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讨好/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一会儿,百合就满面红光地回来了,兴奋地说道:“世子爷,世子妃,大姑娘,那里在比赛蒙眼吃元宵,不对,应该说是蒙眼猜‘馅’!说是谁连着猜中十颗元宵的馅料,就可以赢走‘灯王’!”

百合越说越激动,两眼放光:“奴婢去看过了,那个灯王真不愧是灯王啊,做得实在是太精致太好看太神奇……”词汇缺乏的百合实在说不下去了,只能以一句话总结,“总之不去看看,一定会后悔的!”

百卉在一旁看着百合,心里感慨极了,她的小表妹还稚气未脱,居然过些日子就要出嫁了……真是让人操心死了!不过以后表妹就再也不是她的责任了……想着,百卉又觉得有些伤感,半垂眼帘,掩住眸中的异色。

南宫玥、萧奕和萧霏都被百合说得来了兴致,正打算上前看看,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自后方传来:

“阿玥!”

“大哥!”

南宫玥三人循声看去,不远处,一群略显熟悉的面孔正朝这边走来,除了傅云鹤、傅云雁和文毓以外,连咏阳竟然也便衣出行了,此外,还有几位傅家的公子、姑娘,甚至是两位已经出嫁的傅家姑奶奶。

既然大家都是便衣出行,也不方便行礼,因此南宫玥他们也没太拘谨,上前简单地与咏阳和其他傅家人打了招呼。

“阿玥,这么巧,你和阿霏也来赏灯啊!”傅云雁笑吟吟地小跑到南宫玥跟前,好奇地指了指那个擂台,“那边怎么那么多人,你知道在玩什么吗?”

南宫玥给了百合一个眼神,百合立刻绘声绘色地又解释了一番,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倒是挑得好几个姑娘露出几分兴味。

九岁的傅七姑娘傅云鹦好奇地问道:“那个走马灯真的有那么好看?”

“好看,真是好看极了!”百合用力地点了点头。

文毓含笑地看着咏阳道:“外祖母,那不如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如何?看看外孙能否赢回那盏‘灯王’?”

出来看灯会自然是为了看热闹凑热闹,既然外孙有兴致,咏阳又怎么会扫兴,立刻就同意了。

于是,百卉、百合以及几个随行的婆子就在前面想办法开路,巧妙地拨开了人群,好不容易让一众人等挤到了人群的前方。

高高的擂台上,五个蒙着眼睛的人正坐在上面,品尝汤圆,并一个个地报出馅料的食材:“猪油、芝麻、桂花、蜂蜜……”

只要说错一种食材,就会被身穿锦袍的小胡子老板笑眯眯地请下了擂台。

围观的人虽然多,但其实擂台边排队的人其实没那么多,根据一旁的一个大婶说,上台一次要十个铜板,十个铜板都够吃好几碗元宵了,因此普通的人也就随便试一次,然后就只是在那里围观而已。

虽说这一颗元宵是小,但是其中的馅料却可以由数种食材混合而成,哪有那么容易猜中的。这一点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但还是有一些人不死心地愿意尝试数次那就是“灯王”的魅力了。

就在擂台的后方,一个精致的宫灯形走马灯就挂在一颗大树的树枝上,只见那花灯的灯座上饰有金色的云纹,底部配金色的穗边和各色流苏,看来既喜庆又炫目。外侧的灯罩是一层薄薄的白纱,带着半透明的朦胧感,纱灯内的风盘上安置着白色的灯胆,在赤红的烛火映照中,灯胆不疾不徐地转动着,在白纱制的灯屏上投影出青山绿水,几个武将策马狂奔,你追我赶,散发出一种叱咤于天地之间的豪气,偶尔又见一只小小的蝴蝶在绿水上拍着蝉翼般的翅膀飞过,又多了几分柔情与细腻。

一旁的文毓出声叹道:“古诗云:‘飙轮拥骑驾炎精,飞绕间不夜城,风鬣追星来有影,霜蹄逐电去无声。秦军夜溃咸阳火,吴炬霄驰赤壁兵;更忆雕鞍年少日,章台踏碎月华明’。说的正是走马灯!”

“这盏灯不愧为灯王!”咏阳亦是赞道。

那大婶虽然听不到文毓那文绉绉的诗句,却也知道定是在夸那盏“灯王”,她挺了挺丰腴的胸脯,骄傲地说道:“那是!这位原老板的父亲早年可是整个王都最有名的灯王,做花灯的手艺那是顶尖的,再没有比他更好的师傅了。只不过后来原老板做生意赚了大钱,原老师傅也就不出来给人做花灯了,今儿这盏‘灯王’一挂出来,就有人出了一千两银子,可是人家原老板楞是不卖,还放了话了这灯不卖,就是作为灯会的奖品让大伙儿乐一乐。”

南宫玥几人互相看了看,这个原老板倒是有点意思。

那大婶压低声音,指了指擂台上一个身着华服的公子和一个中年商人道:“这位公子,还有那位大爷都对那盏‘灯王’虎视眈眈,他们俩都已经参加了好几轮了!”

傅云雁咋舌道:“他们也不怕积食啊!”

元宵主要还是糯米做的,吃多了,岂不就是会积食!

这时,擂台上又一轮结束了,除了那公子和商人,其他几人都意兴阑珊地下来了,有的干脆就走了,而有的还意犹未尽地留在那里继续围观。

“表哥,我也跟你一起去玩玩。”傅云雁跃跃欲试道,“不过我娘常说我茹毛饮水,再好的东西到了我嘴里也就是好吃和不好吃的区别。”她语气中透着几分自嘲、几分豁达。

“去吧去吧。想去的都上去玩玩吧。凑凑热闹也好。”咏阳笑着提议道。

虽然咏阳这么说,但是除了傅云雁外,其他的姑娘家还是没有上台,毕竟台上又要蒙眼睛,又要吃汤圆,一不小心就会在大庭广众下失仪。

傅云鹤随手把一个银锭丢给了一旁收钱的小二哥,众人鱼贯着上台了。

蒙好眼睛后,第一轮的元宵便送入众人口中,原老板“好心”地提醒道:“这是由四种食材组成的。”

“豆沙、桂花、白糖……”

“豆沙、桂花、蜂蜜……”

一个“白糖”成功地把萧奕从台上第一个刷了下来,萧霏默默地看了一眼乐呵呵的走回到南宫玥身旁的萧奕,眼神中充满了鄙视。她觉得傅云雁那句“茹毛饮水”应该送给大哥才是!蜂蜜都能尝成了白糖!那些进了他嘴里的美食真是被浪费了……

亏大嫂还总是辛苦下厨给他做好吃的呢!

台上很快又过了两轮,第二轮的水果汤圆刷掉了傅云鹤和两位年轻公子,第三轮的猪肉汤圆又难倒了傅云雁。

傅云雁沮丧地走下台来道:“阿玥,可惜怡表姐不在,她要是在的话,没准能赢!”哎,难得祖母喜欢这盏灯,她本来还想赢了灯王送给祖母呢!可惜了……

南宫玥失笑着摇了摇头,只能安慰了一句:“六娘,还有你毓表哥呢。”

傅云雁抬眼朝擂台上还蒙着眼的文毓看去,实在对表哥没什么信心……

擂台上的游戏还在继续着……每经过一轮,这台上的人就要少几个,等到了最后一轮的时候,台上已经只剩下了文毓。

傅云雁从中间的惊讶变成现在已经只剩下期待了,眼睛闪闪发光,握着南宫玥的手道:“阿玥,看来这灯王还合该是我们家的。”

话语间,四周越发喧哗、热闹了,不少人听说“灯王”快要被人赢走了,都蜂拥过来这边看热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那位公子的舌头可真厉害啊!”

“是啊是啊,居然撑到最后一轮了。”

“我原来还以为原老板是存心在为难人呢,没想到还真有人能赢啊。”

“……”

谈论间,最后一轮结束了!

原老板在擂台上朗声宣布:“今日谢谢各位的参与,这灯王就送于这位公子了!”

在一片掌声和欢呼声中,文毓拎着那盏走马灯下了擂台,走到了咏阳跟前,含笑地将走马灯呈了过去,道:“外祖母,外孙想将这盏‘灯王’送于您,您可喜欢?”

外孙一份孝心,咏阳如何不喜欢,笑得合不拢嘴,道:“毓哥儿,外祖母当然喜欢。”

陪在咏阳身旁的傅三娘故意玩笑地说道:“毓表弟,我知道你孝敬祖母,可是也别忘了我们这些表姐妹啊!”

文毓微微一笑,沉着地应道:“小弟如何敢忘记表姐……”说着,他往右前方指了指,只见那原老板朝这边走来,他身后跟着数个小二,每个手里都拿了几盏花灯。

“我与文兄弟一见如故,”原老板笑眯眯地说道,“文兄弟,你也别跟我客气,这几盏花灯就送于文兄弟吧。”

“多谢原老板。”文毓抱了抱拳谢过对方,跟着就把那些花灯一一分给了几位傅家姑娘,最后还多出两盏。

“世子妃,萧大姑娘,”文毓含笑看着南宫玥和萧霏,“这里还有两盏花灯,还请笑纳!”

左右不过是两盏花灯,又是当着长辈的面送的,合乎规矩,南宫玥和萧霏便却之不恭了。

文毓把其中一盏梅花灯给了萧霏,把其中一盏玉兔灯则给了南宫玥。

“多谢文公子。”萧霏福身谢过,把手中玫红色的梅花灯提高了一些,烛光透过灯纱映在她的小脸上,让她的肌肤上仿佛泛着一层胭脂般的红晕。

从头到尾,文毓的举止都是彬彬有礼,无可挑剔,可是南宫玥却总觉得有一分不对劲……

“姑娘,你这盏花灯的颜色和你的衣裳真般配。”桃夭在萧霏的身旁小声地赞道。

一句话引来了南宫玥的注意力,她若有所思地朝四周看了一圈,这细细地一观察,她便注意到萧霏手中这盏梅花灯是其中唯一的一盏,自己手中这玉兔灯,还有傅云雁手中的蘑菇灯都有重复的两三盏,会是自己太多心了吗?

“阿玥,阿奕,你们接下来打算去哪儿?”傅云雁提着圆滚滚的蘑菇灯走了过来,提议道,“不如我们一起吧?”

她话音刚落,又听文毓在一旁说道:“萧世子,世子妃,听说今晚在三台寺会有不少信徒去那里放孔明灯,届时场面必定是非常壮观。”

萧霏顿时两眼一亮,脱口而出道:“那岂不是‘百方孔明灯飞起,倍出高寿似圣贤’?大嫂……”萧霏期待地看向南宫玥,乌黑发亮的眼眸如同掩映在流云里的月亮。

南宫玥本来还只是猜测,现在几乎是有八九成的把握了,文毓应该是在讨好萧霏。她不禁回想起前几日暖炉会上的一幕幕,似乎就有这个兆头。

知好色则慕少艾乃人之常情,可是,南宫玥总觉着文毓的态度有些过于刻意了些……

是她多疑了吗?

“好啊。”傅云雁欢喜地说道,“我们去放孔明灯!”说着,她便期待着看着南宫玥他们。

他们与咏阳府到底亲厚,无端端的拒绝总是不太妥当,南宫玥便含笑着向萧霏说道:“那霏姐儿,我们就去三台寺瞧瞧吧。”

于是,一行人便继续前行,往三台寺而去。

这时,路上的人流越来越多了,每隔几步就可以看到各种摊位、酒楼都在搞各式各样的活动,更有舞龙舞狮的队伍时不时地经过,气氛热闹极了。

忽然,萧奕的脚步一顿,向右前方望了过去,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但还没等他看清,那个背影就融入了人群里,不见了踪影。

“阿奕?”

“没事。”萧奕笑着牵住南宫玥的手,“我们走吧。”

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他们步行的速度受到了不小的干扰,硬是把一炷香能走完的距离,走了大半个时辰。

等他们到三台寺的时候,已经近亥时了。

傅云雁激动地拉着南宫玥往寺里冲,催促道:“大家快点,亥时就要放孔明灯了!”

仿佛在印证她的话一样,一盏、两盏、三盏……数百盏孔明灯似一只只白鸽一般在夜风中冉冉升起,烛火在孔明灯中一闪一闪。

只见那大殿后方的院子里早已经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人们要么俯身点燃自己的孔明灯,要么就是仰首看着那无数盏孔明灯高高低低地漂浮在天空中,几乎比那夜空中的星子还要闪亮,它们渐行渐远,慢慢融入夜空中的星群,最终消失不见。

这一幕实在是太美了!

姑娘们一个个仰首看得目不转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空中的孔明灯变得稀稀落落,四周的人群也开始散去了。

萧霏有些意犹未尽地收回了视线,南宫玥笑着安慰她:“霏姐儿,下次我们也来放孔明灯吧!”

“下次”代表的是美好的期待……萧霏不由得笑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歇斯底里地大声惊叫起来:“啊!走水了!”

一句话就仿佛一颗石子掉落在湖中,迅速地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像四周扩散开去……

“快看,走水了!”

“大家快跑啊!”

“走水了!走水了!”

“……”

南宫玥循声看去,只见大殿的方向冒出屡屡浓烟来,其中隐隐能看到赤红的火焰一路蹿高,向四周蔓延,不一会儿,便见那漫天的浓烟滚滚向夜空而去。

其他人自然也看到了,傅云雁还算镇定,其他几位傅家姑娘大多已经俏脸发白,手足无措。

南宫玥心中一沉,萧奕赶忙抓住了她的手腕,而百合则急急地吹灭了她手中的花灯,朗声喊道:“大家先吹灭花灯!”这逃命的时候哪里还有人顾得上花灯,可若是将燃着的花灯乱丢,很有可能会产生新的起火点,甚至导致火势扩散得更快。

咏阳赞赏地看了百合一眼,忙叮嘱道:“大家都小心,尽量不要失散……”

但是她的声音眨眼就淹没在了疯狂涌动的人海中……

恐慌的人群如无头苍蝇般疯狂地向四周涌动起来,众人都是盲目地想要逃离此处……在这种极度的恐慌中,人群的力量就像是那滚滚而来的泥石流,轰轰地推动着南宫玥等人不得不顺着人流往外跑去。

直到稍稍能缓下脚步的时候,南宫玥紧张的发现,萧霏不见了踪影。

“世子妃,奴婢去找找!”百合说着,便飞快逆着人群挤了进去。

“百合!”南宫玥正要叮嘱她小心,百合已经没影了。

南宫玥心中惶恐不安,不知道百合能不能找到萧霏。

萧奕小心翼翼地揽住了南宫玥的肩膀,将她大半的身体护在了怀中,顺着人流的方向一路往大门而去。

四周混乱极了,随处可以看到被人抛在一旁的花灯,花灯中的烛火点燃枯黄的草丛,轰地燃烧了起来,不知不觉中,三台寺中已经是弥漫着浑浊的浓烟,让人辨不清方向……

萧奕带着南宫玥一鼓作气地冲出了寺门,一到外面,便见咏阳和傅云雁几个已经在外面了,傅云雁忙迎了上来,庆幸地说叹道:“阿玥,阿奕,你们没事就好……阿霏呢?”

“我们跟霏姐儿被人挤散了。”南宫玥忧心忡忡地朝寺里看去,之前还只有正殿着火,可是现在一眼看去,无论是左边的偏殿,还是右边的厢房都窜动着火苗,烈火张牙舞爪,只是这么远远地看着就让人心中忐忑不安……

这时,傅云鹤也护着傅三娘从寺中冲出,只见傅三娘鬓发微微凌乱,脸上的妆容也花了一半,他们身后还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桃夭!”南宫玥疾步上前,焦急地问道,“你家姑娘呢?”萧霏怎么没和桃夭在一起?

桃夭的脸上已经是黑一块红一块,狼狈极了,她哭丧着脸说:“世……世子妃,奴婢和大姑娘被人挤散了……”

也就说,萧霏还在这片火海中,南宫玥顿时小脸煞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纤细的身躯微微颤抖着。

霏姐儿,她不会有事吧?

南宫玥心口一种抽痛,忍不住想道:如果霏姐儿有个万一,那都是自己的错!若非自己硬要把霏姐儿留在王都,霏姐儿现在已经回南疆了,那么也不会遭遇今日这一劫……

她还在胡思乱想,她身旁的萧奕突然沉声道:“阿玥,你在这里等我……”

“阿奕……”

南宫玥直觉地抬眼去看萧奕,却见萧奕大步流星地朝寺中冲了过去:“我去找萧霏!”

南宫玥下意识地要去追,立刻被身旁的傅云雁一把拉住了:“阿玥!”

南宫玥冷静了下来,是啊,她这个时候跟过去,不是给阿奕添乱吗!

她现在能做的是等待,还有——

她看着那提着一桶桶水进进出出的僧人,还有那无数个从附近拎着水桶跑来救火的男男女女。

南宫玥定了定神,吩咐百卉道:“百卉,我和咏阳祖母在一起不会有事的,你和护卫们赶紧帮忙救火吧。……自己要小心。”

“是,世子妃。”百卉立刻领命而去。

众人都忧心忡忡地望着三台寺的方向,而这时,可怜的萧霏正手足无措地被困在偏殿之中。她是被人流挤进这个偏殿的,据说,本来只要穿过这个偏殿,就可以从一旁的侧门逃出寺去。

可是当时人太多了,不知道是谁打翻了佛前的烛火,偏殿内迅速地着起火来,当时的火势其实是可以被扑灭的,可是极度的恐慌让人群失去了理智,以致他们任由大火蔓延扩散,只顾着逃跑,到后来整个偏殿几乎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中……

萧霏眼睁睁地看着几人冲出偏殿后,衣袍瞬间灼烧起来,虽然那几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以后,火总算灭了,但也把他们烧得狼狈不堪。

她一个迟疑,便失去了机会,一段燃烧的房梁“轰”地掉下来,在门口形成一道火墙,挡住了去路,也把她和一个中年妇人困在了这偏殿中。

她们俩当下就想原路返回,却不想来时的路也已经被大火包围,热气扑面而来,她们俩几乎寸步难行。

“姑娘,怎么办?这下我们死定了!”中年妇人惶恐地说道,嘴唇发颤。

时值寒冬,可是她们却如同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火炉之中,浑身大汗不止。

怎么办?萧霏深吸一口气,努力地冷静下来,说:“我记得我曾在一本杂书上看到过,着火的时候最好把被单弄湿披在身上,然后再冲出去……”

“可是这里哪里有被单啊……”说着,中年妇人看了看萧霏和自己身上的斗篷,脸上露出庆幸之色,还好因为天冷,穿了斗篷。

萧霏向四周又看了一圈,目光落在供桌上的花瓶上,忙小跑了过去,却听后方的中年妇人发出一声惊呼:“姑娘,小心!”

萧霏怔了怔,听到头顶上方传来“咔擦”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跟着零星的火花纷纷扬扬地掉了下来。

就算萧霏再迟钝,也感觉到有哪里不对了,赶忙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眼睛。

只见偏殿的屋顶上,一段熊熊燃烧的房梁“轰”地坠落下来,越来越快,汹涌的热气扑面而来,灼热得几乎要将她给点燃。

萧霏知道自己该躲,可是这个时候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一点也动弹不得,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如同一把火剑似的房梁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这么死的,可是自己还有好多书没看呢?早知道她……

一个接着一个念头一瞬间在萧霏的脑海中飞速闪过,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她身前,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傻站着干嘛?”

赤红的烈火中,一道银色的剑光显得极为醒目,利落地劈在了那房梁上,将它一分二,然后只听“砰砰”两声巨响,两段房梁重重地摔落在地,无数火花随之四溅开来。

“大哥……”

萧霏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在火光中俊美得不可思议的脸庞,对她而言,这张带着嫌弃和不耐烦的俊脸是那么的熟悉,却又同时那么的陌生!

刚才若是大哥来晚一点点,她现在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吧?

想到这里,萧霏突然有些后怕,纤瘦的身子剧烈颤动了一下,连带萧奕嫌弃的眼神好像都觉得亲切了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