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敬茶(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肩舆一路把南宫玥和萧霏抬到了福瑞堂前这才落轿。

萧奕立刻殷勤地上前亲自扶南宫玥下了肩舆,一旁的罗嬷嬷和婆子们哪里见过世子爷如此怜香惜玉,只觉得匪夷所思。

萧奕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样,亲热地拉着南宫玥的手就向正堂而去。

而萧霏早就见怪不怪,神色淡淡地跟在他们的身后,心道:反正大哥也粘不了大嫂几日了,以后大哥想必是公务繁忙,那白天大嫂又能和她一块儿琴棋书画,谈古论今了!

想着,萧霏终于又有了精神,步履也变得轻快了不少。

正堂内,几乎是人满为患,一屋子的大小主子齐聚一堂。

面对大门的正墙上悬着一幅三尺朝墨龙大画,下方是一张大紫檀雕螭案,两旁是紫檀木太师椅,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大理石的地面正中铺着红色的羊毛地毯。

当萧奕与南宫玥走进福瑞堂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与萧奕并肩而行的自然就是圣旨册封的世子妃,她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穿着一件明紫色的羽纱对襟比甲,下系浅紫的月华百褶裙,头上挽了一个婉约的堕马髻,因还没有及笄,发上倒是没有簪子,而是带着几朵用拇指头大小的珍珠串成的珠花。

她的脚步不急不缓,每一步的距离都似乎用尺子量过一样,举手投足间通体气派。

南宫玥也同样打量着正堂里的人。

据萧奕所说,老镇南王有三子两女,二子和三子都是庶子,二子体弱多病,早早的就没了,只留下了未亡人带着一双儿女生活,而三子萧澈素来胸无大志,只想依附王府安逸度日。因而虽说父母去世后按规矩是要分家的,二房守寡倒也罢了,三房却是能够分出去单过。但外面的日子哪里有王府舒坦,萧澈便去求了镇南王。镇南王懒得操闲心,反正王府也不少这几碗饭,弟弟既然不肯走,他也不在意。

因而直到如今,二房和三房依然还生活在王府。

二房的丘氏因守寡,南宫玥进门认亲的日子,为免晦气,她自然不能出现。

此刻,坐在镇南王下首的便是三房的萧澈和萧辛氏。

萧奕和南宫玥一同走到了主位的太师椅前,坐在主位上的自然就是镇南王。

几年前,南宫玥只在宫宴上远远地见过镇南王一次,如此近距离见镇南王前世今生这还是第一次。镇南王看上去相貌堂堂,英武不凡,年纪约莫三十七八岁,许是久居南疆之故,他的肤色略嫌暗沉粗糙,嘴角透着一丝高傲。

南宫玥细细打量了镇南王一番,可惜在他脸上找不到一丝萧奕的痕迹,反而萧奕同小方氏还有几分相似。看来萧奕显然是长相随生母了。

小方氏就坐在镇南王旁边的太师椅上,一见萧霏,她不由就急急喊了一声:“霏姐儿。”

萧霏见到双亲略微有些失仪,但她素来性子清冷,很快就又恢复如常,恭敬地福身行礼:“见过父王,母亲……”

小方氏起身,一把拉过萧霏上前打量着道:“霏姐儿,你看着瘦了许多,可是在王都过得不习惯?”说着,她有意无意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话中更是意有所指。

小方氏穿着一身大红十样锦妆花褙子,发髻上插着插着红宝石垂珠金簪,倒比南宫玥这个新妇还要喜庆。

南宫玥但笑不语,目光在小方氏的腰肢上顿了一顿,她记得小方氏一向喜欢穿合身的衣裙,展示她纤细的柳腰,可是今天,小方氏的衣裙好像肥大了些,完全遮盖了她曼妙的身姿,莫不是……

南宫玥心念一动,却是不露声色。

“母亲放心,”一旁的萧霏一本正经地回小方氏,“有大嫂照顾着,女儿在王都过得很好。大概是这些天旅途劳顿,所以才瘦了些。”

“是吗?”小方氏心里暗骂女儿不争气,嘴里却是柔声道,“霏姐儿,那你可该好好谢谢你大嫂了。”

“母亲说的是!”萧霏认真地点了点头。

小方氏心中暗恼,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直来直去的棒槌女儿!

她正欲再开口,就听萧霏郑重其事地又道:“母亲,您若是还有什么话,我们待会再说吧。大嫂今日初来乍到,应该让大哥大嫂给父王和母亲先敬茶认亲才是。”

小方氏的脸差点没黑掉,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女儿竟然帮着南宫玥说话?!

镇南王板着一张脸,看着萧奕。

他在三月底时接到圣旨,才知道萧奕要回来的事,当时他就惊了,不明白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萧奕是他的嫡长子,也是这镇南王府的世子,他回南疆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偏偏是百越向大裕宣战的时候?

萧奕在王都为质六年,多半已经被皇帝给哄得服服帖帖的了,就连对他这个父亲也没有多少孝顺之心。这个心念一起,让镇南王越发不安起来,觉得皇帝是故意让萧奕回来牵制自己的……

这样的不安,让镇南王直到萧奕进骆越城时,都没有派人去迎他,甚至都没有提前知会城门校尉一声。从心底里他是想给萧奕一个下马威,让萧奕明白,在南疆,他才是镇南王!他才是南疆的主宰!而萧奕不过是他的儿子的罢了!

可没想到……

田禾真是多管闲事。镇南王很是不耐,这些从前跟着父亲的老将们,自己待他们果然还是太宽和了,一个个都爬到他头上来了。

还真当自己这个镇南王死了不成?!

想到这里,镇南王的面色越来越沉,不冷不热地说道:“既然人都回来了,就先敬茶吧。”

两个婆子忙把两个蒲团放在了镇南王面前,萧奕和南宫玥跪下给镇南王磕了头,立刻就有丫鬟把茶端了过来。

镇南王先接过了萧奕敬的茶,抿了一口后就放到了一边,跟着目光落到了南宫玥的身上。

这个皇帝钦赐的世子妃他还是第一次见。

就见她低眉顺目,一脸乖顺地跪在萧奕的身边,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倒像是士林世家里出来的姑娘,只可惜人不可貌相……

他还从没有听说过,有新媳妇会像她这样一进门就谋夺夫家产业,撺掇夫婿不孝顺父母的!

也难怪萧奕现在是越发的忤逆不堪了!

也是,皇帝一直都忌惮他们镇南王府,又岂会真把什么好姑娘许给萧奕,也就是萧奕这逆子被美色迷得昏头转向了而已。

南宫玥接过丫鬟端来的茶,双手将茶盅高举,神色恭敬地说道:“请父王喝茶。”

镇南王没有马上接过茶。

他冷冷地盯着南宫玥看了一会儿,冷声训道:“南宫氏,你虽是皇上御封的从一品郡主,但出嫁从夫,你既然嫁入镇南王府,就要守我镇南王府的规矩,遵守三从四德,希望你牢守妇德,懂得‘贞静贤惠’四个字。”说完,他才慢吞吞地接过茶然后喝了一口,给了南宫玥一个封红。

南宫玥双手接过封红,恭顺地应道:“儿媳谨遵父王教诲。”

从镇南王说第一句话起,萧奕的目光就冷了下来,待敬完茶,他立刻扶着南宫玥站了起来,冷笑道:“没想到父王居然熟知为妇之道,儿子实在受教了!”

这自古只有婆母训斥儿媳,丈夫枕边教妻,哪有一个做公公的会在新媳妇过门敬茶的当日训斥儿媳的?

一瞬间,镇南王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事不妥,脸色变得难看极了。

一时间,正堂内静悄悄的,别说丫鬟婆子们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就连那些主子们也同样不敢出气,三房的萧澈和辛氏交换了一下眼神,不动声色。谁都知道镇南王好面子,唯恐一不小心就被迁怒了。

唯有萧栾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心里嘀咕着:父王看来是年纪大了,同个妇人似的变得婆婆嬷嬷起来,一点都不干脆!早点敬好茶不就好了吗?他还急着回书房……嗯哼,读书呢!

镇南王狠狠地瞪着萧奕,萧奕则毫不避让地回视着,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一股无形的硝烟在父子两人之间弥漫。

眼看着气氛就此僵持了下来,南宫玥握住了萧奕的手,轻轻地摇了摇。

萧奕扭头看着她,潋滟的桃花眼绽放出了笑意,再也懒得理会镇南王。

四周的人全都呆住了,萧奕从小脾气乖戾,一旦拧起来谁的话都不会听,世子妃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就把他哄住了?他们该不会都眼瞎了吧?

待再看向镇南王时,萧奕的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淡淡地说道:“父王的茶已经敬了,接下来应该轮到我母妃了。”

母妃?!

坐在镇南王身侧的小方氏神情一僵,几乎都要维持不住面上的微笑。现在的她被夺了诰命,可受不得萧奕一声“母妃”了,很显然,萧奕口中的“母妃”叫的必然是他的生母。

不光是小方氏的脸色变了,就连镇南王的表情都有些复杂。

虽然他与嫡妻大方氏感情不深,但大方氏总归是他的原配、萧奕的生母,萧奕要先向生母敬茶,谁也挑不出错来!

只是委屈了小方氏从小抚养他长大……镇南王愧疚地看了一眼小方氏。

小方氏笑了笑,故作温婉地说道:“王爷,阿奕带世子妃去给姐姐上香也是理所当然。”

萧奕懒得看她这副假惺惺的样子,随意地拱了拱手道:“父王,儿子就先带媳妇去了。”说完,他就牵起南宫玥的手堂而皇之地走了。

这一屋子的人一等就是等了近半个时辰,镇南王已经喝了一肚子的水,而萧栾更不知道已经打了多少个哈欠。好不容易,当萧奕总算带着南宫玥回来了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回来了。

镇南王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没好气地催促道:“赶紧给你们母亲敬茶去!”

萧奕笑吟吟地点了点头,“父王说的是。”

两人走到小方氏跟前,立刻就有小丫鬟摆好了蒲团。

萧奕拱手行了一礼,而南宫玥则只是微微屈膝,喊了一声,“母亲。”

小方氏本端庄的坐着,静等着他们磕头行礼,还想趁机对南宫玥训诫一二,摆摆婆婆的谱。可如今这架式,他们俩这就算是行过礼了?还没等小方氏反应过来,萧奕已经随口喊了一旁的丫鬟道:“你,把茶端过来。”

那被点名的丫鬟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小方氏的脸色,战战兢兢地把茶端了过来。

萧奕和南宫玥各拿起了一盅茶,仅仅只是略略弯腰,便双手奉上,说道:“请母亲用茶。”

小方氏板着脸,看着端到自己面前的两盅茶,没有接过,任由两人双手捧着。

一旁的萧霏欲言又止,可现在的情形没有她说话的资格,只能焦急地看着。

萧奕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笑着直起身来,把茶放回到了丫鬟捧的托盘上,又扶起了南宫玥,说道:“看来母亲是不想喝这杯茶了。”

“阿奕,南宫氏。”镇南王皱起了眉,训斥道,“还不跪下来给你们母亲磕头敬茶!”

萧奕笑了,说道:“父王,您似乎忘了,儿子的世子妃乃是从一品郡主。”

镇南王哽了一下,他确实是差点忘了。

南宫氏是堂堂郡主,若嫁的不是他们这藩王府,而是普通的府邸,就连公婆都要倒过来向她行礼的。自己倒也罢了,小方氏却已是被夺了诰命,又非萧奕的生母,两人如此行礼,严格说起来倒也没有错……

但这仅仅只是规矩上这么说的,若论起孝道来,小方氏好歹是萧奕的嫡母,从小抚养他长大,受他们一跪也是理所当然的。

“阿奕!”

镇南王又催促了一下,但萧奕又岂会理会。

他干脆把南宫玥手中的茶盅也接了过来,满不在乎地说道:“既然母亲不愿意喝儿子媳妇这杯茶,那儿子就先带媳妇向叔叔婶婶们敬茶去了。”

小方氏的脸色彻底僵住了。

在平常人家,做公婆的没喝过媳妇敬的茶,那这个媳妇就不算是真正的过了门。但南宫玥是皇帝赐的婚,帝后主的婚,而小方氏不过是继母,又是一个没有诰命的继母,根本没有资格说南宫玥没向自己敬过茶,就不是镇南王府的世子妃……

小方氏不禁僵在了那里,若是他们俩越过她,先行去给三房敬茶,那自己又算什么?

这次好不容易才哄得镇南王让她回了王府,但也不过只是有个嫡妻的头衔罢了,一没有诰命,二没有中馈之权。要是连世子和世子妃都这般无视她,岂非让下人们都看不起她吗?

那她还如何在王府里立足?

小方氏楚楚可怜的看向了镇南王,镇南王不禁心中一软,还没等他开口,一直在留意着两人神色的南宫玥先一步含笑道:“世子,还是当先与母亲敬茶为好。”

萧奕看了一眼小方氏,勾了勾唇角道:“也罢,就听你的。”

镇南王见状赞许地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南宫氏倒是个识大体的。

丫鬟战战兢兢地递来了茶。

萧奕和南宫玥分别接过,躬身递上。

“请母亲用茶。”

小方氏忍气吞声地接过了茶盅,象征性地抿了一口,就连原本打算好的训诫也忘得一干二净,给了两人一个一个封红,南宫玥还多了一套红宝石金头面。

南宫玥接了谢过,交给了百卉。

她的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恬静如斯,淡然如怡,让望者不禁暗赞,实在是好气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