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兄妹/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一回到抚风院,守在屋子口的鹊儿便急切地迎了上来,道:“世子妃,您可总算回来了!”

见鹊儿的语气怪异,南宫玥眉头一动,问道:“王府里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鹊儿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语调略显僵硬地说道:“没什么,世子妃您累了吧,赶紧去屋子里歇息一下吧。”

南宫玥觉得鹊儿实在是有些怪异,但还是进了屋,鹊儿赶忙替她挑帘。一进内室,南宫玥便对上了一双黑亮的桃花眼,她难以置信地瞠大了眼睛,惊呼道:“阿奕!”

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难怪刚才鹊儿的语气怪怪的!

鹊儿赶忙闪身与百卉百合她们一起退下了,心中舒了一点大口气。世子爷突然回来了也吓了她一跳,而且还不能告诉别人,以致她刚才的那半个时辰心里都七上八下的,一直伸长脖子盼着世子妃回来。

只不过,越是着急,这时间就过得越慢……

同样心生如此感慨的还有萧奕,他好不容易快马加鞭地赶回了王都,想着在进宫复命前悄悄来见南宫玥一面,谁知道南宫玥竟然不在!

等他吃了东西,她还是没回来;等他洗漱完毕,她还是没回来;等他湿漉漉的头发都半干了,她……她终于回来了!

萧奕委屈地抿了抿嘴,一双桃花眼水光潋滟地看着南宫玥。

南宫玥傻乎乎地看着倚靠在美人榻上一身白色中衣的“美人”!

虽然他洗漱了一番,但是浑身还是带着赶路后特有的疲惫感下巴上长了一圈细碎的青色胡渣,让他昳丽无双的脸庞上透着几分颓废的感觉,好像又多几分成熟感。

似乎每一次萧奕离开自己都会偷偷成长了许多……南宫玥心中有些复杂地想着。

因为她久久不动弹,久久不说话,萧奕更委屈了,皱了皱俊脸,正打算自力更生,却见南宫玥仿佛如燕归巢般朝他扑了过来。

萧奕嘴角一勾,将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眼中笑盈盈的。

这才对嘛!

这才是正确的欢迎方式!

这才是回家的感觉!

他终于回家了!

萧奕原本有些漂浮不定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就像是找到了港湾的孤舟一般,再也不需要漂泊了。

“阿奕,你回来了。”南宫玥喃喃地说道,声音中带着连她自己也没有觉察的撒娇,鼻子更是凑在他的胸膛上,用力地嗅着他身上还带着一丝湿气的味道。

是的,他回来了!这是他的味道。

南宫玥不自觉地用力攥着他身上的布料。

“嗯!我回来了!”感受到她的喜悦,萧奕的嘴角扬得更高,将南宫玥环得更紧了……

可就在这温馨的时刻,南宫玥突然在萧奕的怀中挣扎了起来,把他推了开去。萧奕一头雾水地看着她,却见她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你这次没有受伤吧?”上一次萧奕从南疆回来时带了大大小小一身伤,其中胸口的那道肉疤至少有三寸长!那道伤疤到现在还没完全消退,南宫玥每一次看到,每一次思来,都是一阵心痛。

萧奕怔了怔,心中闪过一丝暖流,直觉地咧开了嘴,露出白得刺眼的牙齿……却因为南宫玥凝重的小脸,又赶忙笑脸一收,正色道:“臭丫头,你信我,我好好的!绝对没受一点伤!”

南宫玥斜眼看了萧奕一眼,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仿佛在说:信你?也不想想上次谁是怎么瞒着我的!

萧奕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想到了什么,故意压低声音含笑道:“臭丫头,等我从宫里回来,让你像上次那样检查好不好?”

上次那样检查?那还不就是解开衣裳,卷起裤腿……

南宫玥故作嗔怒地瞪了他一眼,她是关心他,他倒好,调戏起她了!

萧奕满不在意,只觉得他的臭丫头无论是一颦一笑一嗔一怒,都是好看极了。他忍不住又一把抱起了她,下巴搁在她的发顶蹭了蹭。

“臭丫头,等待会儿我从宫里回来,你想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

这家伙还闹!南宫玥再次一把推开了他,想要瞪他,想要做出气势来,可是她的眼睛红得像兔子似的,根本没有什么威仪。

她帮萧奕理了理中衣的衣襟,道:“你既然要进宫向皇上复命,就赶紧去吧。”

虽然南宫玥也舍不得赶萧奕走,但是萧奕这次出门有皇命在身,理应先去宫中复命。他早去早回,才可以早点歇息。

这一趟,虽然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萧奕此行去百越必然是极其艰辛危险的。

萧奕更舍不得,他一霎不霎地盯着南宫玥好一会儿,觉得够他熬过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了,这才依依不舍地叹气道:“臭丫头,那我先走了。”说着,萧奕又把原本那身发臭的衣袍穿了回去,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离开了。

萧奕一走,百卉和百合就进屋来了,百合的眼中透着一丝调侃。

其实,不同于去年午门献俘,萧奕需要得了皇命才能进城,又有繁复的献俘仪式,这一次,萧奕也就是进宫一趟复个命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回王府的事,偏偏他连那点时间都等不了,非要独自偷偷地溜回王府,倒是把可怜的鹊儿吓得胆战心惊的。

这个理南宫玥如何不懂,但是心里还是乐滋滋的,俏脸微微发红,容光焕发,仿佛这一日的疲劳转瞬都消失了。

南宫玥忙吩咐百卉、百合:“快吩咐厨房去做一桌好菜,就说世子爷已经回王都,现在面圣复命去了。”

“是,世子妃。”百卉忙下去了。

萧奕要回来,那忙的可不仅仅是厨房,百合正打算也退下,却听南宫玥突然惊呼了一声,百合惊讶地朝她看去。

南宫玥脸上露出一丝少见腼腆,嗫嚅道:“我忘了告诉阿奕霏姐儿的事了……”刚刚只顾着和萧奕说话,她真的是把萧霏也在王都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难得见南宫玥孩子气的样子,百合忍俊不禁,忙道:“世子妃,奴婢马上去通知大姑娘一声。”

南宫玥点了点头,然后又道:“还有,朱兴那里也不知道他知道了没,你也去招呼一声吧。”

百合应了一声后,迅速地退下了。

世子爷回了王都的消息眨眼间便传遍了整个王府,给整个王府注入了一股活力,下人们都在管事的指挥下各自行动了起来……

刚默写完棋谱的萧霏很快就闻讯而来,问道:“大嫂,可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萧霏有些忐忑地看着南宫玥,说实话,一想到马上要见到大哥萧奕,萧霏心中有些怪异。从来,她都是用一种轻视的眼神看着大哥,哪怕他去年为南疆为大裕大败百越,可是在她眼里,他仍然是那个无用的纨绔子弟……

现在想来,到底她是被什么东西蒙住了眼睛,不,或者说蒙住了心灵,才会变得那么盲目,那么自以为是呢!

想起以前在南疆的她,那个如同井底之蛙般的她,那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她,萧霏几乎是羞愧的。

幸好,她这一次选择来了王都!

虽然母亲小方氏的种种所为让她感到惭愧,可是也比像过去那样稀里糊涂地活着要强!

所有关于萧奕的事,南宫玥都不吝于亲力亲为,她本来想说不必了,但是在话出口的那一瞬,突然感受到了萧霏那有些微妙的情绪。

南宫玥顿时了悟,萧霏也是希望能为萧奕这个大哥做点什么吧?

南宫玥立刻改口道:“霏姐儿,我已经吩咐厨房去做晚膳了,不过你大哥也不知道在宫里会耽搁多少时间,你帮我去厨房看看,先做些方便温着的菜,还有多做几道你大哥喜欢的菜……”其实这些事哪里需要萧霏亲自跑厨房,南宫玥也不过是给萧霏找点事做。

而一根筋的萧霏却是不知,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心里已经想着待儿会得问问厨房哪些菜是不能长时间温着的,还有大哥喜欢什么菜呢?……自己对大哥真的是一无所知呢。

萧霏一边自责,一边在桃夭的引领下往厨房去了……

足足两个时辰后,天色已经暗了大半。厨房的某些肉菜已经温得大厨都担心会不会串味了。

随着门房一声高喊:“世子爷回来了!”阖府再次震动了。

南宫玥和萧霏都是亲自到二门相迎,而萧奕早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心里真想着待会儿要好好和他的臭丫头一起吃顿饭,说些悄悄话……可谁知,他才骑着马进了大门,就傻眼了!

他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幻觉了,脱口而出道:“萧霏,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死死地盯着萧霏,眉峰笼了起来,翻身下马。

萧霏原本还对萧奕的归来有些期待、有些忐忑,但随着萧奕这一句近乎质问的语气,那种心情瞬间荡然无存。

萧霏忍不住努了努嘴。

且不说别的,大哥有一点还是跟以前一样,没礼貌!

大嫂这么知书达理,品貌端庄,配大哥这种莽汉真是可惜了!

想着,萧霏的眉头微蹙,像大嫂这样真正的大家闺秀,名门才女,应该配一个翩翩儒雅的才子才对。

哎,这都是皇帝乱点鸳鸯谱,才让大嫂这朵鲜花硬生生地插在了大哥这牛粪上。

萧霏那种嫌弃的眼神不自居地就露了出来,而她这种眼神,自她懂事起,萧奕就见多了……只不过,这一次的嫌弃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

萧奕没时间细想这个,他心里真是懊恼不已,他前些日子在骆越城的时候居然忘了问问田禾,萧霏有没有回南疆。

这都是先入为主惹的祸!

他一向都知道他的臭丫头决不是任人欺负的主,上次的易嬷嬷还不是被她打包丢回了南疆,所以他便认定萧霏就算是没被南疆王府那边的人追回去,大概也免不了类似易嬷嬷的命运。

可谁知,萧霏竟然出现在这里,还和南宫玥并肩站在这里迎接自己……最诡异的是,她看起来似乎和臭丫头相处得挺融洽的?

在他不在王都的这段时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萧奕的眼角抽动不已。

南宫玥一会儿看看萧霏,一会儿看看萧奕,原本心中因萧奕归来产生的激荡这时已经散去,不知道是无奈好,还是好笑的好。

这对兄妹算是天生犯冲吗?

南宫玥心里无语,但也不能由着这兄妹大眼瞪小眼的,便开口道:“阿奕,你一路舟车劳顿,想必是饿了吧,我们赶紧进去用晚膳吧。”

萧奕一看南宫玥,便是目光一柔,乖乖地应了一声。

见状,萧霏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心道:大哥还知道听大嫂的话,也不算太无可救药。

三人一起去了抚风院的堂屋用膳,下人们的动作极快,屋子里的饭菜都已经一一上座了,还都热气腾腾的。

为了缓解气氛,南宫玥道:“阿奕,这桌菜是霏姐儿安排的呢,你看,都是你喜欢菜!”

萧奕随意地在桌上扫了一眼,一下子便挑出了两个不合他口味的素菜,心想着:做菜是厨房的事,萧霏能使上什么力,也不知道萧霏对臭丫头下了什么蛊?!

这一顿接风宴吃得兄妹俩都有些食不知味,萧霏是拘谨得没吃多少,而萧奕则是盲目地只顾填饱肚子……萧霏一会儿看看大嫂斯文的姿态,一会儿又看看大哥茹毛牛饮的模样,再次暗叹:癞蛤蟆真的吃上了天鹅肉。哎,自己要对大嫂好一点才行!

萧奕差点又被萧霏这种嫌弃的眼神给激怒了,忍了又忍,总算是忍过了这顿饭……等萧霏告辞,他又被南宫玥催着去洗漱,待到丫鬟们都退了出去,内室里只剩下他们俩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臭丫头,”萧奕终于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萧霏怎么还在这里?”

南宫玥知道他已经压抑了许久,便把萧霏这一路如何到了王都的事给说了一遍……当萧奕听到萧霏堂堂镇南王府的姑娘差点在路上被拐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带着两个丫鬟就敢出门,还平安的从千里之外的南疆赶到了王都,也算是她命够好了!

南宫玥还在继续往后说着,等说完了经过后,脸上带着笑意道:“……霏姐儿其实是个好姑娘,难得她性子不错,也能听得进话,又乖巧懂事,就算偶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往后咱们好好教就是。”

萧奕沉思了片刻,心想:看在萧霏在自己不在的时候陪着他的臭丫头,以后就勉强对她稍微好一点点吧。

等等!

萧奕突然灵光一闪,脑海中浮现刚才萧霏那嫌弃的眼神,他那个妹妹不会是觉得自己配不上臭丫头吧?

一瞬间,萧奕觉得真相了,眼角不由抽搐了一下。

他这个妹妹还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这时,南宫玥又说起了这些日子王都里的风云。

总算是说完了她的部分,说得她都有些口干舌燥了,跟着她一边捧起手边的茶盅,一边用眼神示意该轮到他了。

萧奕从他到了骆越城见田禾开始说起,说到他们暗暗潜入百越的芮江城,说到他们试探了百越六皇子,说到他胁迫四皇子发起宫变……南宫玥一直都笑吟吟地看着他,萧奕从来就不是池中物,这一点,她早就知道的!

南宫玥的眼睛波光盈盈,带着几分不经意的妩媚。

萧奕心头一热,握住了她的手,一双桃花眼一霎不霎地看着她。

两人目光相对,温馨而又静谧。

过了一会儿,萧奕才开口,直接说道:“……臭丫头,我们很快就要启程回南疆了,最多再过一两个月。”

南宫玥虽然有些不舍,但这一天早晚会来的,萧奕是雄鹰怎么可能甘于困在王都这方牢笼中?从南宫玥同意嫁给萧奕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有一天她会和萧奕一起远赴南疆。

她舍不得她的父母、兄长、友人……

但是,她更舍不得阿奕!

他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

两人手握着手,目光交缠在一起,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轻轻点了点头,含笑道:“我们一起回去。”她没有去问皇帝会不会放他们走,萧奕既然如此说了,肯定已经有了安排,她只需要等待就行。

说完了这些,萧奕抱着她又蹭了蹭,轻佻地眨了眨眼说,“臭丫头,你之前不是说要帮我检查的吗?”

他拉了拉前襟,故作羞涩的小女子状,看得南宫玥的额头抽了一下,默默地站起身来。

萧奕忙站起身来,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闷闷地说道:“臭丫头,我想你了!”

几个字说得南宫玥又是心中一软,缓缓地转过身来……萧奕趁机俯身在她嘴畔飞快地亲了一下,然后又嫌不过瘾,又在另一边也亲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

南宫玥被他亲得俏脸红彤彤的,故作凶悍地推开了他,嫌弃地说道:“一脸的胡渣子,扎得我又痛又痒!”她一双眼眸却是温润柔和,以致那口吻再强势,也没什么可信度。

萧奕笑得更欢了,不依不饶地凑过去,故意拿下巴上的胡渣子去蹭她白皙柔嫩的小脸,嘟着嘴抱怨着:“臭丫头,你居然嫌弃我!”

南宫玥被他的胡渣蹭得痒痒的,不由笑了出来,一边躲闪,一边惊呼。

两人笑闹了好一会儿,南宫玥的体力自然是赶不上萧奕的,最后气喘吁吁地窝在了他怀中,静静地聆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砰!砰!砰!

那规律的心跳让南宫玥很是安心,只听萧奕的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道:“臭丫头,明日我们一起回一趟南宫府拜年吧。”萧奕离开王都好几个月,现在终于回来了,本来也是应该要去拜会一下岳父岳母。

南宫玥应了一声,在他怀中给自己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继续靠着他,轻轻说道:“……我们还要去一趟西山岗。”

西山岗……

两人都知道西山岗意味着什么。

“臭丫头,明天还要早起,我抱你去床上休息吧。”萧奕一把将南宫玥横抱了起来,朝床榻走去。

南宫玥揉了揉困倦的眼睛道:“阿奕,你也早点休息吧。”这一路,萧奕肯定是累坏了!

萧奕应了一声,道:“我在美人榻上睡就好。”好不容易回来了,他才不要独自去冷清清的房间睡觉呢!

南宫玥侧躺在床上,看着萧奕自力更生地在美人榻上铺起了铺盖。

屋里虽然烧着两盆火,可到底天气寒冷,这美人榻也不像宴息间里的烧着炕,萧奕这么睡着会冷吧?南宫玥心中一软,不由脱口而出道:“阿奕,你会不会冷?要么到床上来睡?”话音刚落,南宫玥的脸颊“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这话听着怎么像她在自荐枕席啊。可是话已经出口,想要改口也来不及了。

萧奕眼睛一亮,差点想问“真的吗”,但是话到嘴边硬是被他咬着舌尖堵了回去。他才不会和自己的好运做对呢!

他的桃花眼熠熠生辉,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随手把铺盖往美人榻上一扔,雀跃地走了过去。

南宫玥的脸颊滚烫,下意识地往里面挪了挪给他腾地方。

萧奕忙在床沿边上坐下,刚脱了鞋,还没来得及躺下,就听到外面传来轻轻的叩门声,随后是百卉的声音:“世子爷,刘公公来了,正在前院,说是皇上有要事找您。”

萧奕一脸的委屈,难得的好运气就这样没了。

南宫玥暗暗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地催他道:“皇上找你,快去吧。”

萧奕一把抱住她,在她发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用力蹭了蹭,这才不舍的不放开,“你别起来了,我去去就回来。”

南宫玥脸颊还发烫,干脆裹着被子看着他穿上衣裳,叮嘱了一声,“路上小心。”

萧奕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才匆匆离去。

南宫玥双手捂着脸颊,一抹不经意的笑在唇边洋溢。

萧奕很快便到了前院,随后就与刘公公一同进了宫。

进了长生殿的东暖阁,一阵暖意扑面而来,就连官语白也在。

还没等萧奕行礼,皇帝便抬手示意他免礼,随后道:“阿奕,朕刚刚收到了百越的密报。”

“百越难道又想开战?”萧奕挑眉,不禁跃跃欲试道,“皇帝伯伯,您不如派侄儿再去打一场吧,这次保管打得他们永不敢犯境!”

皇帝不禁失笑,摇摇头说道:“你啊……”随后叹了口气,说道,“百越倒是没有开战,只是朕刚刚得到消息,百越王驾崩了,四皇子努哈尔继承了王位。”

萧奕一脸惊讶的脱口而出,“四皇子?……百越新王?”

皇帝面色微沉地点了点头,“朕叫你过来,便是为了这事。”

皇帝的有些复杂地看了官语白一眼,当日官语白曾跟他说大裕可以扶持四皇子,以把百越控制在手里,可他却犹豫了。甚至这次让昌平伯去百越的时候,还偷偷叮嘱让昌平伯好好打探一下百越王的几位皇子,再等他来决定该支持哪一位。

可没想到,最后居然真是那四皇子上了位,若当初他听了官语白的话去扶持四皇子的话,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百越的困扰!皇帝越想越后悔,完全没有注意到萧奕和官语白已经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官语白则微不可见的向萧奕点了一下头。

没有人比官语白更了解龙椅的这位皇帝了。

皇帝他并非昏君,但最大的问题是他的多疑和优柔寡断,这也注定了他只能守成,却难有大的作为。官语白知道,自己一力向他提出可以扶持百越四皇子的时候,他绝不会立刻答应而是会犹豫不决,又或者另换一个别的选择。

如此一来,一旦四皇子真得登基为百越王了,皇帝只会懊恼自己没有尽快下决定,而不会怀疑他和萧奕从中做了手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