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放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个时辰后,那小厮就来到了三皇子府中,去了外书房求见韩凌赋。

此时,韩凌赋已经等得有些着急了。

“殿下,陆淮宁刚刚带一队锦衣卫去了镇南王府,凶神恶煞的。”那小厮恭敬地向韩凌赋禀报道,“现在锦衣卫已经把整个镇南王府都围了起来,好像是正在抄家呢!”

“好。”韩凌赋大喜抚掌,露出得意之色。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早朝的事韩凌赋早就已经得知,因着父皇当时没有表态,他还怕父皇不相信萧奕有异心……没想到父皇一出手便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看来父皇的眼中果然是容不下一粒沙子!

韩凌赋嘴角一勾,问道:“那镇南王世子妃可有何举动?”

小厮连忙道:“现在整个镇南王府被围得跟一个铁桶似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镇南王世子妃又能怎么样?!”

韩凌赋摩挲着手中的玉扳指,心情大好。

这一次,他要趁着萧奕不在王都,赶紧做实了他的罪名,让他永世不得不翻身!

当日他敢如此对自己,也是时候该让他付出些代价了!

想着,韩凌赋狭长的眼里闪过一道狠戾,一闪而逝。

只不过……

韩凌赋锐目半眯,他确实没想到吕首辅竟然在早朝上无意间帮了自己一把,看来官语白和萧奕平日里果然是太不会做人了,以致遇到机会就被人落井下石地狠狠踩了一脚。

这一次,真是天助他也!

想到这里,韩凌赋不由热血沸腾,他似乎能够看到那个位置离自己又近了几分。

“殿下,”正在这时,书房外传来了小励子的禀报声,“白侧妃求见。”

筱儿来了!韩凌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露喜色。筱儿既然来找自己,想必是终于想通了!

韩凌赋连忙道:“快,快让白侧妃进来。”

没等韩凌赋吩咐,那小厮已经极有眼色地躬声告辞了。

很快,小励子就引着白慕筱走了进来,然后又识趣地退了下去。出屋前,小励子神色复杂地看了二人一眼,心里暗暗叹气:虽然殿下这些日子表面上看着对摆衣侧妃宠爱有加,可是以自己对殿下的了解,白侧妃才是殿下的心头肉啊。

从白慕筱出现的那一刻,韩凌赋早就看不到别人,目光灼热地看着她。

今日白慕筱穿着一身月白色梅兰竹暗纹刻丝褙子,头上只簪了一支白玉梅簪,看来是那么清丽可人。

只是清瘦了不少……

韩凌赋在心中叹气,这段时间折磨的不止是自己,还有筱儿。

“筱……”

韩凌赋正想柔情蜜意一番,只见白慕筱一丝不苟地对着自己地对着施礼道:“筱儿向殿下请安。”

“筱儿,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多礼,快起来。”韩凌赋连忙道,急切地伸手欲扶白慕筱起身,可谁知白慕筱却是后退了两步,再次施礼道:“谢殿下。”这才站直了身体。

白慕筱举止间的疏离韩凌赋如何看不出来,不由眉头一皱。

“筱儿,”韩凌赋一脸无奈地看着白慕筱,“你还要同我怄气吗?”

怄气?白慕筱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原来在他的心目中,自己只是在同他怄气!难怪这么多天了,他再也没来找过自己,他只是在晾着自己,等着自己低头吧?……曾经,他们心心相惜,可是现在他们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白慕筱心中一阵抽痛,面上却是平静如斯,淡淡地道:“殿下多心了,我从未想过要同殿下怄气。”

韩凌赋的眼中更为无奈,筱儿又在口是心非了。她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还在怄气,不过以筱儿的性子,她肯来主动来找自己,已经是很难得了……

韩凌赋深深地看着白慕筱,眼中有着脉脉柔情,突然想起了刚才得知的那个喜讯,如果筱儿知道的话,必然也会高兴的吧。

“筱儿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韩凌赋迫不及待地想与她分享这个好消息,说道,“刚才镇南王府被父皇下旨抄家了,筱儿,我很快就能为你报仇了!”

为她?白慕筱心中冷笑,心凉无比,这仅仅是为她报仇吗?

她微微笑了,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的确是个好消息。”

韩凌赋却是毫无所觉,喜上眉稍地道:“我就知道筱儿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高兴,我当然高兴!”白慕筱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缓缓地说道,“若是殿下能答应我一件事,我会更高兴的。”

韩凌赋急忙道:“有什么事筱儿你直说便是!”顿了顿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只要我办得到的,一定会答应你!”

他的最后一句话让白慕筱心中的最后一丝游移烟消云散……

“放心,自然是在殿下力所能及之内。”白慕筱低声笑了,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恳请殿下赐我一纸放妻书。”

她为了这个男人自贱为妾,现在要走了,她想走得堂堂正正。

“筱儿你……你说什么?!”

白慕筱的话如同投下了一个响雷,炸得韩凌赋耳边轰轰作响,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白慕筱。

他本以为白慕筱来找自己是想通了,想明白了,想同自己和好如初的,却怎么也没有料到她是来找自己要放妻书的。

韩凌赋原本的好心情转眼荡然无存。

白慕筱却是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来意又说了一遍:“恳请殿下赐我一纸放妻书!”

“不行。”韩凌赋面色铁青地拒绝道,“本宫是不会答应的。”他面露冷意,连自称也从“我”改成了“本宫”,一股威慑的气势无形间释放出来。

“殿下这是要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了?”白慕筱嘴角浮起了讥讽的笑意,“当年殿下还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只要我想要离开随意都可以。区区一纸放妻书难道还不在殿下的能力范围内?”

韩凌赋眉头微蹙,道:“是,本宫是曾经说过,可是筱儿今时不同往日,你我已是夫妻,岂能因为几句口角之争就劳燕纷飞?!”

白慕筱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冷冷地纠正道:“殿下错了,你我并非夫妻,您的正妻是三皇子妃崔燕燕。”

“可是筱儿,在本宫的心里,你才是本宫的妻,崔燕燕不过是父皇硬塞给本宫的。”韩凌赋耐着性子安抚她,“筱儿,你知道的,本宫与她甚至没有夫妻之实!”他所做的种种妥协还不是为了她白慕筱!可她为何她就是看不到自己的付出?!

白慕筱却是毫不动容,冷冷地道:“那摆衣呢?”他也许不爱崔燕燕,可是摆衣呢!

韩凌赋突然觉得好累好累……为什么筱儿永远要钻在牛角尖里?为什么他必须一次次地跟她解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既然她不愿意信他,他说再多又有何用?!

韩凌赋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心中浮现一丝不耐,道:“筱儿,无论如何,本宫是不会答应的。”

“殿下这又是何必呢?”白慕筱轻声叹息,“你我情分已尽!殿下心里究竟如何,我不知,但我知道我心中已经没有了殿下,还请殿下赐放妻书。”

我心中已经没有了殿下!

韩凌赋瞳孔一缩,不敢置信地瞪着白慕筱,他为她做了这么多,现在却换得了这么一句话?!哪怕她是在故意激怒他,也让他心寒不已!

“筱儿,你不必再说了。”韩凌赋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既然你不愿意留在三皇子府,那就去庄子上冷静冷静吧……”

他以为把她打入“冷宫”就能吓到她?这些日子她早已经在一日日地等待中心冷,一切都看透了。白慕筱讽刺地勾唇,淡淡道:“殿下我的心意是不会改变的!”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韩凌赋坐在原位,直直地看着白慕筱离去的方向。

这些天,他弹尽力竭,才让计划一步步地顺利进行下去……本来以为他的时运终于来了,为何筱儿偏要在这时倒他一桶冷水。

韩凌赋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小励子突然进屋来,行礼后,恭声禀告道:“殿下,派去盯着镇南王府的人刚刚传讯回来说……”他忐忑地顿了一下,才一鼓作气道,“说锦衣卫既没有封府,也没有抓人,只抬了几箱子就离开了。”

“什么!?”韩凌赋震惊地猛然站起身来。

锦衣卫的行为明显是轻轻放过了镇南王府?!

怎么会这样?!

难道说自己的火烧得还不够旺?

不行!绝不能就这么放过萧奕!

韩凌赋心乱如麻,好一会儿,才沉声吩咐道:“备马!本宫要去一趟平阳侯府。”

韩凌赋很快就匆匆地赶往了平阳侯府,而另一边,镇南王府中,锦衣卫大队人马已经撤离,留下王府内的一片狼藉,目光所及之处都被锦衣卫翻得乱七八糟。

“世子妃,”陆淮宁和南宫玥避到一边说话,面露尴尬之色,“在下那些手下都是些五大三粗的糙汉子,也没个轻重,还望世子妃见谅。”

南宫玥微微一笑:“陆大人言重了,演戏演全套,既然想要骗外人,要先能骗过自己人才是。”

见南宫玥如此明事理,陆淮宁也放心了,大臂一挥对着剩下的几个心腹锦衣卫道:“我们走!”

锦衣卫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王府中总算又再次回复宁静。

当王府的大门又一次关闭后,所有的下人们皆都松了一口气。

南宫玥忙碌了起来,先是吩咐朱兴和周大成这些天务必要守好门户,以免府中的下人人心动荡,另一面又嘱咐安娘赶紧安排下人将王府整个清扫整顿一遍,清点一下损失,也好记录在册。

南宫玥雷厉风行的安排好了一切,百合这时才来禀告说:“世子妃,大姑娘在外面等您好一会儿了。”顿了一下,她又补充了一句,“是大姑娘让奴婢别告诉您,说等您先忙完了再说。”

南宫玥随着百合去了宴息间,她没让人惊动萧霏,一进屋,就见萧霏正魂不守舍地坐在圈椅上,手上拿着书册,眼神却有些恍惚。

挑帘发出的声音让萧霏一下子惊醒,忙放下手上的书册迎了上来:“大嫂!”

见萧霏小脸上掩不住的忧心,南宫玥不由得想起刚才锦衣卫横行霸道地在王府中查抄时,萧霏虽然害怕,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一步也不肯离开。

南宫玥的眼中染上一丝暖意,萧霏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从来没经历过什么风浪,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然是非常不易。

南宫玥拉着萧霏在罗汉床上坐下,又命丫鬟上了热茶。

“大嫂……”萧霏欲言又止地看着南宫玥,想问大哥萧奕会不会有事。

“霏姐儿,别担心。”南宫玥安抚地拍了拍萧霏的手,想着萧奕被人弹劾的事萧霏也迟早会知道的,便把今日早朝上的事一一告诉了萧霏,然后道,“这些日子朝堂上有些乱,不止是我们镇南王府,好几个府邸都被锦衣卫彻查过,我们镇南王府问心无愧,当然也不怕他们查。等查清楚了,自然就没事了。”

顿了一下后,她安抚地又道:“你看,锦衣卫这不是都走了吗?既没拿人也没封府。”

萧霏想想也是,如果皇帝真的定了镇南王府或大哥萧奕的罪名,那么今日锦衣卫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就走人。

萧霏的表情看来放松了许多,看了看有些乱糟糟的四周,说道:“大嫂,我帮与你一起整理吧。”

南宫玥笑着应了,“我们先去收拾书房。”

无论是外院还内院的书房里,一些至关紧要的东西早就已让南宫玥藏进暗阁了,摆在明面上的都不过是一些古籍孤本,书册字画等等,乍一眼看来很是清贵,但也仅仅只是清贵。

两个书房都由南宫玥和萧霏带着百卉百合亲手收拾,足足忙了几个时辰,书房总算又恢复成井然有序的样子。

萧霏尤其关心书房里的那些孤本古籍,见其完好无损,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

收拾好书房后,萧霏又陪着南宫玥一起在抚风院用了晚膳,接着便喝了些热茶消食……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南宫玥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往日里,萧霏陪着自己用了晚膳后也就走了,可是今日……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朝萧霏看去,萧霏局促地动了动,一本正经地对南宫玥说道:“大嫂,不如今晚我陪你一起睡吧?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哥又不在家,你一定会害怕吧?”

南宫玥怔了怔,前世那么多风风雨雨,人间地狱她都已经见识过,今天这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她正想再安抚萧霏几句,可是话到嘴边时,她又想到了什么,细细地打量着萧霏,只见她平日清冷的眼眸中看似平静无波,但是南宫玥仿佛在那其下看到了一个只被吓坏的小猫咪。

南宫玥勾了勾嘴角,温柔地笑了:“那就麻烦霏姐儿陪我了!”

一旁服侍的百合如何看不出这根本就不是大姑娘陪着世子妃,是世子妃陪着大姑娘才是!哎,世子妃养个“女儿”还真是不容易啊!

百合转身进内室去给萧霏也准备一床锦被……

待到两人洗漱完毕,躺在床榻上时,已经过了亥时。

萧霏略显僵硬地躺在自己的被窝里,一动也不敢动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霏只觉得胳膊有些麻,忍不住稍稍动了动,身旁立刻传来了南宫玥的声音:“霏姐儿,你还没睡着?”

萧霏面上露出一丝赧然,“大嫂,我吵醒你了?”

南宫玥虽然看不到萧霏的表情,却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腼腆,含笑道:“我也没睡着。霏姐儿,虽然现在没有点上蜡烛,但我们也学学古人‘秉烛夜谈’如何?”

萧霏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抚掌道:“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谈!大嫂,甚妙!我最近在你的书房里翻出一套《易经》,大嫂,你也读过《易经》吗?”

南宫玥笑了笑,随口念道:“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易经》,一直到三更的锣鼓声响起……

因着前一晚入睡有些迟,两人第二天也晚起了半个时辰。

她们才刚用完早膳,百卉便突然进来禀告说,林氏和柳青清来了。

母亲和大嫂来了?!

南宫玥先是惊喜,随后又有些苦笑,看来她们是得知了昨日之事,才特意来看她的。

虽然让母亲担惊受怕了,但此事事关重大,她也无法据实以告。

南宫玥定了定神,和萧霏一起到二门相迎。

在二门下了马车的林氏和柳青清的面色看起来很不好。

“玥儿!”林氏疾步上前,紧紧地握住女儿的手,担忧地上下打量着。

柳青清在一旁道:“三姑奶奶,昨儿听说王府被锦衣卫查抄,可把我和二婶婶给吓坏了。本来……”她略显僵硬地顿了一顿,“那时候天色晚了,也不方便过来,所以今儿一大早,我就和二婶婶急忙赶来了。”

“母亲,我没事的。”南宫玥安抚地拍了拍林氏的手,“母亲,大嫂,外面冷,我们到里面坐下说话吧。”

见南宫玥巧笑倩兮,模样没什么不对,林氏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南宫玥身旁的萧霏,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虽然上次萧霏陪着南宫玥去南宫府时,林氏已经感觉南宫玥和这个小姑处得不错,可今日萧霏亲自陪南宫玥来迎客,看来竟是又亲昵了几分。……也好,以前林氏一直担心女儿和婆母小方氏处得不好,以后若是有萧霏可以从中调剂,那女儿有不至于太过为难。

几人到了小花厅坐下,丫鬟们手脚利落地在小花厅里烧起了银丝炭,屋子里已经变得暖洋洋的。

知道林氏和柳青清心里担忧,南宫玥忙把昨日的事说了一遍,当然是隐去陆淮宁的那番话不说,只是尽量把这次查抄说得轻描淡写些。

柳青清稍稍释然地抚了抚胸口:“三姑奶奶,如此我们就放心了。我赶紧命人与父亲和三叔父捎个口信,也免得他们担心。”丫鬟立刻领命而去。

南宫玥歉然道:“母亲,大嫂,这不过是小事,我本来不想你们担心……却反倒让你们为我费心了!”

“玥儿,只要你没事就好。”林氏终于是展颜。

柳青清亦是附和道:“三姑奶奶,一家人莫要说两家话才是。”

看着三人和乐融融的模样,一旁的萧霏眼中闪过一抹艳羡,不过,她想想自己和大嫂的关系也很好,又笑了。

南宫玥含笑又道:“母亲,大嫂,你们也难得有空来我这里坐,不如今日就在我这里用午膳吧,就当是忙里偷闲!”现在是年底了,柳青清如今管着南宫府的中馈,必然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林氏和柳青清自然是应下,王府中好些时候没客人留下用膳,厨娘逮到机会,是十八般武艺都使了出来,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不止是好吃,而且还赏心悦目得紧。

酒足饭饱后,林氏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南宫玥忙道:“母亲,您可是昨日没休息好?不如去客房里小憩一下吧。”

林氏颔首道:“昨日是忙得半宿没睡……”她突然发现说漏了嘴,立刻改口道,“我是说昨晚有些失眠……”

看着女儿一霎不霎的清亮眼眸,林氏再也扯不下去,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柳青清叹了口气,道:“二婶婶,我们也别瞒着三姑奶奶了。”顿了顿后,她对南宫玥道,“三姑奶奶,其实是祖母她病了。”昨儿她和林氏正打算来镇南王府看望南宫玥,谁知道突然出了这件事,便被耽搁了。

“祖母病了?!”南宫玥眉心微蹙,“是什么病?”

柳青清无奈地答道:“昨儿,祖母被三婶婶气晕了,不过没什么大碍,请了大夫后,很快就醒了。大夫说祖母是一时气急攻心,无大碍,服几剂安神静气的汤药即刻,不过年纪毕竟大了,还是要好生养着,少动气。”

被黄氏气晕了?南宫玥难免露出讶色,黄氏不是暂时被禁足了吗?

柳青清继续道:“前些日子,广平侯夫人不是来府里为幼子给四妹妹提亲吗?这件事我本来是瞒着三婶婶的,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竟然被三婶婶给知道了。哎,也是我轻忽了,之前三婶婶安分了好些日子,我便也没太看着她,谁知道她竟然收买了守侧门的婆子,让她给备了车马,就悄悄地溜出了府去……”

南宫玥眉头微动,“难道说三婶婶她去了广平侯府?”

柳青清叹息地点了点头:“不错。她还把四妹妹的庚帖都给了广平侯府,回府后,口口声声说,待广平侯府合了八字后,就会上门来下小定!”

庚帖也给了,相当于婚事定了一半了,黄氏做到这地步,那可不就是逼着苏氏一定要答应这么亲事!南宫玥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也难怪苏氏气坏了。

苏氏一辈子当家做主惯了,临到老居然被庶子媳妇给玩了一把。

广平侯夫人两次登门南宫府提亲,南宫府都没有应下,如今黄氏一个庶子媳妇大咧咧地跑到广平侯府去应下了亲事,那其中可不就是有猫腻!

虽然苏氏心里也打算应下这门亲事,可知道长子不同意后,也就私下里嘟囔几句,早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可万万没想到黄氏竟然来了这一出,简直丢脸丢到广平侯府去了!

不!指不定过几日,整个王都都知道他们南宫家的姑娘嫁不出去,“求”到广平侯府让人娶呢!

------题外话------

幸运楼层已经发到书评区置顶帖了。我有点想做“阿奕&小白”款呢,有人想要吗?我们可以下个月的活动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