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争夺(三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镇南王夫妇敬过茶后,就轮到了府里的叔伯们。

萧奕把南宫玥引到了坐在镇南王下首的一个锦袍男子面前,笑着介绍道:“阿玥,这是三叔。”

萧澈也就三十左右,五官周正,留着短须,面容看来与镇南王有三四分相似,却少了几分镇南王刚硬之气。

萧奕和南宫玥拿起茶盅,一同奉上,喊了一声“三叔。”

萧澈迫不及待地接过了茶,给了两人一人一个红封。

“这是三婶。”

萧澈的夫人辛氏喝了茶,客气地赞了一句“世子和世子妃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之类的套话,又赏了一个翠玉镯给南宫玥,不亲不疏,不冷不热。

此刻的正堂里也就这四人有资格受南宫玥的一杯茶,接下来就是与镇南王的侧妃姨娘们见礼了。

罗嬷嬷把两人先引到了镇南王侧妃卫氏的面前。

卫氏是镇南王侧妃,有着二品诰命,是上了玉牒的,按理她是长辈,南宫玥向她行个万福礼也不为过,可是卫氏自知身份,没敢在世子爷和世子妃面前摆谱,忙站前身来,侧身避过。

“妾身可当不起世子妃大礼。”卫氏面上带笑,温婉有礼,引来镇南王赞赏的目光。

跟着,卫氏给了南宫玥一个点翠凤钗做见面礼。

南宫玥含笑谢过。

立在小方氏身后的是镇南王的几个侍妾,其中育有子嗣的是金氏和秋氏,金氏本是大方氏身边的陪嫁丫鬟,在大方氏在世时就被抬为了姨娘,育有一女萧容萱,只比萧霏小三个月。看这月份,便知这金氏不简单。

秋氏则是镇南王书房里伺候了好些年的丫鬟,直到怀上了四姑娘萧容莹,才被小方氏正了身份,抬了姨娘。

而余下的几位则并无所出。

姨娘们是半个奴婢,自然受不得世子和世子妃的礼,全都乖顺地向萧奕和南宫玥福身行礼。

之后,就轮到小辈们了。

萧奕懒洋洋地看向了萧栾,淡淡道:“阿玥,这是我二弟。”

这一眼看得萧栾差点没跳起来,他一看到萧奕就想起当日被挂在城墙上的事,那漫天的血光仿佛又一次出现在了眼前,他甚至还能够嗅到那股浓重的血腥味……

萧栾不禁打了个冷颤,身子缩了缩,赶忙给南宫玥行了礼:“见过大嫂。”却是不敢正视她一眼。

几年不见,萧栾已经从一个男孩长成了一个瘦弱的少年,神色蔫蔫的,昏昏欲睡,好像下一刻就会闭眼睡去似的。这个萧栾,该怎么说呢,模样有几分像镇南王,但是性子却既不像父亦不像母,更不像萧奕……

小方氏只一心想着要压过萧奕,却疏忽了她一双儿女,是不是就叫因小失大呢?

南宫玥心中叹息,按着礼数送了萧栾一套文房四宝,连着二房的三少爷和三房的四少爷也是送了一式一样的文房四宝。

接着就是镇南王府的六位姑娘了,除了大房的嫡女萧霏,和二房的嫡女三姑娘萧霓以外,还有大房的庶女,二姑娘萧容萱,四姑娘萧容莹和五姑娘萧容玉,以及三房的六姑娘萧容茜。

南宫玥给了萧霏和萧霓一人一个羊脂玉手镯,不偏不倚。

萧容萱、萧容莹和萧容茜则是每人一条红玉金手链。卫氏的女儿萧容玉和三房的萧容茜都才不过两三岁,南宫玥便送了长命锁,但萧容玉的那个要重了几分。

如此这般,终于认完了亲,萧奕迫不及待地说道:“父王,儿子和世子妃这一路也着实累了,想来父王也没有为我们准备接风宴,那儿子就带着世子妃告退下去歇息了。”

镇南王板着一张脸,淡淡地点了点头。

镇南王还打着要给萧奕下马威的主意呢,哪能为他准备什么接风宴啊!这岂不是让他更加嚣张了?

“阿奕。”这时,小方氏开口了,一脸慈爱地说道,“你既然已成了亲,外院的宁夏居也不便住了,母亲想着你们暂时就先住到汀兰居吧。世子妃是从北方来的,南疆天气炎热,怕是不适应,汀兰居临水,最为适合了。”她说着看向镇南王,“王爷觉得如何?”

镇南王赞同地点点头,说道:“还是你考虑的周到,阿奕……”

“父王。”萧奕似笑非笑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父王恐怕忘了,祖父定下的规矩,待世子成年后便要搬到碧霄堂,独理事务。”

镇南王皱了皱眉。

南宫玥倒是听萧奕提过碧霄堂,据说,这是老镇南王当年亲手规划的。

碧霄堂有一道自己的东仪门,正对着东街门,等于是在王府中又自成一府。

仪门为礼仪之门,乃是正门后的第二道正门,是迎送宾客的地方。

由此可见,老镇南王确实是用心良苦,特意如此设计王府,应该是希望世子可以相对独立地管理自己的碧霄堂,为以后继承王位打下基础。

小方氏自然不会愿意萧奕自立门户,这意味着,她的儿子将会离世子之位越来越远。

她又如何会放他们去住碧霄堂呢?

果然,就听小方氏急忙说道:“阿奕,不是母亲不让你住碧霄堂,实在是碧霄堂空置已久,你们这次回来的实在匆忙,都还没来得及好生修缮一番。你带着世子妃好不容易才回了南疆,岂能让你住那种地方。”说着,还一脸委屈的看着镇南王,就好像自己的一片好意遭到了辜负。

“父王。”萧奕还没等镇南王开口,便笑着拱了拱手说道,“碧霄堂可是您当年所居之地。子尚不嫌母丑,儿子又岂会嫌弃您住过的地方呢?等儿子住进去再后慢慢修缮也不迟,只委屈了儿子的世子妃。但正所谓嫁鸡随鸡,碧霄堂再破落,世子妃也只能随儿子一同住进去了。总不能让皇上赐下一座郡主府,儿子住进郡主府里当宜宾吧。”

镇南王顿时无话可说,他这儿媳妇堂堂郡主之尊,按规矩是有资格独立开府的。萧奕这逆子做事向来任意妄为,若真让他去求得皇上赐下郡主府,再带着媳妇搬到郡主府里去住,那他堂堂镇南王的脸面可算是丢尽了!

说来也怪皇帝,就不能赐个普通的姑娘给萧奕吗?偏偏赐什么郡主,弄得现在一团乱!

小方氏还想再劝,就听镇南王不耐烦地说道:“够了,阿奕要住碧霄堂,就让他住去吧!”

小方氏生怕惹恼了镇南王,终于没有再开口。

萧奕也懒得多说什么,带着南宫玥行了礼,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镇南王没有留他们。

萧奕和南宫玥携手出了千重院,这次南宫玥没有坐肩舆,而是与萧奕一同步行,由着一个王府的青衣婆子在前面引路。

萧奕雀跃不已,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让南宫玥看看他长大的地方,也看看他们未来的家。不过今日确实是天色不早了,来日方长!

他们成亲那年,他急着要奔赴南疆,甚至都没时间带南宫玥好好熟悉王都的那个宅子,而这一次,他一定要做到最好,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带着南宫玥熟悉他们的新家。

“阿玥,我带你去碧霄堂。”

萧奕向南宫玥微微一笑,牵起了她的手,带着她慢悠悠地向王府东面的碧霄堂而去。

一进碧霄堂,便见那满园的绿竹在春风中发出簌簌的声响,带着一种怡然宁静的气息。

碧霄堂虽很久没有人住过了,但毕竟是世子的居所,平日里还是定时有下人前来打扫的,倒没有想象中那般杂乱,但碧霄堂实在空置已久,哪怕有人打扫过,也难以在短时间里收拾的像个样子。

这次回来本就是轻车减从,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新置办。

南宫玥先让人把带来的两猫一狗一鹰带去安顿好,长途跋涉下来,就连猫小白这么傲骄的猫都有些怏怏的,倒是鹰小灰过足了展翅高飞的瘾,时不时的向两猫一狗耀武扬威一番。

南宫玥懒得理会正在头顶兴奋盘旋的小灰,叫来百卉带人先把正屋的内室收拾出来,至少可以先休息,至于其他的地方,可以慢慢整理。

毕竟她要在这里住上好些年了,有足够的时间。

不过半个时辰,内室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鹊儿和画眉特意在内室里铺好了两张床榻,一个铺了大红底丹凤朝阳刻丝薄被,一个则铺了宝蓝色鲤鱼团花锦被,一看就知道靠窗的那张是给萧奕的。

萧奕笑得很开怀,他的待遇无疑中提高了不少,好歹不用住宴息间了,可喜可贺!他心里暗暗决定要给这两个丫鬟加月钱。

进了屋后,南宫玥勉强振作起来的精神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脸上掩不住的疲态。

萧奕心疼地说道:“臭丫头,你别忙着收拾东西了,早点歇下吧。”

南宫玥揉了揉眼睛,应了一声,“今日不收拾了,咱们先用膳吧。”说着,南宫玥喊来了百卉,让她去大厨房里传膳。

百卉领了命正要出去,鹊儿恰好过来禀报说,大厨房里送来了晚膳。

南宫玥微挑眉梢,让她把食盒拿了进来。

食盒里是六菜一汤,还冒着热气,一打开来便是香气四溢,看起来倒也不是随意应付了事的。

鹊儿福了福身,说道:“来送膳的嬷嬷说是卫侧妃的意思,卫侧妃来传话说世子爷和世子妃日夜皆程辛苦了,今日就不打扰了,待过几日再来与世子妃说说话。”

这卫侧妃倒是个有意思的。

南宫玥微微一笑,说道:“去打听一下,现在王府里主持中馈的是夫人还是卫侧妃。”

小方氏有着嫡妻的名份,却没有王妃诰命。

卫侧妃虽是侧妃,但有着从二品的诰命,在这诺大的王府里,两人的身份其实都有些尴尬。卫侧妃能越过小方氏让厨房给他们送晚膳,显然应该还掌着王府里的中馈之权。

可不管怎样,卫侧妃依然只是一个妾,她现在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向他们示好吧?

初来乍到,南宫玥打算先看看再说。

萧奕和南宫玥一同用过了膳,热水也已经准备好了,南宫玥打着哈欠先去了净房,好好洗漱一番。

哗啦啦的水声很快从盥洗室里传来,萧奕懒洋洋地坐在窗边,嘴角抑制不住地微微勾起。

真好啊!臭丫头跟着他回家了!

一炷香后,南宫玥就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盥洗室中走了出来,坐在梳妆台前,由着百卉帮她慢慢地绞干头发。

她的头发又黑又厚又长,看着好看,可是绞干起来却极其耗费时间……到后来,南宫玥已经困极了,脑袋一点一点的。

萧奕悄无声息地接过了百卉手头的工作,又把百卉赶了出去。他自认动作轻柔,做得比起百卉那也是不差的,谁想才一动手,就听南宫玥用困倦的声音说道:“阿奕,我们明日去给祖父和母妃扫墓吧!”

萧奕的手停顿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轻声应道:“好!”

明日他们一起去给祖父和母妃扫墓去!

他要亲口告诉祖父和母妃,他娶了一个好姑娘,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姑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