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讨好/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马一路南下,气候渐渐转暖些许,人文景致亦是天差地别。

北方寒冷,南方温暖;北方豪放,南方婉约。

队伍中的护卫、丫鬟、婆子大部分都是他们自王都带来的,从来没有离开过王都,这一路上时不时可以听到下人们的惊叹声、议论声,倒也让原本单调的旅行增加了几分趣味。

三月下旬,一行车马终于进入荆州的地界。

有道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原本萧奕和南宫玥是计划只在荆州的汉口住一晚就继续启程,谁知道入城的当天中午就下了点儿小雨,以致道路泥泞,车辆难行。

待众人抵达驿站的时候,一行车马已经是狼狈不堪。

驿丞披上蓑衣上前迎客,歉然道:“几位官人,这些天小雨不断,出行不便,人字号房已经住满了,只剩下地字号房,这人字号房要到明天才会有空房。”

按照大裕的规矩,住驿站是需要凭借官府开的“驿券”的,不同级别的官员,享受不同的待遇,而且,超过三天就得走人,所以驿丞才敢肯定明天就会有空房。

汉口城本来就是荆州最大的城镇,因此往来的官员、驿卒也特别多,加上春天的时候春雨绵绵,以致驿站的客房有些紧张。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朱兴眉头一皱,那地字号房可是供驿卒住的,世子爷和世子妃哪能住在这种房间呢!而且,他们要的也不是人字号房。

朱兴沉声问道:“那天字号房呢?”

驿丞愣了愣,心道:莫不是来了贵客?如果是那样最好,省得自己得罪人。

驿丞颔首道:“天字号房倒是还有一处。”天字号是驿站中最好的住处了,几乎是一个小小的院子,因而是专供达官贵人居住的。

那驿丞话音刚落,只听一个陌生的男音从右手边传来:“这天字号房我们大人要了!”

朱兴脸色一沉,循声看去,只见一辆黑漆华盖马车从街道的另一边过来,马车旁好几个身着蓑衣的护卫骑在高头大马上,其中一个留着络腮短髯的护卫朗声又道:“驿丞,快快给我们安排房间!”

听声音,显然刚刚出声的就是此人!

朱兴抓着缰绳对着来人拱了拱手道:“这位兄台,这万事讲一个先来后到,分明是我们先来的。”

那护卫不以为然道:“凭你?还想住天子号房,你有‘银牌’吗?”说着,护卫从腰间掏出了一块银色的牌子对着朱兴亮了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住天子号房的!”

这大裕的驿券一共分为四种:一曰角符;一曰纸券;三曰银牌;四曰传符。不同级别的官员享有不同级别的待遇,只有持有银牌和传符的官员才可以住天字号房,但是这银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至少要是正三品以上官员极其家眷方可。

“这位兄台莫要狗眼看人低!”朱兴冷笑道,“在下确实没有银牌,但还是要住这天字号房,你待如何?”

闻言,连那驿丞也是愣了一楞,心道:这人是在开玩笑不成?没有银牌驿券,还想住天字号房?

那护卫亦是讽刺地一勾唇,又道:“兄台,劝你莫要闹事!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他话音还未落下,却见朱兴从怀中掏出一个刻着麒麟的金牌,顿时噤声。

这竟然是金麒传符!

驿券中等级最高的的金麒传符!

驿丞的心也随之一起一落,他当驿丞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这金麒传符呢!听说,也唯有皇子亲王、一品大员,还有藩王公主等等才能持有金麒传符。看来这几辆平顶马车看着普通,其中坐的却是贵客中的贵客!

朱兴淡淡地又道:“不知道我们可住的起这天子号房?”

“当然住的!”驿丞忙应道,心里是满头大汗,心道:幸好这金麒传符的主人来的早,要是对方晚来一步的话,自己到底是让谁住这天子号房呢!

那护卫面色有些僵硬,他的主子虽然品级也不低,但是肯定没法和金麒传符的主人抢房间住。他后方的另一个护卫突然上前在他耳边附耳说了几句,然后他便对着驿丞又道:“驿丞,既然没有天字号房,就给我们大人安排一间人字号房。”

驿丞为难地说道:“官人,人字号房已经住满了,只剩下地字号房……”

“难道我们大人连人字号房都住不得吗?”那护卫不耐烦地打断了驿丞,“你一个小小驿丞,竟然不把堂堂三品大员看在眼里!我们通判大人可是奉了镇南王之命去王都面圣的!”

镇南王?通判?朱兴难免露出惊讶之色,这还是有几分冤家路窄的感觉!

朱兴正想着是不是要和马车里的萧奕说一声,萧奕懒洋洋的声音已经响起:“洪通判还真是好大的威风啊!连本世子都自叹弗如!”

说话的同时,萧奕从马车中跳了下来,竹子忙替他撑了伞。

那络腮短髯的护卫心里暗道倒霉,今天居然碰上个喜欢管闲事的主。偏偏对方自己还惹不起!

“这位公子认识我们洪大人?”那护卫还算客气地说道,“刚才多有得罪,是在下的不是!现在在下向公子赔声不是,以后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他的意思是只要他抢的不是萧奕的房间,萧奕就别多管闲事了!

萧奕笑吟吟地勾了勾唇,道:“这恐怕是恕难从命了!”

“你……”那护卫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却不能对贵人恶言相向。

萧奕给了朱兴一个眼色,朱兴就了悟地微微点头,然后拔高嗓门道:“洪通判,还不下车拜见世子爷!”

世子爷?!那护卫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心道:原来不过一个世子啊,是侯世子,还是伯世子?最多也就是一个亲王世子吧?……等等!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白,结巴地说道:“难……难道是……世子爷?”

那驿丞是听得一头雾水,只知道这两方人马约莫是相识的……

这时,华盖马车的帘子被挑起,一个小厮将一个锦袍的中年男子扶了下来,那男子疾步上前,顺着伞面滑落的雨水一不小心就弄湿了他的衣袍,可是他已经顾不上了,走到萧奕跟前,恭敬的俯首作揖道:“下官参见世子爷!”

果然是世子爷!

洪通判原本还存着一丝侥幸,此刻不禁一阵心惊。

世子爷不是正在王都为质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下意识地朝着随萧奕来的那支车队看去,世子爷带着这么多人,难道是皇帝允许他携家眷回南疆了?

王爷可知道这件事了?

洪通判心中惊疑不定。

看那洪通判毕恭毕敬的模样,驿丞哪里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看来这容貌俊美得不似凡人的青年竟然是镇南王世子!这洪通判也是忒倒霉,耍威风竟然耍到了主子跟前!

萧奕眉头微扬地看着洪通判,漫不经心地问道:“洪通判这次去王都所为何事啊?”

洪通判定了定神,忙答道:“下官是奉王爷之命……”

洪通判其实是奉了镇南王的命,递折子去王都的。镇南王自觉与百越定下了和谈,算是免去了一场战乱,于是就特意命了洪通判带请安折子去王都,一方面是向皇帝表达忠心,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邀功的。

对此,萧奕也能猜到一二,只是若让他把话说全反而就不美了。于是萧奕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似笑非笑道,“洪通判你虽有公务在身,但这万事讲个先来后到,莫要让人以为我们镇南王府仗势欺人!”

“是,世子爷教训的是。下官以后一定好生约束下人。”洪通判满头大汗地应道,头低得更下了。

幸而,萧奕也懒得跟他多说,挥了挥手道:“本世子累了,就先进去休息了。洪通判也赶紧找个地方投宿吧。”

洪通判应了一声后,暗暗思忖着得赶紧给王爷报信才是!

他恭敬地退下,跟着他的那队车马几乎是以落荒而逃的姿态很快就没影了……

那驿丞心里暗道痛快,忙殷勤地引着这一众人等进了驿站。

耗费了大半个时辰,众人总算在驿站勉强安顿下来。

虽然说驿站有厨房有厨子,但是这些厨子又怎么能比得上南宫玥带来的厨娘,当晚,厨娘和几个丫鬟借了驿站的厨房给主子们烧了一桌好菜。

酒足饭饱后,萧奕心情甚好的提议道:“听驿丞说,最近荆州多雨,我想着反正道路泥泞不便同行,不如就在驿站多住一晚,也好明日在汉口城逛逛……”

“这个主意好!”傅云鹤迫不及待地鼓掌道,“汉口最著名的就是黄鹤楼了,我早就想去登一登黄鹤楼了!”上一次,无论是去南疆还是回王都,都是身负皇命,来去匆匆,哪里像这次这么悠闲!

萧奕脸色一黑,这话他本来是要用来讨好南宫玥的,却偏偏被傅云鹤抢去了先机。

一听到明日可以去黄鹤楼,南宫玥和萧霏眼中都是一亮,喜笑颜开。

黄鹤楼号称“天下江山第一楼”,历代文人墨客在黄鹤楼中留下了许多千古绝唱,这天下的文人怕是没几个不想去一去黄鹤楼瞻仰前人风采的,想着南宫玥出身士林世家,又难得出一次远门,萧奕其实早就计划着要带她去看一看,也顺便化解一下旅途的劳累,这次的春雨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罢了。

“阿奕,你尽管带着玥儿和你妹妹去黄鹤楼,我就不跟你们去了。”林净尘放下手中的茶盅道,“我明天打算去荆州的药材市场瞧瞧。”

南宫玥哑然失笑,也是,外祖父又不是什么文人,他老人家满脑子就只有“医”和“药”两件事,毕生的精力也都投注在了这上面,因而才能得到如今的成就。

萧奕也明白这一点,也没劝什么,只是道:“外祖父,明日让周大成跟你一起去吧。”

虽然林净尘自认他还没老到需要人看顾的地步,这些年来他也都是独自一人游历在外,但是这总是外孙女婿和外孙女的一片心意,便爽快地应下了。

定下了明日的行程,众人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次日一大早,天刚亮,林净尘就带着周大成一起出门了。

至于萧奕,则是以叹气作为了他这一天的开端,在他最初的计划里,这本该是属于他和臭丫头的一天,偏偏他又得带上萧霏和傅云鹤这两跟屁虫。

想着今日要去黄鹤楼,萧霏兴奋得一晚上没睡好,早上起身的时候眼下还带着浓浓的阴影,可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疲倦,甚至是有些亢奋。

为了出行方便,南宫玥特意换上了一身男装,一大早,当萧霏看着萧奕身旁熟悉又陌生的儒雅公子时,目瞪口呆,讷讷地唤道:“大嫂……”大嫂不是大家闺秀吗?怎么也学戏本子里女扮男装起来?而且看着好像还挺自在的,感觉不是一次两次了。

一定是大哥!

萧霏眯眼朝萧奕看去,一定是大哥把大嫂给教……

“霏姐儿,”南宫玥出声打断了萧霏的思维,亲热地挽起她的胳膊道,“你跟我来。”

南宫玥拉着萧霏去了内室,指了指桌上的一套衣裳,笑着说道:“霏姐儿,你也去换上吧。”

萧霏傻眼了,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

女扮男装?!

这是她以前绝对不会去想的一件事,可是……

她迟疑地看了看含笑的南宫玥,既然大嫂女扮男装了,那么这件事其实也没太出格?对吧?

萧霏半推半就地由着百卉和鹊儿服侍她穿上了男装,当她走屏风后走出的时候,整个人觉得是别扭极了。

鹊儿笑眯眯地掩嘴说道:“世子妃,大姑娘穿上男装还挺像一个小书生的。”

鹊儿说得完全是心里话,萧霏有一种清冷的气质,举止也爽利,与那些娇柔的江南女子不同,大概镇安王府的“武”对她还是有影响的,让她即便读了那么多书,善琴棋书画,也还是与文臣家的闺秀不太一样。

南宫玥绕着萧霏看了一圈,赞道:“没想到我们霏姐儿穿上男装这么俊秀!”

萧霏局促地笑了笑,心里还有些纠结,一方面是不想穿着这身别扭的衣裳出门,而另一方面想去黄鹤楼的欲望又压过了一切……

四人就在萧霏这种纠结的心情中出发了。

萧霏第一次女扮男装有些不习惯,而南宫玥倒是有一种重温旧梦的感觉,想起当年云英未嫁的时候,她也曾数次和萧奕一起男装出行……

萧霏的不习惯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江南散发的书香气很快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一边走,一边目不暇接地四下看着,惊叹连连。

萧奕皱眉看了仿佛乡下人进城的萧霏一眼,等目光移到南宫玥身上时,又变得柔和起来,道:“阿玥,你还是第一次来荆州吧?”

无论前生今世,这确实是南宫玥第一次来荆州,因此对她而言,这里也是处处充满了新奇。

荆州是典型的江南城镇,“鱼米之乡”,气候比王都舒适许多,此外,荆州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随处可见拿着纸扇附庸风雅的文人,虽然现在还是初春的天气,根本就用不着扇子。

萧奕觉得有趣,干脆也给他们四人也一人买了一把,四个年轻的公子哥学着那些文人摇起纸扇来。

黄鹤楼位于蛇山之巅,不过这蛇山顶多不超过三十丈,虽然山不高,但是沿途却竖立着不少著名文人诗人所留下的石碑,南宫玥他们不赶时间,因此便悠闲地一路走,一路停,一路看,等他们来到山顶的黄鹤楼前,早已经过了巳时。

黄鹤楼果然不愧为江南三大名楼之首,只见那三层的大小屋顶交错重叠,翘角飞举,远远看去,仿佛那展翅欲飞的鹤翼一般。

在一楼欣赏了“白云黄鹤”陶瓷壁画后,四人便鱼贯地上了二楼,二楼的其中一面墙壁上镌刻着那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黄鹤楼记》。

不出意外,二楼已经聚集了不少文人学子,有的在赏鉴墙上镌刻的《黄鹤楼记》,有的则凭栏遥望浩浩的长江,远眺巍峨的群山,也有的正在谈古论今。

一听到上楼的脚步声,便有不少文人将目光投向四人。

见他四人都是面容俊逸、丰神俊朗的翩翩少年郎,几个年轻的学子都是心生好感,其中一个身着青袍的书生站起身来,含笑着作揖道:“四位兄台,可要过来一起坐坐?”

无论是萧奕,还是傅云鹤,都是性格开朗,喜欢交朋友,倒觉得无所谓,只是他们俩今日还带着南宫玥和萧霏,于是萧奕询问地看了看身旁的南宫玥。

南宫玥又看了看萧霏,萧霏心里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她如今以大嫂马首是瞻,既然大嫂没反对,她便点了点头。

待四人走近,那几个学子中便有人看出点门道来,萧奕的容貌虽然昳丽,但气质却并不阴柔,甚至还隐隐散发着一种上位者的傲气,一看就知道不是小门小户出身;傅云鹤也是身形高大矫健,步速不快不慢,行走间带着武人的稳健和飒爽。相比下,南宫玥和萧霏虽然着男装,但举止间隐隐透露出几缕女子的娇柔……

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眉眼有些轻浮的书生暗暗地与相熟的友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暗暗揣测着这两名女扮男装的女子和这容貌俊美的锦袍青年到底是何关系。虽说这两个女子看来眼眸清澈,气质高卓,可若是大家闺秀又怎么会女扮男装?

莫不是……

那书生和友人意味不明地笑了,自觉是觉察了真相,心道:这两个年轻公子哥倒是风流人物。

与此同时,几个文人学子让出了其中一条凭栏的长凳,萧奕四人谢过后便是凭栏而坐。

萧霏凭栏远眺了一眼,但见那山水一色,云雾缭绕,忍不住脱口叹道:“果真是‘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大……”她本想称呼大嫂,但总算及时记起他们此刻的装扮,便改口道,“大哥,小哥,黄鹤楼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个青袍书生听她吟诗,便觉得是同道中人,道:“兄台,我们荆州有一句老话,唯好茶与美景不可辜负。兄台,可要与我们一起品茗?”

只见一旁的小几上放着一套茶具,一只鼎形的小炭炉,还有几个零散的瓷杯,杯中可以看到残余的茶汤,几缕茶香缭绕。

虽然南宫玥和萧霏并不特意计较茶的好坏,却不会随意使用这路边来路不明的杯子。

百卉、鹊儿一看南宫玥的眼神,便知其心意,从随身携带的篮子中取出了一套摆好精致的茶具,小巧的壶,玲珑的杯。

与此同时,南宫玥含笑道:“各位让座于我们,就让我们兄弟几个请各位喝茶好了。”

这些讲究风雅的书生学子们一看就知道这套紫砂壶杯是产于宣兴的精品,心想:看来这四人果然不是什么普通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