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暗亏/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堂之上风云突变,没几日王都上下便已皆听闻了萧奕从江南带回来一个花魁,还养作了外室,甚至就连深在内宅的林氏也听闻了。

林氏最初得知这件事的时候,着实慌了一阵子,后来想想以萧奕的人品应该也不至于如此。再者就连大伯南宫秦也嘱咐了南宫穆让她过来给女儿带句话,叫女儿不要着急,想来此事应该另有隐情。于是林氏就匆匆赶到了镇南王府,可到了以后才发现南宫玥的心情甚是不错,眉眼舒展,脸上挂着舒心的笑容,丝毫没有焦虑与气恼的样子。

想来小夫妻俩并没有因为这个无端端的流言而有嫌隙。

林氏不由松了一口气,便话锋一转,说起了另一件事,那倒是一件喜事……

“玥儿,我前日和公主府定下了你哥哥的婚期,八月二十二是个黄道吉日……”

提起南宫昕的婚事,林氏的脸上就露出了笑意,当初下了纳吉礼后,就与公主府约好等傅云雁及笄后再商议婚期。到今年三月,傅云雁就十五了,前几日,林氏便亲自去了一趟公主府,与傅大夫人把婚期定了下来。

说实话,她到现在还觉得这一切有些像一场美梦,完美得不似真的。

她曾经以为痴傻的儿子这辈子可能都无法成家立业,她曾经以为她必须照顾他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可是儿子不但渐渐地好了起来,还要成婚了!

也就说,可能再过几年,她就可以抱孙子了!

这件喜事让林氏的心情甚好,若不是王都里的那个传言,恐怕更是会高兴得连觉得都睡不着。

可是现在……

南宫玥注意到林氏的眉眼间带着淡淡的忧色,立刻明白是为了什么,笑着坐到她跟前,挽着她的手撒娇着说道:“娘亲,哥哥的婚期定了,接下来您岂不是要开始忙了?要是有什么女儿可以帮忙的地方,您可千万别同我客气!”

林氏被转移了注意力,拍了拍南宫玥的手,道:“你放心,你哥哥成亲后住的院子早已经收拾出来了,该翻新的翻新,聘礼我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上次女儿的婚事太急,以致准备得太过仓促,一直是林氏心中的遗憾。这一次儿子的婚礼,林氏可以说是谨慎再谨慎,宁可尽量地提前准备,以免又突然生出什么不可控的意外,因此自从两家定下亲事后,林氏就积极地开始准备相关事宜。

现在几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总算“婚期”这道东风也吹来了!

林氏脸上终于又露出了笑容,说道:“你大嫂也会帮我的,玥儿你啊,只要到了日子和阿奕一起过来喝喜酒就好!”

这么说起来,六娘只比女儿大了三个月,女儿六月也要及笄了,她和阿奕也该圆房了。之前,因为女儿还小,所以在她成婚前,林氏既没有跟她说洞房那些事,也没把当初玥儿她外祖母给的压箱底的那本册子传给女儿……

看来,自己还是得找些时候跟女儿私下说说这事才是,免得这两个孩子糊里糊涂的。

林氏越想越愁。

一时间,倒把王都的流言淡忘了。

南宫玥此刻的心情好极了,只是……

八月二十二,那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和萧奕远在南疆,也就是说,她不能亲眼看着哥哥成亲了……

南宫玥压抑着心底的不舍,微笑的看着林氏,至少自己走了,还有哥哥和六娘,说不定很快又会有小侄子,娘亲一定也能开开心心的。

南宫玥飞快地调整着心态,脸上又是笑容满面,说道:“娘亲,你难得来了,不如和我一同用午膳吧?”

林氏自然是欢喜地应下了,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阿奕出门了吗?”

“是啊。”南宫玥笑着说道,“他去了五城兵马司……”

以萧奕有事没事就要赖着南宫玥的性子,他隔了这么久才回府,自然不会真的老老实实的去当差,其实是应了二皇子的约,去了归元阁。

现在是冬末春初,天气还有些冷,归元阁的一楼烧了地龙,一进门,便令人觉得温暖如春,舒适极了。

小二立刻殷勤地迎了上来,领着萧奕去了三楼的雅座——归元阁中,楼层越高,便代表身份越高,这三楼普通的官宦子弟是订不到位子的,看来这位二皇子还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萧奕嘴角微勾,漫不经心地随着小二上了三楼。

小二叩响了雅座的房门,一推开门,便听到其中传来一阵铮铮的琵琶声,伴以婉转清亮的唱曲声,还有几人说笑的喧阗声。

萧奕进了雅座后,绕过屏风,便见二皇子韩凌观坐在主人位上,下首两边分别坐着好几张熟悉的面孔。屏风的另一边则坐着一个抱着琵琶半遮面的粉裙女子,朱唇微启,素手拨动,弹唱着一曲《琵琶行》。

“大哥!”程络霍地站起身来,与萧奕打招呼。

萧奕微微点头,然后上前对着二皇子拱了拱手见礼:“见过二皇子殿下。”

韩凌观随性地挥了挥手,“萧世子不必太多礼,今日以酒会友,不论君臣。”

一句话引来在座数人一句接着一句的恭维声,气氛热络欢快。

萧奕被韩凌观招呼地在他的右侧下首坐下,从这座位显然可以见二皇子对他的重视。

一旁的婢女替萧奕满上酒后,萧奕便漫不经心地执起酒道:“殿下,今日臣到得最迟,自罚三杯!”说着,也不等韩凌观答应,便连饮了三杯,赞道,“好酒!”

“萧世子真是爽快!”坐在程络斜对面的一位年轻公子赞道,“让鄙人也是酒兴大发!”他说着也是连饮三杯。

在座的不少人都不算熟,但是几杯酒下肚以后,便是头脑发热,话便多了起来,连气氛也因此热络了不少。

这一位李公子问萧奕平日喜欢做什么,那一位王大人说他的侄子也在五城兵马司当差,以后可以多多亲近亲近,又一位陈大人说,他去年也刚去了一次江南,说那江南确实是风光美,尤其是那秦淮河上的夜景,令人必胜难忘……

这秦淮河上能有什么夜景,还不就是花船、花灯、花妓!

一时间,在场的众位交换着眼神,心领神会地一笑。

程络笑嘻嘻地问道:“陈大人,小弟还没机会去过江南,不知道这秦淮河上的佳人才貌双全,不知道是否言过其实啊?”

那陈大人含蓄地笑了笑:“其实也不过如此……”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

王大人笑吟吟地接口道:“我看比起殿下府里的琴笙姑娘,那恐怕是差远了!”

这时,那弹琵琶的粉裙女子正好弹完了《琵琶行》,她抱着琵琶欠了欠了身道:“琴笙多谢王大人谬赞。”她的声音如清泉般悦耳,柔情似水。跟着,她又继续弹起了一曲新的曲子,琵琶声清脆柔和,一缕一缕地飞入众人心田……

“陈兄,”一位刘大人突然笑着开口道,“秦淮河你也敢去了?不怕尊夫人……”他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这位陈大人惧内的事也算是王都有名的了。

其他人也都是心知肚明地笑了,韩凌观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向王大人使了一个手势。

王大人微微点头,然后故作调侃地对陈大人说:“陈大人,照王某看,你就是太惯着尊夫人了。我们男人平常公务繁忙,也就想着每日回府后,能有些软玉温香的解语花解解乏。说到底,那些个美人不过是玩意,既非宠妾灭妻,又不会影响尊夫人的地位,哎,也不知道尊夫人为什么就想不开呢!动不动就无理取闹,这家哪里还有家的样子啊!”

王大人说话的同时,萧奕又连灌了几杯酒,没一会儿,脸颊就攀上些许淡淡的红晕,显得酒意熏人。

韩凌观若无其事地饮着酒,其实却是在暗暗地观察萧奕的神色。前几日二皇子妃去镇南王府找南宫玥的事当然是他示意的,如果他估计不错的话,南宫玥必然会因为外室的流言与萧奕吵闹不休,而萧奕无故被御史弹劾,本来就心情不好,再被南宫玥这样闹上一通,就一定会对她心生厌烦……现在见萧奕蒙头豪饮的样子,显然是在借酒消愁。

要拉拢像镇南王府这样的勋贵,许以滔天权势和荣华富贵其实并没有多大作用了,联姻结为两姓之好才是最好的保障。只可惜,父皇早早的就赐了婚。以正妻来联姻自然是无望了,而只要萧奕与他的世子妃离了心,那哪怕是侧妃,一样可以达到目的。

一次的争吵或许还影响不了南宫玥的嫡妻地位,但可以慢慢来。

夺嫡本就不是一朝一夕,他可不会像他那个愚蠢的三弟那样心急。

想着,韩凌观抬高酒杯掩住他微勾的嘴角。

陈大人面露尴尬之色,拿起酒杯道:“大家喝酒喝酒,说我的家事做什么……”

“陈大人,咱们是多年的朋友,我才跟你说,”王大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道,“其实啊,你就该再多纳几个美人,以振夫纲才是!你想想,就算你今日纳了十几个美人回去,尊夫人能把你怎么样?难不成还敢和离不成!”说着,他朝萧奕看了过去,故意问,“萧世子,你说是不是?”

萧奕又是一杯酒下肚,轻佻地笑着说道:“王大人说得轻巧,怎就不见你多纳几个美人儿回去?”他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那抱着琵琶的琴笙,似随口一提般说道,“……本世子瞧王大人对这美人儿倒是颇为喜爱,不若就让殿下割爱,把这美人儿赠你如何?”

王大人面色一僵,这琴笙可是二皇子的爱姬,岂能……

韩凌观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说道:“宝剑赠英雄,这美人也要赠惜花之人,本宫就将琴笙赠于你。”

“多谢殿下。”王大人忙起身作揖谢过了韩凌观,见他并没有不快,才隐隐松了一口气。

“真是多谢王大人得一红粉佳人!”刘大人抚掌赞道,“我敬王大人一杯。”

一时间,席间众人都敬了王大人一杯,酒过三巡,雅座中的气氛更为融洽了,韩凌观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一日,众人在归元阁中喝得甚为尽兴,一直到未时才散了席,各自回府。

二皇子的心情甚好,今日一聚,萧奕的性子倒也不难相处,而且看起来他似乎对互赠美人并不排斥,这么说来,自己下次倒是可以试试……

这么想着,二皇子便打算宣谋臣过来商议一二,却不想接到了皇帝传召他入宫的口谕。

韩凌观换了一身衣袍,就匆匆地进了宫。

一进御书房内,他就敏锐地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心中忐忑,只觉得御书房内的炭火似乎烧得太过头了点,闷热不堪。

“参见父皇!”韩凌观撩袍,恭敬地对着皇帝下跪行礼。

皇帝没有让他起身,只是冷声斥道:“大白天的喝得醉醺醺的成何体统!”

韩凌观心中一沉,父皇一向说小酌怡情,可是今日都没问自己一句,就直接定了自己的罪,莫不是自己有什么地方惹得父皇不快?

可是自己行事一向小心,应该不可能吧?

韩凌观定了定神,恭声解释道:“请父皇恕罪,儿臣只是小酌了几杯。”

“小酌了几杯?”皇帝冷哼了一声,“依朕看,是拉拢朝臣吧?老二,你是不是也想学你三皇弟?!”说到后来,皇帝的声音冷得几乎要掉出冰渣子。

韩凌观恭敬地将额头紧紧贴在地上,强作镇定地说道:“父皇!儿臣绝无此心!”

接下来,御书房内一阵安静,就在韩凌观迟疑着是不是偷偷抬眼看皇帝一眼时,却见一双明黄色的绣龙金丝靴朝自己走来……

韩凌观身子伏得更低,全身绷紧。

“好你个绝无此心?”皇帝冷笑不已,气得来回踱着步子,“老二啊老二,你都给朕的臣子送起了美人来了,还敢说你自己没有一丝私心?给朕抬起头来!”他的儿子,堂堂的皇子什么不好学,竟然学起那个龚遇海的无耻行径,拿着美人收买起朝臣来!

以前瞧他还算乖巧,没想到竟然也怀了这样不堪的心思,实在是可气可恨!

自己这才把琴笙送给王大人父皇就知道了?难道说父皇这段时日一直派人盯着自己?

想到这里,韩凌观不禁有些心慌,拼命回想着自己这几日有没有做出什么不妥的事……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必须得让父皇释疑才行!

韩凌观的心念飞转,抬起头来,故作恐慌的看着皇帝,打了一个醉醺醺的酒嗝。

见状,皇帝眉宇紧锁,心中的怒火更为高昂。这哪里是皇子,分明就是那些个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才是!

皇帝又坐回了御座,冷声道:“堂堂皇子大白日喝得烂醉如泥,不思进取,老二,朕今日罚你禁足一月,你可有话说!”

纨绔不堪总比拉拢朝臣的罪名要轻得多,这是今日最好的结果了。韩凌观赶紧恭敬地领了罚,在皇帝不耐烦的挥手下,静静地退出了御书房。

冷风吹在韩凌观的脸上,韩凌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神有些阴冷:父皇多疑,他蛰伏多年,才拔掉了三皇弟这根阻碍,没想到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让父皇对他起了疑心,以后务必得更加谨慎……

御书房里发生的这些,萧奕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也能够猜出八九分来。

以萧奕所知,锦衣卫盯着的其实并非是二皇子,而是那些朝臣们。只可惜这一次,却让皇帝“看到”自己的儿子在送朝臣美人。若是平日里,皇帝可能会当作风流韵事,一笑了之。不巧的是,那厢龚遇海才四处送干女儿来拉拢朝臣,已经让皇帝很是不快,偏偏自己的儿子也是这般作为,以皇帝的多疑岂能不去多想。

让二皇子吃了一记暗亏,萧奕算是报了二皇子妃在南宫玥面前挑拨的仇,心情甚好的回了府。

还没到二门,萧奕就远远的看到,南宫玥正陪着林氏在那边说话,一旁还停着一辆马车,显然是岳母大人正准备要回去。

萧奕连忙翻身下马,把缰绳一扔就快步走了过来,热络地冲林氏喊了一声“娘!”随后习惯性的拉住了南宫玥的手,笑盈盈地看着她,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里是满满的恋慕,那仿佛快要溢出来的温柔就连林氏这个旁观者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下,林氏算是彻底放心了,脸上的笑意也轻松了许多,说道:“玥儿,那娘就先走了。”

南宫玥脸颊飞起一抹红霞,和萧奕一起把林氏送上了马车,又目送着马车远去,这才一同往抚风院走去。

“臭丫头,你是不是不舍得?”

南宫玥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他看出来了,于是也不隐瞒的说道:“娘亲刚刚同我说,哥哥和六娘的婚期定在了八月,我只是有些可惜没法看到哥哥成亲了。”

萧奕紧紧握着她的手,双唇抿成一线。

“不过没关系的。”南宫玥笑着说道,“南疆离王都也不算太远,日后我想爹娘哥哥和六娘他们,也随时可以回来省亲的,到时候,你可要陪我回来。”

“嗯……”

萧奕点了点头,他不希望他的臭丫头不开心,但是他也不想再次与她分开,一个人回南疆……

他希望他们一直在一起。

“臭丫头……后日的晚上有元宵灯会,咱们一起去看花灯吧。”

南宫玥眼睛一亮,笑着应道:“好啊!……北方的花灯可是与南方大不一样的,霏姐儿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下轮到萧奕傻了眼,难道还要带萧霏一起去不成?这……真不是在养女儿吗?

于是,到了晚膳的时候,南宫玥就与萧霏说起了元宵灯会的事。

“大嫂,你要带我去看花灯?”萧霏惊喜地看着南宫玥,面露一丝期待。

南宫玥含笑地看向了萧奕,纠正道:“是你大哥要带我们去灯会!”

萧奕只能在一旁无奈地点了点头。

他其实一点儿也不介意把萧霏丢在王府里,就他和臭丫头两个人出去,偏偏臭丫头不答应。

哎——

萧奕在心中默默地长叹了一口气,早已经不知道后悔了多少次,怪就怪他之前对萧霏来王都的事实在是太不上心了,否则何至于走到这个地步……

“霏姐儿,”南宫玥笑吟吟地又道,“你难得来王都一趟,一定要见识一下王都的元宵灯会才行!不止是有闹花灯,猜灯谜,还有耍龙灯,舞狮子什么的,好看又好玩。南大街那边的灯会最热闹,不过人也多了点,到时候,我们就从城中下马车,然后沿着南大街一路往南城门那边走……”

眼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计划起了灯会之行,萧奕撇了撇嘴,心里琢磨起来:这个萧霏不是喜欢看书吗?要么自己给她找点孤本,让她平日少来打扰他和臭丫头?

萧奕默默地思考起这个计划的可行度……

可惜,还没等他付诸实施,元宵节就到了。

这一日,南宫玥、萧奕和萧霏的行程满满当当,上午三人一起制了三盏简单的红纱灯笼;跟着下午南宫玥和萧霏又一块儿去厨房做了各种馅料的元宵,有芝麻猪油馅、豆沙馅、枣泥馅、玫瑰馅等等,萧奕本来也想加入的,可惜等他捏坏了十个元宵后,就被两人嫌弃地赶走了……

当晚,三人在王府里吃了象征团团圆圆的元宵后,就带着百卉、百合等几个丫鬟坐上一辆青蓬马车,轻装简行地出发往南大街而去。

即便是坐在马车里,也可以清晰地听到外面的街道越来越热闹了……

萧霏忍不住挑开些许窗帘,往外看了看,只见街道上不少年轻的公子、姑娘都是身着颜色鲜丽的服饰,手中都拿着一盏花灯,言笑晏晏。看他们行走的方向,很显然也是赶去南大街看灯会的。

越接近南大街,街道上的人就越多,而马车的速度也越慢,到后来,几乎是寸步难行。南宫玥干脆示意车夫停下马车,和萧霏一起下了车,然后萧奕也跳下了马,一同步行前往。

南大街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街道两边无数的花灯将附近映衬得喜气洋洋,流光溢彩,莲花灯、观音送子灯、状元骑马灯、走马观花灯……各式各样的花灯看得无数姑娘们都是目不暇接,惊叹不已。

萧霏虽然力图矜持,但是那双平日里略显清冷的眼眸此刻早已经在灯火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如同那夜空中闪耀的星子一般。

南宫玥挽起萧霏的胳膊,指了指前面的一个摊位道:“霏姐儿,走!我们猜灯谜去!”

南宫玥一不小心,就把萧奕忘在了后头。

萧奕用幽怨的眼神瞪着南宫玥与萧霏成双成对的背影,叹了口气,忙追了上去。

一旁的百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幸灾乐祸了。

百合虽已被南宫玥放回去待嫁,但难得的元宵佳节,便也一起出来凑个热闹。

以南宫玥和萧霏的本事,这猜起灯谜来说不上天下无双,但也是一路过关斩将,把那些摊位上的灯谜都破解了,赢了不少奖品,但她们只图个乐,也不贪图那些小利,自然是吩咐丫鬟都给了银子。

连猜了数十个灯谜,到后来便觉得有些无趣了,这时,右前方传来一片喧阗声吸引了南宫玥和萧霏的注意力,只见一家酒楼的门口设了一个擂台,四周围了一圈又一圈的旁观者,众人交头接耳,却完全看不到擂台上到底是在干什么。

百合立刻自告奋勇地上前去查看,她身形灵活,不知道怎么一推一扭,就挤到了人群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