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投湖/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吩咐她们几个把院子里服侍的丫鬟都询问一遍,然后商量着拟一张单子给她,看看到底是带哪几个去南疆,毕竟王都这边也还是需要留一部分人看顾宅院的。

南宫玥补充道:“这次我和世子不会带太多的人回去,除了你们几个贴身伺候的以外,其他人能少则少吧。唯一重要的是忠心。”

百卉她们互相看了看,也心中有数了。

这种时候,会被主子带走的,首要的条件自然是忠心和能干,主子能看得上眼的,其次再看对方的意愿。所谓:“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大部分情况下,奴婢自然愿意跟着主子离开以谋求更好的前程,但也有些人会因为某些其他的原因选择留下——比如意梅就会留在王都帮南宫玥继续看管花颜,因此她的丈夫孙叶也会留守王都。

人心复杂,虽做不到尽善尽美,但此去南疆,南宫玥到底人生地不熟,镇南王府有些复杂,到时会遇到什么状况也很难说,因而至少自己带去的人里不能存在任何隐患。

虽然把一个大包袱丢给了百卉她们去烦恼,但是南宫玥也没因此轻松多少,接下来的日子,南宫玥是越来越忙,一方面忙着收拾行礼,另一方面又要一家家地与相熟的人家告别。

尤其是外祖父林净尘。

在接了圣旨的当日,萧奕就陪着南宫玥去了一趟林宅。

当得知他们要去南疆的时候,林净尘沉吟一下,抚须笑了,说道:“玥儿,阿奕,我正打算去南边,不如你们就捎带我一程好了。”

“外祖父……”南宫玥先是一阵惊喜,随后又有些疑惑不解。

就听林净尘含笑着说道:“这几年历练下来,你表哥也差不多能独挡一面了,也不需要我在这里看着了。我正想到处走走呢,听说南疆那边有不少稀罕的药材。”

萧奕欣喜若狂,他原本就担心南宫玥离开王都离开家人后会失落、会寂寞、会伤心,现在外祖父肯随他们一起走那再好不过了!外祖父那可真是他的救星啊!

萧奕笑得灿烂极了,忙不迭地说道:“是啊是啊,外祖父您随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南疆别的没有,就是有十万大山任由外祖父您遨游。”

听闻十万大山,林净尘也难免露出向往之色,叹道:“大裕九州志上说,十万大山可谓无山不绿、无峰不秀、无石不奇、无水不飞泉。其中珍禽异兽、奇花名药繁多,许多药草是医者闻所未闻。想必我此行必然会大有收获!”

对于普通人,十万大山乃蛮荒之地,多毒虫猛兽,避之唯恐不及,但是对于林净尘这种医者而言,却仿佛是仙境一般。

看着林净尘容光焕发的样子,南宫玥不由得笑容更盛,她知道外祖父喜欢四处游历,在王都待了这几年其实也有些闷坏他了。

南宫玥兴致勃勃地提议道:“外祖父,古有神农尝百草,写下《神农氏药经》,不如玥儿帮您整理一下手札,编写一本《林氏药经》如何?”

林净尘若有所思,道:“我这些年的一些手札也确实该整理一下了,玥儿你的心意外祖父心领了。不过你现在是镇南王世子妃,等你随阿奕回了南疆,琐事繁多,还是应该先安排好家事才是。”

“外祖父,我一点点地做还不行吗?”

南宫玥挽着林净尘的胳膊一通撒娇,本来心底因为很快就要与家人朋友分别萦绕着一种淡淡的惆怅,此刻总算是消散了许多。

从林宅回来的时候已过了未时,镇南王府里多了一位访客——傅云鹤。

萧奕有些惊讶,随后就笑着打招呼道:“小鹤子,这还没到送别宴呢,你怎么就过来了。”

“大哥,大嫂,你们可算回来了!”傅云鹤都等不急了,差点想出去找他们,一见他们回来便是满脸欣喜的说道,“祖母让我随你们一同去南疆。她刚进宫已经同皇上说了,皇上也答应了!”

当祖母问他愿不愿意去南疆的时候,傅云鹤立刻就同意了。

尽管南疆远没有王都这般繁华,出门在外也难以维持像现在这般锦衣玉食的生活,可是前年随着萧奕上阵杀敌的那些日子却是傅云鹤有生以来最最充实的时光。

哪怕这一去可能要几年才能够回王都,傅云鹤依然没有后悔。

萧奕有些意外,随后便笑了,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干得好,小鹤子,等到了南疆,你大哥我会好好操练你,保管几年后让咏阳祖母刮目相看。”

傅云鹤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回想起在南疆的那些日子……不,他不太想回想。

嗯!

也许娘说得对,他好好的一个逍遥公子哥不当,跑南疆去干什么?

傅云鹤欲哭无泪,现在还能后悔?

“呃,大哥,不打扰您和大嫂收拾了,我、我先回去了……”傅云鹤干笑着,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几步,没一会儿工夫就跑得没影了。

南宫玥看得目瞪口呆,不禁“噗哧”轻笑出声。

她真好奇,当日傅云鹤随萧奕一起去南疆的时候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待遇,怎么一提起来就能怕成这样呢……

傅云鹤能与他们一同再好不过了!虽然萧奕没有说什么,但南宫玥却知道,他在王都也有许许多多的不舍。

毕竟这一世,与上一世是截然不同的!

皇帝只给了他们三日的时间收拾行囊,东西其实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除了一些随身物品和重要物件外,大多都留在了王都,这也是为了向皇帝表明态度,表示他们并非一去不回。

去宫里辞行的时候,萧奕甚至乐呵呵地表示,等过几年待皇帝四十大寿的时候,就带着南宫玥回来给他贺寿。

听得皇帝眉开眼笑,很是开怀。

萧奕并非只是随口说说的,他早就打算好了,等到他在南疆势力稳定后,就会带着南宫玥回王都省亲。

他的臭丫头一定会高兴的!

这一日,也是王都的好友们为他们准备的送别宴的日子,两人从宫里回来后不久,他们就都纷纷来了,每一个人都比帖子上约定的时间提早了不少,哪怕是一贯喜欢迟到的原令柏。

萧奕和南宫玥要走了,他们的黑犬石头也要跟着主人一起去南疆了,因此今日傅云雁他们还把家里的细犬也都带了过来,原令柏的黑子,傅云雁的曜日,南宫昕的大黑、默默……

聪慧的细犬们仿佛也感受到了那种离别的气氛,往日里,它们齐聚时都是吠声不断,折腾到东,撒欢到西,一只只就像是刚出狱的犯人一样,可是今日,它们凑在一起互相嗅着舔着,时不时地发出呜咽声,仿佛想记住彼此的味道。

南宫玥、萧奕和萧霏亲自在二门迎客,镇南王府的二门第一次这么热闹,然而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离别的不舍。

南疆与王都相隔何止千里之遥,这一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

众人心头都有千言万语,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玥儿……”只是看着南宫玥,原玉怡的眼睛已经是通红的一片,她想过以后等她和韩绮霞也出嫁了,大家想见面玩耍就不像在闺中那么方便,却不想最大的阻拦在竟会是那千山万水的距离。以后她再也见不到玥儿了……

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样子,连着韩绮霞的眼睛都红了。

见状,傅云雁微微嘟嘴,故意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用训斥的语气说道:“都给我擦擦眼泪!你们都不许哭!小心把脸上的胭脂都哭花了,好好的一场送别宴就变成唱大戏了!我哥哥也要走了,你们看我都没哭呢!”

说着,她早已经四泪光闪烁,却强忍着泪意,鼻头微红地看向了萧奕和南宫玥,“再说了,不是阿奕和阿玥要走了,是阿奕要带阿玥回家了!”

一时间,众人都是露出了动容之色。

是啊!六娘说的不错。

他们在一起太久,却几乎忘了王都不是萧奕的家,萧奕的家远在遥远的大裕的另一头,南疆才是他的家。

“说的好!”傅云鹤难得给了傅云雁一个赞赏的眼神,马上要离家的他心情也有些复杂,故作豪爽地扬声道,“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原玉怡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一些。她也不想因为她坏了大家的心情,于是用轻快的语调缓解气氛道:“鹤表哥说的是。以前玥儿不许我们在她府里喝酒,说什么怕我们家里人埋汰她,那今天她可得一次性把以前没喝上的酒都补给我们才行!”

“好好好!”南宫玥玩笑地接口道,“你们放心!今天别的保证不了,但是酒……一定管饱!”

一句话说得他们不由得都笑了。

如同那句古语所说,人生无不散的筵席!

即便以后天隔两方,但是这份情谊也将永远铭刻在他们心中……

南宫玥和萧奕就领着众人去了小花厅,往日里他们总是有说不尽的话题,谈笑风生,语笑喧阗,可是今日这一路上大家都是沉默以对,连着满园春色都映不到眼眸中。

萧霏和众人相识不算久,却也不由得地被感染了这种离愁别绪,默不作声地跟在南宫玥的身旁。

小花厅里早已经布置好了,从装饰的花瓶、屏风,到席面用的桌椅,各式的点心水果……丫鬟们在一旁候着,只等着主子和客人们入席。

众人都落座后,丫鬟便熟练地先上了一轮的菜肴,琳琅满目,色香俱全。

韩淮君和蒋逸希捧起盛满的酒杯忽然站起身来,紧跟着,其他人也都捧酒陆续地站了起来,都是目光凝重地看着萧奕、南宫玥和傅云鹤。

韩淮君朗声对萧奕道:“大哥,古诗有云:‘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你、大嫂还有鹤表弟过两日就要走了,今日我就敬你们一杯,算是提前为你们送行!”说完,他和其他人便一口气将杯中之物饮尽,然后将空荡荡的杯口对着萧奕。

“多谢!”

萧奕亦是深深地看着众人,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平日里一贯含笑的嘴角今日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比所有人都早知道别离的一日终将来临,他也不舍,但是就像祖父在时曾经教导过他的,有些事是不得不为!

离别在即,语言变得如此苍白无力,他们能做的便是喝,喝,喝……酒气熏人醉,每个人的脸颊上都染上了淡淡的胭脂色,双眼也泛起了微微的氤氲。

酒到酣时,微熏的陈渠英举杯笑道:“阿奕,我记得我们上一次打赌的记录还是平局,不如我们再打一次赌吧。”

“赌什么?”

萧奕还未回答,原令柏和傅云鹤已经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目光中都是兴致盎然。

陈渠英却故意卖关子地又饮了半杯酒,这才看着萧奕的眼眸缓缓道:“赌我三年后能否金榜题名!”父亲对他说,只要他没高中一天,就要乖乖地在国子监读书,一旦他金榜题名,父亲也就不再拘着他了,他想要外放也罢,想要云游亦可,总之,他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原令柏和傅云鹤不由得互看了一眼,哎呦喂,阿英真是好大的口气,以为“金榜”是他家后院吗?要知道“学而优则仕”,万千读书人终身的目标就是金榜题名,比如《三字经》中就说:“若梁灏,八十二。对大廷,魁多士。”梁灏读了一辈子的书,八十二岁才中了状元,科举可不仅仅是“十年寒窗”那么简单!

“阿英,口气够大,我喜欢!”原令柏嬉皮笑脸地说道。

萧奕也笑了,挑衅地说道:“这个不刺激。照我说,应该赌你能否名列三甲才是!”

原令柏和傅云鹤默默地缩了缩身子,大哥实在是太狠了!

陈渠英眯了眯眼,伸出右掌,“一言为定?”

两人击掌为誓,然后各自又饮了一杯酒。

原令柏和傅云鹤真是唯恐天下不乱,都笑嘻嘻地主动请缨当见证人。

气氛热络,一时众人似乎都忘了别离在即。

待太阳西下,众人也终将要告辞。南宫玥和萧奕亲自把他们送到了二门处。

“大哥,小鹤子……”原令柏颓丧地垮着肩膀,感觉自己又一次被萧奕和傅云鹤给丢下了。

不过没关系!原令柏也振作了起来,近日娘亲已经被他缠得有些松了口,他相信,等他再缠上一阵子,指不定娘亲就会嫌他烦,把他打发去南疆呢!

想到这里,原令柏打起精神,说道:“大哥,小鹤子,来日一定会去南疆见你们的!”哪怕娘亲不答应他去谋资历,游历玩耍总可以吧?

“只要你来,我管饱!”萧奕笑嘻嘻地说道,拍了拍原令柏的肩膀,“保重!”

“怡姐姐,希姐姐,六娘,霞姐姐,”南宫玥环视着众女道,“我有一份礼物想送给你们。”

她一个眼神示意,几个丫鬟就把早已经备好的酒坛子都一坛坛地搬了出来。

这几坛酒南宫玥已经藏了半年,现在拿出来,既是作为临别的礼物,也是一份念想。

傅云鹤、原令柏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原玉怡早就想了起来,忍不住又要哭了,哽咽着说道:“玥儿,是去年我们一起酿的桂花酒吗?”

去年,在应兰行宫避暑的时候,她们一起酿好了桂花酒,约好了一年后再一起饮那桂花酒。谁知道,还不到一年她们就要分别了。

傅云雁的脑海中也浮现了当时的一幕幕,一直压抑的悲伤在这一刻仿佛是突然出现了缺口的水坝,情绪在心口翻涌不已。

“希姐姐,怡姐姐,六娘,霞姐姐,”南宫玥笑着,叮嘱道,“你们可要好好窖藏起来,待到今年桂花开的时候,就可以饮这桂花酒了。”

“玥儿(玥妹妹),我会好好收起来的……”

待到今年秋天桂花开的时候,虽然他们不能聚在一起,但是至少可以一起对月饮这桂花佳酿!

到了晚上,萧奕在王都的一众小弟们包下了归元阁,为他的送行。等到萧奕带着浓重的酒气回到镇南王府的时候,已过了亥时。

这一晚匆匆而过,到了天明,便是南宫玥他们启程出发前往南疆的日子。

他们轻车减从,一行人的队伍显得极其简单,只有几匹马,几辆马车,所有随身物品都装在最后一辆马车里,完全没有举家迁徙的样子。

南宫玥和萧奕没有让人过来送行,反正该说的已经都说了,何须再送。

他们约好了和林净尘还有傅云鹤在南城门处会和,然后就正式出发了。

坐在马车里的南宫玥忍不住撩开窗边的帘子,回头看了王都一眼。

王都并非她出生的地方,却是她前世今生加起来生活最久的地方,也是她最难忘的地方。

往事如同走马灯般在她眼前飞速地闪过,心中涌起了淡淡的甜蜜和不舍。

相比下,与南宫玥同车的萧霏就少了一分离别的愁绪,多了几分想要尽快回到南疆的期待。

她要和大哥、大嫂一起回家了!

萧霏没有出声打扰南宫玥,她知道大嫂此刻的心情必然极为复杂。

这时,马车外传来萧奕的声音:“阿玥!”

与此同时,马车的速度随之放慢,然后停了下来。

南宫玥再次挑开窗帘,看向车厢外的萧奕,用眼神询问。

萧奕指了指王都的方向,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阿玥,你快看!”同样骑在马上的傅云鹤也在看着同样的方向,嘴角逸出灿烂的笑容。

南宫玥再次回望王都,只见那阴沉的天空中绽放出一朵朵巨大的烟花,虽然不如夜晚的烟花绚烂夺目,可是在南宫玥和萧奕的眼中,这些烟花却是他们所见过的最美的烟花。

萧霏也从另一边的窗子看着王都的天空,心中亦是了然。

这大白天的,又有谁会闲着没事放烟花呢?

想必是大哥大嫂的那帮友人吧?

能有这样的朋友真好啊!

当最后一朵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后,萧奕和南宫玥却没有立刻收回视线,又怔怔地望着那里好一会儿,萧奕这才道:“我们出发吧!”

傅云鹤点头附和,然后帅气地一挥马鞭,策马而去。

朱轮车的帘子放下,马蹄翻飞,车队继续前行,越来越快,这一次再也没有停留……

南宫玥也再没有掀开帘子回头去看……

她早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她无怨无悔。

不管去哪里,她都会和阿奕永远在一起……

这一日,萧奕与南宫玥一同离开了王都。

而就在数日后,齐王府的大姑娘韩绮霞在去上香的路上,投了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