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争风/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年冬天,王都都有不少府邸会举办大大小小的暖炉会,南宫玥平日里也常常去咏阳大长公主府,早已是熟门熟路,不过这一次的暖炉会却有一些不同,咏阳发帖邀请了王都不少的王公大臣、勋贵世家。

一时间,大半个王都震动了。

众人皆知云城长公主喜欢热闹,喜欢在府中召开各种宴会,但是咏阳大长公主不同,这个征战过沙场的大长公主殿下与普通的女子不同,除了府中的喜事,平日里大长公主府中一年到头都不会举行什么大型的宴会,咏阳本人也很少出席别府的宴会。

可偏偏她为了文毓办了这次暖炉会,南宫玥甚至还从傅云雁口中得知咏阳还邀请了几位皇子和公主,可见其对文毓这个外孙有多么的重视。

这日一大早,南宫玥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上了一身玫红色西莲番纹的斜襟褙子,底下是梅粉色褶子裙,发髻间插上一支银鎏金掐丝镶红宝石花卉形发钗,映着她肤光如玉,人比花娇。

萧霏一看她,眼中闪过一抹惊艳,脱口赞道:“大嫂,你真好看!”

她说得真心实意,没有一丝客套的成分,听得一旁的几个丫鬟都窃笑不已,都已经习惯了萧霏耿直的性子。

南宫玥笑吟吟地说道:“霏姐儿,你今日的打扮也很好看。”

南宫玥这话也不是客套话,萧霏今日这身是这次过年新制的几身新衣裳中的一套,一身翠绿色绣银白梅花的妆花褙子,配上一条银白色撒花缎面马面裙,一头黑油油的青丝配以一个通透的翠玉分心,看来清雅极了,与萧霏本身那种清冷的气质极为相配。

两人都准备好了,便即刻出发前往咏阳大长公主府,时辰其实还早,但是南宫玥一贯不喜欢在最拥挤的时段过来,宁可尽量地提早些。

再者,她早点过来也可以去陪着咏阳说说话,也让咏阳认识一下萧霏。

南宫玥自认已经是到的早的,没想到还有人比她更早的。

她在公主府的二门一下马车,傅云雁就迎了上来,悄声告诉她:三公主已经到了。

南宫玥听了咋舌不已,这宫中不比外面。三公主就要出宫,也还是得先去给皇后请安,再加上这偌大的皇宫,宫门一道道的,光是出宫也至少花上半个时辰,然后再到公主府来……怎么估计都要花上一个半时辰吧。

傅云雁当然也心知肚明,与南宫玥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这些萧霏却是不知道的,因此表情平静淡然得很。

三位姑娘一路前行,很快,五福堂就出现在了前方,南宫玥低声对萧霏说:“咏阳祖母为人很和善的,我和你大哥都把她当成亲祖母一样,你也不必太过拘谨。”

“是啊。”傅云雁点头附和道,“祖母和令祖父几十年前同为军中将领,惺惺相惜,我们两家也算是世交了。祖母看到你定会很高兴的。”

萧霏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咏阳大长公主所率领的赤羽军曾在祖父的麾下,却不知道两家还有这样的交情。

话语间,她们已经到了五福堂的正堂外,三公主惊讶的声音自里面传来:“毓表哥,原来镇南王世子妃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世子妃对我的恩德我一直铭记在心。”文毓说话的同时,正好南宫玥三人进屋,他的目光立刻朝这边看了过来。

这屋子里现在坐了五人,除了咏阳、文毓和三公主以外,傅大夫人和傅云鹤也在。

“玥儿来了啊!”坐在主位的太师椅上的咏阳一看到南宫玥,便是含笑地招了招手,然后目光朝萧霏看去,“这一个想必就是阿奕的妹妹了吧?”

萧霏忙福身给咏阳行礼:“霏儿见过咏阳大长公主殿下。”

咏阳早就从傅云雁口中得知她们姑嫂处得不错,笑眯眯地说道:“霏姐儿,你就随着你大哥大嫂叫我一声咏阳祖母便是。”

萧霏意外地看了咏阳一眼,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她这样爽利的老妇人。她又朝南宫玥看去,见南宫玥朝她点了点头,便从善如流地改了口,并再次行礼:“见过咏阳祖母。”

咏阳笑得更和蔼了,拔下腰际的一个玉佩赏给了萧霏。

跟着,南宫玥和萧霏便去给三公主行礼,三公主温柔大方地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免礼,然后含笑道:“世子妃,本宫刚刚正听毓表哥说起你呢,没想到世子妃还是毓表哥的救命恩人啊。世子妃还真是‘为善不欲人知’,令本宫敬佩。”

南宫玥微微一笑,回应道:“公主殿下言重了,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这时,文毓站起身来,文质彬彬地给南宫玥和萧霏见礼,跟着道:“这对世子妃而言,不过是一件小事,对我而言,却是改变我命运的大事。”

“毓表哥说的是。”三公主柔声附和道,一双黑亮的凤眸泛着一丝春光,仿佛春天提前来临了。

众人都落座后,三公主温言道:“咏阳祖母,毓表哥,我听说公主府的梅林非常有名,这几日梅花开得正好,待会可要带我去赏赏梅才是。”

“那是自然。”文毓点了点头,随后望向萧霏,唇边带笑着问道,“萧大姑娘想必是爱梅之人吧?”他清雅俊逸的脸庞上一直挂着谦和的笑容,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萧霏今日这一身的打扮,一看便知,因此她倒也不意外,点头应了。

文毓眉眼间更加温和,说道:“那萧大姑娘待会可要也随我们一起去梅林看看。”

闻言,三公主顿时面色一僵,又很快掩饰住了眉眼间的愠意。

南宫玥则正与萧霏说道:“霏姐儿,咏阳祖母这里的梅林确实堪称一绝,按照六娘的说法就是,她们公主府自称第二,也就只有宫中敢称第一!”

说到后来,南宫玥已经带上了几分调侃的味道,但是傅云雁却是不以为意,自信地挺了挺胸膛,接口道:“本来就是,祖母,你说是不是?”

咏阳也被逗笑了,傅大夫人无奈地叹道:“六娘,你还真是不懂谦虚。”这孩子真是愁死人了,总算今年就能嫁出去了……

萧霏双眼熠熠生辉,连连点头道:“大嫂,六娘,那我一定要去看看。”

三公主的俏脸又僵了几分,就在她面上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住的时候,一个丫鬟进屋对着咏阳禀告道:“殿下,云城大长公主、原大公子、原二公子、流霜县主已经到了二门!”

原玉怡他们来了,南宫玥和傅云雁交换了一个眼神,傅云雁正打算去二门相迎,又有一个丫鬟也匆匆地过来了,来报说:“殿下,大皇子、二皇子、五皇子和四公主的车驾已经到了街口了!”

此刻距离请帖上写的巳时还有一炷香,甚至连大部分的宾客都还没有到来,很显然,几位皇子公主都对咏阳这个姑祖母是非常重视,说来也确实如此,咏阳不仅深受皇帝敬重,而且哪怕已上交了兵权,她在大裕军中依然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不一会儿,傅家大公子和傅大少奶奶夫妻俩就引着四位皇子公主,还有原玉怡他们一行人一起过来了。原玉怡和五皇子几个与南宫玥一向亲近,因此一进屋,便都对着南宫玥微微颔首,南宫玥自然也回以微笑。

多了这些人后,原本空荡荡的正堂一下子显得拥挤了起来,气氛很是热闹。

众人足足花了一刻钟才算见完了礼,韩凌观笑眯眯地看着三公主道:“三皇妹,你怎么一个人提前过来了,也不跟我们几个说一声。”说着,他故意朝四公主看了一眼,仿佛在说,你怎么就把你六岁的皇妹丢下,一个人出宫来了?

韩凌观这句话是带着试探的味道,他心里也觉得奇怪,三公主从前和咏阳大长公主府走得一向不算近,怎么今天居然如此殷勤起来?

想着,韩凌观不动声色地看了文毓一眼,文毓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三公主根本就没想过要带四公主一起出宫,被韩凌观这么一说,她眼中闪过一丝羞恼,面上则是一副温婉可人的样子,说道:“二皇兄,我今日正好起早了,正好闲着,就先过来了。”

谁都知道那只是托词。

韩凌观也没穷追猛打,只是若有所思。

咏阳见人多了,说话反倒不太方便,就干脆吩咐傅云雁、文毓把他们带出去坐坐,只留下云城在五福堂里陪着自己说话。

外面的寒风呼呼吹着,即便是围上了厚厚的斗篷,众位姑娘还是不由地缩了缩身子,尤其是六岁的四公主,柔嫩的脸颊仍然被冻得通红一片,打了个喷嚏。

三公主温言细语地说道:“四妹妹,你既然不舒服,就该在宫中好好歇息才是。”

这话听起来似是做姐姐的十分关心妹妹,但字字句句却都有责备之意,让旁者听得有些不太舒服,可又挑不出错来。

四公主年纪小,却十分敏感,她怯怯地看了三公主一眼,其实她也没觉得不舒服,只是被冷风一吹,觉得鼻头有些发痒。

这时,一个公主府的丫鬟笑着打了圆场,道:“公主殿下,世子妃,县主,萧大姑娘,望梅阁里的火龙已经烧了一天一夜,现在里面正热火着呢,还请几位稍稍忍耐一下。”

很快,望梅阁和冬韵阁就出现了前方,一行人便分成两路,文毓带着大皇子等人去了冬韵阁,傅云雁则领着南宫玥她们往望梅阁去。

正如丫鬟所说,望梅阁中的热火得很,便是穿着一身单薄的春衫约莫也够了。姑娘们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脱下了斗篷,公主府的丫鬟机灵极了,立刻给四公主端上了热姜茶。

一杯下腹,四公主的气色看起来好上了许多。

“雁表姐,”三公主温婉地唤着,“听说从这望梅阁,就能看到那片梅林,不如你领本宫去看看?”

三公主是这望梅阁中身份最高的,她既然提出了这个要求,傅云雁既是主人,又是表姐,自然只能应诺下来。

傅云雁领着众人上了二楼,从二楼东南边的窗户,一眼便可看到望梅阁旁的梅林,其中白梅、腊梅、红梅在寒风中竞相绽放!

最近的几棵梅树,几乎是站在窗边就信手可摘!

萧霏已经看得如痴如醉,虽然上次云城的赏梅宴她也参加了,可是那个时候还是初冬,只堪堪地开了一些腊梅,现在才正是赏梅佳节。

三公主一靠近就有些后悔了,虽然今天吹得不是东南风,但是一靠近窗户,便能感觉到寒风阵阵,她正想着要不要借口走开,这时,楼梯的方向传来一阵上楼的脚步声。

原来是又有几个府邸的女眷到了,她们听说三公主在二楼,便上来给她请安行礼。

三公主便顺势在一干女眷的簇拥下往炭盆的方向靠了靠。

而萧霏还留在远处痴迷地看着那梅林,口中喃喃自语,似是正念着什么诗词。

看出萧霏的着迷,傅云雁笑眯眯地说道:“阿霏,不如我先带你去梅林走走如何?”这里有傅大奶奶陪着三公主和其他女宾,傅云雁带着萧霏暂时走开一下,也不算太过失礼。

萧霏询问地看向了南宫玥,南宫玥含笑道:“霏姐儿,我们一起去吧。”

原玉怡已经冷得快发抖了,忙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这么冷的天,我还是在屋子里躲着的好!”

傅云雁摇头又叹气地说道:“怡表姐,我早就说过你了,平日里应该多动动,也不至于这么怕冷。你看看阿霏是南方人,身子都比你好。”

原玉怡没好气地瞅了傅云雁一眼,“我也说过你了,女为悦己者容,平日里要多注意容仪,你有听过我吗?”

表姐妹俩习惯得斗起嘴来,但气氛却和谐极了。

萧霏看着她们,清冷的眸子中染上些许笑意,曾经,她羡慕过她们这种亲昵的表姐妹关系,羡慕她们还有大嫂能有这样亲密无间的闺中密友,但是现在她不羡慕了,她和大嫂也同她们一样!

几人谈笑着下了楼,但原玉怡最后还是没跟着她们出去。

又围上了斗篷的傅云雁一边带着南宫玥和萧霏往梅林走,一边说道:“阿霏,你第一次来王都,想必还没参加过王都的暖炉会,这暖炉会上不止是有暖阁,还有暖亭。”说着,她指着梅林中若隐若现的一个亭子说道,“瞧,那个就是。”

暖亭的四周用几座大屏风挡在了亭子的四周,隔绝了寒风。

南宫玥在一旁解释道:“暖亭的地下是埋了暖炉的,所以亭子里也是温暖如春。”只要挡好风,在暖亭里喝点小酒,赏赏冬梅,十分雅致,因此这王都中好风雅的文人还是挺喜欢举办这种暖炉会。

萧霏还是第一次听说,觉得新奇极了。

傅云雁豪爽地大臂一挥,“走,我们去暖亭里坐坐!”

三人不疾不徐地深入梅林,渐渐地,竟听到一阵清雅的琴声自林中传来……

听方位,这琴音竟然是从暖亭的方向传来的。

那弹琴之人显然琴艺不凡,一弹,一波,一按……都是恰到好处,一曲琴曲弹得不止是流畅悦耳,而且柔中带刚,让听者的脑海中不该有勾勒出一幅“风荡梅花,轻轻舞玉翻银”的画面!

萧霏耳朵一动,便脱口道:“是《梅花三弄》!”

正所谓:“梅花一弄、弄清风;梅花二弄、弄飞雪;梅花三弄、弄光影”,雅致悦耳的琴声中,竟然有些许的雪花自空中飘落下来,为这琴声又平添了几分意境。

凉凉的雪花落在肌肤上便化成了雪水,萧霏自琴声中回过神来,道:“大嫂,六娘,既然暖亭中有人了,我们还是先回望梅阁吧。”

傅云雁想想也是,万一暖亭中的是男子,冲撞了总不好。

她正欲应下,却听暖亭中传来五皇子的声音:“玥姐姐,雁表姐,你们也来了啊。”说话的同时,五皇子从暖亭中走出,身旁还跟着二皇子韩凌观。

三位姑娘忙上前给两位皇子行礼,与此同时,暖亭中的琴声倏然而止,又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

“毓表哥!”傅云雁惊讶地唤道,“刚才弹琴的人是表哥你?……没想到表哥的琴艺如此高明!”

文毓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局促,作揖道:“让表妹和世子妃,还有萧大姑娘见笑了。”

萧霏一本正经地答道:“文公子琴技高明,只是公子过于执着弹琴的技艺,应该在意境、心境上再多揣摩一番,定可更上一层楼。”

这若是不了解萧霏的人,亦或是心胸狭隘的人听了定是要恼怒了,傅云雁已经对萧霏有几分了解了,正想对着文毓解释几句,却听文毓恳切地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文毓受教了。萧大姑娘擅琴,不知日后可否指点一二。”

文毓虽是咏阳祖母的外孙,可到底是男子,让萧霏一闺阁女子指点自然不妥,南宫玥正要拒绝,萧霏却先一步开口了,直白地说道:“文公子的琴艺比我高明,我自愧不如。琴艺之道在再心境,心境到了,琴艺自然能突飞猛进。”

文毓谦和地说道:“萧大姑娘所言甚是。”

萧霏点了点头,那表情仿佛在说,孺子可教也。

百合差点没笑出来,咬牙强忍着。

这还真是萧霏的性子!南宫玥笑了,说道:“两位殿下,开始下雪了,我们还是回暖阁去吧。”尤其是五皇子,这些年他的身子是渐渐好了起来,但毕竟还是比常人荏弱一点,不宜沾雪。

韩凌观仰首看着天空赞道:“瑞雪兆丰年,姑祖母还真是会选日子,这梅自然是要与雪相配!”

话语间,一行人穿出梅林,又朝暖阁而去,然后分道扬镳,南宫玥一行又回了望梅阁。

南宫玥他们才刚脱下斗篷,就听到一阵下楼的脚步声传来,三公主在一众女宾的簇拥下走了下来,走到她们跟前。

三公主面色有些僵,但还是用一贯温柔地声音说道:“雁表姐,你们刚才和二皇兄、五皇弟他们一起去梅林了吧?怎么不叫上本宫一起?!”

方才三公主在窗边正好看到南宫玥一行人与二皇子他们告别,本来她还不以为意,但是当她看到文毓也在其中时,整个脸都黑了。

她心里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南宫玥和傅云雁故意在撮合文毓和萧霏……三公主越想越气,就急匆匆地下楼来了。

三公主的脸上虽在笑,但语气中还不自觉地透着一丝质问之意,她自以为掩饰的好,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了出来。傅云雁先是不悦地皱了下眉,总算还算冷静地说道:“三公主,我们刚才是恰好在梅林中偶遇二皇子和五皇子殿下,若是三公主有兴致的话,我也可以带殿下去梅林走走。”

这大冷天的,而且也不一定能遇得上……三公主顿时有几分意兴阑珊,略显尴尬地说道:“本宫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她飞快地睃了萧霏一眼,心中还是不甚痛快。明明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为何傅云雁也好,咏阳姑祖母也好,还有文毓,都对萧霏更为亲热呢。

这时,随着丫鬟的一声唱报,咏阳和云城两位公主到了。

众女眷忙起身相迎,恭敬行礼。

咏阳的性子爽利,一贯不喜欢这些客套交际的玩意,让众女免礼后,便与她们一同上了二楼,按着身份品级高低,一一坐下。

丫鬟们上了梅花茶,喝过茶,云城兴头一起,便道:“小姑母,你知道我这人一向喜欢热闹,今日难得也来了这么多的年轻姑娘,其中也有不少才女,不如也给她们一点机会展示一下如何?”

咏阳还没说话,就听三公主起身,温婉的说道:“姑母说的是,今日由我抛砖引玉弹奏一曲吧。”

三公主既然自动请缨,便也没人反对。

一盏茶后,三公主便在琴案后坐定了,一段铿锵有力的琴音很快从她纤纤玉指流泻而出……

南宫玥微微挑眉,这不就是自己曾经在锦心会上弹奏过的《十面埋伏》吗?

在场的女眷们大部分都听了出来,有些意外,毕竟今日是暖炉会,弹一曲清雅的《梅花三弄》是增添雅致,这杀气十足的《十面埋伏》总是有些怪异!

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三公主的琴艺确实是高明,不止挑不出毛病来,而且身为女子能弹出如此刚强的琴曲也是不易了。

她们也都知道南宫玥曾经以一曲《十面埋伏》在锦心会上赢了百越圣女,那今日三公主是在向南宫玥挑衅,亦或是纯粹为了迎合出身沙场的咏阳的喜好呢?

众人暗自揣测着……不知不觉,琴声便结束了。

立刻有一位夫人抚掌赞道:“三公主果然琴艺不凡,恐怕这王都之中也堪称数一数二!”

另一位夫人也是朗声迎合,把三公主又夸了个遍,可是咏阳和云城却什么也没说。

三公主眼中闪过一抹暗芒,一边站起身来,一边又笑道:“久闻镇南王府的萧大姑娘不止是国色天香,而且才艺出众,不知今日可否让本宫见识一下?”

但屋子里的众女眷却是眼前一亮,从三公主的话中听出一丝挑衅来。萧霏的容貌随着小方氏,是个清丽的小美人儿,却绝对称不上国色天香,再说才艺,萧霏过去一直在南疆,这还是第一次来王都,又有谁知道她的才艺到底如何!

所以三公主这夸奖绝对不是表面上的意思,原来三公主是和镇南王府的萧大姑娘不不和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