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收买/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下了第一场雪后,连着好几天又是风又是雪,整个王都早就变得银装素裹,抚风院里自然也不例外。

十二月初二的清晨,风雪总算是停了下来,王府的丫鬟婆子们一大早就在庭院中扫雪。

南宫玥才刚用完早膳,就听百卉来报说:傅六姑娘来了。

没一会儿,百合就领着傅云雁进了外书房,傅云雁一眼就先瞟到书案上那一叠厚厚的账册,同情地叹道:“阿玥,你和我娘可真辛苦啊。”现在已经是今年的最后一个月了,傅大夫人最近也是忙得团团转,案头上摆满了今年的账册。

“六娘!”

南宫玥拉着傅云雁在窗边坐下,雪停后,外面虽然有些冷,但是倒没什么风,因此南宫玥便命人开了半扇窗户,既透透气,也顺便可以赏赏雪景。

“六娘,你怎么突然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傅云雁调皮地眨了眨眼,“我一大早看着今天雪景好,就特意来找你赏赏雪、打打雪仗啊……”

南宫玥怔了怔,失笑道:“六娘,赏雪可以,至于打雪仗……”说着,她的目光停在了百合身上,“就让百合陪你玩玩吧。”

傅云雁看了百合一眼,点头道:“也是,我这个五大三粗的武夫就不欺负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呆子了。”

她笑眯眯地站起身道:“阿玥,你们家的另一个小书呆子呢?不如也找她一起出来赏赏雪吧。”

傅云雁口中的另一个小书呆子指的自然是萧霏。

百合立刻答道:“大姑娘一大早去了花园里,说是要扫雪煮茶。”

傅云雁不由想起去年她们几个在自己府中扫雪水的事,笑了:“阿玥,你们家的小书呆子倒是和希姐姐一样有情调。”

南宫玥想到了什么,也笑了。

百合在一旁心直口快道:“傅六姑娘,您不知道,我们大姑娘她自小生活在南疆,这还是第一次来王都,南疆那里热,大姑娘以前在南疆才见过一次雪。前几天,王都一下雪,可把她给乐坏了……还说什么人生有九大雅事:焚香、品茗、听雨、赏雪、候月、酌酒、莳花、寻幽、抚琴。要不是世子妃拦着,大姑娘前天晚上就学古人雪夜候月去了。”

傅云雁被逗笑了:“阿霏还真是有趣。”

说笑间,她们出了小书房,一路往花园而去。

此刻,丫头婆子已经把路上的积雪给清扫开了,但是屋檐上、树枝上、花丛上……还是覆盖着厚厚的白雪,让整个王府看来与平日里迥然不同,宁静而致远。

百合感慨地说道:“昨儿风雪还大得吵了我半夜没睡好,这一下子雪说停就停了,老天爷还真是任性。”

傅云雁想到了什么,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否则怎么会有一句话说,风雪总会过去!”

南宫玥不禁朝傅云雁看去,联想最近王都的动荡,总觉得她似乎意有所指的。

“六娘,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错?”南宫玥试探地问道。

傅云雁迟疑了一下,说道:“阿玥,安逸侯被带去刑部大牢的事你知道吧?”

南宫玥面色一正,点了点头。

说到官语白的事,百合的表情有些复杂,微微垂首,掩住脸上的异色。

“阿玥,那此事你怎么看?”傅云雁一脸肃然地问道,“你可相信安逸侯会勾结前朝余孽?”

南宫玥正色道:“官家满门忠烈,我自然是不信的!”

傅云雁顿时两眼发亮,合掌道:“我就知道阿玥你也是有眼光的人!”看她一脸坚定之色,仿佛在说,我最崇拜的人怎么会勾结前朝余孽呢!

顿一下后,傅云雁又道:“今早我去给祖母请安的时候,正好毓表哥也在,跟你我一样,毓表哥也说他相信安逸侯。”

说着,傅云雁耳边不禁回荡起表哥文毓掷地有声的声音:“外祖母,外孙虽然认识安逸侯不过月余,但是以前也听闻过不少关于他的事迹,对他一直甚为敬仰。这段时间安逸侯一直对外孙颇为照顾,细心指点……外孙觉得安逸侯品性高洁,定不会做出如此忤逆之事。祖母,安逸侯他定是被奸人所陷害!可惜外孙人单力薄,也帮不上安逸侯什么忙,只能来求外祖母您了……”

傅云雁嘴角微勾,赞道:“毓表哥不愧是我们傅家人,有识人之明!”

南宫玥却是若有所思,若只是为此,傅云雁似乎也不该如此高兴,难道说……

“六娘,难道咏阳祖母要去求见皇上?”她急忙问道。

傅云雁愣了一下,面露惊讶地说道:“阿玥,你可真聪明!表哥求了祖母进宫去帮安逸侯说情。……有祖母出面,便是皇上也会思量一番的。”傅云雁笑意盈盈。

南宫玥突然停下了脚步,急忙问:“六娘,咏阳祖母已经进宫了?”

傅云雁不知道她为何问这个,但还是立刻答道:“皇上还在早朝,祖母打算下午再进宫去……”她看着南宫玥面沉如水,心中也有些担忧了,“阿玥,可有什么不对?”

南宫玥眉宇紧锁,心头万千思绪交缠在一起……好一会儿,她才慎重地看着傅云雁道:“你表哥也许是一片好意,但是有时候好意也许会弄巧成拙。”说着,南宫玥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一丝疑虑。

什么意思?!傅云雁狐疑地看着南宫玥。

“六娘,你可知‘裕王之乱’?”南宫玥缓缓问道。

傅云雁怔了怔,不知道两者有何关系,但还是点了点头。

南宫玥道:“‘裕王之乱’中,裕王勾结了朝中大半的将领谋反,如今王都传得沸沸扬扬,都说这一次怕是要重演‘裕王之乱’!”

南宫玥抬眼朝皇宫的方向看了一眼,叹道:“圣意难测啊!”

傅云雁若有所思,也是眉心紧皱。

南宫玥理了理思绪,继续道:“六娘,咏阳祖母她不止是皇上的姑母,亦是一员将领,而且还是德高望重、军心所向的将领!自古以来,皇帝都忌讳朝臣结党,文臣结党不过营私,这武将结党却多为谋逆。如今的局势,虽然朝堂动荡不已,也牵连了不少官员,但至少皇上既没有动屠刀,也没对安逸侯他们用刑,这说明皇上心中对此案应该还是抱有疑虑的。而一旦如咏阳祖母这般握有兵权的位高权重之人,也卷进此事,不但起不到雪中送碳的目的,也许反而会让皇上对安逸侯更加忌惮,如此无论对安逸侯还是对公主府而言,都绝无好处。以目前还看,唯谨慎小心,以静制动才是上策。”

南宫玥说得很有道理,傅云雁细细思量后,越想越慌乱,急急地说道:“阿玥,我得赶紧回家去。”

南宫玥自然没有留她,亲自送了她去二门,神色复杂地目送她离去,心想:如今朝中风起云涌,若非是姻亲,实在撇不开关系,大部分官员都选择明哲保身,同时也是避嫌,免得沾染上结党或勾结的罪名,六娘的这个表兄到底是初入官朝,还单纯得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亦或是故意为之?

若是前者倒也罢了,若是后者的话……

南宫玥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她在原地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身旁响起了百合行礼的声音:“见过大姑娘。”

循声一看,才发现萧霏不知何时过来了。

萧霏疑惑地看了看南宫玥,问道:“大嫂,我听说傅六姑娘来了……”怎么人又不见了?

南宫玥忙道:“霏姐儿,六娘临时想到有事,所以先回去了。”

萧霏眉心微蹙,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但是既然南宫玥没说,她也没有再问。

南宫玥不由又朝皇宫的方向看了一眼,心头有些沉重,而这时早朝之上,正掀起了又一番惊涛骇浪。

御史台御史中丞王大人言辞凿凿地弹劾镇南王世子萧奕勾结安逸侯官语白,两人蓄意拖延大裕和百越的和谈,意图破坏两国邦交,再度引发两国战乱,其心可诛!

满朝再度哗然,继兵部尚书陈元州、章将军、威扬侯、安逸侯、陈侍郎……现在竟然连此刻不在王都的镇南王世子萧奕也被这一波的动荡牵扯其中,难道这一次真的要重演先帝时的“裕王之乱”?!

几个大臣当飞快地抬头朝御座上的皇帝睃了一眼,又若无其事地半低垂着头,一个个都是沉默无声。

身着明黄色冕服的皇帝大马金刀地坐在御座上,一张方正的脸庞面无表情,看不出是喜还是怒。

大概也只有一旁服侍的刘公公知道皇帝绝没有他表现得那么平静。

若非自己当时也在场,刘公公几乎是难以置信安逸侯官语白竟然“神通”到这个地步。

真的有人弹劾了镇南王世子萧奕!

这简直就是未卜先知了吧?!

到底是谁暗地里勾结了百越了……刘公公越想越是胆战心惊,暗暗地看了眼神深沉的皇帝一眼,背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朝堂上好一会儿没人说话,直到一人突然出列,正是南宫秦。他躬身作揖对皇帝道:“皇上,镇南王世子赤胆忠心,为我大裕征战沙场,大败百越,救南疆百姓于水火之中。王中丞不问青红皂白,以万死之罪构陷于萧世子,其动机,实在令人怀疑!”

“萧世子与南宫大人乃是姻亲,自然是为萧世子说话了。”王中丞不慌不忙地回应。

南宫秦眉头微蹙,又道:“王中丞,本官倒是不懂了,引发两国战乱,对萧世子有什么好处?”

王中丞大义凌然地对皇帝恭声道:“皇上,镇南王府和南疆军一向好战,非战不能昭显其价值。臣请皇上明察!”

如此诛心之论,南宫秦压下心头的怒意,忙又道:“皇上,只要两国交战,必生灵涂炭,百姓遭殃。镇南王府在南疆保卫我大裕边疆已然几十年,怎会无端挑起战争!王中丞这番言论实在让我万千南疆兵士寒心啊!还请皇上明鉴。”

王中丞也不与南宫秦再争辩,只是又一次对皇帝说道:“臣请皇上彻查萧世子!”

皇帝面沉如水,久久没有说话,群臣也是一动不动,心想着:这若是连镇南王府都被牵扯其中,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冬日厚重的朝服都几乎被冷汗沁透,群众心中忐忑,唯有一旁的平阳侯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就这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中,皇帝左手边的队列中走出了一人,此人位居前列,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出列便吸引了百官的视线。

此人乃是内阁首辅吕文濯。

吕文濯恭敬地俯首作揖,然后一脸正气凌然地说道:“皇上,依臣之见,无论是安逸侯,还是萧世子,皆在百越之事上有不谨慎之举,因而才会惹来疑虑。既然如此,不如就严查彻查一番。若真是无罪,也好洗清污名,还他们清白!”

“此事朕自有决议。”皇帝的声音不冷不热,不喜不怒,反而让群臣心中越发没底。

“是,皇上。”吕文濯没再多说,退回到队列中。

皇帝给了刘公公一个眼神,刘公公便尖声道:“退朝!”

群臣赶忙整齐地撩袍下跪,齐声恭送圣驾。

早朝结束了,但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南宫秦一下朝就派人去镇南王府给南宫玥递消息,而另一边,皇帝则在御书房中暗暗传召了官语白。

御书房里静悄悄的,就像上次一样,除了刘公公以外,其他的宫人都一概被遣下去了。

官语白向皇帝行了礼。

皇帝一眨不眨地盯着官语白半垂的脸庞与平静的神色,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早朝之上,皇帝心中当然是雷霆震怒,几乎是费劲全身的力气才按捺住了。他是皇帝,为了大局,也不能随意表现自己心头真实的情绪……那个时候,皇帝一瞬间都觉得自己还不如做一个暴君呢!做明君需瞻前顾后,顾全大局,做暴君便可随心所欲!

皇帝揉了揉眉心,终于道:“语白,免礼。赐座。”

官语白在一旁的圈椅上坐下后,皇帝又道:“语白,如你所言,今日早朝上,御史台的王中丞弹劾了镇南王世子与你相勾结……”皇帝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疲惫,把朝堂上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官语白。

如果说在今日早朝之前,皇帝对官语白的话还只信了七成,现在已经是十二成了。堂堂大裕竟然有臣子勾结南蛮百越,还意图构陷一干众臣,兵部尚书陈元州、章将军、威扬侯、安逸侯、陈侍郎……镇南王世子萧奕,此幕后之人分明是想要削掉他大裕朝堂的半壁江山,让他这个皇帝无臣可使,无将可用。而王中丞,没想到连堂堂御史台中丞居然也被人收买,真是让他始料未及,这一次倒是把这些潜伏在朝堂中的蛀虫给引了出来!

皇帝既是快意,但更多的还是心寒。

他自觉大裕朝堂蒸蒸日上,却不知道看似繁华之下,早已隐藏着不少危机。

皇帝深深地看着官语白,定了定神,沉声说道,“语白,这百越勾结之人还真是神通广大,居然连王中丞堂堂御史台中丞也能轻易收买。朕真想现在就把这王中丞拿下,严刑逼问,可是……”

无凭无据,总不能因为王中丞弹劾了萧奕就说他被人收买吧?弹劾官员本来就是御史台的职责所在,王中丞又不是傻子,一旦承认了,他才是再无翻身之地!

“皇上说得是,”官语白不疾不徐地说道,“此事牵连甚广,不可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不如就依王中丞,‘彻查’萧世子一番才是,而皇上您继续静观便是……吕首辅不也是如此提议的吗?”

吕首辅……皇帝眉头微蹙,心中一动。

之前他只觉得吕文濯是为谨慎提出彻查萧奕,可是现在想想,似乎有些太过巧合了。

吕文濯的话乍一听起来似乎颇为公正,但再一细想却是字字句句都认定了官语白与萧奕有所勾结……

会不会吕文濯与王中丞其实是……

想着,皇帝心中一沉,暂时压下心中的疑虑,道:“语白所言甚是。只是如今只能委屈语白再在刑部大牢中呆上一段时日了……”

官语白站起身来,温言道:“皇上言重了,为我大裕、为皇上,臣这些又算得上什么,再者,臣在刑部大牢既不曾被用刑,又不短缺什么,不过是住上几日,权当修行。皇上无需介怀。”

皇帝看着官语白眼中亦有几分感动,跟着就让官语白退下了,并急速传召了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

御书房发生这一切,南宫玥自然不得而知,此时的她正避在屏风后,从南宫秦派来的小厮口中得知了萧奕在早朝上遭人弹劾的事。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南宫玥仍旧就是目光一凛,手掌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茶盅。

对方终于是出手对付萧奕了!

她不由得想起了官语白托小四捎给她的那份信……这把火终于如官语白所料的烧到了萧奕身上。

百卉目露担忧地看着南宫玥,先是公子,现在又是世子爷……虽然她知道近日来世子妃和朱兴所布置的一切,可现在见此情形还是忍不住慌乱,生怕有个万一。

南宫玥放下茶盅,问道:“皇上怎么说?”最重要的还是皇帝的态度……

“皇上暂时没有表态。”小厮忙答道。

南宫玥的食指在书案上点动了几下道:“你回去告诉大伯父,就说我知道了。让他不必担心。”

跟着,她给了百卉一个眼神。百卉打赏了那小厮后,便命一个小丫鬟领着那小厮走了。

南宫玥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此时的外书房只剩下她和百卉两个人,百卉谨慎地说道:“世子妃,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南宫玥沉思了一会儿,淡淡地说道:“静观其变吧。”她看了看窗外,眼中闪过一抹冷光,意有所指地说道,“有些事该来的总是会来。”

就在这时,外书房外传来一阵喧哗声,一个婆子大惊失色地叫嚷着:“不好了!不好了……”

百卉赶紧走出门外,厉声斥道:“世子妃在此,怎么大呼小叫的?!”

婆子缩了缩身子,颤声禀告道:“禀世子妃,街口那边来了一队锦衣卫,凶神恶煞的……看样子,是往我们王府来的!”她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想起刚才远远地看到那一队锦衣卫弄得街道上人仰马翻的,就心中一紧。

南宫玥也走了出来,镇定地吩咐道:“快去通知朱管家和周大爷。”跟着又对百合道,“你去把大姑娘也叫来。”

“是,世子妃。”婆子脸色发白地应了一句,两股战战地跑了,心中忐忑不安:难道连他们镇南王府也要被抄家了?

而百合却有些迟疑,她看了百卉一眼,最终是领命去了。

“世子妃……”百卉面色凝重地说道,“要不要奴婢护您离开王府?免得锦衣卫冲撞了您。”以她和百合的身手,再加上朱兴、周大成两人,想带南宫玥和萧霏从后门离开应该还是不成问题。

南宫玥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道:“不用担心。”

百卉怔了怔,虽然她相信公子的安排绝不会有差池,可是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要是有什么意外,世子妃可怎么办?

“我们出去迎一迎‘客人’吧。”南宫玥抚了抚衣袖,快步朝着大门而去。

她们还没到大门,就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大门似乎被人从外面粗鲁地踢开了,然后是一个男音粗着嗓子气势汹汹地道:“锦衣卫奉旨办案,搜查镇南王府,敢阻拦者,杀无赦!”

一队锦衣卫一拥而入,为首的正是锦衣卫指挥使路淮宁,与此同时,朱兴和周大成也赶过来来,身后带着一干腰配长剑的护卫,并立刻护拥在南宫玥的身后。

朱兴和周大成毕竟是沙场上下来的,虽剑未出鞘,但通体散发出来的杀气还是让陆淮宁暗暗心惊。

陆淮宁对着南宫玥抱拳道:“世子妃,可否借一步说话?”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一棵大树下,陆淮宁又拱了拱手,压低声音道:“世子妃得罪了。请世子妃莫要惊慌,在下只是奉皇命装装样子,皇上是相信世子爷的。”

果然如此……南宫玥虽然已经隐约猜到了些许,但亲耳确认了,还是松了一口气,微微一笑说道:“多谢陆大人告知。”

陆淮宁忙又道:“只是,恐怕要得罪些许了……还请世子妃见谅。”

“陆大人言重了。”南宫玥识大体地说道。

跟着,南宫玥又回到了百卉的身旁,意味深长地对着朱兴和周大成道:“朱管家,周护卫长,陆大人奉旨办事,我们可不能给陆大人添麻烦,给世子爷添乱!”

朱兴和周大成看了看彼此,皆都退后了一步,但依然紧随着南宫玥,呈护卫状将她保护了起来。

陆淮宁大臂一挥,朗声道:“搜!”

“是!”一众锦衣卫气势汹汹地齐声应道。

不止是王府中,王府外也是密密麻麻地围了一群锦衣卫,面目森冷地守在门外。这街上这么大的动静,看到的人都是争相告走,不一会儿,就聚集了一群围观的百姓,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前两天才听说威扬侯府被人弹劾,如今还在闭门思过,没想到今日就轮到镇南王府被抄家了!”

“这些什么侯什么世子将军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勾结前朝余孽!”

“这个小兄弟还是慎言的好。”一个老者出言阻止道,“现在皇上还没下定论……”

“这都抄家了,还不算定论啊!”青年不以为意地撇撇嘴,“这些王侯将相看着平日里风光不已,其实出了事就是掉脑袋的事,还不如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日子过得平顺……”

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得尽兴,没人注意到人群的后方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几步,见没人注意自己,飞快地走了。

他得赶紧回去报告三皇子殿下这个好消息!

小厮飞快地上了巷子里的一辆青蓬马车,马车飞驰而去……

------题外话------

昨天的潇湘币已经发出了,每一个留言的姑娘都有。

幸运楼层请等我算算……昨天加班,到家已经凌晨1点多了,我今天找时间来统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