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得罪/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龚遇海说得滔滔不绝,裴元辰已经整张脸都黑了,心想:无耻,这真是无耻!……这种人居然是堂堂二品的总兵,实在是大裕之耻!

程络早已经是“闻弦歌知雅意”,这位龚总兵是来给他们送瘦马的啊!

平日里,他们这些公子哥之间,相互送个丫鬟什么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因此程络倒也没太大惊小怪。

他忍不住又细细地打量了那三个“义女”一番,只见她们一个个虽然站得端庄彷如大家闺秀,却是眉目含春,眼波流转,一颦一笑都透着难以言喻的娇媚。

真不愧是江南瘦马啊!程络心里赞了一句。等龚如海终于说完,他笑着对着对方拱了拱手:“龚总兵,那小侄就不客气了?”他轻佻地对着龚遇海一阵挤眉弄眼。

一听程络愿意收下,龚如海顿时喜笑颜开,忙道:“能跟着程贤侄,那真是小女的福气!”他立刻亲热地改口叫了贤侄来,并殷切地看向了萧奕和裴元辰,萧奕的嘴角还是带着一贯轻佻的微笑,可是裴元辰却是面沉如水,即便没说什么,也可以明显看出他的不悦。

龚遇海来之前早已经打听过这三位公子的性子,知道相较于萧奕和程络,裴元辰为人较为死板刚正,不过今日就算裴元辰不肯收,只要萧奕和程络收下,那自己也算是马到功成了……尤其是萧奕。

龚遇海一脸期待地看向了萧奕。

萧奕眉头微扬,咧嘴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斜眼扫视了那三个义女一眼,笑道:“龚总兵,令嫒真的愿意不记名分地跟着本世子?”

有戏!龚遇海眼睛一亮,忙附和道:“那是自然。能跟着世子爷,就是她们的福气。”

“那若是本世子三个都要呢?”萧奕嘴角翘得更高,似笑非笑地看着龚遇海。

没想到这个镇南王世子真如传闻般浪荡不羁,龚遇海心下狂喜,却是迟疑地看了程络一眼,谁想程络已经豪爽地应道:“既然大哥喜欢,那就全让与大哥便是。”

一旁的裴元辰虽然没说什么,却隐隐感觉到不对。在他和萧奕成为姻亲前,两人素无往来,只是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听说过萧奕如何如何纨绔不顶用,但是这几年来,随着两人往来增多,裴元辰至少可以肯定萧奕绝非简单的纨绔世子,而且从萧奕平日里与三姨妹的相处来看,他实在不像是那种贪好美色之人……

裴元辰不动声色地继续旁观。

“龚遇海。”萧奕笑容满面地又问龚遇海,“若是令嫒以后跟着本世子了,那是不是就要听本世子的话,不能有一丝异议?”

龚遇海知情识趣地笑了,谄媚地说道:“那是自然。所谓‘出嫁从夫’,跟了萧世子就是萧世子的人了,自然是什么都要听世子爷的,决不有二话!”

他一个眼色,身后那三个千娇百媚的义女立刻整齐地福身行礼:“见过世子爷。”

“那我就放心了!”萧奕释然地点了点头,邪气地笑了。

这个笑容看得程络心里咯噔一声,心里开始为龚遇海表示起了同情:以他对大哥的了解,每次大哥露出这种笑容就必然是有人要倒霉!

果然——

萧奕漫不经心地说道:“本世子对龚总兵甚为赏识,今日就做一次顺水人情,把这几位姑娘赠与龚总兵吧!”

什么?!龚遇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是傻眼了。

萧奕却像是没看到似的,轻佻地拱了拱手继续道:“本世子在此祝龚总兵与令嫒从此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满室寂然,所有人都发不出声音。

连看不惯龚遇海的裴元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这个二妹夫行事风格确实是惊世骇俗,不忌世俗眼光,也难怪会在王都会有这样的名声!

龚遇海的心大起又大落,现在心里简直快把萧奕恨死了,羞恼得一张老脸涨得通红,额头更是青筋凸起。这个镇南王世子真是可恨,就算是他不愿意收下美人,也没必要这样这样羞辱自己吧!

怎么说自己也是堂堂的二品总兵!

若非自己现在的处境太过不妙,龚遇海几乎要发作了,可是现在他却只能忍气吞声。

他深吸一口气,拱了拱手,轻描淡写地说道:“世子爷,真是太会开玩笑了。”

他再也呆不下去了,随口一个托辞就带着那三个义女匆匆告退了。

虽然平白丢了一个美人,但是程络的心情丝毫不受影响,没心没肺地继续与萧奕、裴元辰喝起酒来,只听他妙语连珠,什么话题都能扯上几句,有了他这张嘴,雅座里的气氛就没有冷过。

三人在归元阁一同用了午膳后,萧奕和程络先把裴元辰送回了府,这才分开,各自回了府。

萧奕迫不及待地回了抚风院,兴冲冲地挑帘进了小书房。

“我回来了。”

这时,蒋逸希早已经告辞,南宫玥正在书房里和百卉、鹊儿说话,两个丫鬟捧着一条桃粉色的衣裙。

一见萧奕来了,丫鬟立刻收起裙子识趣地退下了。

“阿奕,你回来了。”南宫玥一边笑着起身迎他,他周身散发着微醺的感觉,眼神却十分清明,想来并没有喝太多。

萧奕点了点头,兴致勃勃地说:“臭丫头,你做新衣裳了?看着颜色挺鲜亮的,你下次穿来给我看看吧。”

“那是给霏姐儿做的。”南宫玥笑吟吟地解释道,“元宵节马上就要到了,霏姐儿平日里穿得比较素雅,我就想着元宵节就让针线房给她做一身颜色鲜亮的,应应节气……”

又是萧霏……萧奕的脸色有些僵硬,一不小心就和百合想到一个块去了:臭丫头对萧霏也太好了吧?这是在养女儿……呸呸呸,他才不会有萧霏这么不讨人喜欢的女儿呢!

南宫玥见他这副嫌弃的样子,不禁目露笑意,还有些隐隐的无奈。

不可不说,这两兄妹还真挺像的,尤其是那嫌弃的眼神。

不管怎样,磨合总是需要时间的,南宫玥也不着急,眉眼弯弯地说道:“阿奕,你也有新衣裳,是我亲手做的,还差一道澜边,明儿让你试试合不合身。”

一听是南宫玥亲手给他做的,萧奕一双桃花眼顿时熠熠生辉,那得意的模样仿佛在说,臭丫头果然还是对自己最好了!萧霏什么的,都要靠边站!

这个阿奕,倒是跟他妹妹争起宠来了。南宫玥嘴角抑制不住地微微勾起,又道:“阿奕,你今日和大姐夫、四妹夫他们玩得可好?”

她这么一说,萧奕立刻想起了正事,笑嘻嘻地说道:“好!当然好,还有人大方地给我们送瘦马来了。”萧奕一边说,一边眨了眨眼,似乎在说,臭丫头,我可是对你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瘦马?南宫玥若有所思地道:“那人不会是姓龚吧?”

臭丫头怎么知道的?萧奕脸上掩不住错愕之色,傻乎乎地看着她。

南宫玥从他的表情中找到了答案,便把今日一早蒋逸希来找她时说的事给萧奕复述了一遍。

萧奕冷哼了一声,道:“这个齐王妃,还真是什么脏的臭的都敢往齐王府里收……有她后悔的时候。”

南宫玥好奇地问道:“龚总兵这到底是犯了什么事?”

“还不是江南前朝余孽的事……”萧奕从来不会瞒她任何事,一五一十地全都说了。

萧奕这次回南疆是打着去江南搜查前朝余孽的幌子,自然不能毫无所获的回来。他虽然没有亲自去江南查探,但也派人去办了。前朝余孽确实隐匿在江南,并扶持了前朝的皇孙慕容桦为伪王,在江南的徐州建了一个小朝廷,而龚遇海所辖管的卫所正在徐州,他本人至少担着一个管辖不力的责任。龚遇海这次不知是从哪里得了皇帝打算整治江南的消息,借着过年赶来王都,四处走动,想着万一有事可以有人拉上一把。

不过,萧奕却告诉南宫玥,龚遇海并不仅仅只是管辖不力,甚至前几年,朝廷对外履战失利的时候,龚遇海也不知是脑抽了,还是想左右逢源,对前朝慕容氏那些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后来,对北狄和南蛮两战大捷,这才与他们渐渐疏远。

也正是因此,龚遇海心虚之余,就越发做出些蠢事来。

皇帝素来忌惮前朝慕容氏那些人,这些年来,任何人一旦有所涉及,他绝对不会手软。

更何况,龚遇海实在蹦哒得起劲,恐怕王都大半府邸都已经被他送过“义女”了。

要是那些收了女人的人家知道龚遇海被牵涉的是前朝余孽的案子,恐怕还真会如蒋逸希所说的那样,急不可待的与他撇清关系呢。

见萧奕一副想要显摆的样子,南宫玥很配合地看着他,故作忧心忡忡地说道:“……那世子爷可有把那‘龚姑娘’带回来?”

萧奕被她逗乐了,一把抱住了她,在她脸上用力蹭了蹭,蹭得她咯咯直笑,忙不迭地要躲,可哪里躲得过,萧奕软玉在怀,满足极了,这才洋洋自得地炫耀道:“我跟大姐夫和小络子本来在好好的喝酒……”跟着,萧奕绘声绘色地说起来那位龚总兵和其义女们的那二三事……

当南宫玥听到程络原本打算收下一位龚姑娘时,心里不由暗暗摇头:程络能与萧奕交好,人品肯定没有大问题,可他现在心性未定,才会搞出嫡妻未进门,通房却有了身孕的事,甚至也如此轻易的收下别人送来的女人。南宫琳费尽心思谋来这段姻缘,恐怕对他们两人来说都不会是好事……

“……所以,本世子就好人做到底,把那三个‘龚姑娘’送给龚总兵了,还祝了他们百年好合!”

南宫玥傻眼了,随即“噗嗤”一声被逗得笑了出来。

萧奕更得意了,那表情仿佛在说,还不夸我!

南宫玥给他顺了顺毛,毫不吝啬地夸奖道:“阿奕真棒!”

萧奕还不满意,眨巴着眼睛望着她,南宫玥抿唇一笑,凑过去赏了一个亲吻。

这才对嘛!这才是夸他的正确方法!萧奕觉得自己一定要努力争取更多的福利才行!

……

龚遇海如此张扬的到处送“义女”,很快就引来了言官的注意,皇帝这才开笔开印,刚一早朝就收到了弹劾,弹劾的不仅是龚遇海,还有那些人收了“义女”的人家。

收了“义女”的人家自然也不会无动于衷,便顺势为其辩了几句,最后不了了之。

龚遇海自以为送“义女”送得到位,朝上有人为自己说话了,一时间倒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倒底没敢再上镇南王府的门。

龚遇海不上门,自有迫不及待想要上门送礼的。

自打萧奕回了王都后,每日里前来镇南王府拜访的人就络绎不绝。原本南宫玥还能以世子爷不在府里来推脱一些没必要的拜访,可萧奕一回来,这样的托词自然是说不得了,萧奕嫌应酬麻烦,干脆撇下差事,带着南宫玥一起去了皇庄。

这次去南宫玥本来还想带上萧霏一块儿的,萧霏心里其实也挺想去欣赏一下春日的田园风光,想瞧瞧是不是如那些诗词中写的那般美好。可大哥出去这么久了才回来,萧霏觉得大嫂应该很想和大哥单独待些时日,便以要在府里看书为由拒绝了。

萧奕和南宫玥在皇庄里悠闲得过了三日,这才刚一回府,萧奕就被皇帝宣进了宫里。

南宫玥独自回了抚风院,稍稍梳洗了一下后,便得了禀报说,萧霏过来向她请安。

几日没见,南宫玥倒也颇有些想她,忙让她进来了。

“大嫂。”萧霏依然先是恭恭敬敬地福身行了礼,随后小脸上才露出了笑容,有些腼腆地看着南宫玥。

“我正想让鹊儿去唤你过来呢。我在庄子上给你带了些东西回来。”南宫玥向她招招手,让她坐到自己的身边来,又唤了鹊儿去把东西拿来。

鹊儿捧来了一个平平无奇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漆黑的石头,这石头圆润光滑,并非什么珍贵的玉石,唯一奇特是石头表面有一道道天然形成的白色印痕,就好似一棵老松盘踞,甚是雅致。

萧霏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问道:“大嫂,这是什么石头?”

南宫玥含笑道:“你大哥的皇庄里有一眼温泉,这是温泉里天生天养的石头,我瞧这一块很是别致,想你一定会喜欢的,便带回来了,可以拿来做镇纸。”

“我喜欢极了。”萧霏把石头握在手心里,脸上满是喜色。

生在王府,从小锦衣玉食的姑娘有什么珍贵的玉石珠宝没有见过,没有用过的。可比起那些,萧霏却更喜欢手上的这块雅致的石头,只觉得果然还是大嫂最懂自己!

萧霏脸上的欢喜是毫不掩饰的,南宫玥唇边的笑意又浓了几分,说道:“你大哥还去打了一些野味,今日你与我们一块儿用晚膳吧。”

萧霏忙不迭点点头,愉快地应了。

这边正和乐融融的说着话,鹊儿在门外禀报道:“世子妃,二皇子妃来了。”

南宫玥微微一怔,他们这才刚回府,二皇子妃就上了门,这要说巧合也太巧了吧?而且没有事先递拜帖,就这样贸贸然上门,着实有些不妥当。

南宫玥想了想,吩咐道:“请二皇子妃先去花厅坐坐,我稍后就来。”

鹊儿应声退下,南宫玥向萧霏说道:“霏姐儿,你随我一起去吧。”

南宫玥换了身衣裳,与萧霏一同走了出去。

二皇子苏乔依是御林院学士苏之敬的嫡长女,父家甚是清贵。论容貌她远比不上另两位皇子妃的美艳,只能算是清秀,但颇带有一股子书卷气,让人看着就凭生好感。

见南宫玥见来了,苏乔依丝毫没有身为皇子妃的倨傲,很是亲和的起了身。她怀着身孕,穿了一件略显宽大的衣裳,脸颊也比上次见面时更圆润了几分。

“二皇子妃殿下。”南宫玥微微屈膝,与她行了平礼,而萧霏则毕恭毕敬的福了身,还没等萧霏行完全礼,苏乔依连忙笑着拉起她说道,“大姑娘无需多礼。”

待三人坐定后,丫鬟们端上了茶点,又低眉顺眼的退到一旁伺候。

“世子妃,今日没有递帖子就来了,实在有些冒昧。”苏乔依带着一丝歉意,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是我嘱咐下人在附近候着的,方才得了禀报说你与世子已回了府,就贸贸然的过来了,实在冒失的很。”

南宫玥没想到她会这样坦诚,直截了当地说是刻意命人候着他们回来。

若非萧奕告诉过她,官语白推断出上次王都之事,其实在背后推动一切的是二皇子韩凌观的话,苏乔依的如此态度倒是会让她心生好感,而现在则是又多了一分警惕。

南宫玥嘴边含笑,应酬地说道:“我与世子偷闲去皇庄住了几日,带了些绿叶子菜回来,都是庄子上自个儿种的。殿下既然来了,不如就带一些回去吧。”

苏乔依笑着应道:“那好啊。世子妃与世子伉俪情深,实在让人羡慕。”

南宫玥故作羞涩地低下了头。

而这时,苏乔依则有些担忧地说道:“只是……”她看了南宫玥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南宫玥领会地挥了挥手,于是,在屋里伺候的丫鬟们就纷纷退了下去,只留下了百卉一人。

南宫玥微蹙眉头,问道:“殿下可有什么事要与我说?”

“此事说来有些复杂。我比世子妃虚长几岁,就称呼你一声妹妹吧。妹妹你可千万不要生气才行。”苏乔依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世子前些日子是不是去了江南?”见南宫玥一脸惊讶的望着自己,她忙继续说道,“这事儿现在王都上下已经都知道了。就在昨日早朝时,有御史向皇上弹劾说,世子在江南办差的时候,收了别人孝敬的一个花魁,所以便假借皇命,诬陷朝廷命官。”

南宫玥配合的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而一旁的萧霏明显不快的抿紧了唇。

苏乔依毫不掩饰脸上的忧色,连声安慰道:“妹妹,你先别急,事情的真相如何还不知道呢。只是……”她停顿了一下,才一股作气地说道,“现在王都上下都在传言说世子已经把人带回来了,还安置在了外宅里。”

南宫玥许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我……多谢殿下告知。”她声音沙哑,像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更像是强行忍着哭腔。

“妹妹这就见外了。”苏乔依温婉地说道,“上次在云城姑母的赏花宴上,我就与妹妹一见如故。我家殿下昨日早朝回来告诉了我这件事,我便想着还是要来与妹妹提声醒,还望妹妹不要嫌我多事才是。”

南宫玥低着头,讷讷道:“……自然不会。”

苏乔依再接再励地继续说道:“我家殿下说他是相信世子爷的人品的,定会为世子爷在皇上面前陈情一二,我想此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南宫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苏乔依许是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起身告辞了,并连连让她不要送。南宫玥从善如流,只让百卉把人送出二门。

“大嫂。”苏乔依一走,萧霏就再也忍不住了,来到南宫玥的身边,担心地说道,“你别生气,待大哥回来,我一定会好好说说他的!大哥、大哥他简直太不像话了!”

南宫玥心下一暖,脸上却是笑了,她的笑容让萧霏有些不解,问道:“大嫂你不生气吗?”

南宫玥笑得轻松淡然,“我为何要生气呢?”

“可是二皇子妃说……”

“霏姐儿。”南宫玥拉着她的手坐到自己身边,循循善诱地说道,“二皇子妃与我是何关系?”也不等她回答,南宫玥继续说道,“她并非我的闺中密友,也非我的亲人,只是一个旁人罢了,既如此,我为何要因为一个旁人的三言两语去怀疑我的夫君呢?”

别说南宫玥知道萧奕这次只是绕道江南,其实去的是百越,哪怕萧奕真是去了江南办差,她也绝不会因为外人的碎语而去疑心萧奕。

“我与你大哥成亲已经一年多了,你大哥为人如何,我很清楚,所以,我相信他。”南宫玥眉眼含笑道,“如果相信一个人,就要全心全意信他,无需为了外人的看法而伤了这份信任。……霏姐儿,朝堂之事,并不是简单的‘对’与‘错’就能说清的。你大哥这次去江南办差,许是得罪了一些人,以至遭人构陷。具体如何,待你大哥回来,我问问便是。”

萧霏呆呆地望着南宫玥,就见她眉眼舒展,脸上看不出丝毫的不快和疑心。她不禁心有感触,想道:大嫂是全心全意的相信着大哥的吧……

“霏姐儿,你是王府的嫡长姑娘,面对任何事都要多思多想,而不能单纯的一时冲动,或者凭个人的喜恶行事。”南宫玥提点了一句后,又夸赞道,“你刚刚就做得很好,没有二皇子妃的面前冲动行事。”

萧霏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到底比不上大嫂做事稳妥,要学的地方还很多呢。

南宫玥微微垂眸,心想:苏乔依今日来的目的到底是为何呢?是想向自己卖个好,还是别有用意……她一方面让自己不要着急,但另一方面,又似乎在引导着自己去相信萧奕真得养了外室……

这个问题到萧奕回来的后就得到了一半的解答,据萧奕说,他奉了圣旨去江南的事也不知道是谁透了出去,龚总兵自知已经得罪了萧奕,恐怕日后更讨不好,也不知是谁出了主意,便寻了一个御史来弹劾萧奕,以先下手为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