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反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一直看着官语白。

官语白束手而立,神情中没有丝毫的躲闪和回避,也无一个曾经历经百战的将领所该有的锐气,他唇边含笑,如同一块最上等的美玉般温润。

御书房里伺候的内侍们早已被遣了出去,只留下一个刘公公,只见他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许久,皇帝开口了,问道:“若真如你所言,南蛮此举有何用意?”

“皇上。”官语白拱手道,“百越国内近来许是出了岔子。他们恐怕是急着想定下和谈,把奎琅带回百越以平息内乱。”

“百越国内出了岔子?”皇帝一惊,忙问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臣在与百越使臣的和谈时,能够感觉到他们越来越焦急,哪怕臣向他们施压再重,也敢怒不敢言。当时臣就考虑会不会是百越国内有急事发生,以至于他们想要立刻赶回去。臣便借着和谈的机会,刻意试探了一二……”官语白不急不缓地说道,“依臣推测,百越国内,恐怕因为大皇子奎琅被俘,百越王年老体弱无法掌控大局,以至其余几个皇子起了夺位之心。”

皇帝震惊万分,脱口而出道:“为何都不与朕说?!”

“皇上,若正如臣所推测的,百越使臣能做成此事,定然是与我朝中有人相勾结。臣无法推断出是谁,因而在三司会审时自然也不便说破。这才辗转求见皇上。”

官语白这番说辞倒也和理,皇帝皱起眉头问道:“此话当真?”

官语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声音温和地说道:“若臣的推测没错的话,不出数日,便会有人向皇上请旨,加快与百越的和谈……还有,皇上,百越最恨的人是谁?”

毫无疑问——萧奕!

只要萧奕在一日,百越就难以安生,恐怕百越早就恨得他咬牙切齿。

皇帝沉思着,若是官语白所言不虚,那么下一个会被弹劾的就应该是萧奕了?

皇帝暂时无法判断官语白是在为自己狡辩,还是真得遭人陷害,但此事事关重大,他不在意再多等待数日。

若是让他知道朝堂上竟然有人敢与百越勾结,他必不会轻饶!

皇帝虽然还犹豫着要不要相信官语白,但心里却已然偏向了他这一边。

“皇上。”官语白察言观色,又道,“其实百越国内的变故于我们大裕而言乃是好事。您可还记得臣当日所说的,大裕不如趁此机会,在百越扶植起一个傀儡,如此一来,大裕便可彻底掌控百越。”

“……既然如此,那你……”皇帝本想命官语白来做成此事,但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朕立刻就命人带着朕的手书前往百越,依你所见,何人最为适合?”

官语白思量片刻道:“宣平伯能言善道,在大裕也位高权重,由他出面想必更加稳妥。”

说到宣平伯,也的确实皇帝最信任的人之一,素来颇为体察圣意,皇帝闻言思吟着点了点头,说道:“朕倒是期望语白你所言不虚,百越国内越乱,对我大裕才越好。”

百越乱不乱,远在王都的官语白其实并不知道,想必百越的使臣团也不知道。不过,官语白却相信,既然萧奕已经到了百越,那么百越就绝不会安稳……

官语白正等待着萧奕那边的消息。

而此刻,百摆都城芮江城外的妈祖庙天水宫里,一如既往的香火旺盛,经年不断。

一大早,一辆红顶马车在天水宫所在的莘山脚下停下,一个碧绿眼眸的锦袍青年自红马跃下,亲自把马车里的紫裙少妇给扶了下来。这对年轻的夫妇男的俊女的俏,如同珠联璧玉般,引来不少艳羡的目光。

从山脚拾级而上,便到了天一宫。天一宫庄严肃穆,雕梁画栋,分为前后两殿,前殿摆设香案香炉,后殿正龛供奉着一尊妈祖汉白玉塑像,慈祥庄严。两边是偏殿与供客人小憩的厢房。

那对年轻的夫妇在后殿拜了妈祖后,便携手去了西边的厢房,跟着两人不动声色地分开,分别进了两间厢房中。

当房门关上后,一切再次恢复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直到,一盏茶后,另一个锦袍男子带着两个随从信步而来,他们故作不经意地四下看了看后,男子也进了之前碧眼青年所进的房间,只留下两个侍卫在门外守候……

他们自以为做的无声无息,却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远处的一棵百年老榕后,一个人中、下巴留须的高大男子压抑着心头的冲动,硬是没有上前。

没想到,那张字条上说的竟然是真的!

两日前,一支系有字条的冷箭射入他的书房,导致阖府震动,来人的身手高超,在他铁桶般的皇子府中竟然是来去自如,让他想来就是胆战心惊。而当他打开字条后,心中就只剩下了震惊。

这张字条上竟然说六皇子和五皇子已经暗地里结成了同盟,若是他不信,可以悄悄随六皇子夫妇去天一宫一行,一探究竟。

这简直是太荒谬了!

起初男子也是不信的。六皇弟可是大皇兄和二皇兄的同母兄弟,怎么可能转而去和异母的五皇弟结盟呢?再者,五皇弟不是和三皇兄才是盟友吗?之前他们逼宫失败,也不正是因为二皇兄和六皇弟的破坏吗?……五皇弟和六皇弟不是应该势不两立吗?

虽然心里疑窦丛生,但男子思来想去,觉得来天一宫瞧瞧也无妨。未免中了其他皇子的圈套,男子暗暗吩咐了数十名侍卫轻装便行,打扮成了信徒的模样过来参拜。

本以为自己十有八九是白来这一趟,可是……

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啊!那张字条上竟然说的是真的!

这么说,难道之前三皇兄和五皇弟之所以功败垂成,是因为五皇弟暗地里出卖了三皇兄?

男子越想越是惊慑不已,那个在心头环绕两日的疑问又一次浮现心头:

到底是谁给他送了那张字条呢!

突然,他面色一僵,只觉得一把尖刀抵在了后腰……糟糕,他还是中计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用略显生硬的百越语一语点破了他的身份:“四皇子殿下,不用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对了,你也别指望你的那些个侍卫了,他们已经都被我们的人控制住了。”

怎么可能?!四皇子努哈尔瞳孔猛地一缩,僵硬地朝四周看了半圈,那几处原本应该隐藏着他的人手的地方都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四皇子的心顿时跌至谷底。

“四皇子殿下,请相信我,”他身后的人笑眯眯地又道,“如果我要伤害你的话,刚才直接一刀子上来就好,何必与你废话这么多!我的主子想见殿下一面,跟殿下说几句话而已。”

努哈尔定了定神,粗着嗓子道:“若只是如此,你又何必把刀架在我身上!”

对方讽刺地笑了一声:“若是我不把刀对着殿下,殿下能乐意跟我走一趟吗?”

在对方的胁迫下,努哈尔只得跟着他进了最角落的一间厢房,窗户紧闭的厢房中,光线昏暗不明,屋子有两人,一个站着,看样子像个护卫,另一个坐着,应该就是那个“主子”。

那是一个俊美的青年,即便是一身简单的布衣青袍,也掩不住他的光华。他看来笑容可掬,气质更是有几分漫不经心。若是平日里四皇子看到了,只会以为是哪家的纨绔公子哥装起平民来。

青年眉头一皱,故作埋怨道:“小莫,你对殿下也太失礼了。”

努哈尔身后的莫修羽配合地应道:“四皇子殿下失礼了。”说着,他后退了一步。

努哈尔顿时感觉到原本对准自己后腰的尖刀被撤开了,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挟持他的也是一名年轻人,一身灰衣,年纪绝对不超过二十。

“四皇子殿下,请坐!”青年伸手做请状,请努哈尔在他对面坐下。

努哈尔警戒地看着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在青年所指的圆凳上坐了下来。

青年客气地给他倒了一杯茶,“四皇子殿下,请用茶!”

这来路不明的茶努哈尔如何敢喝入口中,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你是谁?藏头露尾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他虽然用了激将法,却也没想过对方会轻易地报出家门,可没想到对面的青年嘴唇似笑非笑地一勾,竟然真的说了:“四皇子殿下,我是萧奕!”

萧奕!?

大裕的镇南王世子萧奕?!

这个名字在百越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努哈尔不敢置信地站起来身来,却被莫修羽强硬地给压回了座位。

“你……”努哈尔眉宇紧锁,“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大裕的镇南王世子?”

萧奕拿出了象征他世子身份的金色令牌,在对方跟前晃了晃。其实努哈尔又如何认识大裕的令牌,也就是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

萧奕也是心知肚明,又道:“四皇子殿下,在这芮江城中,谁又会傻得冒充萧奕呢?”

这句话所言非假,大裕的镇南王世子萧奕如今已经取代过世的老镇南王成为百越心头大敌,冒充萧奕根本根本没有一点好处!

“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若是我高喊一声,你就将死无葬身之地!”努哈尔死死地盯着萧奕,心中越发惊疑不定:大裕的镇南王世子怎么会出现在百越?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萧奕笑吟吟地看着努哈尔:“我相信四皇子殿下是聪明人,应该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再说,照我看来,四皇子殿下的命可比我区区一个大裕镇南王世子要‘金贵’多了。”他意味深长地在“金贵”上加重音量。

金贵?!自己不过一个不受重视的皇子,又有什么金贵的?对方显然是意有所指。努哈尔的心中更乱,想起那张系于冷箭上的字条,想起五皇弟和六皇弟,想起刚才自己带来的人无声无息地就被制服了……他隐隐猜到了什么,又随即否决,怎么可能呢?这也太荒谬了!

他咽了一下口谁,还是道:“你是什么意思?”

萧奕却是话锋一转,直白地说道:“难道四皇子殿下不想做百越王?难道殿下就甘于平淡,甘于被殿下的兄弟永远压在脚下?”

他自然是不甘心的!努哈尔心里早有了答案,却还是外强中干道:“我百越的王位由谁继承与你一个大裕的镇南王世子有什么关系?你可是我们百越的大仇人!”

“殿下这话就不对了。”萧奕随意地喝了口茶水,“你们百越到底谁登上王位,与我大裕的皇帝陛下确实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与我镇南王府却是有莫大的关系!”

努哈尔没有说话,他知道萧奕所言不差,大裕南疆与百越毗邻,大裕要攻下百越,必须经由南疆,而百越想要攻下大裕亦然。南疆与百越几百年的世仇也是始于这个道理。

萧奕也不着急,继续道:“如今你的几位皇兄和皇弟各自结成同盟,只有你四皇子殿下被排除在外,殿下一无兵权,二无威望,三无圣宠,莫不是以为凭你一人就能登上王位不成?”

萧奕说话的同时,后方的莫修羽眼中闪过一抹嘲讽。还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大裕皇室也罢,百越皇室亦好,一旦涉及那至尊之位,这兄弟之间也别想讲情分。

那一日,在城门附近,他们以一张字条试探了六皇子后,竟又因此有了意外的收获——当日,六皇子明面上和六皇子妃一起坐马车去了二皇子府,可是暗地里,六皇子妃却悄悄地与侍女调换了衣装,去了五皇子府……又经过一番细细的调查后,他们才发现原来六皇子夫妇时常去妈祖庙并非单纯的上香,其中居然还另有乾坤!

于是,萧奕便果断地出手“请”来了四皇子努哈尔,打算借此突破他的心防。

厢房里,静悄悄的,努哈尔还是沉默。他们百越内部斗来斗去是一回事,但是和大裕的镇南王世子合作……

萧奕突然叹了口气,“看来是我看错人了。原来殿下是如此软弱无能之辈,既然如此,我只好去找殿下的几位兄弟合作了……”说着,萧奕原来笑眯眯的桃花眼变得冷然,一股弑杀的锐气一瞬间释放了出来,就像是一头懒洋洋的豹子突然苏醒了!

“且慢!”努哈尔心中一凛,紧张得脱口而出,“此事事关重大,总要容我细细思量一番……”

他真没想到这个大裕的镇南王世子是这么个性子,难道要结盟,不是应该好好谈,慢慢谈吗?哪有一句话不应声,这就当面说改找别人的!

努哈尔深知如今几位成年的皇子之中,自己是最弱势的一个,不止是说其他几位皇子已经互相结盟,而且他们的母族、妻族亦非常的强大,不像自己,他的母亲不过是百越王后宫中的一个宫女,地位卑微,还因为生下了他难产而死,因此她至死也不过是宫女而已。

在这宫中没有人把他当一回事,即便他曾跟随大皇子奎琅东征西讨,立下过一些战功,可是背后奎琅还不是轻蔑地称呼他为贱婢所出。从那一刻起,努哈尔就发誓一旦有机会,自己一定想办法要爬上去。

可惜奎琅在百越地位稳固,又有两位同母皇子相助,本来努哈尔几乎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等不到机会了,没想到奎琅居然被大裕所擒!

他的机会终于来了!

努哈尔当然不想奎琅回来,其他的皇子都是羽翼未丰,只要奎琅不回来,自己就有机会!

可是一旦萧奕出手帮扶其他任何一位皇子,自己那是真的没有希望了!

他比任何一个皇子都想要站在那最高之处,将他的兄弟统统踩在脚底,看他们还敢不敢说他努哈尔是贱婢所出!

他要他们匍匐在他的脚下,对着他摇尾乞怜!

哪怕因此他要担上莫大的风险与萧奕这头老虎谋皮!

努哈尔深吸一口气,朝萧奕看去,咬牙问道:“你真的能助我夺位?”

萧奕拿着手中的陶制茶杯随意地把玩着,却是答非所问:“四皇子殿下,我已经表明了我的诚意,既然殿下想与我合作,现在也是时候表示殿下的诚意了!”

说着,他把手中的陶制茶杯放在了桌上。

努哈尔还在一头雾水,下一瞬,他的双臂被人反剪到身后,脸重重地撞在了桌子上。他想要大叫,可是下巴却被人一把捏住,那个原本站在萧奕身后的护卫把手中的一颗褐色药丸强硬地塞进了努哈尔口中,然后把他的下巴一抬,咕噜一声,那颗腥臭的药丸就滑了下去……

跟着,努哈尔又觉得身上一松,又重获了自由,可是那药丸已经吞入了他腹中。他面色发白地看着萧奕,急得满头大汗,“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当然是毒药喽。”萧奕笑眯眯地说道,好心地安慰对方,“你不用紧张,药效没那么快发作的……我只是要一点保障而已。”他振振有词地说道,“四皇子殿下,你想想,我堂堂镇南王世子跑到百越来,那不是一只兔子进了虎穴了吗?要是殿下又突然改变主意,想甩掉我或者弄死我,那我人单力薄的,可不就是只能束手待擒!殿下请放心,一旦将来我平安离开了百越,务必会给殿下送来解药的。”

这个不要脸的,竟然好意思说自己是只兔子,毒蛇还差不多吧!努哈尔听得额头青筋直冒,真是恨不得把萧奕给撕烂了。可是现在他服下毒药受制于人,又为了夺得王位不得不和萧奕合作,只能暂且忍下了,褐色的眼眸中却闪过一抹不甘。

“四皇子殿下,你别站着啊!坐下说话!”萧奕热情地招呼道,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一样。

努哈尔深吸一口气,又坐了回去,故作平静地问道:“萧世子,你想我怎么做?”萧奕既然设计下这一连串的事,想必心中已经有了成算。

萧奕嘴角勾出一个狡黠的笑意,昳丽的脸庞如艳阳般,却看得努哈尔打了个寒战,侧耳听他缓缓道来,心里莫名地有了一丝庆幸,幸好自己暂时不是他的敌人……

一盏茶后,莫修羽亲自送走了努哈尔。

萧奕坐在屋子里,突然问身旁的护卫:“小于,今日是十一月二十七了吧?”

小于虽然不懂萧奕为何有此问,但还是直觉地答道:“是啊。”

“都这个时节了,王都也该下雪了吧。”萧奕低声叹道,心里郁闷地想着:看来今年自己又没法赶回王都和臭丫头一起喝碗腊八粥了。

萧奕只是随口感慨,却不知道王都这一日还真的如他所说的下起雪来……

下雪的那会儿,南宫玥正拉着萧霏一起在小书房里看着账册……屋子里寂静无声,直到萧霏的声音忽然响起:“大嫂!”

南宫玥茫然地抬起头来,萧霏一本正经地指了指一旁用来计时的漏壶说:“已经半个时辰了。”她的言下之意是该休息一下了。

南宫玥有些好笑,又有些暖心,想起之前萧霏振振有词地教育自己:看书半个时辰一定要休息一会儿,否则看坏了眼睛,那以后就不能看书了!

她从善如流地放下了账册,起身坐了萧霏身旁的圈椅上。

一旁服侍的百合心里暗暗地给大姑娘记了一功,处了一段时间后,百合觉得这位萧大姑娘确实是有趣得紧,不止是清高天真得不解世事,而且为人还刻板得很,如实萧霏一个人在自己的夏缘院里,她每日的时间都是规划得极为准确,多少时间用来看书,多少时间写字、画画、下棋、弹琴……看得百合真是不知道该惊叹好,还是佩服好。

百合一边想着,一边给两位主子上了热茶,却见萧霏表情有些奇怪地盯着窗外的天空。

南宫玥也注意到了,问道:“霏姐儿,可是有……”什么不对?

话还没说完,就见萧霏眨了眨眼,不敢置信地打断了南宫玥:“下雪了!”说着,她兴奋地朝南宫玥看来,清冷的眼眸熠熠生辉,平日里有些刻板的声音也灵动了不少。“大嫂,外面下雪了!”

南宫玥和百合先是直觉地往外面的天空看了一眼,果然,那略显阴沉的天空中,柳絮般的雪花稀稀疏疏地往下飘落着……

今年是暖冬,都近十二月了,才下了第一场雪。

有雪,冬意显然更浓了几分。

跟着,主仆俩又互相看了看,心想:不就是下雪了吗?

萧霏却是不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兴奋地说道:“大嫂,这还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看到雪呢!……南疆上一次下雪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

南宫玥和百合愣了一下,这才反应了过来。是啊,南疆是大裕的最南方,不同于北方的王都,对她们来说,每年冬天都会下上好几场雪,见怪不怪,但是对于萧霏而言,雪却是个稀罕的玩意。

萧霏继续说着:“不过那一次的雪只下了不到半日,甚至连雪都没怎么积起来。”

说话间,随着外面的寒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像织成了一张张白网。

南宫玥含笑着对萧霏道:“霏姐儿,看着雪势,估计不用半天,你就可以看到何为‘银装素裹’了。”

萧霏的眼眸更亮,“大嫂,我以前读《湖心亭看雪》时,里面说:‘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就一直幻想那到底是如何的情景……”

看着萧霏一脸期待地滔滔不绝,南宫玥不由想起了萧奕:阿奕到王都后,看到王都的第一场雪时,是不是也兴奋得跟一个孩子一样呢?

想着,南宫玥嘴角微勾,眼中如寒星般璀璨,温情脉脉。

萧霏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南宫玥,心想:大嫂是又想到了大哥吧?只有说到大哥时,大嫂才会是这种表情。

萧霏突然道:“我还记得南疆那年下雪的时候,大哥还带着王府的好些护卫出门去扫雪……”她这么一说,立刻引来南宫玥的注意力,用眼神示意她往下说。

大嫂果然很喜欢大哥呢……萧霏一边想着,一边继续道:“我那时心里还奇怪,路上根本没积起什么雪,哪里需要扫啊。等后来才知道原来大哥是带着他们去扫了树上和屋顶的残雪,然后把那些雪聚集起来在王府的门口堆了一个跟石狮子一模一样的雪狮子,还引来了大半个骆越城的人来围观。”

南宫玥听得笑意盈盈,这还是真是阿奕会做的事。

萧霏没再往下说。事情的结果是父王气坏了,说王府门口又不是市集,狠狠地训了大哥一通,还一桶热水把雪狮子给浇了。想起那时母妃虽然帮着劝了父王,说的却是大哥年纪小,不懂事,才顽皮了些……

萧霏眸色一暗,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

看萧霏神色不对,南宫玥正欲询问,却见百卉面色凝重地走进屋来。

“世子妃。”这时,百卉走了近来,她看了萧霏一眼,含蓄地禀报道,“朱管家有事找您。”

南宫玥微微颌首,向萧霏说了一声后,便起身去了外院书房。

带着朱兴进了书房,南宫玥开门见山地问道:“情况如何?”

“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朱兴的神色也比前几日要轻松一些,说道,“如今朝堂大乱,文武百官人人自危……安逸侯真是料事如神!”

朱兴粗狂的眉眼间添着一丝喜色,一直都听说安逸侯如何运筹帷幄、足智多谋,未及弱冠就立下了赫赫战功,世间不少文人亦称颂不已,江南有一才子曾赞官语白其人“密如神鬼,疾如风雷。进不可当,退不可追。昼不可攻,夜不可袭。多不可敌,少不可欺”。以前他一直觉得言过其实,如今他方才知道什么叫作多智胜妖。

明明身陷囹圄,却能够料知后事,将一切全然安排妥当。

得此人相助,世子爷来日必能如虎添翼!

南宫玥轻呼了一口气,悬了几天的心稍稍放下来了一些,向着朱兴微微颌首道:“世子不在,辛苦你了。”

朱兴连忙摆手道:“这是属下该做的。”

南宫玥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些日子朝堂上的混乱局面,有一半其实是出自了官语白的安排。

萧奕近年来在朝堂上也有了一些布置,而他们所做的便是安排人肆意弹劾,搅乱局面,给官语白创造机会……尤其是那些对待西戎之事上曾一力主战之力,皆被弹劾了一遍,以皇帝的多疑,必然会有所疑心。

南宫玥微微垂眸,心道:现在只望阿奕那边一切顺利……

这时,朱兴说道:“三皇子似乎开始有所动静了。”

南宫玥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我还正愁着他这一次按耐得有些久了些……”

------题外话------

15号了,所以例行来个小活动吧。

凡是今天内留言的都有18潇湘币的小小奖励~幸运楼层有定制古风金属书签。

(小白款和大婚款任选其一,1号时是钥匙扣,这次是金属书签~)

作者君无法使用腾讯书城的后台,所以活动只能在潇湘进行,书城的姑娘要是愿意也可以过来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