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惊喜(五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庄子里用过了午膳后,南宫玥笑问道:“霏姐儿,你下午可还有什么别的打算?你大哥打算带我在骆越城里逛一逛。”

萧霏顿时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问道:“大嫂,你可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她兴致勃勃地介绍道,“咱们骆越城里可去的还不少呢,大嫂,你应该还没去过妈祖庙吧?还有城东的市集有个卖各种干花、精油的小街;城西有一家书铺,里面有不少孤本,有些孤本啊,老板既不出售也不外借,只许学子前去手抄;还有城中心附近有一家乐器行,里面的师傅做的琴、箫音质都是极好的……”

萧霏越说越兴奋,觉得幸好自己跟来了,否则以大哥的性子,能带大嫂去什么好地方,还不就是些酒楼啊,或者胭脂首饰铺子什么的。

她一不小心,就给了萧奕一个嫌弃的眼神,看得萧奕差点没翻脸,但是见南宫玥听得津津有味,只能忍下了。

萧霏好不容易才说完,殷切地看着南宫玥问:“大嫂怎么样?今日你想去哪儿?”

看她的样子简直比自己还要雀跃,南宫玥忍俊不禁,眼中盈满了笑意,道:“我们天黑前要回王府,城西离这边近,不如今日就先去你说的那家书铺如何?”

“大嫂说得是。”萧霏抚掌笑了,乌黑的眼眸中熠熠生辉,“我也许久没去那家书铺了,也不知道那里最近又进了什么新的书籍。大嫂,我之前就在那铺子里抄过好几个孤本,等回了王府,我拿给你看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了书来,一旁的萧奕几乎插不进话,心想:这个妹妹果然很讨厌!

与老兵们道了别,几个老兵热络地把他们送出了庄子。

马车“哒哒”就进了骆越城,然后拐过几条巷子后,稳稳地停了下来。

萧奕亲自扶着南宫玥下了马车,然后萧霏也在丫鬟的搀扶下下车。

这间名叫“竹里斋”的书铺位于巷子深处,略有些偏僻,因而书铺里的客人并不多。

南宫玥和萧霏携手进了书铺,浓浓的书香、墨香迎面扑来……

萧霏目光灼热地四下看着,很快就捧起了一本蓝皮书册,看得入了神。

南宫玥估计萧霏恐怕已经忘了自己和萧奕也在这里,心里有些好笑,拉着萧奕随意地闲逛起来。如同萧霏所说,这家书铺确实有不少孤本,其中某一些还挺珍贵的,也有诗集、曲谱、书法帖……称得上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南宫玥走过好几个书架,目光突然被一本名叫《南疆本草》的书籍吸引,便拿起来翻阅了几页,不禁面露惊喜之色。

这本《南疆本草》记录的是南疆一些特有的植物,著书之人不仅是细致地画出了植株的样子,还画上了其果实、花蕊,并以文字详细地介绍了植株的外观、功用,其中有一些植株连识百草的南宫玥也是闻所未闻。

对南宫玥而言,这实在是意外的惊喜。

如果拿去送给外祖父,外祖父一定会很高兴的!

南宫玥几乎可以想象外祖父拿到这本书必然会爱不释手,想着,她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朵浅浅的笑。

萧奕一看就知道南宫玥的心意,马上命百卉叫来了老板。

那老板五十余岁,着一身简单的青色直裰,头发半白,一看就是一个读书人。

可是还没等萧奕开口,那老板就歉然地说道:“夫人,这本书乃是孤本,是不出售的。”

南宫玥早听萧霏说这家书铺的孤本是不出售的,倒也没太失望,含笑道:“老板,我听说你们这里的孤本虽然不出售,却可以在此抄录。”

老板只是一眼,就看出南宫玥和萧奕非富即贵,本来心里还有些紧张,他这种小铺子不怕遇到没钱的客人,没钱的最多也就是留着铺子帮他抄抄书作为交换,但是反倒是那些达官贵人有些麻烦,那些人大都容不得别人对他说不,动不动就以权势欺人,他不过是一点糊口的小生意,若是对方硬要强买强卖,他也无可奈何。

现在听南宫玥的口吻,就知道对方是讲理之人,老板便放下心来,道:“这位夫人,我这里确实能为客人誊写书籍,只稍稍赚一点润笔费,也允许客人在此誊写,”说着,老板露出为难之色,“只是这本《南疆本草》不止是有文字,还有图,文字好誊写,那些图却是有些麻烦,我这里的人怕是画不了。”问题在于有这本事画的人又如何会来赚那么一点润笔费。

南宫玥微微一笑,这本《南疆本草》画得如此细致传神,一看就知道著书之人功底相当不错,她也没指望能找人帮忙……

“大嫂!”萧霏不知何时闻声而来,自告奋勇地请缨道,“不如让我来帮你画图如何?”萧霏一脸期待的看着南宫玥,心想着:大嫂为她做了这么多,总算让她寻到机会为大嫂做点什么了!

南宫玥眼睛一亮,笑了。萧霏的画功自然不用说,行事又专注,有她帮着自己画,一定会事半功倍!

“霏姐儿,那我就不与你客气了。”南宫玥爽利地应下了。

“萧姑娘……”老板有些意外地看着萧霏,拱了拱手,热络地说道,“好久不见!”萧霏以前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了,老板虽然不知道萧霏的身份,却隐隐猜到她这个“萧”姓,应该是与镇南王府有些关系,许是萧氏族人吧。而且恐怕还是近支……

老板见得人也算多了,年轻时也是出去见过世面的,萧霏平日里的装扮瞧着素雅,但是看她通身的气质哪是普通人家可以教养出来,用的东西更是名贵却不张扬,就知道萧霏家里是有些根底的。

萧霏对着老板微微颔首,算是见礼:“老板,算来也有半年了吧。我去年去了一趟王都,这才刚回来……”

最近刚回来的萧家人……老板的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什么,忍不住朝萧奕看了一眼。这个青年容姿实在是太过出色,听说王府的“那一位”便是如此……

怎么可能呢!老板心里失笑,如此的大人物又怎么会来自己这小小的书铺。

“萧姑娘,”老板拱手问道,“那我为你安排你常用的那间厢房如何?”

听这口气,萧霏显然是这里抄录书籍的常客了。

萧奕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好,这个妹妹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

老板亲自领着他们去了一间雅致的厢房,又提供了笔墨纸砚、茶水点心。

于是,三人就在里面忙碌了起来,萧奕负责誊写文字,南宫玥和萧霏就负责照着画图。

三人忙碌了近两个时辰,也不过是堪堪地完成了三分之一还不到,这个进度南宫玥已经是很满意了。

她看外头太阳已经开始西下,便道:“阿奕,霏姐儿,今天就到这里吧。这书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等我们有空了,再来继续抄。”

萧奕和萧霏自然是没有异议,于是,三人很快就出了竹里斋。

扶着南宫玥上了马车,萧奕骑马随行,一路往王府的方向而去。而就在经过一条闹街的时候,突然一个惊喜的声音从斜对面传来:

“大哥!你是大哥对不对?”

萧奕勒住缰绳,循声看去,就见一个身穿锦袍的年轻公子大步从对面的踏云酒楼中走出,只见他二十余岁,明显比十七八岁的萧奕看来要年长几岁,却口口声声地叫着萧奕大哥。

这诡异的状况引来街上不少好奇的目光。

萧奕眉头一动,将眼前的这个人与记忆中的某人重叠了在一起,道:“小凡子?!”

“小凡子”眉头抽动了一下,却只能笑呵呵地点头应道:“大哥,是我!”

小凡子当然是有名有姓的,他姓于,名修凡,乃是于将军府的四公子。

他话音刚落,紧跟着又有数名年轻的华服公子自酒楼中走出,七嘴八舌地说道:

“大哥,真的是大哥!”

“大哥,我昨日就听说你回来了,没想到今儿这么巧在这里遇上你了!”

“走走走,大哥,我们请你喝酒去!”

“还是我眼睛亮,刚才在二楼的雅座里一眼就认出了大哥。”

“……”

遇到久别的旧友,萧奕的心情亦是不错,好像连他们麻雀似的声音都没那么嘈杂了。

他嘴角微勾,本来打算约他们下次再一起去喝酒,就听南宫玥柔和的声音自马车中传来:“阿奕,你去吧。我和霏姐儿先回府。”

既然南宫玥这么说了,萧奕便笑眯眯地应了,吩咐了车夫和随行护卫一声,就一夹马腹,往斜对面的酒楼而去。

马车载着南宫玥和萧霏继续踏上归程,唯有竹子留在萧奕身旁伺候。

萧奕下了马后,酒楼的小二立刻替他牵走了马儿,一众公子哥如众星拱月一般簇拥着萧奕进了踏云酒楼。萧奕正要上楼梯,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道:“小凡子,我再叫个人过来一起喝酒吧。”

“好啊!”于修凡也是个喜热闹的性子,再加上又是萧奕的意思,自然忙不迭应道,“这喝酒当然是人越多越热闹!”

另外几人也是连声附和,引来酒楼中不少酒客探究的视线。

且不说萧奕,这几个公子哥在骆越城可都是叫得上名号的人物,而且常常光顾这家踏云酒楼。不一会儿,就有人认出其中有于将军府的四公子,刘副将家的五公子,黄长史家的二公子……这一个个大都是出身骆越城的名门。

眼看着这些个平日里心高气傲的公子哥居然都围着一个形容昳丽的公子,殷勤周到得好似他的小厮一般。

这个昳丽公子到底是谁呢?不少人都暗暗地揣测着。

“竹子,”萧奕对着竹子招了招手,吩咐道,“你去田将军府里把小鹤子叫来和我们一起喝酒。”

“是,公子。”竹子领命离开了酒楼。

而众位公子一听到“小鹤子”这个称呼,一下子明白对方的身份了,都有种心有戚戚焉的感觉。

这想必是大哥在王都新收的小弟吧!

一定是这样的!

也有几位公子想得更多,前年咏阳大长公主府的傅三公子傅云鹤就曾随萧奕一起来南疆,看来他应该就是萧奕口中的这个“小鹤子”了。

他们互相看了看,气氛更加活络了,笑闹着簇拥萧奕上了楼。

于修凡本来包了二楼的一间雅座,里面已经吃得只剩残羹冷渣,他当然不能委屈了萧奕,就吩咐小二又准备了一间大点的雅座,并且又大手笔地让小二重新再上一桌酒菜,再加十坛美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