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如愿/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霞表妹。”

原玉怡笑了,故作轻松地安慰道,“你别担心了,你可是齐王府的嫡长女,轮到谁也不会轮到你的。宗室女里多得是庶女。”

话虽这么说,原玉怡自己其实也有些后怕。

前些日子,也不知道皇帝舅舅是怎么想的,突然就宣了她娘进宫,问起了她的婚事,虽没有明说,但似乎是有种要把她许给奎琅的意思,还好她娘没答应,据说还狠狠说了皇帝舅舅一通,这才让皇帝舅舅打消了主意。

所幸,没走到那最坏的一步!

虽说总会有姑娘要嫁给奎琅,但对于原玉怡而言,那个人不是自己依然是值得庆幸的。

韩绮霞没有再说什么,唯有眉宇间还带着几分忧愁。

原玉怡挽住了她,继续说道:“……上次朝中也说要让霏妹妹去和亲,现在不也是没有下文了?……也许到最后谁都不用和亲也说不定。”这样最好!

韩绮霞终于笑了,轻轻点点头。

这时,花厅到了,众人一一入席就坐,吃过饭,宾客们便陆陆续续地打道回府……

南宫玥和原玉怡她们特意留到了最后,傅云雁这才得着机会和她们说了会话,然后亲自送她们到二门离去。

与原玉怡道别上,南宫玥踏上了她的朱轮车,顿时就迎上了一张笑吟吟的面庞,萧奕殷勤地又是拿垫子,又是端茶送水。看现在这时辰,毫无疑问,他一定又是刚刚从五城兵马司里溜出来的。

百卉被打发去坐到了车辕上,朱轮车缓缓地开动了,萧奕体贴地把南宫玥伺候妥当后,告诉了她一个有趣的消息——

镇南王下了令开放开连城,与百越互通商贸。

南宫玥闻言不禁目瞪口呆,就见萧奕笑眯眯地冲她点了点头。

好歹是自己的公公,南宫玥也实在问不出他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这种话,可是……这堂堂镇南王做事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

明明上一次就是因为镇南王擅自开放府中和开连两城,才会引狼入室,以至一场浩劫。这还不到两年,他竟然又重蹈覆辙?

虽然知道这一次定是有萧奕在暗中摆步,可镇南王能如此轻率行事,依然让南宫玥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萧奕的一双桃花眼流光潋滟,笑着说道:“我父王想与百越议和,我便让努哈尔提出条件开放开连城以通两国边贸,父王他倒是同意的相当爽快。”

哪怕是自己的父亲,萧奕也不得不说,作为一个镇守边关的藩王,如今的镇南王担不起这个责任。他太没有远见,又太软弱了。

当初在制定计划的时候,萧奕也曾考虑过,若是他的父王没有按他所期望的那样行事,可能他回南疆的路就不会太过顺利。然而事实却是,镇南王所行的每一步都如他们所料。

萧奕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有些讽刺,也有些无奈……

他轻轻一笑,说道:“我们等吧。接下来就是等皇上的决定了,想必也快了……”

不多时,朱轮车便进了镇南王府,朱兴正站在二门前,一见他们回来就匆匆迎了上来,“世子爷,刘公公来了,皇上宣您立刻进宫。”

萧奕向南宫玥点了点头,说道:“我去去就来。”说着,他下了朱轮车,与朱兴一同去前院。

刘公公在前院一脸焦色的等着他,顾不上多说什么,带着他一同进了宫。

“见过皇帝伯伯!”

萧奕走进御书房,笑吟吟地与皇帝行礼,态度很是随意,如子侄般。

“阿奕,起身吧!”皇帝俯视着萧奕,心头涌现各种思绪,复杂极了。

就在一个时辰前,他接到了来自南疆的密报,也知道了镇南王居然又做出了新的蠢事,这让他又气又急。

镇南王引狼入室,若是因此失了南疆,南凉和百越便可长驱直入,大裕岌岌可危!

皇帝不禁想到官语白的建议,匆匆地就把萧奕宣了过来。

他其实已经考虑了很久很久,只是一直下不了决心,而事已至此,他必须得做出决定了。

皇帝深深地看着萧奕,嘴唇微动,心里还是有一分迟疑。

萧奕似乎没有注意到皇帝的纠结,他轻快地站起身来,毫不避讳地与皇帝直视,关心地问道:“皇帝伯伯,你看来精神不太好,可是这些日子没睡好?”

皇帝心中不禁一暖,他是皇帝,他的儿子们,像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一个个大了,也都有了自己的心思。如今在他们的心目中,恐怕自己这个父皇更多的是君,其次才是父。他们对自己的一言一行,哪怕是一句关爱,都很可能怀有其他的心思,而非是单纯的关心。

可是萧奕……

皇帝看着萧奕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笑脸,许是因为镇南王不慈,萧奕一向对自己十分亲近,视自己如君如父,甚至还在性命攸关的时刻不顾他自身的安危救过自己的性命……即便是前年自己放他回了南疆,他也乖乖地又回到了王都,没有一丝异心。

是啊!这样的一个孩子,自己对他还能有什么不放心呢!

想着,皇帝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阿奕也好,玥丫头也好,两个都是再好不过的孩子!

直到这一刻,皇帝终于下定了决心,朗声道:“阿奕,你看着朕!”

萧奕抬眼与皇帝四目相对,他表面看似镇定,可是唯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跳在耳边砰砰地加快……

“阿奕,告诉朕,你可愿意回南疆,替大裕、替朕守卫南疆的领土?”皇帝一眨不眨地看着萧奕,一脸慎重地问道。

萧奕心跳加快了好几拍。

这一刻终于是来临了!

萧奕定了定神,一丝不苟地作揖,脸上露出罕见的凝重,道:“皇帝伯伯,侄儿虽然不懂事,却也知道南疆乃是我大裕最南边的防线,守卫南疆乃是我镇南王府自先祖父以来就代代相传的职责,有南疆,才有镇南王府!”

若无南疆,皇帝又要镇南王府何用!

说着,他又挑眉笑了起来,自信地拍拍胸脯道:“皇帝伯伯,您就放心吧。有侄儿在,任他百越长了三头六臂,也要对我大裕俯首称臣,让皇上伯父您高枕无忧!”

皇帝起初听着,还觉得萧奕长大了懂事了,但紧接着就见他又原形毕露地狂妄了起来,不由得失笑着摇头,心情倒是因为萧奕的三言两语变得轻快了一些。

皇帝挥了挥手:“你回去吧,和玥丫头早点收拾起来。明日,朕就会在早朝上正式下旨。”

“是,皇帝伯伯。”

萧奕再次郑重行礼,退出了御书房。

这宫中四处都是别人的眼线,萧奕只能继续压抑自己的情绪,一直到他在宫门处骑上了他的乌云踏雪,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策马狂奔。

“哒哒……”

马匹越跑越快,一开始,竹子的马还勉强能跟上,但是拐过两条街以后,两人的距离就越来越远……竹子无奈地在后方扯着嗓门大叫起来:“世子爷!等等我!……世子爷!”

只可惜,任他喊破了嗓子,都只能看着他家世子爷绝尘而去的背影……

萧奕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镇南王府,跳下马后,便径直往抚风院去了。

自萧奕被刘公公匆匆宣走后,南宫玥就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一听说萧奕回来了,连忙起身迎了过去,可是刚走到门帘前,就听到一阵清脆的挑帘声,一道颀长的身形仿佛急惊风一样冲了进来。

“臭丫头!”

他一把抱住了她,然后激动地转起圈圈来!

他的动作实在是快得猝不及防,南宫玥下意识地低呼了一声,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不用问,南宫玥也知道,萧奕会如此,想必是因为心想事成了。

皇帝准许他们回南疆了!

萧奕在王都为质已经近六年了,这漫长的六年把萧奕从一个十二岁的青涩少年变成了现在这个自信地微微笑着的昳丽青年。

对萧奕而言,这六年实在是太漫长,太不容易了。

上一世,萧奕是狼狈的逃出王都,有如丧家之犬一样,藏匿数年。

而这一世,他却是名正言顺的返回南疆!

想着,南宫玥的眼眶一酸,她知道他应该为她的阿奕感到高兴,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心疼他,除了自己,又有谁会去心疼阿奕呢!

这时,萧奕终于闹够了,停下来不再转圈。南宫玥无力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故意埋怨道:“阿奕,你把我的头都给转晕了。”

萧奕露出孩子般的笑容,讨好地说道:“臭丫头,我抱你到椅子上坐下可好?”

南宫玥依偎在他怀里,嘴角不由得翘起,“没关系,我站一会儿就好。”

萧奕轻柔地环抱着她的纤腰,把下巴放在她的发顶上,好一会儿,才道:“臭丫头,我们可以回去了!”虽然在王都也没什么不好的,但为了将来不至于受制于任何人,他必须得回去。

“嗯。”南宫玥轻轻地应了一声,聆听着他稳健的心跳,感受他浑身不自觉地散发出来的喜悦。

这一天萧奕都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有说不完的话,两人几乎一宿没睡,对话到了天明。

天亮了,萧奕急忙进宫早朝。

南宫玥本来想补个回笼觉,但想到了萧霏,还是决定等萧霏过来再说。

一到辰时,萧霏就掐着点出现了。

“霏姐儿,”南宫玥拉着萧霏在身旁坐下,“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跟你说,……皇上让我随你大哥马上返回南疆。”

萧霏怔了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上露出了惊喜。

太好了!大嫂要跟她一起回南疆了!

萧霏早就担心自己恐怕在王都也呆不了多久,哪怕这一次打发了张嬷嬷,还会有下次……如果是父王坚持要她回南疆的话,她也只能从命。

没想到大嫂居然可以跟她一起回南疆。

萧霏越想越高兴,滔滔不绝地说道:“大嫂,太好了!等回了南疆后,我带你去逛骆越城,骆越城虽然没有王都繁荣,但也是南疆最大的城镇,还有著名的‘三宝’……”

听萧霏说得起劲,一旁服侍的鹊儿不由得摇了摇头,大姑娘只想着世子妃要去南疆,恐怕是把世子爷给忘得一干二净。

南宫玥有些心不在焉,一旦今日早朝皇上正式下了旨,恐怕爹娘还有哥哥也很快就会知道自己和阿奕要回南疆的事了。

还有六娘、希姐姐、怡姐姐她们……

南宫玥的眼眸染上了淡淡的别绪。

南宫玥思来想去,还是打算等到早朝后就亲自去一趟南宫府,于是用完早膳,她便和萧霏提了。

萧霏也看出南宫玥的心情有些不对,应了一声后,便离开了抚风院,心里想着:大嫂必然是舍不得离开王都的……自己得提点大哥一下,让他一定要好好对大嫂!

南宫玥换了一身衣裳,算着时间准备出门,谁知道鹊儿急匆匆地来禀说:“世子妃,二老爷,二夫人,还有二公子来了!”

父亲、母亲和哥哥在这个时候来镇南王府是为了什么不言而喻。

南宫玥怔了怔后,立刻去二门相迎。

“妹妹!”

“玥儿!”

林氏一见南宫玥就激动地快步上前,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眼眶里已经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南宫昕表情中也充满了不舍,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眸中闪烁着泪光。

事实上,萧奕和南宫玥马上要回南疆的事就是南宫昕听五皇子说的,于是匆匆地出宫告知了双亲。

南宫昕从未想过,妹妹会离开王都,远赴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地方。

这并非是官员外放,几年后任期一到,就可以再度回王都。

萧奕是镇南王世子,将来要继承镇南王藩王之位,藩王镇守着一方南疆,便是如今的镇南王在今上登基后,也只来过王都一次。

或许,接下来的很多年很多年,自己再也见不到阿奕和妹妹!

想到这里,南宫昕的眼睛已经通红得好像兔子一样。

相比下,南宫穆显得平静许多,可是他紧紧地攥在一起的拳头早已经透露了他真实的心声。

南宫穆心里一直知道迟早有一天女儿会随着萧奕去南疆,但是如今镇南王还不到四十,春秋正盛,只要镇南王还活着,萧奕便很可能以质子的身份继续留在王都……

南宫穆以为即便女儿将来有一天会随萧奕离开王都,那也应该是很多年以后的事,而非现在……

这一日来得实在是太快了!

女儿还未满十五,还未及笄成年,就要离开他和林氏,远赴南疆了。他们甚至将错失女儿及笄这个重要的日子!

想到这里,南宫穆还能勉强克制自己的情绪,而林氏的眼泪已经忍不住地自眼角落下……

“娘,您别哭。”南宫玥忙拿出帕子小心翼翼地替林氏擦去了泪水,声音微颤,“您哭,我也想哭了……”

“好,好,娘不哭……”林氏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泪水还是情不自禁地流下脸颊。这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这是她如珠似宝养大的女儿,她本来从未打算让女儿远嫁的……可人算不如天算,也许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吧!

林氏抱着南宫玥呜咽的哭出声来,南宫玥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一旁的南宫穆和南宫昕都有些手足无措。

痛哭了片刻后,林氏的情绪缓和了许多,擦了擦眼角的泪光,道:“玥儿,我们到屋子里去说话吧。”

南宫玥引着他们去了抚风院,但一家人在宴息间坐下时,林氏却是有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

首先是小方氏,虽然她被夺了王妃的诰命,但她仍然是女儿正儿八经的婆婆,有着婆婆的名分,想要为难儿媳实在是太容易了;再者,南疆在千里之外,以后女儿若是有个万一,她也照顾不到……就连以后的外孙,也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有机会见到。

想着,林氏的眼眶又浮现一层泪雾。

“娘,”南宫玥拉着林氏的手,柔声安抚道,“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而且有阿奕呢!”她嘴角翘起,给了林氏一个灿烂的笑靥。

林氏深深地看着女儿,见她提起萧奕时,便是抑制不住的笑意,眼眸如黑曜石般闪亮。一瞬间,林氏明白了,对于女儿而言,阿奕现在是她最重要的人吧!就像她的夫君南宫穆是她最重要的人。

女生外向啊!

这时,林氏在伤感之余,心中又有种感慨。

只要阿奕和女儿琴瑟和鸣就好!

林氏叹了一口气,心里有数不清的话要嘱咐:“玥儿,南疆那边热,你从小生活在北方,到了南边怕是不习惯,要小心水土不服。还有南疆的东西你怕是也吃不惯,我得多给你备一些方便储存的食物。此行你们怕是要带上不少东西,你可得早点收拾起来,别等到临阵磨枪……”

林氏一说起来,便是滔滔不绝地说得口干舌燥,到最后,千言万语化为一句叹息:“玥儿,你在南疆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啊!”说着,林氏又哽咽得想哭了。她捧在手心,如珠似玉地养大的女儿要离开自己了……

这时,百合在外面行礼的声音传来:“见过世子爷。”

萧奕的到来,一下子转移了一屋子人的注意力。

南宫穆和南宫昕围着萧奕有说不完的话,总而言之地归为一句话——

要照顾好南宫玥!

送走了双亲和兄长后,南宫玥把百卉、鹊儿、画眉几个叫到了屋子中,连安娘也过来了。

“你们几个想必也都知道了,我和世子爷马上就要离开王都了。今日把你们几个叫来主要是想问问你们有什么打算,是想留在王都,还是跟着我和世子。”

南疆毕竟是在千里之外,且不说百卉,鹊儿、画眉她们在王都也有亲人,未必想要去那遥远的异乡。虽然南宫玥是主子,她若是一定要求她们跟去,她们几个做奴婢的也没权利反对,但是这多年的主仆情分了,南宫玥总希望能够你情我愿,也好善始善终。

“奴婢当然是跟着世子妃。”画眉想也不想地说道,“反正奴婢也无亲无故。”画眉其实是有兄弟的,她的继母给她生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是这份亲缘早在继母把她卖了以后就彻底地断了。

跟着鹊儿笑眯眯地说道:“世子妃,奴婢也要跟着您。奴婢已经计划好了,以后和百卉姐姐一样给您做管事妈妈的。”

百卉面上僵硬了一瞬,这个鹊儿,以前虽然话似喜鹊那般多,但是还没这么放肆,和百合处久了,竟然也学得说话没羞没臊的。

鹊儿小脸微红,她是未出嫁的姑娘家,说这些当然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心里怎么想的总该让世子妃知道,以后世子妃也可以帮她安排一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