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惊马/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崔燕燕的神色完全没有躲过南宫玥的眼睛,她只觉有些可笑,不过,三皇子一家的爱恨情仇与她并无关系,她也懒得多管,目不斜视地和萧霏一起走到了皇后面前,屈膝行礼。

皇后笑吟吟地说了一声,“免礼。”

待与两位皇子妃相互见过礼后,崔燕燕抢在二皇子妃前亲切地对着南宫玥道,“没想到今日世子妃也来了。真是可惜了。”她叹了口气道,“筱儿妹妹这些天身子不适,没能一起进宫来,否则你们表姐妹还可以叙叙姐妹情。”说着,她在皇后看不到的角度对着南宫玥露出一抹嘲讽。

自打摆衣小产后,崔燕燕也曾怨过气过,她什么也没做,却无端端被人疑心对摆衣下了狠手……没想到的是摆衣借着这个机会得到了韩凌赋的怜惜。自那一日后,韩凌赋再也没去过白慕筱那里过夜,而白慕筱一直“病”到了现在,每一日都把自己锁在星辉院里。

只要一想到白慕筱竟然失宠了,崔燕燕便觉得自己一时的委屈和隐忍都是值得的。

“三皇子妃说的是,既然身子不适,就该好好在府里养着才是。”南宫玥一脸赞同地颔首,“不顾身子随处乱走,那不是给别人添乱吗?”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崔燕燕。

崔燕燕气得一口气梗在胸口,南宫玥这一语双关的是什么意思?讽刺摆衣有孕,自己还带她去公主府做客,给云城长公主添乱吗?

在场的二皇子妃、原玉怡她们那一日也在场,自然也明白南宫玥在暗指什么,心里都是暗暗好笑。就连皇后也不禁摇头,暗道:真是上不了台面,就跟三皇子一个德性。

南宫玥也不再理会崔燕燕,带着萧霏坐到了原玉怡和傅云雁的身旁。

“阿玥,”傅云雁难耐兴奋地说道,“听说这批贡马来自西域,匹匹都是难得的良驹。”这爱马之人都知道一句话“西南夷自古出良马”。

原玉怡在一旁摇头叹气道:“为着这匹贡马,六娘昨晚大半宿都没睡着。”

皇后当然也听到了两人的话,忍俊不禁道:“六娘,那待会你可都要好好挑一匹。”

“那是自然。”傅云雁理所当然地应道。

话语间,三公主和大皇子妃也过来给皇后请安,之后又有几个王公贵胄家的女眷陆陆续续地来了。

不一会儿,皇帝便派人来传讯,于是众人起身一起去了皇宫西北角的马场。

平日里人烟稀少的马场今日是热闹极了,皇帝和几位皇子以及众位公子都已经到了。马场边搭起了一个巨大的明黄色帐子,皇帝就坐在帐子中的龙座上。

皇后带着一众女眷给皇帝行过礼后,便在皇帝身旁的凤座上坐下。

皇帝一声令下,一干內侍就把那几十匹的贡马拉进了马场,红马、白马、黑马,不论是纯色的还是杂色的,每匹马都高大矫健,皮毛发亮,任谁一看都知道是上等的好马。

这次皇帝是大手笔的赐了马,这匹匹都是好马,不但是那些亲近的子侄,王都里还有不少他瞧得上眼的子弟们全都有份,就连南宫昕也被召来挑马。

远远地,一见南宫玥和傅云雁,南宫昕便笑着挥手打招呼:“妹妹,六娘。”

“阿昕!”傅云雁迫不及待地加快脚步走上前去,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相比较下,走得不疾不徐的南宫玥就显得沉稳了许多。

一旁的皇帝、皇后也注意到了,眼中染上一丝笑意,傅云雁和南宫玥一个动,一个静,没想到还特别处得来,最后还成了姑嫂。有时候还是不得不感慨这还真是缘分!

见南宫昕和傅云雁两人说得正欢,皇后掩嘴笑道:“皇上,六娘和阿昕可真是郎才女貌,表弟媳心里怕是欢喜死了。”皇后口中的表弟媳指的当然是傅大夫人。

皇帝眼中笑意更浓,“等他们俩办喜事的时候,朕和皇后也要去找皇姑母讨杯喜酒喝才是。”

皇后自然是忙不迭应诺。

说话间,几位皇子率先挑好了各自的马,然后便是几位公主和皇子妃挑选,那之后,才轮到其他人。

几位皇子先各自挑了马后,然后是几位公主和皇子妃,那之后,才轮到其他人。

几十匹健壮的马儿一溜地排在马场中,那些公子哥都自顾自地挑起马来,而几个姑娘却是看得眼花缭乱,根本不知道该挑哪匹好。

原玉怡忍不住叹道:“我看着怎么除了颜色不同外,每匹马都差不多啊。”

傅云雁言之有理的说道:“怡表姐,这些马儿怎么会一样呢!明明这一匹的骨骼细些,四肢长而有力;那一匹虽然矮了些,但肌肉强健,反应灵敏;还有还有,那边的一匹眼睛比其它的马大,所谓眼大就心大,心大的马勇猛不易受惊……”

傅云雁说得滔滔不绝,一旁的南宫玥、原玉怡和韩绮霞听得似懂非懂,倒是萧霏若有所思地念道:“相马之法:先相头耳,耳如撇竹,眼如鸟目,麞脊、麟腹、虎胸,尾如垂帚……”

傅云雁听着眼睛一亮,笑吟吟地问道:“阿霏,你也懂相马之道?”

阿霏?萧霏被这亲昵的称呼弄得有些局促,不由多看了傅云雁一眼,还没有人这么叫过自己……但感觉还不错。

萧霏脸上露出一丝腼腆,解释道:“我只是读过《太白阴经》而已,其中卷三的第三十二篇说得就是相马,但是书上说的和实际看起来果然还是有差异的……”她扫了一眼跟前的几匹马,“比如说,如何才是耳如撇竹呢?”

“来来来!”傅云雁一把拉起萧霏,指着其中一批马的耳朵跟她细细说了起来,萧霏听得连连点头,不断的与看过的书中内容相印证。

其他人却是一头雾水,全然有听没有懂。

原玉怡干脆就两手一摊,叹道:“六娘,干脆你和霏妹妹替我选一匹如何?”

“好啊。”傅云雁一口答应,眼珠滴溜溜地一转,笑眯眯地说,“怡表姐你胆子小,选那匹眼大的就对了。”

又开她玩笑!原玉怡没好气地瞪了傅云雁一眼,但还是依言选了那匹大眼的枣红色马儿。

南宫玥和韩绮霞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忍俊不禁。她们俩也不懂相马,而且对这个一点兴趣也没有,干脆都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傅云雁,也让傅云雁有机会给萧霏上一堂相马课……

花了近一炷香时间,姑娘们的马总算是都挑好了。见傅云雁最后为她自己挑选了一匹白马,众人都有些讶异。

那是一匹温顺的母马,虽然是一匹好马,却显然不符合傅云雁的喜好。与一般的女子不同,傅云雁一向喜欢高大矫健的马儿,享受策马驰骋的愉悦。

傅云雁耸了耸肩道:“这匹马我不是为自己挑的……”

她这么一说,众女都是恍然大悟地朝不远处的南宫昕看去,目露戏谑之色,谁知道傅云雁摇了摇头说:“不是给阿昕的,是给毓表哥的。我有阿昕送我的汗血宝马就够了,正好毓表哥刚学会骑马,还缺一匹温顺的好马。你们说这是不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居然正好碰上皇帝赏马!

傅云雁正想招呼众人去试马,但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着卖弄道:“说到我毓表哥……怡表姐,阿玥,霞表妹,你猜明日谁会去我们府上做客?……给你们一个提示,是我最崇拜的那一位哦!”

南宫玥还没想到,原玉怡已经是脱口而出:“不会是安逸侯吧?”傅云雁最崇拜的人除掉咏阳以外,排在第一位的大概就是安逸侯。

“就是安逸侯。”傅云雁说着一双眼眸是闪闪发亮,“我毓表哥不是最近在理藩院领了一个理藩院主事的差事吗?所以这段时间他都在跟着安逸侯做事。”说着,傅云雁脸上露出一丝艳羡,“前两日,表哥跟祖母说,安逸侯在为人处事上指点了他不少,问祖母该如何以表感激。祖母就提议请安逸侯过府做客……官少将军竟然要来我家做客了!我今晚肯定要乐得睡不着觉了。”

她说得兴奋,几位姑娘听了却是暗暗心里叹气,这是订了亲的姑娘该说的话吗?

众人都是同情地看了南宫昕一眼,又对上了南宫玥笑意盈盈的眼眸,这幸好傅云雁的未来相公和未来小姑心都够大啊!

这时,溜了一圈马的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正巧回来了。

大皇子跳下马来,笑着对皇帝道:“父皇,儿臣和二皇弟、三皇弟刚刚在说着要比一比相马。”

皇帝闻言露出一丝兴味,问道:“你们打算如何比?”

大皇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道:“那自然是谁的马儿跑得快,那便是相马的能力最好。”说着他朝二皇子看去,挑衅道,“二皇弟,你觉得如何?”

二皇子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既然大皇兄有兴致,我们比比又如何?”他语气中也透着一分锐气。

韩凌赋跟着笑道:“那也算小弟一个,小弟就陪两位兄长一起热闹一下。”

皇帝笑着抚掌道:“好!今日朕倒要看看几位皇儿谁是伯乐!”

皇帝一说“伯乐”,又引来三位皇子心中的几番猜想,毕竟伯乐不止是指会相马之人,也是赞人慧眼识英雄。

大皇子和二皇子之间可说是剑拔弩张、火花四射,这自然瞒不过旁观者的眼睛,南宫玥疑惑地眨了眨眼,莫不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似乎是看出了南宫玥心中的疑惑,原玉怡在一旁解释道:“玥儿,你是不是还不知道?二皇子妃有喜了!”

南宫玥怔了怔,了然地朝大皇子和二皇子扫了一眼。虽然之前三皇子侧妃摆衣也曾有过身孕,但一来不过是庶子,二来嘛,这个孩子有着一半百越的血脉,将来自然成不了气候。但二皇子妃就不同了,她是正室,若是产下皇孙,那可是二皇子的嫡长子,分量自然不言而喻。

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虽然现在朝堂上五皇子身为嫡子暂时略占优势,可是一旦二皇子有了嫡子,而且还是长孙,恐怕就连皇帝也会多正视其一分,没准还因此有了和五皇子比肩的能力。

原玉怡想到了什么,招了招手,示意姑娘们都凑过来,压低声音在她们的耳边又道:“听说大皇子这些日子着急得很,一连纳了好几个妾过府。我娘说简直没有半点规矩。”

说着,原玉怡的神色中露出几分不屑。在她看来,皇子对那至尊之位有意图那是理所当然,但是不想着在皇帝面前表现自己,却惦记着用根本还没见影的皇孙去讨好皇帝就有些本末倒置。

而且嫡孙和庶孙又岂能相提并论。

几位皇子要赛马的消息一眨眼就传遍了整个马场,也把周围的人都吸引了过来,除了南宫玥她们,五皇子、三公主,还有其他府的公子姑娘们也都过来观看、助兴。

三位皇子分别牵着一匹马来到了起跑线上,大皇子突然停了下来,视线停在了不远处的五皇子身上,含笑邀请道:“五皇弟,不如你也与我们玩一玩如何?今日难得这么热闹。”

五皇子才不满十一岁,与几位成年的皇兄年龄相差了好几岁,平日里自然是玩不到一块去的,只是如今皇帝日益看重五皇子,甚至连今年避暑的时候还让五皇子监国,也让三位成年的皇子不得不把这个年幼的皇弟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大皇子这一个邀请也带有几分宣战的意味。

五皇子微微一笑,拱手道:“既然大皇兄有如此兴致,那小弟就奉陪便是。”五皇子笑得斯文,眼神清澈,毫无一丝争胜之心。

大皇子轻蔑地看了五皇子身旁的白马一眼,他还是略通几分相马之术的,五皇子这匹马温顺有余,锐气不足。五皇子是输定了!

三位皇子都上马做好了准备,一旁内侍见此便把手中的棒槌对准了锣鼓。

“咚!”

前方的一声锣鼓声响起,四位皇子都是身子微微匍匐,策马狂奔起来,这才刚起跑,每匹马的差距看来不大。

南宫昕一霎不霎地看着五皇子,看来有些紧张。

傅云雁故意转移他的注意力,道:“阿昕,你觉得谁会赢?”

南宫昕面露迟疑,他没说话,原令柏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身后响起,摸着下巴道:“照我看,十有八九是大皇子。”

原玉怡斜眼瞥了原令柏一眼,取笑道:“二哥,我怎么不知道你也会相马了?”

原令柏却是得意洋洋地挺了挺胸道:“我虽然不会相马,却会相人啊!”他压低声音道,“大皇子一看就是狗急了要跳墙的模样啊!”

原玉怡无力地扶额:“二哥,你又来了!”她忍了又忍,实在忍耐不住,便对着身旁的南宫玥她们道,“阿玥,六娘,你们都不知道自从前日章敬侯夫人来过府里后,我二哥这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天天吹嘘自己会相人。”

南宫玥和萧霏互相看了看,南宫玥轻声问:“章敬侯夫人去过公主府?”

原玉怡点了点头:“简夫人是去给母亲道歉的,说是章敬侯已经罚了简昀宣,侯府里原来实在是不知道那位席姑娘的事,一直都是听二房说侄儿文武双全,却不想品行不够检点……”说着原玉怡眉头微皱,章敬侯夫人来时,她故意避到了西稍间里,虽然没见对方的面,却把对方说的都听进了耳中,章敬侯夫人说到后来,明显是隐晦地把过错归咎到了席姑娘身上,说席姑娘也不检点,与人私定终身,还未婚先孕什么的。

依她所见,席姑娘确是有行事不检之处,可这绝不是能让章敬侯府和简三公子逃脱责任的借口。

南宫玥安抚地握了握原玉怡的手,意思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别再把它放在心上。

原玉怡回了一个浅笑,表示明白。

“二皇子领先了!”

这时,傅云雁突然叫出声来,还挑衅地看了原令柏一眼。

原令柏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意思是,不到最后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

南宫玥和原玉怡忙看了过去,果然,四匹马在跑出半圈后,二皇子的黑马明显比其他人略领先了一个马头……

大皇子咬了咬牙,身子伏得更低,挥起马鞭,往马屁股上又加了一鞭子,马儿嘶鸣了一声,速度蓦然加快,如离弦之箭般超过了二皇子,以极其些微的优势穿过了终点。

大皇子拉了拉马绳,放缓了马速,在马背上得意地对着后方的三位皇子抱拳:“二皇弟,三皇弟,五皇弟,承让……”

说话的同时,他注意到周围的人表情都有些不对,下一瞬,便发现五皇子的白马在他身旁奔腾而过,非但没有减速的迹象,还越跑越快,五皇子俯身抱住了马脖子,身子已经微微朝左偏了过去……

傅云雁细细一打量那匹白马,见那白马鼻息粗重,浑身汗水淋漓,心中一凛,惊叫道:“这匹马不对劲!”

仿佛一滴水掉入热油中,四周一下子炸开了锅。

内侍们紧张地大叫起来:“惊马了!”

“五皇子惊马了!”

“快!快去找侍卫!”

“……”

连皇帝都是大惊失色,忙吩咐侍卫前去救人。

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心中惊疑不定:这好好的,怎么就惊马了呢?

傅云雁和原令柏忙翻身而上马,也打算过去帮忙,却是晚了另一人一步。

二皇子一夹马腹,已经策马追了过去,迅如闪电。

前方,五皇子胯下的那匹白马不知受了什么惊吓,突然越跑越快,朝一群宫人冲了过去,吓得那些宫人四散而逃,那白马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声,一边跑一边试图把背上的五皇子甩下去。五皇子只能用尽全力死死地抱着马脖子,身子紧贴在马背上,被白马带着四处奔窜。

后方的二皇子如影随形地追赶着,高喊着:“五皇弟,抱紧马脖子,千万别松手!”

马场附近的侍卫也纷纷赶来,他们不敢拿箭射马,这种高速奔驰下,就算是射死马儿,也不能担保五皇子会不会被甩飞出去。侍卫长一声令下,吩咐侍卫围堵那匹发狂的白马,众侍卫心里都有些忐忑:今天这事若是不能善了,没准那是掉脑袋的事。

白马还在不断加速,强劲的风刮着五皇子的脸颊,疼得像刀割一样,身体更是被颠得摇晃不已。他咬牙强撑着,可是抱着马脖子的手已经越来越松了……

正前方,两个侍卫骑马围堵了过来,白马发出短促的嘶鸣声,试图冲撞过去。

这个时候,二皇子已经追到了近前。

“跳!”

二皇子猛地出声,早已经忍耐极限的五皇子几乎是下意识的行动,放开了抱着马脖子的双手,整个人瞬间被甩了出去。

四周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缩,胆战心惊。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也飞身而出,抱住了横飞的五皇子,然后两人一起重重地摔在地上,滚出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

当五皇子被甩飞的那一瞬,白马冲过了挡在前方的侍卫们,侍卫们正要拉弓射杀白马,只见一个年轻的侍卫突然纵马追上,紧贴着白马奔跑,紧接着,他看准了时机,猛地跃上了白马的马背,伏身紧贴着白马,不住的安抚着它脖子上的鬃毛。

这个侍卫明显是懂马之人,在他的反复安抚下,白马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速度也慢慢放缓。

侍卫们松了一口气之余,另一边则是乱成了一团,原来刚刚在危急时刻救下五皇子的竟然就是二皇子。

此刻,一干宫人已经围在了两位皇子周围,就连皇帝也在众人的簇拥下疾步赶了过来,面露忧色地说道:“老二,小五,你们没事吧?”

五皇子从二皇子的怀中抬起苍白的脸庞,艰难地站起身来忙道:“父皇,儿臣没事。”说着他紧张地看向了二皇子,“二皇兄,你还好吧?”

只见二皇子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表情中露出难耐的痛楚之色,左手抱着有些扭曲的右胳膊,呻吟道:“本宫的胳膊……”

早在五皇子惊马的时候,那些机灵的內侍已经命人去请了太医。

不多时,张太医就匆匆赶来,忙上前查看了二皇子的右臂,然后道:“皇上,二皇子殿下的胳膊应该是骨折了,此处不太方便,还须将殿下抬回寝宫,再容臣为殿下接骨。”

皇帝自然是同意。

一番手忙脚乱后,二皇子如众星拱月地被抬走了,皇帝和五皇子急忙也跟了过去,只留下大皇子站在原地,目光沉沉地看着皇帝一行人离去的背影,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今天,他本来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偏偏出了这样的事,生生被二皇子给抢走了风头!

更不妙的是……

大皇子脸色阴沉下来,今日的赛马是提议的,父皇会不会因此迁怒到他身上呢?

大皇子心里越想越乱,还是快步地跟了上去。万一父皇见不着自己,会不会以为自己不关爱皇弟呢?

此时,白马已经被安抚住了,南宫玥就看到那个安抚住白马的年轻侍卫,正被统领狠狠的教训着,似乎是在责备他自作主张。随后,那个侍卫就牵着白马,垂头丧气的退了下去。

喧嚣之后,马场中变得有些廖寂,只剩下一干王公贵胄家的子弟。

五皇子惊马、二皇子折了胳膊,发生了这样的事,皇帝是不可能再有兴致回马场了,因此众人牵着各自的马儿各回各家。

在宫门口和原玉怡、傅云雁她们告别后,南宫玥和萧霏上了朱轮车,渐渐离宫门远去……

回想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幕,南宫玥还有些后怕。

幸好!幸好!

南宫玥长舒一口气,抬眼时正好看到坐在对面的萧霏若有所思的表情,问道:“霏姐儿,怎么了?”

萧霏迟疑了一下,坦白地说道:“大嫂,我觉得那匹白马有些不太对劲……”

南宫玥倒不意外,一入宫门深似海,宫中发生的意外又有哪件是真的“意外”呢?

“说来我听听。”

萧霏理了理思绪,又道:“《相马篇》里说,马口,春青色、夏赤色、秋白色、冬黑色,皆是误食了紫萱草,易受惊,遇者当避。……今日,虽然只是那匹白马嘶鸣时,我瞥了一眼,其马口呈黑色,现在是冬天,也就是说这马是食了紫萱草?”这上贡的御马养在宫中,吃进去的干草自然是宫人精心准备的,若非有人动了手脚,这好好的御马怎么会误食不该食的草料。

南宫玥面沉如水,缓缓道:“霏姐儿,此事你我知道即可,切莫对人言。”

萧霏温顺地点了点头。就算她再不解世事,也从那一本本由血书成的史书中知道那宫帷内的勾心斗角与硝烟战火。宫中的这些阴私事自然是不能随便对外人讨论的。

朱轮车在一片宁静中驶入了镇南王府,下了车后,萧霏回了夏缘院,而南宫玥则去了外书房,并吩咐百卉赶紧去把朱兴叫来。

“世子妃!”朱兴见南宫玥安然无恙,也是暗暗地松了口气,心道:这皇宫还真不是个人呆的地方,去挑匹马也可以搞出惊马的事情,若是世子妃不小心被马冲撞,有个万一,世子爷非活剐了自己不可……

虽然百卉在路上已经大致把发生宫中的事告诉朱兴,但南宫玥还是细细地又说了一遍,然后把刚才萧霏提出的种种疑点也一一告诉了朱兴。

朱兴不敢小觑,凝重地抱拳道:“世子妃,属下这就命宫里的探子去查探一番。”

安插在宫里的探子们手脚还是挺快的,南宫玥刚用过晚膳,便有消息传回来了。南宫玥得了百卉的禀报后,匆匆去了前院。

此事事关重大,单靠百卉的传话,南宫玥还是有些不放心。

朱兴正在书房前等着。

南宫玥进了书房,坐下后,便直截了当地问道:“宫里情况如何?”

“二皇子折了手臂,并无大碍,已经出宫回府了,皇后特意请了旨,送了两位擅外伤的太医去二皇子府常住。五皇子一直把二皇子送到府后才回宫。”朱兴先是简单的说了一下二皇子的伤情,这才又说道,“至于那匹白马,已经死了。”

“死了?”南宫玥记得自己出宫的时候,白马还好好的,莫非……她心念一动,问道,“是皇上下令的?”

“不是。白马死于暴毙。”朱兴郑重地说道,“御马监里一个小太监承认是自己照顾不周,让马生了急病,已经畏罪自杀了。皇上大怒,撸了御马监首领太监的职,所有在御马监里做事的太监全都被打发去了慎刑司。目前具体情况还没有探查到,只是听说一进去之后,御马监的副总领太监就抵不住拷问,被活活打死了……暂时只探到了这些,属下正命人继续查着。”

------题外话------

每天9点20准时更新。若是姑娘们哪天发现到点没有更新,那肯定、绝对、毫无疑问是潇湘或者腾讯书城的app犯抽了(比如昨天的章节书城压根儿没有同步过去,潇湘app的同步晚了40分钟)……最近总这样!总这样!总这样!

作者君不会断更的!每天的更新也都非常准时的!

(要是犯抽了的话,麻烦姑娘们请留个言,我一发现就会尽快找编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