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事败/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努哈尔的身子一瞬间仿佛被冻结般僵住了,缓缓地转身看了过去,先是看到內侍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莫修羽正抱胸似笑非笑地瞅着他,仿佛他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努哈尔差点没变脸,但他还是按捺住了,深吸一口气,朝他梦寐以求的王座看去,只见那里不知何时已经坐着一个昳丽的青年,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没什么诚意地致歉道:“这么晚还来叨扰殿下,真是不好意思了!”青年慵懒地斜靠在王座上,右手肘撑在包裹着白虎皮的扶手上,右手托着下巴,翘着二郎腿,好不自在。

努哈尔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张王座,心中波涛汹涌。

对方是在警告自己吧!

没有他,自己此刻就不能王袍加身;没有他,自己此刻还在夹缝中生存;没有他,自己也不可能轻易地将二皇子和三皇子诛杀……

想到宫变那日,鲜血几乎将整个宫门染红,惨叫声、奔逃声、兵器碰撞声、杀戮声……此起彼伏。若非努哈尔也数次上过战场,怕是已经要吐了。

而这位萧世子却若无其事地站在血海中,半边的脸上溅满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血,可是他满不在乎,甚至懒得擦一下,就这么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云淡风轻地述说起下一步计划……

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为何百越传言中这个大裕的镇南王世子如同恶鬼一般!

他们百越有一句老话,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所以越色彩艳丽的蘑菇就越毒,越色彩斑斓的蛇就越让人致命……这个萧世子就是一个披着华丽人皮的恶鬼,一个人世间的杀神!

“萧世子……”努哈尔讷讷地脱口而出。

萧奕眉头一扬,坐在那里拱了拱手,道:“恭喜殿下明日就可登基为王!”

努哈尔却再也笑不出来,原本的好心情荡然无存,就算他为王又如何?他还不是要受制于人……

他咬了咬牙,俯首作揖——在百越没有跪礼,没有伏礼,他所行的长揖礼已经是下位者对上位者,臣子对王上的礼节。

“萧世子言重了。”努哈尔僵硬地赔笑道,“这一切都是仰仗世子,不知道世子今日来有何吩咐?”有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即便要受制于萧奕,也比受制于他的兄弟好!再说,等萧奕走了,自己在这百越还不是万人之上的王者!

努哈尔迅速地调整了心态。

萧奕了然地看着努哈尔,没有漏掉对方那些细微的表情变化,他也不在乎,只要这个努哈尔乖乖听话就好。

无事不登三宝殿,萧奕此行来王宫中当然不是为了恭喜努哈尔即将登基。

“殿下,我要你做一件事……”

萧奕缓缓地道来,寥寥几语听得努哈尔再也抑制不住地猛然抬起头来,脸上充满了惊诧之色,没料到萧奕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

不过这个要求再简单不过,对努哈尔而言,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他当然不会傻得违逆萧奕的意思。

努哈尔含笑作揖道:“萧世子,这个简单,本宫立刻就去吩咐……”

“不急,一个月后再办吧。”萧奕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袍道:“可惜本世子不能留下来亲眼见证殿下的登基仪式了。”

萧奕要走了?!努哈尔顿时眼睛一亮,却不敢显露出来,只能用惋惜的口吻说:“萧世子为何不多留几日呢?也让好本宫一尽地主之谊,带萧世子看看我百越风情才是。”

“那倒也是……”萧奕故作迟疑,见努哈尔面色一僵露出后悔之色,却又语锋一转,“只可惜本世子还有要事必须尽快回南疆。”

听到这里,努哈尔又暗暗释然,正想说几句客套话,谁知那该死的大裕镇南王世子又道:“不过小莫倒是打算在百越好好玩上一阵子,殿下不如把小莫当做是本世子一样招待一下如何?”

努哈尔的心脏随着萧奕的寥寥几语一惊一乍,一起一伏,简直就像是被人上上下下地抛着玩似的。听到后来,努哈尔的额头上已经是青筋直跳。听萧奕的意思,分明是要把这莫修羽留下了控制自己!

该死……

努哈尔定了定神,试探地说道:“萧世子,那本宫的解药……”

萧奕似笑非笑地看了努哈尔一眼,“殿下莫心急,本世子这不还没离开百越吗?本世子与殿下合作得如此愉快,当然是希望长长久久下去,殿下且宽心。”

努哈尔又如何宽得了心,可是现在还不是与萧奕翻脸的时候,他初登王位,整个百越百废待兴,朝堂经过一番清洗尚且稚嫩,周边的小族还在虎视眈眈,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得先坐稳这个王位,把持住朝政才行。

对于努哈尔在想些什么,萧奕心里再清楚不过,也正是如此,他才忽悠着努哈尔在宫变后自拆城墙。百越的朝政本该相对稳固,可是如今努哈尔因为顾忌其他几位皇子的余党,过犹不及地把一干能臣杀的杀,换的换,留下的和接替上去的不是他努哈尔的亲信,就是庸碌之辈,甚至在这个清洗的过程中,连自己都得以安插了不少眼线……可见这个努哈尔视野之小,难成大器!他若想坐稳王位,就不得不借助自己的力量。

萧奕微微一勾唇角,道:“天色已晚,殿下明日还要登基,本世子就不打扰了。告辞!”

萧奕拱了拱手后,便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而莫修羽却故意嘲讽地回头看了努哈尔一眼,然后加快脚步跟随萧奕出宫。

他们俩潇洒地离去,而这一夜,努哈尔是注定睡不着觉了,只不过原本是因为激动兴奋,而现在却是心事重重。

长夜漫漫……

另一边,萧奕和莫修羽出了百越王宫后,就骑上马一路直往芮江城的北门而去。

凭借四皇子努哈尔的令牌,哪怕是城门已经关闭,守城的士兵也不得不为二人开门。

出了城门,几个精兵已经在城门外等着萧奕,这一趟,萧奕把此次带来的百名精兵基本都留给了莫修羽,以便他在芮江城行事。萧奕此行回南疆只随身带走了六名精兵,为此,莫修羽一直心中有些忐忑。

这已经出了城,他忍不住又道:“世子爷,您还是再带上二十个人吧!”

萧奕漫不经心地一笑:“小莫,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一旁的麻子脸笑嘻嘻地说道:“莫校尉,您就放心吧。属下们一定平平安安护送世子爷回南疆。”

莫修羽还能再说什么呢,只能道:“那属下预祝世子爷一路顺风!”

“再拖下去天都快亮了,我们走吧!”萧奕果断地一夹马腹,策马而去。

六名脚夫打扮的精兵恭敬地与莫修羽告辞后,立刻赶了上去,七匹骏马马蹄翻飞,隆隆作响地渐渐远去……

此行来南疆最重要的目的终于完成了!

萧奕真是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回王都,他日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骆越城大营。

如同上次从王都来的时候是悄悄地来,这一次他亦是悄悄地回,只单独见了田禾。

百越宫变成功后,萧奕即刻派人快马加鞭地来通知了田禾,因此田禾已经知道了发生在百越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一桩桩……

“世子爷!”田禾恭敬地向萧奕行礼,锐目之中掩不住敬意,“世子爷这次辛苦了!”世子爷的这一趟百越之行将换来南疆与百越之间至少十年,甚至是更久的太平,实在是太值得了!

“坐下吧。”萧奕懒洋洋地与田禾隔着书案而坐,日夜兼程的赶路让他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疲惫。

他定了定神,说道:“田将军,接下来莫校尉那边,就要麻烦将军与他时刻保持联络,务必掌握住百越那边的局势,不可功亏一篑!”

“是,世子爷!”田禾忙肃然应道。

“那就拜托将军了。”萧奕慎重地说道,“我在百越耽搁了不少时日了,我必须即刻返回王都,以免皇帝起疑……”

“世子爷何须此言,这都是末将应当做的。”

说着,田禾目露感慨,若非王爷与世子爷父子离心,王爷又目光短浅,世子爷何至于在南疆势单力薄,这一次的百越之行又何须世子爷如此艰辛地瞒着皇帝亲力亲为。

田禾心中叹气,倒是因此想起了另一桩事情来,欲言又止,但还是说了出来:“世子爷,三日前,王爷把小方氏从明清寺接回来了!”

田禾得知这个消息后,也曾想给萧奕传讯,但是想到萧奕在百越危机四伏,决不能为了小方氏的事分了萧奕的心,因此最终还是先瞒着没说。田禾也没料到小方氏竟有这样的本事,她如今被夺了诰命,在外又名声皆毁,镇南王亦有了新欢卫侧妃,甚至连二公子萧栾也不争气,可就是这样,小方氏居然令得镇南王再次对她心软,把她从明清寺又接回来了。

萧奕怔了怔,只觉得有些意外。因为早就已经对镇南王彻底失望,所以萧奕倒不觉得失望……自他记事以来,镇南王就对小方氏异常宠信,萧奕本来也没指望这个父王会为了自己从此与小方氏恩断义绝……

萧奕眸中露出一丝冷光,反正对自己而言,小方氏能被夺去诰命已经是意外的惊喜了。现在王府内,侧妃卫氏有诰命有品级,而正室小方氏却无诰命无品级,那岂不是妻不妻妾不妾,乃是乱宅之相,就让他们自个儿闹去吧。

“我知道了!”萧奕平静地点了点头,声音中不带半点波澜,说道,“田将军,我会在骆越城歇息一晚,明日便启程回王都。”

萧奕的桃花眼中添上了一抹温暖的笑意,要是他快马加鞭,说不定还能赶上和臭丫头一起吃元宵……

……

“不知道阿奕在元宵节前能不能回来……”

百卉笑着凑趣道:“世子爷指不定比您更急着回来呢。”

南宫玥不禁抿唇一笑,眉眼越发舒展了,笑着说道:“那我得赶紧把这个荷包做完才是,还得给阿奕做件衣裳……等他回来都开春了。”

“世子妃,您慢慢做不急,今年寒得晚,想来暖得也会晚些。”

南宫玥没有说话,绣了几针后,才语带深意地说道:“……希望这寒冬还是早些过去吧。”

“大姑娘。”

门外传来丫鬟行礼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叩门声。

百卉去开了门,萧霏走了进来,福身行礼道:“大嫂。”

南宫玥笑着向她招了招手,拉着她一同坐到罗汉床,萧霏随意地瞥了那绣花绷子一眼,只见那是一方石青色的绸布,上面方才绣了两片竹叶。

一看帕子的颜色,萧霏便是了悟,问道:“大嫂,你在给大哥绣帕子吗?”她眼中闪烁着淡淡的笑意,大嫂对大哥可真好啊!

南宫玥含笑答道:“我正要给你大哥绣个荷包……”

萧霏便劝了一句:“大嫂,这几日你辛苦了,有空还是休息一下才是,免得累坏了身子。”

“我也只是每天绣一点而已。”南宫玥想起了什么,从一旁的藤框里拿出了几张图纸,递给了萧霏,“霏姐儿,我打算给你大哥做一身衣裳,你帮我看哪个样子好。”

萧霏拿起那图纸一张张看了过去,嘴里赞道:“大嫂,你的画的真好!”这一张张图纸上的花样画得繁复细致极了,有花鸟,有竹松,也有些寓意吉祥的图案。

萧霏端详着其中一张梅花山鸟图,注意力被其中那色彩斑斓的山鸟完全吸引了,那山鸟不止是画得活灵活现,那身上的一片片羽毛更是色彩斑斓,颜色渲染得美极了。

萧霏不由咋舌道:“大嫂,这梅花山鸟绣完要花多少功夫啊?”

南宫玥接过了那张图纸,随口道:“若是用作绣屏,估计得两三个月吧。但绣衣裳上的会简单一些,就不需要这么久了……”

两三个月?!萧霏的嘴巴张得圆圆的,脱口道:“那都够我把《左传》再读一遍了?”

她的言下之意显然是若是她,与其把功夫花在女红上,还不如再去读一遍《左传》呢!

南宫玥愣了一下,失笑。以萧霏的性子,会说这话也不令人意外。

“大嫂。”萧霏一本正经地说道,“孟子之少也,既学而归,孟母方绩,问曰:‘学何所至矣?’……孟母以刀断其织。孟子惧而问其故……孟子惧,旦夕勤学不息,师事子思,遂成天下之名儒。君子谓孟母知为人母之道矣。”

此言出自《列女传》,说的是《孟母断织》的故事,用以教育后人要勤奋学习,多读诗书。

萧霏双眼炯炯地看着南宫玥,那清亮的眼眸仿佛在说,大嫂,你看孟母断织都是为了激励孟子读书,你花上两三个月绣花,还不如多读些书呢!

南宫玥眼中笑意更浓。

萧霏认真地看着南宫玥,希望她认同自己的观点。

南宫玥想了想,说道:“霏姐儿,你可知”睡莲图“?”

萧霏眼睛一亮,“慕莲夫人的‘睡莲图’?”

“若无‘睡莲图’,又何来北疆百年安宁。”

大裕的姑娘恐怕没有人不知道慕莲夫人,那幅“睡莲图”更是青史留名。

“睡莲图”并非画,而是一块绣布。

三百年前,慕莲夫人为了解垣城之危,巧计以一幅暗藏玄机的绣布“睡莲图”传书,与被困城中的安将军里应外合,以“风火连环计”击退了北狄大军,救下全城百姓。

当日,若非“睡莲图”,而单单只是书信,哪怕文采盖世,恐怕也根本到不了安将军之手。

萧霏若有所思。

萧霏喜看书,这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南宫玥总觉得若她总是沉浸在书中,而不理窗外事,眼界也会随之变窄。琴棋书画舞乐绣皆是陶冶情操之事,南宫玥还是希望能够鼓励她在看书之余去学学别的。

南宫玥唇边含笑着说道:“苏蕙的《璇玑图》万世流芳,只可惜后世再无人能重现《璇玑图》之玄妙。”

萧霏眼睛一亮,“大嫂,我想学女红!”

在屋里的伺候的百合和百卉姐妹俩交换了一下眼睛,皆都轻笑了起来。

世子妃还真像是养了一个女儿呢……

百卉心灵神会的又拿去了一个针线篓子进来,南宫玥亲自选了一个最简单的样式,细细地教着她。

“霏姐儿,”南宫玥柔声问道,“你以前可曾学过女红?”

萧霏诚实地答道:“母……亲说,王府里有丫鬟、有绣娘,我不需要学这些。”母亲从来不会像大嫂这样,细致地教她这么多东西。

南宫玥看着她略显失落的面容,想了想说道:“那我得从针法还是教你,这绣花常用的针法约莫有二十种,今日你先从最简单的平针、回针和直线绣开始好了。”

一听常用的针法就有二十种,萧霏几乎是瞠目结舌,平日里虽然衣裙上、帕子上也都有绣花,但是萧霏从未特别在意过,也就是觉得绣的好与不好而已。

接下来,南宫玥开始一一把这三种基础的针法演示给了萧霏看,然后就把用来演示的那方青色帕子直接给了萧霏。

萧霏生涩僵硬地拿针开始下针。

“啊!”

萧霏突然低呼了一声,她的手指头被绣花针扎了一下,指头上渗出了一滴殷红的血珠,不过,萧霏倒是毫不在意,拿出帕子擦了擦,又低头继续绣着。

南宫玥呆呆地眨了眨眼睛,随后便笑了起来。

这镇南王府是武将人家,萧霏平日里看起来虽像是书香人家的姑娘,但在这种时候,倒是丝毫没有那闺秀的娇弱,反而如六娘一样随性。

萧霏很认真的绣着,虽然针法有些歪歪纽纽,但还是似模似样的。

南宫玥看着她的针法,指点了几句,萧霏清冷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腼腆,嗫喏道:“大嫂,我绣得不好……”

南宫玥温和地安抚道:“慢慢来就是了。不过是‘唯手熟尔’罢了!”

无他,唯手熟尔!

萧霏的表情也轻松了不少,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大嫂,我回去会好好练习的。”

屋子里静悄悄的,但是气氛却是说不出的和谐。

其间百卉出去了一趟,约莫一柱香才回来,向着南宫玥点了点头。

南宫玥让萧霏自己先绣着,便带着百卉进了小书房。

关上门,百卉福了福身,说道:“世子妃,朱兴方才带了话来说,皇上今日在见过吕文濯大人之后,龙颜大怒,传召陆指挥使,又把三皇子殿下叫进了御书房。”

南宫玥微微颌首,说道:“让朱兴继续派人盯着。”

百卉应声后退了下去。

南宫玥推开窗户,迎面而来的寒风让她打了个激灵,不过脸上却是流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寒冬总是会过去的……

但在春天来临之前,御书院里依然寒冷如冰,皇帝沉着脸坐在御案后,冰冷的目光直视着跪在面前的韩凌赋。

明明御书房里的炭烧得火热,但韩凌赋的后背却是一阵冰冷,他深深地低下头,不敢去看皇帝的脸色。

皇帝声音隐忍的说道:“说!你瞒着朕到底做了什么?!”

“父皇……”韩凌赋深深叩首,“儿臣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儿臣……”

韩凌赋是被皇帝命人从府里喊来的,一来就跪在了这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目前的架势来看,这事绝对不妙。

韩凌赋的心里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心弦绷得紧紧的。

“你不知道?呵,你不知道!”皇帝随手拿起砚台向他扔了过去。

韩凌赋不敢闪躲,任由砚台重重地砸在自己的肩膀上,墨水四溅。

韩凌赋发出一声闷哼,忍痛道:“父皇,儿臣……”

“陆淮宁。”

陆淮宁走出一步,抱拳道:“臣在!”

“你来告诉他。”皇帝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显然心绪相当不稳,一旁的刘公公赶紧上前替他轻抚顺气。

陆淮宁先是面向韩凌赋拱了拱手,随手说道:“三皇子殿下,您十二月初九、十二……曾命人送信去给了吕文濯大人。”

当听到皇帝唤陆淮宁的时候,韩凌赋就觉得不对劲了,现在更是整张脸都白了下来。

锦衣卫!父皇竟然命了锦衣卫在盯着他!

韩凌赋真得感到害怕了,他跪伏在地上,不知道该如何时好。

父皇是真得有了真凭实据,还只是在吓吓他?他到底要不要承认……

正在韩凌赋心乱如麻的时候,陆淮宁又继续说道:“吕文濯大人则在十二的下午给您回了一封信,那封信被臣命人截下并呈给了皇上。信中所言,他会在皇上面前为您开罪,但是您所准备的那封手书还不足将安逸侯定为死罪,问您手上还有没有别的证据,必须要有更加强有力,才能让安逸侯不得翻身。”

韩凌赋一直在等待吕文濯的回信,没想到,信是回了,却是落入了锦衣卫的手里。

他顿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御案后,皇帝冷笑了一声说道:“……今日吕文濯就来求见朕了,你想不想知道他对朕说了什么?”不等底下的韩凌赋回答,皇帝继续说道,“他说安逸侯私通前朝余孽罪证确凿,应该早早定下罪名,以正纲常!……对了,他还说和百越的和谈拖得实在有些久了,也该尽快了结了才是。如此才能显我大裕泱泱大国风度。好啊,朕的三皇子,大裕生你养你,你却想帮着外族来对付大裕!”

“儿臣不敢。”

“你不敢?你还有什么是不敢的!?……勾结百越,构陷朝臣,肆意栽赃,你这个无君无父的孽子!”皇帝越想越气,从御案后面出来,快步走到韩凌赋的身边,抬脚便是用力往他肩膀踹去。皇帝也是行武出身,年轻的时候更是随先帝行军打仗过,含怒之下,这一脚直接就把韩凌赋踹倒在地。

韩凌赋不敢叫痛,他的心里一片冰冷。

事情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他明明只是命人给吕文濯送了封信,表示自己是与他站在同一边的,他们可以联手对付官语白,同时也是一种示好,往后若能有首辅助自己,必然路途坦荡。自己并没有让他现在就去向父皇求旨严惩官语白啊!现在根本就不是时机……

先是平阳侯,再是吕文濯,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能把好好的事情办成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