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僭越/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霏缓缓说道:“奶娘,你可有什么话对我说?”顿了顿后,她又道,“或者,还需要我请驿站的人过来王府一趟?”说到最后,她的语调中已经是透着几分锐利,那副不怒而威的样子倒是有了几分南宫玥的架势。

蓝嬷嬷觉得有些心惊,在面对萧霏的时候,她从未有过这样的胆怯。

蓝嬷嬷干燥发白的嘴唇动了动,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句:“大姑娘,奴婢只是……只是想您早点回南疆……”

虽然心中有数,但是当蓝嬷嬷承认的时候,萧霏还是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当众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瞳孔一缩,目露失望。

她一直那么相信蓝嬷嬷,对她,甚至比对自己的母亲还要亲近,由着她安排自己的一切,可是她又是如何回报自己的信任?

萧霏深吸一口气,一眨不眨地看着蓝嬷嬷,道:“奶娘,我说过,我暂时不想回南疆……”

蓝嬷嬷心中惶恐,急急地说道:“大姑娘,奴婢是为您好啊!”说着,她飞快地睃了萧霏身旁的南宫玥一眼。

为她好?!一瞬间,萧霏心寒无比,几乎觉得不认识自己的奶娘了。

萧霏的脑海中不由浮现了那一碗被厨房擅自换成官燕的燕窝。

是不是自己的那一碗“血燕”,早就被奶娘自作主张地换成了“官燕”?!

而自己却像是睁眼瞎似的沉浸在书本中,一日日、一次次地把奶娘的心给养大了,以致奶娘竟然敢伪造母亲的书信就为了骗自己回南疆?

萧霏闭了闭眼,耳边又回荡起了那一日大嫂谆谆告诫她的陪房要做事谨慎小心,做阖府的表率。是啊!连自己最信任的蓝嬷嬷都没有规矩……其他的下人如何不会有学有样!

萧霏顿悟了,她目光清冷地看着蓝嬷嬷,道:“奶娘,欺骗我便是为我好?你是我的奶娘,我敬重你,相信你,却不代表你可以仗着我的信任欺骗我!若是我屋子里的人个个都以奶娘你为表率,自觉为我好,就骗着我,瞒着我,那我岂不是就成了任由你们操控的傀儡木偶?!”

萧霏还没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蓝嬷嬷浑身一颤,脱口道:“那些贱婢怎么敢!”

萧霏却是更失望了,摇头道:“可是奶娘你却敢!”

敢欺骗她,隐瞒她,摆布她!

萧霏眼神中露出一抹疏离,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奶娘,你僭越了!”浑身不自觉地发出一股锐气,不怒自威。

蓝嬷嬷只觉得脚下一软,下意识地跪了下去,嗫嚅道:“大姑娘,奴婢……奴婢……”

萧霏此刻心中一片清明,不容置疑地说道:“奶娘,你回南疆吧。”

“大姑娘?!”

萧霏平静地说道:“奶娘,我念着你奶过我一场的情份,日后也必会为你养老送终,所以,你回南疆吧。”

萧霏所言已经很明确了,若是蓝嬷嬷能够守着本份,便能在府里安度晚年,可若是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她也不会再顾及情份。

蓝嬷嬷自然也听明白了,心里一阵发慌。

她是萧霏的奶娘,在王府里素来地位超然,尤其在萧霏的院子里,更是向来说一不二,就连萧霏都极少会逆了自己意思。若是她现在就这么被赶回南疆,那往后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而且,她怎么能放心让大姑娘独自留在王都。

“大姑娘。”蓝嬷嬷放低的姿态,恳切地说道,“奴婢错了……您就原谅奴婢这一次吧。”

“大嫂。”萧霏向着南宫玥福了一礼,说道,“请大嫂帮我安排几个护卫,把蓝嬷嬷送回南疆。”

“大姑娘?!”蓝嬷嬷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几乎不敢相信她所做的决定。

大姑娘怎么变成了这样?这样的冷酷无情……

萧霏平静地说道:“我意已决。”

南宫玥始终没有开口,一直看着她,此刻含笑着点了点头。萧霏虽然单纯天真,但脑子并不糊涂,只是从小没有被好好教导。南宫玥只觉得有些可笑,小方氏心太大,想要“捧杀”养歪萧奕,却没有好好去教养自己的一双儿女。

所幸,萧霏年纪还小,心性也还不错,自己就辛苦些吧。

南宫玥向着百卉使了个眼色,百卉立刻上前,向着蓝嬷嬷说道:“蓝嬷嬷,奴婢领您出去。”

蓝嬷嬷恶狠狠地瞪向南宫玥,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在姑娘面前挑拨离间,否则自己一手带大的姑娘怎么会这么对自己。

大姑娘心思单纯,自己不在她身边,如何能防得住这等奸滑之人!

蓝嬷嬷眼泪直流,恳切地说道:“您可要听奴婢一言,千万不要被世子妃蒙蔽了。世子妃她不安好心……”

百卉手上用力,捏住了蓝嬷嬷手腕的穴位,蓝嬷嬷一阵疼痛难当,未说出口的话被堵在了喉间,只能发出一阵闷哼,便被百卉使力拖了出去。

萧霏脸上一阵尴尬,看向南宫玥说道:“大嫂,奶娘她……”

南宫玥向她招了招手,说道:“你可知道你错在了哪里?”

萧霏愣了愣,见南宫玥面容温和,含笑的望着自己,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太大意了,没想到奶娘会伪造信。”

南宫玥挑了挑眉梢,问道:“是这样吗?”

萧霏眨眨眼睛,不解地望着她。

南宫玥引导着她问道:“蓝嬷嬷因何会这样大胆呢?”

萧霏低下头,失落地说道:“是我没能管好院子的人。”

南宫玥声音轻缓地说道:“霏姐儿,你是王府里的大姑娘,是主子,御下之道在于恩威并施,奖惩分明,更要有识人之明,却不需要事无巨细地亲力亲为……就像你那天说的,若是出了什么事,下头每个人都越过总管事来找我,那我每天都忙着应付这些人,哪有时间看书啊?”

萧霏似懂非懂,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教过她这些。

母亲只说她是王府的大姑娘,身份高贵,下边的琐事自有奴婢给她做,她只需要学好琴棋书画,做一名大家闺秀就成了。

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南宫玥笑了,拉着她坐下,说道:“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你大哥估计是赶不回来了,我有些忙不过来,霏姐儿,你来帮帮我可好?”

萧霏眼睛亮了,点点头应道:“大嫂,我会认真学的。”

大嫂说得对,她是镇南王府的大姑娘,虽然出身荣华,但正是因为享着尊荣,也必须承担起该尽的责任。整日沉浸在书中确实清高,可是,书中的道理并不是读书百遍就真得能够其意自现的。

说是过年忙不过来,倒也并非只是南宫玥的场面话。

这是南宫玥嫁进镇南王府的第二个新年,各种繁杂的事一股脑儿的堆在她面前,还真是有些手忙脚乱。光是给各府备礼就很花精力,就算有几个丫鬟帮忙,可丫鬟们毕竟见识有限,对每个府的礼单都要拿捏住相应的分寸,不能轻也不能重,这是丫鬟们很难办妥的。再加上又有许多的账册陆陆续续的送到王府,南宫玥已经恨不得多长出一双手了。

南宫玥把一些简单的杂事分给了萧霏,让百卉帮着,自己则赶紧对起了账本。

等对完账本,她还得在过年前亲自见见新来的管事们。

这一年填补进去的亏空不少,但从账面上来看,来年的情况应该会好许多。

在忙碌中,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五。

近来,百越与大裕的和谈陷入僵局,只不过,与百越急切的想把大皇子带回去的心思不同,官语白一直都是不急不缓,他虽不像萧奕这般肆意傲慢让人厌恶,但那悠然自若,仿佛任何事都了然于心的态度依然让百越使臣恨得有些牙痒痒,偏偏又拿他没办法。

百越已经被官语白逼得同意了更多的条件,可是官语白却依然没有罢休,最终百越退无可退,官语白偏偏一点儿也不着急,于是近半个月来,两方便僵持着。

皇帝曾将官语白宣入了宫中一趟,约莫半个时辰后,他才从御书房走出来,紧接着,便是流水般的赏赐进了安逸侯府,清晰的表明了皇帝的态度。

百越使臣在心底暗暗叫苦,他们已经在王都待了大半年了,阿答赤更是担心百越国中的情况,没有了大皇子坐镇,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

每月的初一、十五,皇帝特别恩典百越使臣可以去探望大皇子奎琅。

于是天才刚亮,阿答赤便进了刑部大牢,一直到正午时分才从里面出来。

他回了一趟五夷馆后便又去了三皇子府,说是给还卧床的摆衣侧妃送些百越的家乡点心,以宽慰她的思乡之情。

而在点心送进三皇子府的第二日,南宫玥就得了禀报,当时她正在为进宫做准备,一边由着百合替自己梳妆,一边问道:“然后呢?”

“阿答赤没有进府,点心则直接进了水漓院,摆衣侧妃见到点心的时候喜极而泣,说是很久没有吃到家乡点心了,还特意让丫鬟带了一盒去前院给三皇子。”百卉一一回禀道,“三皇子本在前院的书房,尝到了点心后,立刻就去了水漓院,一直到天黑也没有出来。”

说到这里,百卉有些好笑地说道:“下人们都说摆衣侧妃的一番真情感动了三皇子,这次是苦尽甘来,得了三皇子殿下的宠,恐怕很快就又要有身孕了。三皇子妃表面看来并没有因此而嫉妒,依然好生好气的命人照顾摆衣侧妃,很是贤良。至于白侧妃,这几日来都闭院不出,三皇子曾去见过她两次,但白侧妃都没有让他进门,后来三皇子便不去了。”

白慕筱与韩凌赋的爱恨情仇,南宫玥并不关注,她此刻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了另一件事上,就听她问道:“百越使臣近日可有送信回百越?”

百卉摇摇头,说道:“并无。”

南宫玥拿着梳妆台上脂膏,在手上把玩着说道:“这么说来,那封家书应该并非只是家书而已……”

百卉束手而立,没有去打扰她的思考。

南宫玥微微垂眸,思索了片刻后,喃喃自语道,“……百越使臣刚刚才探望过奎琅,就急急忙忙的去了三皇子府,单单只是为了送个点心,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再加上,前些日子,摆衣曾借着家书之名向使臣递了信。莫非……”她眸光一闪,脱口而出道,“三皇子和百越之间有了某种约定?”

百合正给她梳头的手一顿,难以置信道:“不会吧?”百越乃是敌国,而三皇子是大裕的皇子,他私下与敌国勾结,那岂不就是……叛国?

三皇子竟有如此大的胆子?!

南宫玥沉默着,以韩凌赋的心性,到了如今的地步,恐怕确实会想要放手一搏。再加上若是有摆衣从中撺掇一二的,他会与百越结盟,也并非不可能的。

南宫玥沉吟片刻,问道:“那边的事,官公子可知道了?”

百卉应道:“朱管家已经命人递去公子那里了。”

南宫玥点点头,说道:“继续盯着。……”

若是两方真结了盟,百越的条件很可能就是换回奎琅,不知道韩凌赋会用什么来做成此事……如今的他可已经不是当日那备受皇帝宠信,深得朝臣推崇的三皇子了。

韩凌赋会怎么做呢……

思忖间,叩门声响,只听到鹊儿在外面禀报道:“世子妃,南宫府的三夫人和四夫人来了。”

黄氏和顾氏?!

南宫玥回过神来,脸上是掩不住的讶异。

自己嫁到镇南王府后,黄氏和顾氏还是第一次来访,而且也没事先递个消息,来得这么急是为了什么呢?

无事不登三宝殿。

南宫玥心中浮现了七个字。

因南宫玥一会儿还要进宫,百卉询问道:“世子妃,您可要一见?”

南宫玥想了想,说道:“先让朱轮车备着,我去瞧瞧有什么事。要是一会儿霏姐儿来了,你就陪她在我小书房里坐坐。”她抿唇一笑说道,“你可得小心着,别让她看到我书架上的孤本,要不然,等下可就真进不了宫了。”

萧霏一头栽进书里后,可是谁也叫不回来的。

百卉也跟着笑了,应道:“是,世子妃。”

百合很快就替她梳好了头,南宫玥整了整衣裳,起身出去。

不多时,黄氏和顾氏就被迎了进来,待彼此见过礼坐定后,丫鬟上了热茶和点心。

南宫玥在主位坐下,也没急着问二人为何到访,闲适地与二人说着闲话:“三婶婶、四婶婶来得巧了,昨日我那皇庄正好送了些柑橘过来,甜得很。三婶母和四婶母可一定要尝尝,若是喜欢,就带几筐回去。”

自己这趟来客不是为了吃几个柑橘。黄氏心中不耐,但是想着自己有求于人,还是耐心地听南宫玥说完,意思意思地吃了一片柑橘,又赞了一句,然后迫不及待地说道:“三姑奶奶,我和你四婶这次过来,是为了你四妹妹的事……”说着,她眼眶一红,拿起一块帕子装模作样地擦了擦眼角。

顾氏在一旁露出局促之色,她是被黄氏拉来做陪客的。

果然如此!南宫玥配合地问道:“三婶婶,不知道四妹妹出了什么事?”

黄氏放下帕子,理了理思绪,道:“三姑奶奶,昨儿我陪你四妹妹去伽蓝寺上香,正走着那台阶,谁知道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只野猫来,吓了你四妹妹一跳,脚下一个落空……”

黄氏哽咽了一下,眼眶中泪光闪烁。

“那四妹妹如何了?”南宫玥低呼了一声,心里却是不急,知道其中必有文章。若是南宫琳真的出了什么攸关性命的事,不用等今日黄氏过来,恐怕南宫府早就命人递来消息了。

黄氏又拭了拭泪,继续说:“幸好广平侯府的程络公子陪着长姐去上香,他及时仗义出手扶助了你四妹妹,只是,只是……”黄氏露出为难之色,顿了顿后,才道,“只是四妹妹众目睽睽下坠入一个大男人的怀中,这以后还如何谈婚论嫁啊!”

顾氏半垂眼眸,想起昨日这事传回南宫府后,把苏氏气得差点没晕过去。苏氏又不是傻的,如何不知道黄氏母女在玩什么花样,拍案而起地骂她们母女俩都不要脸,玷污了南宫府的门楣,还说以后再也不会管南宫琳的婚事了。

南宫玥眉梢微挑,心中满是惊讶。她早就从母亲林氏口中听说过黄氏觊觎广平侯府的这门亲事,在南宫府里也闹了好几回了。没想到她竟然敢付诸行动。这一系列的事可不简单,一来要查清程络的行踪,二来更要调查清楚此人的性格,才能保证他会出手相救,而非赔了夫人又折兵!

但无论如何,南宫琳差点从石阶上摔下,总是有风险的。她们母女俩为了这一门亲事也算是拼了!

黄氏本来希望南宫玥能主动接话,可是见她久久不语,只能又道:“三姑奶奶,昨儿那个意外后,广平侯府到现在还没个回应,你四妹妹已经整整哭了一夜了。三姑奶奶,你和你四妹妹虽然以前有些龃龉,可总归是姐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黄氏本来是希望苏氏能上广平侯府为南宫琳提亲,偏偏她跪了半天,苏氏完全不理会她。她实在是无奈,只好求到了南宫玥这里,想着只要南宫玥肯出马,这件事十有八九就能成。

黄氏定了定神,看向了顾氏,“四弟妹,你说是不是?”

“三嫂说的是。”顾氏低低地应了一句,她自认她人微言轻,心里只能庆幸自己的女儿还小,还远不到说亲的年纪……但这事总归要有个了结,否则毕竟于南宫府的姑娘名声有瑕。

看顾氏有气无力的样子,黄氏心中不悦,可偏偏她能拉来说项的也只有顾氏这个闷葫芦。

“三姑奶奶,你就帮帮你四妹妹吧,否则她可就没有活路了!”黄氏又道。

南宫玥心中有些复杂,她本来也觉得程络的性子太活太浮躁,以南宫琰的性子怕是镇不住这个程络。果然,大伯父也是这般考虑的,前两日娘还特意命人来了一趟告诉她说大伯父已经准备要回了这门亲事了。没想到,亲事还没来得及回,黄氏和南宫琳倒是上赶着凑上去了。

还真是为了搏一门好亲事,也不嫌丢人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程络的长姐不可能不告诉广平侯夫人,南宫府的姑娘做出这等轻浮的举动,广平侯夫人还想不想和南宫府结亲都不好说……

南宫玥不由暗暗叹气。

黄氏有一句话说对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个家族里的姐妹,一个姑娘犯了错,丢了丑,被连累的还有她姐妹们的名声。

对于南宫玥和南宫琤这些出嫁女,影响倒也不大,所以最后倒霉的还是无辜的南宫琰,她的婚事本就一波三折,现在还弄出了这样的事,实在是祸不单行。

南宫玥眉头微皱,忽然站起了身。

南宫玥站起了身,黄氏顿时面露喜色,以为南宫玥愿意为南宫琳出头了,谁知却听她不疾不徐地说道:“三婶婶,侄女一个出嫁女,有些事也不便替娘家擅自作主。四妹妹的婚事自有祖母看顾着,出了这等事,您该与去祖母商议应如何是好,而不是过来寻侄女。”

此事事关南宫家的名声,南宫玥必须得管。但是,黄氏和南宫琳就是仗着这一点才会胡乱行事,她们应当想的是不管怎么样都会有南宫家来替她们收拾烂摊子,她偏不让她们如愿。

哪怕最后要管,也得让黄氏和南宫琳急上一急才行。

否则她们永远也不会得了教训,南宫家的名声不容她们一丝玷污。

南宫玥脸色微沉,逐客道:“三婶婶,四婶婶……请回吧。”

黄氏先是面色一沉,差点就想翻脸,可是转瞬立刻想到如今是她求着人的时候,若是得罪了南宫玥,恐怕这件事就更不好办了。

黄氏用帕子按了按眼角,哽咽着说道:“三姑奶奶,您可不能就这么坐视不理啊,琳姐儿她……”

南宫玥端起了茶,说道:“侄女正准备进宫,时候也不早了,就暂且失陪了。”

她抿了一口茶,放下茶盅便站起身来,百合见状,走到顾氏和黄氏面前,说道:“三夫人,四夫人,请。”

黄氏紧紧捏住帕子,盯着南宫玥看了一会儿,猛地一甩帕子,转身走了出去。

“鹊儿。”南宫玥唤了一声,说道,“你回去一趟南宫府,告诉我娘,我过两日就回去,在这之前,先晾着三婶母女,随她们闹去。”她顿了顿,又道,“你再去趟大姐姐那里,三婶求我不成,恐怕会去寻大姐姐,大姐姐性子虽好,可到底怀了身孕,这种污糟事就让她别操心了,我自有主意。”

“是。世子妃。”鹊儿应声退下,立刻去办了。

南宫玥揉了揉额头,不多时,送走了黄氏和顾氏的百合前来回禀说“朱轮车已经备好”,南宫玥叫上已经在小书房待着的萧霏,两人一同进宫去了。

今日进宫是因着皇帝的口喻。

就在几日前,皇帝新得了一批贡马,这马的品相极佳,皇帝一时兴起,就宣了一些亲近的子侄进宫,大方的表示让他们自个儿挑马,南宫玥也得了这份恩典,皇帝本来没想起萧霏,还是皇后提了一句说,镇南王府的大姑娘也在王都,便干脆一起赐了。

萧霏虽喜读书,但既然出生边疆,自然也是会马的,只不过骑术比较一般而已。

两人直接便到了凤鸾宫,此时,原玉怡和傅云雁都已经来了,正在陪皇后闲话,不光是她们俩,就连二皇子和三皇子妃也到了。

一见南宫玥进来,三皇子妃便转头看向了她,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得意和挑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