶娘,你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适?”

蓝嬷嬷深吸一口气,连忙道:“大姑娘,奴婢没事。只是奴婢想着,夫人到底病情如何,尚且不知,奴婢以为还是不要惊动宫里为好……”说着,她看向了南宫玥,福身道,“世子妃,夫人写信来只是让大姑娘回去……”

“嬷嬷此言差矣。”南宫玥一本正经地打断了蓝嬷嬷,“母亲病了,我身为儿媳岂能置身事外!”她接过了萧霏手中的信,“待我换身衣裳后即刻进宫……”

“不,不能进宫,不……”蓝嬷嬷急忙又道。

南宫玥一脸正色地看向了蓝嬷嬷,目光中透着锐利:“敢问蓝嬷嬷为何不能?”

蓝嬷嬷脸色发白,支支吾吾,却是一时说不出话来。

南宫玥也不催促,只是这么一霎不霎地看着她。

萧霏虽然单纯,却也不是傻子,见状,哪里还不知道蓝嬷嬷在隐瞒些什么。她眉头微蹙,肃然道:“奶娘,你知道我的性子,我生平最讨厌别人骗我!”

蓝嬷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萧霏眉宇紧锁,细细将这事从头到尾思考了一遍,也发现不对之处。母亲病重,父王必定会派人来接自己回南疆,又怎么会只是通过驿站送一封信如此草率!

“大嫂,”萧霏对着南宫玥伸出了手,若有所思,“我想再看看那封信。”

南宫玥自然是从善如流。

这一次,萧霏只是一眼便看出了不对。

关心则乱,若非是信任蓝嬷嬷,若非是担心母亲,萧霏早就该看出不对的。

这封信的笔迹虽然模仿得还算不错,却绝对不是母亲所书!

那又会是谁模仿母亲的笔迹送了这封信给自己呢?

萧霏目露失望地看向了蓝嬷嬷,眼中透出不敢置信……

------题外话------

姑娘们手中要是有月票的话不要忘了我!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