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圈禁/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失望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韩凌赋,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儿子,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这样?!

自以为是,懦弱,敢做不敢当。

错了就是错了,他居然连亲口承认都不敢。

皇帝长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好像瞬间老了几岁,他缓步走回到御案后面,沉声道:“既然你不认,朕也就不再问你了。虎毒尚且不食子,朕不会要了你的命,从今往后,你就好生待在你的府里,没有朕的允许,你府中上下皆不准出府半步。”

这就是圈禁了?

韩凌赋心中一阵恐慌,他失了圣眷,又被从此圈在府里,还有什么将来可言?

一切都完了……

无比的绝望笼罩在了韩凌赋的心头,耳边就听皇帝更加冷漠的声音,“怎么?你还不服了?”

韩凌赋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深深地俯下身,口中苦涩地说道:“儿臣……遵旨。”

“陆淮宁,让人把他送回三皇子府。”

“是!”

“另外……”皇帝顿了顿,说道,“陆淮宁,你带人去给朕抄了吕文濯的府邸!朕倒要看看,他到底依仗了什么,竟敢偷偷与朕的儿子勾结!他已经是当朝首辅,一人之下了,怎么,是想等皇子登基,再弄个一字并肩王当当不成?”

这话实在诛心,御书房里无人敢应声。

皇帝憋着一股怒火,说道:“怀仁,传朕旨意,着三司会审吕文濯!”

刘公公上前一步,躬身道:“奴才遵旨!”

“去吧。”皇帝疲惫地挥了挥手,最后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韩凌赋,冰冷地说道,“……朕的三皇子,你好自为知吧。从今往后,朕不想再看到你了。”

皇帝的话就如同一把重锤,重重地锤在韩凌赋的心头,打破了他最后一丝期望。

他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地……

韩凌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御书房的,陆淮宁随口命了两个锦衣卫把他“送”回府,而自己则领了皇帝的旨意亲自去了吕府。

抄家!

随着锦衣卫们踹开吕府的大门,整个王都不禁为之一震。

虽然最近王都里被抄家的勋贵官员屡见不鲜,照理说,王都的百姓早该见怪不怪了。但这是这一次还是让朝堂上下以致整个王都为之一震,那可是吕府,当朝首辅吕文濯大人的府邸!

各府得知消息后,纷纷派了人到吕府前观望。

他们就看到东西一箱接着一箱地从吕府抬出……最后连吕首辅都被押走了!

锦衣卫离开后,官兵们并没有撤退,而是继续将整个吕府看守起来,就连府上都贴上了封条。

很显然这跟之前镇南王府被轻轻地放过不同,锦衣卫这次是动了真格的,不,应该说皇帝是真的对吕首辅下手了!

连吕首辅都被查抄,那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原本就风云莫测的朝堂又迎来了一波新的风暴!

在距离吕府不远的竹心阁二楼的一间雅座中,平阳侯正坐在窗边,指节叩着桌面,目光闪烁。

亲信小厮站在下首恭敬地禀报着,当得知吕文濯已经被锦衣卫带走的时候,平阳侯的面容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低头沉思了很久,才让那小厮退下。

这事儿怎么会弄成了这样!

功亏一篑!

平阳侯不甘心地把手上的茶盅狠狠地砸在桌上。

这时,平阳侯听到了开门声,他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了一眼,连忙站起身来,恭敬地作揖道:“见过殿下。”

来人身形颀长,着一身华丽的月白锦袍,腰间饰有一方环形玉佩,乍一眼看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英俊公子哥。他与韩凌赋有几分相似,虽不及韩凌赋俊美,但也是五官俊朗,嘴角时刻带着一丝微笑。

正是二皇子韩凌观。

韩凌观走进雅座,径直坐到了主位上,又示意平阳侯坐下。

平阳侯没有坐,而是一脸懊恼地说道:“属下没把事情办好。”

韩凌观并不见恼意,而是淡淡地说道:“这与你无关。本宫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至此。”

韩凌观如此深明大义,让平阳侯松了一口气,顺势坐了下来。

当日三皇子第一次来找他的时候,他就以需要考虑几日为由将这件事禀报给了韩凌观。韩凌观当机立断,让他答应了三皇子。二皇子的用意他也明白,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让朝堂大乱,趁机安插人手。而另一方面,若是能同时除掉大皇子和三皇子这两个障碍是最好的。

二皇子为此甚至还不惜演了一出苦肉计,“救”五皇子弄折了自己的胳膊,就是为了让三皇子相信大皇子的野心,撺掇他们俩对上。

而平阳侯他自己则一方面“帮着”三皇子弹劾朝臣搅乱朝局,而另一方面,他故意处处露出马脚,让皇帝盯上自己,并适时的把所有的罪名推给了三皇子……

原本一切都如他们预想的一样在进行,可是,从什么时候起事态就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懊恼也没用。”韩凌观锐目微眯,说道,“只可惜了吕文濯。他怎么就这么不谨慎呢!”虽然他表面看起来似乎这次的失误并不介意,但声音里还是带着一股掩不去的恼意。

平阳侯只能含糊着说道:“吕大人也只是太心急了。”

“他自以为聪明。本宫难道不知道,他这么急的要踩下官语白还不是因为官如焰的事。就连大局为重都不懂,本宫真是高看了他。”

韩凌观捏着茶盅的手不禁用力,当朝首辅,他为了拢络住吕文濯花了多大的心力,到头来却是毁于一旦。

恼归恼,韩凌观的眼神很快就平和了下来,说道:“罢了……平阳侯,你去安排人见吕文濯一面,告诉他,这次想保住他一家大小恐怕是做不到了。但是,本宫还记得他的嫡孙还不足半岁,本宫可以保住他的嫡孙,留下他们吕家的一条血脉。”

吕文濯这次的罪名不轻,私通敌国,构陷朝臣,一旦罪证确凿,那是要满门抄斩的罪。偏偏吕文濯知道了他太多的事,若是为了保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可就不妥了,韩凌观以替他保住血脉为交换条件,就是让他闭嘴的意思。

平阳侯起身,恭敬道:“是,殿下。”

韩凌观抬手让他坐下,并说道:“此次的事对我们而言是一个警戒。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能掉以轻心。本宫现在手头的力量还太弱了,弱到不足以和五皇弟抗衡,只能徐徐图之。”

“殿下所言甚是!”

这位皇子只是还未及弱冠,却不但有着宏图大志,还懂得隐忍之道,又有着识人之明,平阳侯相信,自己是遇到了明主。一旦二皇子登基,那他这从龙之功是跑不了的!

韩凌观替自己斟了一杯茶,细细地品着,过了一会儿又思吟着说道:“安逸侯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从刑部大牢出来了,想必父皇又会让他回理藩院,继续主持和百越的和谈……”

“那……”平阳侯试探地问,“属下通知文毓继续跟着安逸侯?”

韩凌观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吩咐文毓好生跟着安逸侯多学学,若能得安逸侯的喜爱,拜个先生自然是最好的。”说着,他眉头微扬,“安逸侯这次能够平安脱险,决不会是单纯的运气好。”

平阳侯虎目微眯,“殿下的意思,最近的这一切都是安逸侯的安排?”

“安排应该说不上,安逸侯不可能会知道吕文濯是当年构陷官家军之人。若是真是安逸侯安排的,那他的智慧还真是鬼神莫及!……世间岂会有如此之人。”韩凌观断言道,“以本宫之见,安逸侯只是身陷囹圄顺势而为,解了此困局而已。可既便如此,已着实不易了。安逸侯既已脱险,又深得父皇宠信,文毓能得他一两分指点,将是大幸。”

平阳侯点了点头,应道:“文毓近日已得了咏阳大长公主的信任。殿下您尽管放心,绝出不了差错。”

“如此甚好。”韩凌观满意地点点头,“说起来,近日镇南王府的大姑娘来了王都,你觉得她与文毓可相配?”

“殿下的意思与镇南王府联姻?”

“既然这次的事情败了,那么一切自然只能从长计议,若论兵权,镇南王府和咏阳姑祖母那里都不能丢……你让文毓不要坏了本宫的大事。萧大姑娘只是个情窦未开的小丫头,若是他们能彼此有好感,本宫想,咏阳姑祖母也定会满意这桩婚事的。”

他们原本是想利用这次朝堂剧变收一些渔翁之力,可是现在这条路既然已经走不通了,韩凌观也是当机立断,立刻就改变了方针。

原本韩凌观还对咏阳大长公主没有进宫去给安逸侯“求请”而懊恼,现在看来倒确实是庆幸了。当时谁又能想到,在这样的劣势下,安逸侯还能化险为夷。

韩凌观慢悠悠地品着茶,过了一会儿,他放下茶盅说道:“本宫的三皇弟似乎被父皇圈禁了起来,平阳侯随本宫去瞧瞧吧。”说着,他便站了起来,“可惜了,大皇兄这次竟安然无恙,三皇弟太让本宫失望了。”

平阳侯也跟着起身,“属下自当奉陪。”

两人说笑着往外走去,就在快要走出雅坐的时候,韩凌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对了,云城姑母最近又在给怡表妹相看人家。”他语带深意地说道,“这次必要找一个真正的少年英才,像这简三这种的就算了吧,云城姑母就怡表妹一个女儿,还是慎重点为妙。”

“属下觉得有一家的公子不错……”

雅座的门打开了,他们的话题也紧跟着变为了风花雪月,就好似好友相邀品茶一叙。

两人一同上了马车,特意绕路从三皇子府前门的大街上经过,才到街口就一眼就看到守在府门前的锦衣卫们。

韩凌观放下车窗帘子,尽管这一次不是太顺利,但好歹他的三皇弟日后是翻不了身……其他的慢慢来便是。这位三皇弟就是太过傲气,也太过锋芒毕露,才会落到如此下场,皇权之争又岂是这么简单的事。

“我们走。”

韩凌观毫不留恋的命人驱车离去,他的三皇弟已经对他没有威胁了。

与韩凌观的意气奋发不同,韩凌赋一脸的魂不守舍。

这一次,他是被锦衣卫送回三皇子府;这一次,他不止是被勒令不得出府,甚至是整个三皇子府都被封,任何人没有皇帝的令牌都不得轻易出入!

阖府都骚动了起来,奴婢们争相告走,弹指间便传遍了阖府上下。

韩凌赋呆呆地坐在外书房,完全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弄成了现在这样。

为什么……

“殿下。”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励子进来了,小心翼翼地禀报道,“摆衣侧妃来了!”

摆衣?!韩凌赋顿时脸色更难看了。

都怪摆衣,若非是她游说自己与百越结盟,自己又能会落到如此下场?

这个时候,韩凌赋最不想见的人大概就是摆衣了,他不耐烦地说道:“本宫不想见她,让她回自己院子去。”

小励子恭声应了一声后,便退出了书房,谁想很快外面就传来小励子略显焦急的声音:“摆衣侧妃请留步,莫要让奴才难做……”

话还说完,一身玫红衣裙的摆衣已经进入书房中,小励子战战兢兢地看着韩凌赋。

韩凌赋眉宇深锁,对着小励子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小励子赶忙又退下了。

待书房里只剩下他二人,摆衣迫不及待地问道:“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摆衣还只知道三皇子府被封,却不知道其中的缘故,因而她一得到消息就来韩凌赋这里询问其中的原委。

因为心里着急,摆衣的语气中便一不小心透露了一丝质问,而听在韩凌赋耳中一下子便放大了好几倍,韩凌赋冷声道:“你还问,若非是你,本宫何至于被父皇责罚?!”

听韩凌赋透露的口风,很显然,他们所谋求的计划不仅是失败了,而且还暴露了!摆衣的脸色亦不太好看,她真不明白,前几天是好像出了一些事,可韩凌赋说会让当朝首辅吕文濯在皇帝面前替他们说话,还说吕文濯素来得皇帝宠信,皇帝必不会驳了他的恳请。

那个时候,韩凌赋明明自信满满可以说动吕文濯,怎么这才几天的功夫,转瞬又急转直下了?难道是韩凌赋太心急,做了什么额外的事,反而露了马脚?

他自己没办好事,倒是怪起她来了!这个男人果然是心胸狭隘,难成大事!

偏偏自己现在和他同在一条船上!

偏偏他是自己在大裕仅能依靠的力量……

她得忍!

摆衣深吸一口气,款款地朝韩凌赋走近了一步,耐着性子把声音放柔:“殿下,天无绝人之路,您不如与摆衣说说吧?也许摆衣能为殿下分忧呢!”

她试图以柔化刚,可惜此刻的韩凌赋心乱如麻,眼看着自己已经彻底遭了皇帝的厌弃,多年苦心经营毁于一旦,他根本没心情听什么温言软语,甚至只觉得她一句句都如乌鸦般嘈杂不堪。

“滚!”他不耐地狠推了摆衣一把,怒声道,“本宫说了,不想见你!”

摆衣一个不防被推了个踉跄,撞在了后面高脚花几上,一阵钝痛自后腰传来。

摆衣在袖中握了握拳头,看着韩凌赋黑了大半的脸庞,知道今日是无法再谈下去了。

她恭敬地福了福身道:“那摆衣就不打扰殿下了!”

摆衣悄无声息地退出了书房,这才跨过门槛,就听后方传来一阵砰呤啪啦的声响,显然是大一片东西被人扫落在地……

一个堂堂大男人失意之下,竟学妇人砸起东西来!摆衣微垂眼帘,藏住眼中的不屑,翩然离去。

她得想法子联系上阿答赤……韩凌赋是死是活无所谓,奎琅殿下之事绝不能有失!

然而,摆衣很快就发现自己实在想得太天真了,不仅是韩凌赋,就连府中的下人都别想离开王府,所有人都被限制在府中,就连日常的采买都专门有人送进来。

可以说,除了还是住在三皇府以外,他们简直就像是在坐牢一样。

事情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摆衣难以置信。

而难以置信的也远远不止是摆衣。

无论是三皇子之前被皇帝禁足在皇子府中,还是现在皇子府被封的事都瞒不过王都里的一双双眼睛。一早先是吕首辅府邸被抄,现在又轮到了三皇子府,这满朝文武都看不透了,心里各自揣测着:难道说吕首辅和三皇子也勾结了前朝余孽?

不至于吧?且不说吕首辅,这勾结前朝余孽推翻大裕,对三皇子有什么好处啊?前朝总不至于会扶植三皇子为新帝吧?

细思之下,不少官员已经开始意识到此次朝堂上的风雨怕不仅仅是与前朝余孽有关!

而随着吕文濯被押入刑部大牢,一个素衣公子从里面信步走出,那一身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他不是刚从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刑部大牢出来,而是去友人家暂住了几日似的。

牢头毕恭毕敬地把他送了出去,一辆青蓬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

“侯爷,”那牢头诚惶诚恐道,“往日里若有得罪,还请见谅,小的也是……”

“我明白。”白衣公子温和地打断了他,“李兄也不过是尽自己所责而已。”

那牢头释然的同时,又有几分受宠若惊,能得安逸侯称呼一声“李兄”真是说出去亦面上有光啊。

“侯爷慢走!”牢头抱了抱拳,目露敬意。

“公子!”早就等在马车边的小四忙给官语白披上了一件厚厚的斗篷,然后扶着他上了马车,同时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虽然早在皇帝传来口喻放他出狱的时候,官语白就料到吕文濯必是败露了,可是当小四亲口告诉他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为之一动,身形亦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若无其事的挑帘上了马车。

帘子垂落下来,挡住了车厢中的官语白。

小四忧心忡忡地看了帘子一眼,便绕到了车头,去充当车夫。

随着马鞭甩起,马车哒哒哒地驶远了……

马车一路往安逸侯府而去,等官语白回到府中,已经是大半个时辰后了。

马车进了大门,小四这才发现里面还停了一辆马车,旁边站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百合?!

小四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百合早已经习惯了小四这种爱理不理的性子,也懒得跟他计较。待官语白下车后,百合忙上前豪迈地拱了拱手,算是见礼:“见过公子!”

看到百合,官语白怔了怔,微微一笑:“你倒是消息灵通。”

百合调皮地吐了吐舌,又道:“公子,我是奉我家世子妃之命给公子送贺礼来的……”贺的是什么,百合虽然没明说,但是三人都心知肚明。

一旁的小四没说什么,只是微微扬眉,仿佛在说,那贺礼呢?

百合瞪了他一眼,无声地说道:要你管!

跟着她急忙道:“公子请稍等。”说着,她又风风火火地上了马车。

小四还是默不作声,却是嘴巴一撇,这丫头就算是订了亲,还是那么毛毛躁躁的!

官语白自然将这二人的无声交流看在了眼里,原本有些黯淡的眼眸染上了几分笑意。

百合很快就取了一个红木食盒下了马车,递给了小四,道:“公子,里面还是热的,您待会趁热吃!”

今日是百合自动请缨过来送贺礼,说到底,还是心里有些不放心,如今见官语白安然无恙,既没挨打,也没消瘦,看来在牢里应该没受什么委屈,总算是放心了。

“公子可有什么吩咐?”百合又抱拳道,“没有的话,那我就先回去向世子妃复命了。”

“替我向你们世子妃道谢。”官语白道。他谢的不仅仅是这份贺礼,还有南宫玥对他的这份关心。

百合应了一声,便告辞了。

小四道:“公子,我已经命人备好沐浴的热水了。”

官语白刚刚从牢里头出来,当然是要先沐浴更衣一番,去去晦气的。

小四把手中的食盒抬了抬道:“公子,我命人先去把里面的东西温着。”

官语白自然是应了,待他沐浴更衣后,一碗热乎乎的药膳便端到了他跟前,小四还递了几张纸给官语白:“公子,这是放在食盒里的。”

官语白随意地看了一眼,便发现那是几张药膳方子,虽然他对医药什么的所知不多,但也能从其中的几样药材,看出这几张都是温补去寒气的方子,他不由嘴角微勾。

有萧奕和南宫玥这样的友人,亦是他此生的荣幸!

小四在一旁道:“公子,我吩咐厨房按着这几个方子每天给您换着做!”

官语白含笑地舀起了一口药膳……

而这时,百合也已经回到了镇南王府,正在南宫玥的小书房里向她复命,百卉当然也在一边。

南宫玥叹了口气:“官公子没事就好。”

犹记得当年官语白扶灵回王都后,三天三夜不吃不睡,仿佛心神俱灭般……是因为大仇未报,才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力量,南宫玥也担心这一次他终于大仇得报,会不会再次重蹈覆辙。如今看来,显然还是好多了……

时间终将会令伤口渐渐结痂……

想着,三个姑娘的表情都有些复杂。

五年了,距离官家满门被抄已经超过五年了,距离燕王被俘、扶灵回王都也已经足足三年了!

直到现在,官家的血海深仇才算是尘埃落定,才算是让应该为之付出代价的人伏法!

这其中的艰辛即便是她们几个知情者亦是觉得如此的煎熬,更不用说当事者官语白了!

从曾经意气风发的官少将军到现在含笑莫测的安逸侯,他失去的并不只是家族,还有更多,更多……

不过总算,一切都过去了。

------题外话------

呼唤月票~~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