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厥词(六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你好不容易才回南疆,我们兄弟几个先敬你一杯!”

几个小厮为他们满上酒后,那些个公子都是干脆地举杯一饮而尽。

新的酒菜这才上桌没多久,傅云鹤就在竹子的带领下过来了。一进雅座,他便是豪爽地对着众人抱了抱拳,客气地笑道:“在下傅云鹤,以后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萧奕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懒洋洋地说道:“小鹤子,你今日说话怎么文绉绉的!该罚!”

傅云鹤眼珠一转,明白了萧奕的意思,立刻变得随性起来,附和道:“大哥说的是,我自罚三杯!”他豪爽地连饮三杯后将酒杯朝下。

“好酒量!好气度!”一个公子赞道,“傅兄果然是我辈中人。”

于修凡含笑道:“既然都是大哥的小弟,那就都是自家兄弟。都别客气,今日喝个尽兴!不醉不归!”

“这可不行!”傅云鹤突然扫兴地插了一句,令得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跟着,傅云鹤笑了,说道:“各位兄弟怎么灌我都没事,大哥可不能醉,如今大哥那可是有家室的人!让大嫂看到大哥醉醺醺地回去,岂不是就要怨上我们了?”

他这么一说,众人又互相看了看,露出了然的微笑。

黄二公子感慨地说道:“哎,想当初大哥是在王都成的亲,我们都没机会上门讨杯喜酒喝!”

“是啊。”刘五公子亦是惋惜不已,“本来我还想着大哥成亲的时候,陪着大哥去迎亲呢!大哥,你何时让我们见一见大嫂啊?”

他这一说,其他的公子哥也来劲了,你一言我一语地接口道:

“是啊,除了小鹤子以外,我们都还没见过大嫂呢!”

“大哥,你改日可一定要让我们见见大嫂。”

“……”

萧奕又饮了一杯酒后,笑道:“别急,我现在都回南疆了,这机会有的是,你们还怕我和你们大嫂跑了不成?”

“大哥说的是。”于修凡大笑着说,“来日方长,不着急。今日还是喝酒才是!我叫的这十坛子酒要是没喝完,谁都不许回去啊!”

几个公子立刻起哄的直叫好。

酒过三巡,众位公子虽然没有喝醉,但也都染上了几分微醺,眼神变得有些发散。

黄二公子摇着酒杯道:“大哥,你前年为我们南疆打了那么多场胜仗,还打退了南蛮子,我们几个做小弟的,那真是与有荣焉啊!”

“那是。”另一个公子打了个酒嗝道,“我们就知道大哥你出马,那一定是打得南蛮子落花流水!起初我在家里头说时,我那几个兄长还不信呢!……结果啊,哈哈,那简直就是大快人心!”他终于有一样东西比过了几位兄长,那就是他有萧奕这个大哥!连着他爹都为了这事夸了他,这可是有生以来头一遭!

刘五公子亦是附和道:“没错。我爹和几位兄长都说了,这南疆还是要大哥你在,才能主持大局。那南蛮子才不敢再轻易来犯!”说起这事,刘五公子是义愤填膺。南蛮子分明是战败之国,居然还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再次向他们南疆下战书,而镇南王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居然向百越求和?!

好几位公子也是连声应和,但是也不敢说镇南王的不是,毕竟镇南王也还是萧奕的父亲,南疆最尊贵的藩王!

就在这时,一个刚出门的蓝袍公子突然又急匆匆地回到了雅座,还小心地合上了门。于修凡一见他,不由取笑道:“阿彻,你不是说出去如厕吗?怎么这么快……”

被称为“阿彻”的蓝袍公子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压低声音道:“我刚出门,就听到有人在隔壁说大哥的闲话呢!那话说得还真大言不惭!”

那些公子都是脸色微变,刘五公子赶忙站起身来,凑到了窗边,然后对着大家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听。

雅座里静悄悄的,众人都挤在窗边侧耳倾听。

顺着微风,隔壁雅座的谈笑声传了过来,一个男音扯着嗓门用指点江山的语气道:“哼,那个镇南王世子,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成不了大气候!也就是前年运气好,让他打了几场胜仗,以致就飘飘欲然了!”

“那是!”另一个声音谄媚地说道,“镇南王世子其实也就是命好,正好会投胎罢了!哪像方兄,那是才高八斗!”

“王兄过奖了。”第一个男音,也就是那个“方兄”佯作客气道,“才高八斗不敢说,也就堪堪是学富五车吧了。”

“方兄无论是才学还是为人处世,都令兄弟我自愧不如!听说方兄过些日子就要走马上任,做那安抚副使吧?”又是第三个声音响起。

“咦?柳兄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嘛?”那位“方兄”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自得,一丝炫耀。

“以后那还要请方兄多多提携小弟几个了!”

“提携不敢说,但我的喜酒,大家伙儿总是能喝上一杯的……”

隔壁那些人来来去去地吹捧恭维,主要就是几个人在恭维那个“方兄”,很快,萧奕就听得打了个哈欠,心道:真是太没意思了。还不如继续喝酒呢!

萧奕正想招呼着大家再回去酒桌喝酒,却因为一个熟悉的称呼飘入耳朵,而临时把话又咽了回去。

“方兄要成亲了?!”只听那“王兄”惊喜地又道,“看来方兄与咱们王府大姑娘的婚事是成了?”

一听到“王府大姑娘”,一时间,众位公子都把目光看向了萧奕。哪怕是如今大家都知道萧奕和小方氏不和,那他和萧大姑娘想必关系也不会太好,但就算如此,萧大姑娘终归也是萧家人,与萧奕是嫡亲兄妹。

隔壁的“方兄”矜持地笑了:“我那表妹与我可是青梅竹马,对我痴心一片,那婚事自然是出不了什么问题的,也就是迟早的事……”

萧奕眉头一蹙,原来所谓“方兄”的“方”是那个“方”啊!

本来,隔壁那些个轻狂之语,萧奕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这世上有那么多人,自己又不是银子,哪里可能人见人爱。也就是被人嘀咕几句,就算他教训了今天这个,也教训不来其他更多个。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就说呗。

没想到这人竟然连萧霏都给扯了进来!

萧霏和臭丫头的关系那么好,若是萧霏闺誉有损,臭丫头岂不是还要为她忧心?!

哎,就算是为着臭丫头,这是他也得管上一管!

萧奕把玩着酒杯,冷声吩咐道:“给我去把隔壁那个姓方的叫过来!”

“是,世子爷。”竹子应了一声,开门出了雅座,在雅座中服侍几位公子的小厮也在主子们的示意下,跟过去了。

一干小厮人多势众,没一会儿,就押来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只见他手掌拿着一把折扇,着月白色锦袍,头戴文士巾,虽然面容还算俊逸,此刻却因为怒意有些扭曲。

“谁?!是谁想要见……”

少年见这一屋子有不少熟面孔,话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他的目光很快被众人中心的萧奕吸引,只觉得对方昳丽的容颜看来真是眼熟得紧,这不是……

“奕……奕表兄?”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方姓少年脸色一白,呆若木鸡。

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难得说些大话,居然就碰到萧奕这个混世魔王了!

以前的萧奕就是肆意而为的性子,但总算从来没闹出人命来,可是自从萧奕上过战场后,那可就大不同了,听表弟萧栾说,如今的萧奕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方姓少年暗暗地吞了下口水。

而方姓少年身后还跟来了几个他的跟班,那些个跟班本来是给他助威来的,没想到这雅座中的一人竟然是方姓少年的表兄。

奕表兄……

难道是镇南王世子萧奕?!

一想到刚才他们在雅座中大放阙词地数落镇南王世子如何纨绔如何无用,那些个跟班都是面色难看极了,心里都后悔干吗要跟过来。其中躲在最后的人已经开始悄悄地后退,后退……

此刻萧奕也认出了那方姓少年,这个少年其实是小方氏兄长的次子,名叫方世磊,也是方紫藤的同母弟弟。

不过萧奕叫方世磊过来可不是与他认亲的,萧奕指着窗户,眉头一挑,说道:“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今日之事就算了!”

方世磊和那几个跟班的脸色更为难看,看来他们刚才那番话果然是被镇南王世子听到了,哎,运气也太不好了!到底是谁什么不好挑偏偏挑了这家酒楼!

方世磊压下心中的慌乱,赔笑道:“奕表兄可真会开玩笑。……奕表兄,你是不是不认识我了?说来也是,奕表兄去了王都都六年了,前年回来的时候,我也没机会见上表兄一面,也难怪表兄不认识我了。表兄,我是方世磊啊。”

萧奕似笑非笑地缓缓道:“我再说一遍,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今日之事就算了!”

方世磊的面色更为僵硬了,心中慌乱不已。

见状,于俢凡等人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眼中都是兴味盎然。大哥果然是大哥!这个方世磊嘴巴这么贱,确实是欠教训!

刘五公子笑嘻嘻地说道:“方公子,你要是怕,可以跟我说一声,其实我帮你一把也是可以的。”

“这才二楼而已,死不了人的。”于修凡也跟着起哄,“方公子,我看你还是自己跳吧。别人推你万一下手没个轻重就不好了。”

“我也觉得小凡子说的有理。”

“……”

几位公子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风凉话,听得方世磊气得几乎是七窍生烟,却只能忍气吞声,道:“奕表兄,是我的不是……”

“哎,看来有的人就是听不进人话!”萧奕轻笑着打断了方世磊,“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我也不和你计较这个了。……算了,还是我帮你一把得了!”

“哪里需要大哥你动手!”傅云鹤笑吟吟地说道,“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好了!”

“小鹤子,我来帮你!”

刘五公子也主动请缨,两人一左一右地钳住了方世磊,只听那方世磊已经吓得满头大汗:“你们想干什么?住手!住手!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在一声尖锐的尖叫声中,方世磊从窗口掉了下去,然后只听“扑通”一声,溅起了好大的一片水花,连窗边的傅云鹤都被稍稍溅湿了衣襟。

傅云鹤拍了拍手,意犹未尽道:“真是便宜他了!”

这若非下面就是个水池,估计这方世磊这一回至少在床榻上躺半个月!

眼看着方世磊从二楼落水,他的那些跟班们忙不迭地下楼去了……

于修凡用眼神示意小厮关起门,然后又道:“扫兴的人走了,我们继续喝酒!继续喝酒!”

刘五公子立刻捧起一杯酒道:“这杯酒小弟就敬大哥勇猛还似昔年!”

“是啊。大哥虽然在王都呆了快六年,但是脾气没变,还是这么爽快!”

另外几位公子也是心又戚戚焉,想当年,他们年少不知事,以为天大地大老子最大,居然傻得去惹了大哥,结果每个人都被打扒下了。

打了几次后,这些公子哥就被打服气了,认了萧奕做大哥。

回忆往昔,众位公子还颇为感慨,一杯一杯地喝得更畅快了,傅云鹤由此听了不少萧奕往年的“英雄事迹”。

这一顿酒喝完以后,傅云鹤和那些公子已经是亲密无间,一个个勾肩搭背,仿佛认识了好些年。

这一晚,等萧奕回到王府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南宫玥早已经用过了晚膳,正斜靠在美人榻上看书,看着萧奕满身酒气的回来,忙催促他去沐浴更衣。

等萧奕带着一身湿气从净房出来后,南宫玥让他坐在梳妆台前,亲自帮他一点点地绞干头发……

萧奕一面喝着南宫玥吩咐丫鬟备的解酒汤,一面兴致勃勃地与她说着小凡子那些人,说着说着,又不禁回忆起了往昔。

听着萧奕说着他们一个个被他揍得落花流水,只能心甘情愿地认了“大哥”的往事,南宫玥不知道是该觉得好笑,还是该同情那些个公子哥。

说来,阿奕无论走到哪里,都好似孩子王呢!

南宫玥听得笑意盈盈,一双乌黑眸子仿佛嵌了无数的宝石似的,闪闪发亮。只要和阿奕在一起,哪怕只是这样闲适地叙叙家常,都让她有一种“琴瑟再御,岁月静好”的感觉。

南宫玥把手中湿了大半的白巾交给了鹊儿,然后换了一条干的白巾继续帮萧奕绞干头发。

萧奕正说到方世磊在那里大吹大擂,最后被自己让人从二楼丢了下去,然后一脸期待地等夸奖。

南宫玥好生夸了他一番,迟疑了一下,又问道:“阿奕,你说夫人是不是真的要把霏姐儿许配给那个方世磊?”既然方世磊口口声声说要请别人喝喜酒,恐怕这桩婚事并非是他凭空捏造出来的……

“不无可能。”萧奕漫不经心地答道,“她指不定是想要亲上加亲。”

“那你觉得方世磊人品如何?”南宫玥只问人品,而非才学。虽然说才学很重要,对萧霏来说,也许比旁人还要看重这一点,但是作为夫婿的人选,若是人品不好,其他的再好也是枉然!

萧奕笑了,淡淡道:“小时候,他就不是我喜欢往来的对象,现在好像也是如此。”

南宫玥明白他的意思了,就是方世磊根本就不够格当他的小弟。从王都到南疆,萧奕的那些小弟虽然都是纨绔,都不喜举业,但是本性都还不错,光明磊落。

南宫玥沉吟片刻后,道:“我得想办法查查夫人是不是真有这个意图才行……”

这方世磊必然不是良配,如果小方氏真的有这个心思,自己得尽早想想办法才是!婚姻关系女子的终身,霞姐姐已经是这样,可千万不能让霏姐儿也……

这事儿她管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