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秘密/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官语白到了御房书的时候,皇帝正在与陆淮宁说着话,见他来了便点点头,示意他免礼。

官语白站在御前,淡雅如风,目光中更是透着温和平静。

“赐坐。”

御书房里伺候的人早已遣了下去,只留下了刘公公,皇帝一声令下,刘公公亲自搬来了凳子让官语白坐下。

皇帝深深地望着他,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语白,朕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皇帝的样子有些疲惫,面色更是灰暗极了。

官语白缓缓开口,说道:“皇上但请说无妨。”他的声音轻缓,仿佛能够抚慰人心般,平静着皇帝的心绪。

“语白,朕怀疑那个与百越勾结之人便是朕的儿子。”皇帝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量说出了这句话,随后便叹息着摇了摇头。

“不知皇上怀疑的是哪位皇子?”

皇帝又是一声叹息,“朕的三皇子。”

就算皇帝想相信自己的儿子,可是韩凌赋的实在太可疑了,他的侧妃是百越圣女,而他从前领着理藩院差事的时候,又和百越使臣关系甚好,现在又……实在让皇帝不得不怀疑。

皇帝把方才的事与官语白说了,随后又道,“语白,你说朕该怎么办?”

官语白垂眸沉思了片刻,起身作揖道:“皇上,恕臣直言,此事涉及重大,单凭三皇子殿下恐怕是做不下来的。除非……”他顿了顿,语带深意地说道,“在朝堂之上,有人帮他。”

“帮他?”皇帝沉思了片刻,喃喃道,“莫非是平阳侯?……陆淮宁。”

陆淮宁忙抱拳应道:“臣在!”

皇帝直视着他说道:“朕让你派人盯着平阳侯的,可有消息。”

在陆淮宁上次禀报说,韩凌赋连接两日去了平阳侯府后,皇帝就让陆淮宁派人盯着了。锦衣卫出马,自然不可能毫无收获,就听陆淮宁恭敬地禀报道:“启禀皇上,平阳侯夫人前两日曾与身边的嬷嬷抱怨说,三皇子殿下总往他们府里跑,想求平阳侯帮他。但是二公主害得她的女儿和亲西戎,他们平阳侯府早就和三皇子殿下恩断义绝了,他跑再多次也没用。”

皇帝微微皱了一下眉

平阳侯夫人这番话可谓是有些“大逆不道”,曲葭月和亲乃是为国为民,平阳侯一家居然心生不满……好吧,皇帝也承认这件事是二公主做得不地道,他们不满也是常理之事,私下里说说也就算了,皇帝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明君也就不去计较了。不过,以平阳侯夫人的说法,小三是去找过平阳侯,但平阳侯是拒绝了他?

这么说来,和小三勾结的不是平阳侯?

皇帝不禁又想到吕文濯。

皇帝沉思着,而官语白却在听到陆淮宁的禀报后眉梢微挑,似是有些惊讶,但唇边随之浮起浅浅的笑意,气息也随之更温润了几分。

既然如此,他“帮”平阳侯一把,又如何呢……

“皇上。依臣之见,平阳侯府只在军中稍有威望。”官语白开口了,声音如清风徐徐,“而此次之事,先从御使开始,朝堂之上,皆以文臣口诛笔伐,相互诛连,以平阳侯而论,应该做不到。”

皇帝略有所思道:“语白说得有理。……那语白觉得何人更有可疑?”说到这里,他有些审视的看着官语白。

“皇上。”官语白轻缓地说道,“与其臣在这里猜测,不如试一试,更加一目了然。”

“怎么试?”

“既然三皇子殿下有可疑之处,皇上可继续向他施压。”官语白意有所指地说道,“如此,若殿下是被诬陷的,自然不会有任何不妥的举动,可若是真如皇上所猜测的那样,那么殿下定会想法子脱罪,因而,只需要盯紧了殿下便是。”

见皇帝在思考,官语白又接着说道:“如今朝堂……不,应该是整个王都都有些人心惶惶不安,皇上不应再扩大这种恐慌。”

皇帝微微颌首,说道:“……陆淮宁。派人守着三皇子府,一有异动就立刻来禀报朕。”

陆淮宁赶紧应是。

陆淮宁出了御书房后就迅速调来了人手,才不过片刻工夫,就已经在暗中将三皇子府围得严严实实。

然而对于这一切,韩凌赋却并不知晓,他甚至都不知道皇帝居然已经对他疑心到了如此地步。他匆匆地回了府后,就立刻写了一封信,命亲信带着去了平阳侯府。

然后就焦急地等待着……却不想这一等就等到了腊月初八。

腊月初八正是腊八节,尽管近日来王都风云不断,让不少人家都惶惶不安,很多宴席也都停了下了,但腊八毕竟是个重要的节日,大大小小的府邸也不禁为之忙碌起来。

镇南王府也不例外。

一大早,王府中就弥漫着香浓的腊八粥的味道,南宫玥就是在这股香味中睁开了眼。

也不知道阿奕有没有吃上一碗腊八粥?

想到这两年来都不能和阿奕一起过腊八,南宫玥就不禁有些失落,但很快对自己说,以后他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这次的腊八节,南宫玥过得还算轻松,萧霏体贴地为她分忧,帮她管起了腊八节的诸多事宜,因而南宫玥只需着上世子妃大妆,等着宫里赐粥便是。

这时,百卉来了。

南宫玥挥手让屋里的人退下,就见百卉福了福身,回禀道:“世子妃,朱兴说公子交代的书信已经备好,稍后就会送去三皇子府。”

南宫玥微微颌首,说道:“一会儿,你去告诉朱兴,这件事千万不能有差池。”其实送信这种事,官语白自有人手可以去做,但是南宫玥想着或许是因为现在阿奕不在,他才会特意以此向这些忠于阿奕的人表明立场。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她必要让人办得妥妥当当。

百卉慎重应道:“是。”

“时辰不早了,我们去武寿堂吧。”

南宫玥说着,就出了门,又让百合去把萧霏也叫过去。

南宫玥在武寿堂坐下没多久,萧霏便随着百合步履匆匆地来了,她身后的桃夭手里拎着一个红木食盒。

给南宫玥见礼后,萧霏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说:“大嫂,你可要看看摆好的粥盒?”

南宫玥以为萧霏是第一次主事,所以有些不安,便道:“霏姐儿,你看着好便好。”反正无论是粥盒的图案还是送粥的名单都有去年的旧例可以遵循,出不了乱子的。

萧霏原本闪着火花的眼眸仿佛被浇了一桶冷水似的,整个人都有些蔫了。

南宫玥这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忙改口道:“霏姐儿,我还是看看吧。”

萧霏顿时又展颜,桃夭忙打开了粥盒,飘出一阵浓浓的香甜味。

南宫玥一看那粥盒,便笑了。

粥盒里,还是用果脯、荔枝肉、桂元肉、桃仁、松子、染红的瓜子等摆的图案,却非往年的吉祥图案,而改成了岁寒三友,看那构图便知道萧霏是花了心思的。

南宫玥微微一笑,赞道:“霏姐儿,这图案是你让厨房摆的吧?”

萧霏腼腆地点了点头,而一旁的百合却是忍不住腹诽:这一次也算是苦了厨房了。要把一个粥盒铺成这样,那是花了多大的心力啊!

说话间,鹊儿就进来禀告道:宫里赏赐的腊八粥终于到了。

南宫玥和萧霏一起同二门领粥谢恩。

萧霏不止是命人给内侍们都塞了红封,还送了他们一个粥盒,內侍们受宠若惊地连声道谢。

宫里的粥车走了,接下来又去了长安侯府、宣平伯府……

王都的各个府邸很快就一一收到了皇帝赐下的腊八粥,然而在三皇子府上,韩凌赋等了整整一日,直到太阳西斜,依然没有等到赐粥的内侍。

韩凌赋面色阴沉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

自从那日给平阳侯去了信后,平阳侯再没有任何音信传来。

而现在,父皇也没有给他赐粥,虽然只是一碗腊八粥,但足以代表了父皇的态度。

恐怕不到明日,王都上下就都要知道自己没有被赐腊八粥的事了,届时那些人会怎么看待他?他可是堂堂皇子啊!

果然,父皇是疑心他了!

这个念头,让韩凌赋不禁惶惶不安,他不敢想象自己勾结百越构陷朝臣的事情一旦被父皇知道,自己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他是皇子,此事也不涉及谋反,应该是不会被赐死的,但是从此再不得圣眷是肯定的。若是那张位子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话,对韩凌赋而言简直就比死还要可怕,还要绝望……

平阳侯,他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如果不是他轻举妄动,自己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韩凌赋一面在心里把平阳侯恨个半死,一面也只能倚靠他,继续期盼着他能够尽快回信,与他共同商议对策。

韩凌赋心乱如麻,他在书房里再也坐不下去了,推开门走了出去,迎着腊月的寒风漫无目地在府里随意走着,穿过庭院,穿过花园,穿过一座小桥……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等他回过神来,便发现星辉院出现在了前方。

筱儿……

韩凌赋的脑海中不由浮现起了白慕筱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回想起来就让他心神荡漾。

可是想到两人上次不欢而散,他又有些犹豫。

在原地踌躇了片刻,他终于还是不想违背自己的本心,大步走进了星辉院。

院子里的几个下人在看到韩凌赋的那一刻露出明显的惊讶之色,很快上向韩凌赋行礼。

“白侧妃呢?”韩凌赋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问。

几个奴婢面面相觑,跟着其中一个丫鬟大着胆子回禀道:“回殿下,白……白侧妃已经去庄子了。”说到后来,那丫鬟的舌头已经开始打架了,战战兢兢。明明是三皇子殿下令白侧妃去的庄子,怎么现在又好像都忘了呢?……哎,这主子的事真是令人无法理解,只求别迁怒到她们这些奴婢身上才是。

韩凌赋一瞬间恍惚了一下,然后对自己说:是啊,筱儿已经去庄子了。

他恍然地看着四周,平日里熟悉的一砖一瓦,在没有筱儿以后,便仿佛陋室一般,再没有光辉。

韩凌赋魂不守舍地走出了星辉院,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没有了筱儿,他有了心事,也无从述说!

为何筱儿就是不理解他的心意,非要口口声声地说要离开他呢!

韩凌赋眼中闪过一抹痛楚,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殿下……”

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韩凌赋的身后响起,韩凌赋转身,就看到摆衣正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她身形比小产前更显单薄,寒风吹抚着她发丝,一双蓝眸更透着楚楚可怜。

“摆衣。”韩凌赋先是一怔,随后走了过去,微微皱眉道,“你怎么不穿斗篷就出来了。”

摆衣含情脉脉地望着他,说道,“妾身几日未见殿下了,所以……妾身是特意来找殿下的。”

韩凌赋的心不禁柔了几分,见她衣着单薄,于是说道:“去你那儿说话吧。”

摆衣温婉应是,于是两人便一起回了她的水漓院。

屋里烧着银霜炭,一进去就是一阵扑面而来的暖意,摆衣亲手端上了热茶,几口茶下肚让韩凌赋一直紧绷的弦也随之放松了不少。

摆衣含笑道:“殿下,妾身替您捏捏肩膀吧。”

韩凌赋下意识地想拒绝,但见摆衣已经站了起来,便应了。

摆衣一边替他捏着僵硬的肩膀,一边试探地问道:“殿下近日似是心事重重,妾身可否当殿下的一朵解语花?”

摆衣不久前收到了阿答赤让人递进来的信,原来阿答赤昨日去给刑部大牢里的奎琅殿下送东西的时候,被拒绝了,说是大裕皇帝不准他们随意递东西进去。阿答赤当场就傻了眼,原来还好好的,他们每隔两三天都会送些吃食,毕竟殿下住在牢里实在委屈,可怎么突然就不能送了呢?

阿答赤自觉不太妙,立刻命人递信给摆衣。

这几日韩凌赋闭府不出,本就让摆衣有些奇怪了,一收到阿答赤的信,更是不安,等不及的便来找韩凌赋了。

韩凌赋不禁叹息,此事毕竟与他和百越的结盟有关,便大致的把事情说了。

摆衣的俏脸立刻就僵了下来,所幸,韩凌赋看不到她的表情,还在焦躁地说道:“……也不知道平阳侯是怎么办事的,居然这般不小心。”

真是没用!摆衣在心里暗恼道,好好的局面居然也能让他弄成这样,还是位皇子呢,简直太窝囊了!

摆衣面上忧心忡忡地问道:“殿下,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待平阳侯回信再说……”

他与平阳侯现在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蚱蜢,他不相信平阳侯会不愁。

话虽如此,在这一日日的煎熬下,韩凌赋依然觉得心身俱疲。

“殿下。”

正在这时,小励子叩响了门,在屋外低声道:“奴才有要事禀报。”

韩凌赋随口说道:“进来。”

小励子推门进来,脸上带着喜色,他先是看一眼摆衣,这才说道,“殿下……平阳侯递信来了。”他知道三皇子殿下近日为了平阳侯迟迟不给回信而焦虑,好在,终于收到信了,殿下的心情应该也会好吧。

“平阳侯?!”

果然,韩凌赋心中一喜,忙不迭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说道:“快把信给我!”

小励子赶紧递上信去。

韩凌赋匆匆拆开,这一刻,他就连手都有些颤抖了。

韩凌赋一目十行地看着,平阳侯在信中说自己的府里被盯梢了,所以没有及时回他的信。并说到如今的情况对他们很不利,必须得有更加有利的靠山,替他在皇帝面前说话。

而平阳侯提到的这个人,便是当朝首辅吕文濯。

韩凌赋紧接着又看了第二页信纸,神色随之一愣,好半天都没有动静。

摆衣在一旁正等得焦急,见状,也不顾会不会惹来他不快,轻轻地唤了一声,“殿下?”

韩凌赋回过神来,将信纸紧紧地捏在了手心里。

“殿下,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摆衣一副忧心的样子,“……莫非平阳侯带来的是坏消息?”

“不算坏消息。”韩凌赋考虑了一下,终于还是直言道,“平阳侯说目前的情况对本宫来说不是太妙,但也没到太糟糕的地步。内阁首辅吕文濯一向颇得父皇信重,若是他肯为本宫在父皇面前美言几句的话,一切就能迎刃而解。”

摆衣心中一喜,面上则是颇为韩凌赋着想的问道:“那吕首辅如何才肯帮殿下?”

韩凌赋将信纸塞进了袖子里,勾起唇角道:“本宫会让他帮我们的。”

他虽然和吕文濯没有交集,但是平阳侯却告诉了他吕文濯的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

直到这时,韩凌赋才知道那日早朝时,吕文濯为何会出言帮他,其实吕文濯并不是要帮他,而是为了要彻底踩下官语白。

原来当日,构陷官家军的,以致官家灭门的除了燕王,还有他——吕文濯!

想来当官语白回了王都,并一日比一日更得盛宠时,吕文濯一定寝食难安吧。自己与他到底是站在同一边的,他们的敌人是同一个人,他一定会帮自己的!

“本宫先去书房了,你好生休息,近日天寒,若要出门还是要披件斗篷才是。”韩凌赋说着,便往外走去,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给吕文濯去信了。

看着韩凌赋自信离去的背影,摆衣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

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都快到元月了,奎琅殿下离开百越都大半年了,百越国内一定也在焦急地等待殿下回去。

无论如何,这件事千万不能差错……

大裕距离百越实在太远了,以至于摆衣并不知道,百越此时已经发生了一番翻天覆地的变化……

百越的四皇子努哈尔即将登基!

此时的努哈尔正在内侍的服侍下试穿着登基大典上用的冕袍,又戴上了金缕冕冠,站在偌大的铜镜前,意气风发。

从明日起,他努哈尔就不再是百越的四皇子,而是百越的新王了!所有百越的臣民都将在他的脚下俯首成臣,那是何等的快意!

整个百越又谁能料到朝堂上下能在短短的半月间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努哈尔表情中,流露出一丝志得意满。

那一日和萧奕分别后,努哈尔就依萧奕的吩咐,在几日后去见了二皇子表示效忠之心,起初,二皇子根本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不过是虚情假意一番。努哈尔心下明白,便把五皇子和六皇子结盟之事透露给了二皇子,二皇子当然不信,直到如他一般天一宫亲眼看到了证据。二皇子出手如雷霆之势,当下就将两位皇弟围堵,接下来有一个发展出乎怒哈尔的意料,就是二皇子竟然出手杀了五皇子。

二皇子斥责六皇子忘恩负义,谁知道六皇子反而不屑地表示,他早就知道二皇子有了异心,他所做的不过是为他的大皇兄守护这个王位。兄弟俩虽然一番争执,但二皇子终究还是没忍心杀死他的同母兄弟,把六皇子软禁了起来。

天一宫事变后,当晚宫中就突然传来了百越王病危的消息。

二皇子和三皇子都急急地进宫希望得到百越王的传位以名正言顺地登上王位,他们却不知道早已经落入了他努哈尔的陷阱。

当日,二皇子和三皇子一过宫门,努哈尔就率领他的“亲卫队”出现了,“义正言辞”地以二皇子和三皇子意图逼宫造反为由,毫不留情地将两人诛杀。

就像大裕那句俗语说得那样:树倒猢狲散。一见二皇子和三皇子血溅当场,他们的手下亲信立刻弃械投降。

四皇子心里也明白倘若二皇子和三皇子没失掉他们的左膀右臂,那么自己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得手!不过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最重要的是他胜了!

当百越王听说他一日折损三子的时候,一口气没喘上来,就心疾发作了……努哈尔下意识地想替他叫御医,但很快又迟疑了……毕竟百越王只要活着一日,自己就一日无法登基。

那一晚,百越王驾崩了!

满朝文武还来不及反应,就在短短几日中,被努哈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清洗了一遍,至此,朝堂中再也没人敢质疑宫变那一天的事。

谁也无法挡在四皇子殿下的前面了!

夜渐渐地深了,四周寂静无声……

“殿下,天色不早了,登基大典明日一早就要开始,您是不是该歇息了?”内侍恭敬地俯身行礼。

“孤……本王还不困!”努哈尔此刻热血沸腾,根本毫无睡意!而且,他也舍不得脱下这身冕袍,更舍不得睡皱了它!

他只期望着明日眨眼就能到来。

“你们都下去吧!”

努哈尔看也懒得看內侍一眼,不耐烦地挥退了他们,却久久没有等来內侍应诺的声音。他感觉有一丝怪异,正欲回头去看,却听一个熟悉得令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突然响起:“四皇子殿下,真是好大的威风啊!”语气中透着一丝淡淡的讽刺。

努哈尔的身子一瞬间仿佛被冻结般僵住了,缓缓地转身看了过去,先是看到內侍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莫修羽正抱胸似笑非笑地瞅着他,仿佛他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努哈尔差点没变脸,但他还是按捺住了,深吸一口气,朝他梦寐以求的王座看去,只见那里不知何时已经坐着一个昳丽的青年,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没什么诚意地致歉道:“这么晚还来叨扰殿下,真是不好意思了!”青年慵懒地斜靠在王座上,右手肘撑在包裹着白虎皮的扶手上,右手托着下巴,翘着二郎腿,好不自在。

------题外话------

在腾讯书城里,本书的书名已经正式改为了与潇湘一样的《盛宠之嫡女医妃》,就连封面也一起被改了,书城的姑娘们可别找不到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