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恭迎(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晚眨眼而过,次日,天空才露出鱼肚白,他们的车马就一前一后地出了驿站,在中途分为两拨人马,一路奔驰。

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终于出现在了前方,越来越近……

马车里,萧霏虽然脸上掩不住舟车劳顿的疲累,可是一双清冷的眸子却是闪闪发亮,挑起窗边的帘子指着前方高高的城墙道:“大嫂,你看前面就是骆越城了!”

历经一个多月的车马劳顿,他们终于快要到家了!

百来丈外,是一座灰色城墙围成的城池,偌大的城门上方刻着三个斗大的字——骆越城。看那笔锋豪迈强劲大气,又透着一股霸气。据萧霏说,这三个字是老镇南王所书,由当初整个南疆手艺最好的老匠人镌刻上去的。

不止是萧霏觉得兴奋,马车里的南宫玥也是目露期待。

千里南下,这一路上很多事都不得不迁就再迁就,这才不过短短一个多月,南宫玥就瘦了好几斤,看得萧奕心疼不已。

现在终于到了骆越城,也就代表着她们终于可以安定下来,南宫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好好沐浴更衣,睡一个安安稳稳的好觉了——虽然她心里再清楚不过,等到了镇南王府,麻烦才刚刚开始。以前在王都,她没有公婆,只有萧奕,而如今在南疆,她头上却压了镇南王和小方氏这两座大山,想必接下来的日子绝不会无聊了……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行车队不紧不慢地驰向骆越城,带着一种从容不迫。

在离开王都前,萧奕便曾手书了一封,让钱墨阳先行一步回来交给田禾,因而田禾甚至比镇南王更早得知萧奕要回来的消息。算算日子,田禾觉得世子爷一行人估计要在这几日到了,便命了人守在了城门附近,以备迎接世子爷。

远远的,当看到有一行车队朝这边接近,其中一辆的马车虽然看起来平平无齐,却带着镇南王府的徽印的时候,那奉命守在这里的士兵立刻心急慌忙地去田将军府报信。

于是,等萧奕一行车队快要抵达城门的时候,就见田禾、姚良航和钱墨阳他们带着几十个士兵从城门中走出,而城门两边被士兵们训练有素地清道。

那些个等着进城或出城的百姓虽然不知道是为何,但是田禾老将军一现身,又有谁人不识,谁也不敢喧哗,乖乖地候在路边等待着。

骆越城的城门兵们面面相觑,一个校尉匆匆地从城墙上下来,带着忐忑向田禾打听起来,当得知竟然是世子爷回来了的时候,简直就惊呆了。

世子爷……他不是应该在王都吗?

以萧奕为首的车队越来越近,田禾顾不上理会城门校尉,带领姚良航、钱墨阳以及一众士兵上前。

除了程昱要负责开连和府中两城的事务实在走不开外,萧奕在南疆的亲信几乎全都前来迎接。

田禾面露激动,当日世子爷自请回王都的时候,就曾说过,他终有一日会堂堂正正的回来,没想到,这一日居然来得如此之快。

众将士抬眼仰视着几丈之外高高地坐在那匹乌云踏雪上的萧奕,都是心潮澎湃,不约而同地对着他单膝下跪,抱拳行了军礼:“见过世子爷!世子爷一路辛苦了!”

士兵们一个个都是声音洪亮,整齐地叠加在一起时,仿佛上百个人一起发出了嘹亮的吼叫,四周都是为之一震。

然后又是一静!

萧奕利落地自马上跳下,亲手将田禾搀扶起来,道:“田将军免礼!”跟着环视众人道,“你们也都起来吧。”

四月的王都还处于春季,可是在这南疆却仿佛是提前进入了夏季,烈日灼灼,晒得人有些头晕目眩。

城门兵们,和那些等候着进城的百姓都几乎怀疑他们是不是被晒晕了,所以幻听了。

人群中静了一静,一个中年行商忍不住问身旁的人:“那真的是世子爷?!”

这时,不少人都回过神来,夹道的百姓一瞬间骚动了起来:

“真是世子爷?”

“田将军都叫了世子爷,那还会有假?”

“可是世子爷不是在王都吗?”

“……”

“那就是世子爷,我记得!”一个中年妇人得意洋洋地掐着嗓子说道,“去年世子爷带着南蛮的俘虏回骆越城的时候,我也来迎了。咱们世子爷那可真是战神下凡啊!”

“太好了!世子爷回来了,有世子爷做主,咱们终于可以不用再向南蛮子们求和了!”

“没错没错!世子爷才不会怕那些南蛮子呢!”

“……”

四周的议论声自然也传入了钱墨阳他们的耳中,钱墨阳暗暗地和周大成、朱兴交换了一个眼神,皆是欣喜若狂。

王爷连出昏招,尤其近日向百越求和一事已经惹得怨声载道。

现在世子爷回来了,自然民心所向,他在南疆的威望只怕已经压过了王爷。

田禾看了后方的马车一眼,便对萧奕道:“世子爷,请让末将护送您和世子妃一起进城吧。”

萧奕微微颔首,再次上了马。

他先策马骑到马车的一边,俯身对着车里的人说了一句,眼中笑意盈盈。

田禾怔了怔,看来世子爷与世子妃的感情果然是不错。

一行车队在田禾等人的护送下继续前行,等他们通过城门后,被拦在城门内外的百姓们才继续通行,一见到熟人,就迫不及待地说道:“你知道吗?世子爷回南疆了?”

消息是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

但是这些事萧奕他们自然是不知,此刻的南宫玥正好奇地挑帘打量着骆越城的街道,若没有意外的话,这里应该是她接下来会生活数十年的地方,这里将会成为她的家。

骆越城的街道看来既不同于王都,也不同于江南,没有王都的繁荣,没有江南的富饶婉约,它看起来粗犷而热情,无论是民众、建筑、景致……都充满着异域风情。

当画眉看到路边的一个卖花姑娘居然穿着半袖的衣裙时,忍不住惊叫出声:“她,她怎么……”这也太伤风败俗了吧?

百卉本是江湖儿女,倒是听多见多,不以为意道:“我听说百越的西侧还有一个国家,那里的女子还直接露出肚脐呢!”

画眉听得咋舌,再看到街上有别的姑娘露出小臂也开始见怪不怪了……到后来,她反倒是觉得萧霏不像是南疆生南疆长的姑娘,倒更像是王都的闺秀!大姑娘还真是一个怪人!

而萧霏可没心思理会画眉怎么想,她的心情很是雀跃,素来清冷的脸上还添了一份笑容,就连话也比平时多了不少,时不时地与南宫玥介绍着骆越城,比如那是骆越城最有名的酒楼,比如那家卖的点心是全城的姑娘家最喜欢的,又比如这里有不少人跟百越一样信妈祖,所以城里就有一座妈祖庙,再比如……

南宫玥和一车的丫鬟都听得津津有味,见她们赏脸,萧霏也说得更加兴致勃勃。

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弯,又行过多少街道,萧霏撩开了右边的窗帘,唇角弯弯地说道:“大嫂,快看,王府到了。”

她欢喜地说着,完全不知道马车左前方萧奕的脸又黑了,这句话本来是该由自己跟臭丫头说的。这个萧霏还是那么讨人厌!

南宫玥也挑开了车厢左边的窗帘,抬眼看去,那题有“镇南王府”四个大字的烫金大匾便映入眼帘,朱红大门前两座巨大的石狮子活灵活现,威风凛凛。

此刻,王府的朱红大门紧闭着。

红马上的田禾微微皱眉。

世子爷回来,王爷不派人来接也就罢了,现在自己都已经提前让人来王府传讯了,怎么都没人敞开正门迎接世子爷归来?难道是……

田禾心中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

这时,一阵争执声从角门的方向传来:“放肆!这里是镇南王府,岂是你一个小兵可以置喙胡闹的地方!我们王府可不是普通的人家,是讲究礼节的,正门只有在接旨和大礼的时候才开。平日里便是二公子和大姑娘进出,都是走的角门,这正门不能开!喂,你再胡闹,我要叫人来了!”

“俺管你什么礼节不礼节的,俺只知道世子爷今日带着世子妃要回府,一定要开正门!”另一个男子粗着嗓门道。

萧奕面色一沉。

那门房说的也不算有错,这若是平日里,萧奕和南宫玥进出是不需要开正门的。但是王府里若是有大事,比如迎娶、出嫁或者出殡等,那都是要走正门的,南宫玥不是在南疆王府过的门,今日是她第一次到南疆的王府,形同入门,自然是要走正门。

这分明是在给自己下马威!

萧奕的眼中充满了戾气,压抑着自己踹门的冲动,今日是他带臭丫头回家的日子,弄得见了血光怕是不美。

“世子爷请在此稍候。”钱墨阳拱了拱手,闪身进了角门,跟着角门里头便安静了。

再跟着,只听“吱”的一声,朱红大门被人从里头打开了。

随之响起的是刚才那个士兵铿锵有力的高喊声:“恭迎世子爷,世子妃回府!”

紧跟着,随行护送的士兵们也高呼起来:“恭迎世子爷,世子妃回府!”

声如洪钟,几乎阖府都为之一震。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机灵的婆子飞快地跑了过来,看了一眼一旁被打晕的门房,却是不动声色,点头哈腰地给萧奕行礼,又帮着引南宫玥的马车进府。

今日是萧奕带着世子妃回来的日子,按规矩得认亲敬茶,田禾等人也不便久留,便先行告退了。至于傅云鹤则先去田禾的府里小住,准备过几日再过来向镇南王请安。

马车一直在二门处停下。

百卉和画眉先下了马车,跟着便把南宫玥和萧霏搀扶了下来。萧霏似乎有心事,落地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崴了一脚,南宫玥伸手扶住了她:“霏姐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萧霏还在想着刚才的事,神色有些怏怏的。

若是从前,她可能根本不会注意这种事,可是现在,蒙大嫂教导了这么久,若还不识人情世故,那她就真傻了。

方才门房坚持不开正门开角门,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撑腰,否则区区一个门房怎敢与堂堂世子爷作对……想到这里,萧霏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涩。

明明一路上,她都十分欢喜,可是,到了如今,她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南宫玥明知萧霏在想些什么,却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亲热地挽住了萧霏的胳膊说:“霏姐儿,我们进去吧。”

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引路的婆子以及二门前来相迎的管事嬷嬷已经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看这样子,大姑娘和世子妃的关系不错?

不会吧?

那可是大姑娘啊!

这阖府上下谁不知道大姑娘萧霏一向有自己的主见,万事都讲理,而性子更是……咳,有些“特别”,她要是拧起来,就是王爷、王妃,不,夫人,还有二公子都拿大姑娘没辙!

这样的大姑娘竟然被世子妃给收服了?!

想起之前大姑娘的奶娘蓝嬷嬷突然灰溜溜地从王都回了南疆,口口声声说是大姑娘暂时不想回南疆,就先打发她回来了。

当时这府中的不少人都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劲,就算是大姑娘暂时不想回南疆,那蓝嬷嬷也没必要独自先回来吧?

还有前不久夫人派去王都的林嬷嬷回来的时候也是灰头土脸。

现在看来这其中果然是有些门道。

那管事嬷嬷心惊不已,但是表面上只能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上前施礼相迎:“世子爷、世子妃、大姑娘一路辛苦了!”

萧霏就指着那管事嬷嬷介绍道:“大嫂,这是罗嬷嬷。”

她这一句简单的介绍就是说得罗嬷嬷心中又是一惊,谁不知道萧霏不通人情世故,今日如此周到地给世子妃做起介绍来,分明就是两人果然关系亲昵。

南宫玥微微一笑,抬了抬手道:“罗嬷嬷免礼。不知王爷、夫人可在府内?”她口中的夫人指的自然是小方氏。

“谢世子爷,世子妃。”罗嬷嬷神色恭敬地道,“王爷、夫人、三老爷已经在千重院等您二位了。”

南宫玥转头对萧奕和萧霏道:“阿奕,霏姐儿,那我们就先去向王爷、母亲见礼吧。”

萧奕微皱眉头,点了点头。

其实按照萧奕的意思,自然是想让南宫玥先洗漱休息一番再去见镇南王和小方氏也不迟,可是南宫玥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会反对。

在罗嬷嬷心中,世子萧奕那可是一个混世大魔王,比起大姑娘萧霏还要难办,大姑娘好歹讲理,可是世子爷那可是不讲理的,只由着他自己开心就好。如今见萧奕居然这么乖乖地就应了世子妃的话,罗嬷嬷心中越发诧异。

既收服了世子,又收服了大姑娘,这个世子妃实在是不简单的人物!

这时,四个婆子抬来了两顶肩舆。

罗嬷嬷越发恭敬地说道:“还请世子妃、大姑娘上肩舆。”

南宫玥和萧霏被先后扶上肩舆,四个婆子抬起肩舆就向着千重院一摇一摆地过去。

一路上,萧霏还不时地出声给南宫玥介绍着王府的景致,见一向寡言冷清的萧霏如此热情,罗嬷嬷几乎以为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千重院是王府的正院,是王爷和小方氏居住的院子,从二门沿着青石板路一路往前,过了一道内仪门,便到了正院。

两边分别是一排厢房、鹿顶耳房,茂密粗壮的大树高过屋檐,正前方是一间宽阔敞亮、气势宏大的厅堂,一排朱红色的大扇门早已经敞开,一眼就可以看到正堂的牌匾上书写着“福瑞堂”三个大字,龙飞凤舞,豪迈有力。

------题外话------

爆更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