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重燃/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裕与百越的和谈在停滞了数月后又开启了,而且进展的非常顺利。

在安逸侯官语白的主导下,百越使臣团连连同意了大裕提出的各项条件,和谈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展开着。

皇帝对此也非常满意,在官语白把百越使臣们制得服服帖帖后,皇帝终于召见了身在牢中的百越大皇子奎琅。

草草沐浴了一番、并换了一身簇新的衣袍的奎琅僵硬地走进御书房里。

皇帝淡淡的看着奎琅,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傲气。

奎琅与皇帝四目交接了一瞬,便恭顺地低首。他深吸一口气,屈辱地跪了下去,行了三跪九叩之礼。

“参见大裕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奎琅恭敬地将额头伏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这是大裕最慎重的礼节,是君臣之礼,代表奎琅臣服大裕皇帝的决心。

御案后的皇帝嘴角微勾,眼中掩不住的志得意满。奎琅他也有今日!

当初奎琅带百越大军打得南疆军连失几城,百姓流离失所,战事告急,那时,奎琅又怎么会想到他也会有今日!现在的奎琅,没有百越支持的奎琅,不过是一头被拔掉了牙的老虎而已!

皇帝心中一阵快意,淡淡道:“免礼。”

“多谢大裕皇帝陛下。”奎琅缓缓地僵硬的站起身来,拳头在起身的同时,紧紧地握了握,然后恭敬的俯身作揖,又道,“大裕皇帝陛下,本宫……吾这次求见陛下,是想表达吾的诚意,从此,吾代表百越臣服归顺于大裕,遵陛下为天子!”

虽然不过是寥寥数语,但是对于奎琅而言,却几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他不甘,他不愿,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

大裕流传着一个古老的故事《卧薪尝胆》,说的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励精图治,最终雪耻灭吴的故事。

既然越王可以,那他奎琅也可以!

一时的屈辱算什么,一时的忍耐算什么,一时的折磨更算的了什么,大裕既然留他这条命,就代表他还有利用的价值,而他也需要大裕的力量来夺回他的国家,他们不过是互利互惠!

待到日后他夺回了原本属于他的东西,那么……

奎琅咬牙切齿地想着,用作揖的手势挡住了他狼一样的眼神。

皇帝满意地笑了,连声道:“好!好!”

皇帝当然也知道奎琅是狼子野心,绝非真心臣服,可是现在他也唯有利用奎琅来牵制努哈尔,牵制百越了。只要百越内斗,必然元气大伤,那么大裕才能坐享渔翁之利。

皇帝笑着又道:“奎琅,你且下去五夷馆好生休养一番吧。”

“多谢陛下。”

从刑部大牢转移到五夷馆,就代表着奎琅从“囚”变为了“客”,连带他过来的锦衣卫也对他客气了不少,亲自送他去了五夷馆。

当天,皇帝就下了旨意,明日在宫中召开宫宴,庆贺大裕与百越的和谈终于达成了一致。

旨意转瞬就传遍了王都三品以上的王公大臣的府邸,自然也传到了镇南王府。

送走传口谕的太监后,萧奕面色复杂地回到了抚风院,南宫玥也已经从下人口中知道了皇帝的旨意,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挥退了丫鬟后,内室中只剩下了他们俩。

萧奕知道自己离目标又走近了一步,现在已经只差最后一步,他们俩就可以回家了!

可是,这也代表他的臭丫头不得不为了他离开她的家,离开她所熟悉的地方,所熟悉的人……

“臭丫头,对不起。”萧奕搂着南宫玥的纤腰,把下巴靠在她单薄的肩膀上,用一种近乎撒娇的语气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千万个对不起,可是他不想和她分开!

萧奕越发用力地搂住了南宫玥,在心里对自己说:臭丫头,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和好很好……连着岳父岳母的份,连着舅兄的份,连着所有人的份一起对你好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后悔嫁给我的!

南宫玥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一下接着一下,想要安抚他的情绪……可是结果呢,他居然抱着不撒手了!

南宫玥正琢磨着怎么才能忽悠着让他把手松开,却听屋外传来了鹊儿行礼的声音:“见过大姑娘。”

跟着是萧霏的声音:“鹊儿,大嫂在吗?”

鹊儿迟疑了一瞬,含蓄地道:“大姑娘,世子爷也在。”

外面又静了一会儿,萧霏又道:“那我待会再来找大嫂吧。”

南宫玥拍了拍萧奕的肩膀,示意他放开她。

萧奕还想耍赖,心里把萧霏给彻底嫌弃上了。萧霏这丫头果然很讨厌,成天缠着他的臭丫头!

他一边想,一边总算放开了南宫玥,南宫玥稍微整了整衣裙,就快步走出了内室:“霏姐儿!”

“大嫂!”

一只脚已经跨了出去的萧霏惊喜地转回头来,见南宫玥正笑吟吟地挑帘从内室走出,脸上的气色似乎比平时要红润些,就像是那春天最娇嫩的桃花一般,引得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霏姐儿,”南宫玥亲热地挽着萧霏去了小书房,“我正好也有事跟你说,明日有宫宴,我与你大哥一早就要进宫,我们起的早,你就别过来陪我们用早膳了,干脆躲个懒,多睡一会儿。”

萧霏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与其多睡一会儿,我还不如早点起来读书呢!早上的记性比较好……”

跟在她俩身后的画眉默默地摇头,大姑娘这性子啊在不熟悉的人那里实在是很吃亏啊!实在是太“耿直”了一些!

这一天就在两人舞文弄墨中飞快地过去了。

次日,为了着世子妃的大妆,南宫玥不得不天没亮就起了身。

萧奕看着南宫玥困倦的脸庞一方面有些心疼,另一方面安慰自己说,以后等他们回了南疆,臭丫头就再也不用一大早起来着什么大妆,参加什么朝贺啊宫宴啊!

不过,说起来这次的宫宴其实跟自己多少也有点关系……

想着,萧奕突然觉得有些心虚,于是越发殷勤了,小意温柔,那个周到细致,看得鹊儿和画眉几乎以为自己的工作要被世子爷给抢走了。

虽然起了大早,但是等两人的车马驶出镇南王府时,天早已经亮透了。王府离皇宫不算远,却顶不过进宫的程序繁琐,转瞬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至到辰时过半,他们才在宫人的引领下到了太和殿。

太和殿中就坐的榻案都摆好了,一眼看去密密麻麻,整整齐齐,一个个都是像是尺子量出来的一样。

这时,太和殿中早已经有不少官员和女眷已经到了,分别在宫人的指引下到各自的位置坐下。

南宫玥的位子还没坐热,就听前方起了一片喧阗声,殿中不少人都朝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南宫玥也下意识地抬眼一看,只见几道熟悉的身影走进殿来。

殿中先是静了一静,跟着众人都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起来:

“是三皇子殿下!”

“可是他怎么来了?皇上不是圈禁了三皇子殿下,不许他出皇子府吗?”

“三皇子殿下肯定没这么大的胆子违抗圣意,难道这风向又要变了?”

“……”

众人正在揣测着,一个翠衣妇人突然指了指后方的一个粉裙女子道:“你看那一位长着一双蓝眼睛的莫不是就是传闻中的那一位?”

“肯定就是那个百越圣女摆衣!”

两句话一下子又把不少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摆衣身上,此刻摆衣正不疾不徐地跟在三皇子妃崔燕燕的后方,低眉顺目,除了那双蓝眼睛,真是与其他大裕妇人无异。

而南宫玥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另一边的白慕筱身上,停顿了一瞬,便迅速地移开了。其实白慕筱来或者不来也与自己没什么干系了。

那翠衣妇人又道:“黄夫人,你说会不会皇上之前是为了百越的事才迁怒了三皇子殿下?”

“我看不无可能。”另一名妇人忙附和道,“否则怎么和谈的事刚定下,三皇子殿下就恩准参加宫宴了?”

反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众人越说越起劲,而另一边,二皇子韩凌观却是表情有些复杂,自己费尽心机、殚精力竭才让三皇弟入了套,让父皇厌弃了三皇弟,没想到转瞬三皇弟又好似“起死回生”了,而自己却反而遭了父皇的一顿训斥……

韩凌观越想心中越是不平,就见三皇子一行人朝他走了过来。

“二皇兄!”韩凌赋看似亲热地对着韩凌观拱了拱手,算是见礼,“许久不见,二皇兄近日可好?”

这听似普通的一句问候在此刻的韩凌观听来总有些意味深长的感觉,一瞬间心中浮现好几个猜想:韩凌赋这只是单纯的问候,还是在讽刺自己被父皇责罚,又或是他知道了什么?

不行,自己可不能自乱阵脚!

韩凌观定了定神,站起来身来,含笑着拱手回礼:“多谢三皇弟关爱,为兄还算过的去。”

“二皇兄可不要报喜不报忧啊!”韩凌赋还在笑着,语气中却透着一丝冷意,“小弟听说二皇兄之前在府中养病,定是身子不适吧?二皇兄还是听小弟一声劝,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为人做事还是要积点德的好!二皇兄,你说是不是?”

韩凌观心中咯噔一声,看来韩凌赋还是知道了。

不过,那又如何?

他轻轻一笑,淡淡道:“多谢三皇弟关心。三皇弟若是与为兄谈谈如何为人做事,今日恐怕不太适合,不如为兄改日到三皇弟府上造访如何?”

韩凌赋敏锐地抓住了韩凌观眼中一闪而逝的异色,这些日子来的怀疑终于还是得到了确认。

自从筱儿回了府后,他和筱儿在一起数次推敲了那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很快就确定他一定是被人设计了!

不用说,他的姨父平阳侯必然在其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一个角色,而平阳侯背后必然还有什么人在主导这一切。

大皇子,二皇子,亦或是五皇子和皇后?

思来想去,细细推敲,他和筱儿锁定了二皇子!

只不过,他确实没有实打实的证据……谁知道天助他也,大裕和百越的和谈在断断续续的进行了一年后终于有了进展,父皇为了昭显对奎琅的诚意,特意恩准自己带着摆衣来参加这次的宫宴。当旨意抵达三皇子府后,韩凌赋就决心要借着这次的宫宴来试探一下他这位二皇兄。

在确认的这一刻,韩凌赋差一点没控制住心中滔天的怒意,幸好他身后的白慕筱眼明手快地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袖子,总算让他及时地冷静了下来。

是啊,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里可是太和殿,今日满朝文武都会携带家眷来参加这次的宫宴,若是闹出什么事来,那父皇必然雷霆震怒……

自己所受的教训还不够吗?

韩凌赋深深地看着韩凌观,意有所指地说道:“二皇兄说得是,这来日方长!”说完,他拱了拱手,便带着崔燕燕一行人跟着宫人走了,在一旁的榻案后坐下。

二皇子和三皇子虽然只是寥寥数语的家常问候,但是两人之间的电闪雷鸣便是旁观者也无法无视,殿中的众人都是看得一头雾水,听得堕云雾中,不少人都暗暗地互相与相熟的人窃窃私语,揣测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二皇子和三皇子什么时候对上了?

难道说跟三皇子被圈禁的事有关?

虽然众人心中疑团重重,却也没人敢上前找二皇子和三皇子打听,这事情一旦关系到皇家,还是小心避嫌的好,弄不好莫名其妙地把自己也卷进去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一场小小的风波还没掀起波澜,就暂时压了下去……很快,越来越多的朝臣都来到了太和殿中,也包括大皇子夫妇、五皇子、安逸侯、齐王夫妇……殿中的人一多,众人也被转移了注意力,各自寒暄交际起来,殿中的气氛越来越热闹。

待巳时一到,就听小内侍一阵尖声通报:“皇后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殿中众人都是起身,躬身以待。皇帝雄赳赳气昂昂地升了宝座,皇后则在他身旁的凤座上坐下,跟着,殿中众人皆下跪行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

皇帝俯视着众臣,双目有神,精神饱满,看来今日是心情大好。

大裕与百越的纷争总算能寻到一个较为圆满的方案解决,也算是了结了皇帝的一个心头大患!

待殿中众人再次入座后,小内侍清清嗓子,再次尖声通报:“传百越大皇子奎琅及众使臣觐见!”

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奎琅率领阿答赤等一干使臣进入太和殿中,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奎琅再一次对皇帝行了三跪九叩之礼。

这一个动作,不只是对皇帝具有特别的意义,连着一旁的众臣也是心潮澎湃,奎琅代表的是百越皇室,他的臣服便是象征着百越对大裕的臣服!

皇帝含笑地抬手,道:“奎琅殿下免礼,赐座!”皇帝的赐座亦是表明了他接受奎琅的投诚。

等奎琅和大答赤等使臣谢恩并落座后,皇帝朗声道:“众位爱卿,今日的宴会乃是为了庆贺我大裕和百越重修旧好。来,众卿举杯同庆,不必拘于礼节!”

皇帝先一饮为尽,众臣争相地夸赞皇帝英明神武,大裕国力昌盛……

随着觥筹交错,笑语喧哗,气氛越来越热闹……

酒过三巡,皇帝已经喝得满面红光,一旁的皇后眉头微皱,正想着是否劝几句,却见殿外一个小内侍突然匆匆地跑了进来,嘴里气喘吁吁地叫着:“皇上,三千里加急!来自南疆的三千里加急!”

顿时,整个殿中静了一静,三千里加急,必然是足以震动整个大裕的大事,而且十有八九就是两个极端,或是极喜,或是极悲。

问题是,南疆能有什么天大的喜事需要三千里加急呢?

如此一想,殿中的众人都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连奎琅都暗暗地和阿答赤交换了一个眼神,唯恐此事会不会和百越扯上什么关系……想到这里,奎琅心中焦躁极了,感觉整个人好像被放在火上烤似的。

这偌大的太和殿中,一眼看去,是满满的人头,大概也唯有萧奕和官语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期待已久的那一道最重要的“南风”终于刮到了!

筹谋了这么久,殚精力竭,一切就在于这一刻了!

刘公公接过了小内侍呈上的公文,然后小心翼翼地又呈给了皇帝。

皇帝飞快地打开封有火漆的公文,只扫了一眼,已经面色惨白,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

刘公公一看不好,急忙抚了抚皇帝的心口,劝道:“皇上,您要保重龙体啊!”

皇后急忙也快步走到皇帝身旁,嘘寒问暖,又令人赶紧传太医。

不必问,也不必皇帝再说什么,这来自南疆的三千里加急说的必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这一年似乎注定不平淡,前面吕首辅、龚总兵以及前朝余孽的风波还未完全平息,现在南疆那边居然又出事了?

殿中的百官心里不详的预感更浓了,一时间,仿佛有一团阴云密布在众人的上方,压得大家有些喘不过起来……

好一会儿,皇帝终于缓过了气,虽然脸色还是有些不太好看。皇帝霍地站起身来,沉声道:“镇南王世子、兵部尚书、安逸侯、威扬侯、祝大将军……何在?”

皇帝报了一连串的名字,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大部分官员已经从这些人的官职猜到南疆怕是要再动干戈了。

萧奕以及一众被皇帝指了名字的人都齐齐地站起身来,作揖候命:“臣在!”

“随朕去御书房!”

丢下这一句后,皇帝就霍地站起身来,也不管这殿中的群臣是怎么想的,就直接大步地离去,急得像一阵风。

而萧奕、官语白、陈尚书等人也立刻在内侍的引领下率先退出了太和殿。

一时间,太和殿寂静无声,原本喜庆的气氛此时已经是荡然无存。

皇帝突然离去,形势不明,宫宴自然无法继续下去,皇后随意地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让众臣都散了。

众人便匆匆出了皇宫,心里都想着等陈尚书、安逸侯他们从御书房里出来了,一定要打听一下南疆到底发生了什么……

近几年来,大裕干戈不断,先是西戎,后来又是北狄,南疆……好不容易,战事这才平息下来,边疆百姓也开始修生养息,难道这才安分了一年,又要重燃战火吗?

宫外,众臣都是心情沉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