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曲解(七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用过早膳,萧奕早早就出了门,说是要去一趟田将军府,特意叮嘱了南宫玥不用去正院请安,等他回来后就带她一起逛碧霄堂。

南宫玥不置可否,笑吟吟地把他送出了门,这才对百卉说道:“我们去正院吧。”

百卉迟疑着说道:“可是世子爷说……”

南宫玥笑了,“我若不去就是我的过错……走吧。”

百卉心知自家世子妃是个有主意的,也没有再劝,便与她一同出了门。

到的时候,小方氏才刚刚用过膳。

有了昨日的经验,小方氏就猜到南宫玥定是要那“贤良淑德”之名,因而必会来与自己请安的。于是,她刻意起了一个大早,等着南宫玥过来给自己立规矩,伺候自己用膳,可是,等了又等,等到她早膳都吃完了,南宫玥这才姗姗来迟。

南宫玥向小方氏福了一礼,恭顺地说道:“见过母亲。”

小方氏实在是等得不耐烦了,见到她就没好气地说道:“郡主可算是来了啊。这都什么时辰了?”

南宫玥好生好气地说道:“母亲勿怪,儿媳来晚了。”

看来今天是萧奕不在,没人给她撑腰了,倒是乖顺了许多。

这南宫玥虽是个刁妇,但看起来还是要名声的。

要名声就好办了!

小方氏自觉自己真相了,唇角略略勾起,说道:“你知错就好了。”她脸色一暗,长嘘短叹道,“说来我不过是一个诰命被夺的妇人,世子妃一堂堂郡主,来向我晨昏定省,也真是折煞我了。”

小方氏故意这样说,若是寻常的媳妇必是会诚惶诚恐,而自己也能借机压服了她。

婆媳之间,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不趁着现在让南宫玥服帖了,以后她只会更加狂妄!

小方氏继续长叹着说道:“可惜了我们满南疆都没出过一个郡主媳妇,不然,我也能去问问该如何与郡主好生相处。”她的言下之意,若是南宫玥有什么行事不妥之处,必会让南疆上下都知道她的忤逆不孝。

这南宫氏要名声的话,就该伺候好自己,不然就让她在南疆声名尽毁!

“母亲……”

果然,就见南宫玥一脸惶恐地看着她,小方氏的唇角弯了起来,眼中露出了一丝得色,拿起茶盅抿了一口,并说道:“晨昏定省什么的,郡主其实不来也无妨。”

南宫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儿媳在王都就听闻了母亲和善之名,今日才知母亲比之传言有过之而无不及。儿媳谢母亲免了儿媳的晨昏定省。”

小方氏的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自己哪里免了她的晨昏定省,她岂能如此曲解自己的话?!

南宫玥一脸感激地看着她,继续说道:“……儿媳到底惶恐,却又不能辜负了母亲的一番好意。不如就每月的初一十五来向母妃请安吧。还望母妃不要再推脱了。”

小方氏已经说不出来话,拿着茶盅的手在不停的颤抖,似乎就快要拿不住了。

南宫玥又说道:“儿媳初来乍到,碧霄堂还乱作一团,需要儿媳打理,若母亲今日没什么事的话,可容儿媳先行告退了。”

南宫玥很自然的默认她已经答应了,说了一句,“多谢母亲。”便福了福身,带着百卉离开了。

可以想象,待她走了以后,小方氏会如何大发雷霆,不管这与她无关了。

看了一眼闷笑不已的百卉,南宫玥笑吟吟地说道:“……这晨昏定省,我若不去就是我的过错了。可是现在,母亲既然心疼我,那也不能辜负了母亲的一番好意不是?”

百卉欢喜地应道:“世子妃说得是!”

“我们回去吧,今日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呢。”

南宫玥一回到碧霄堂的屋里,鹊儿就迎了过来,屈膝行礼。

南宫玥坐下后就听她禀报道:“世子妃,奴婢已经探听过了,现在王府中主持中馈的是卫侧妃。”说着,她把手中的那几张单子递给了南宫玥,“还有这些是奴婢这两日探查到的。”

果然是卫侧妃。南宫玥微微颌首,接过了单子,只瞥了一眼,便眉头微扬。鹊儿探听的本事倒是见长,才两天的功夫就把她要的东西给备好了。

那单子上列的是碧霄堂的下人名单,按照家生子和采买的奴婢分为两大类,家生子是最为繁复的一块,尤其是那些自老镇南王起的三代世仆,与府中其他仆役的关系交错纵横,尤为耗费笔墨。而这家生子里也有部分是大方氏和小方氏自方家带来的,那就又涉及到他们在方府的亲眷了……

鹊儿在一旁不好意思地说:“世子妃,本来奴婢还想再查查他们在外头的亲属,或者有无置办产业什么的,但是……”实在是她在南疆人生地不熟,一时无处着手。

南宫玥笑道:“鹊儿,你做的已经不错了。其他的不着急,咱们一步步地来。”

得了南宫玥的夸奖,鹊儿乐滋滋地应了一声。

南宫玥沉吟片刻后,又道:“鹊儿,你去找卫侧妃,就说我们回来时带的人手不够,要些王府的家生子。”

萧奕离开南疆六年了,从前伺候他的那些人只怕也用不了了,这碧霄堂总还是需要些人干活的。

“是,世子妃。”鹊儿领命后,就轻快地小跑着走了。

南宫玥又吩咐人把安娘叫了过来。

一炷香后,鹊儿就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身穿杏黄色素面褙子的胖嬷嬷,以及一二十名着青色衣裙的小丫鬟。

那胖嬷嬷吩咐小丫鬟们在院子里等着,自己则随鹊儿一起进了堂屋拜见南宫玥。

两人屈膝行礼后,鹊儿介绍道:“世子妃,这位是冯嬷嬷,卫侧妃让冯嬷嬷带了一些人手请世子妃挑选。”

冯嬷嬷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南宫玥一眼,恭敬地说道:“世子妃,奴婢特意挑拣了其中最好的三十人带过来,还请世子妃过目,看看是中意哪些个。”

南宫玥点了点头,客气地说道:“冯嬷嬷费心了。”

南宫玥带着安娘和鹊儿一起去了院子里,打量着那些个小姑娘。

这冯嬷嬷做事还不错,从这几个小姑娘的衣着打扮来看,且不说到底能不能干,但至少一个个都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小姑娘们年纪毕竟还小,一见南宫玥过来了,就都忍不住偷偷去瞥了瞥她,想看看从王都来的世子妃到底长得是何模样。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垂首站好,低眉顺眼。

南宫玥扫了一眼后,心里大致有数了,便在鹊儿耳边悄声吩咐了几句,自己就回屋去了。

鹊儿对着那些小丫鬟清了清嗓子道:“我与你们第一次相识,也不知道你们是什么脾性,擅长什么,家里又有些什么人……现在你们一个个地与我说说,然后我再来看看能给你们安排什么差事。你们也别想蒙我,这王府里这么多人,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鹊儿让她们说这些有两个目的,一来,是要挑拣出身家背景不合适的,比如说,与小方氏那边有关系的;再者,若是这个小姑娘擅针线,总不能自己偏偏要排人家去做洒扫之类的粗活吧。

那些个小丫鬟面面相觑,某一些人的脸色有些难看,本来她们的主子还想趁着世子妃对王府还是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往碧霄堂这边塞人,看来是不会那么顺利了。但是其中那些问心无愧的,立刻便镇定了下来,一一与鹊儿说了,画眉在一旁一一记录,让丫鬟们按了手印。

最后一共挑拣了十五个人,其他的小姑娘们就让那冯嬷嬷都给领了回去。

虽说是挑好了人,但也并非是这些人现在就可以立刻在碧霄堂做事的,她们还需跟着安娘几天,把碧霄堂的规矩给学清楚了,把自己每日该做的事也理清楚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能进世子爷和世子妃的院子,平日里该在哪里干活,就乖乖地在哪里呆着。

至于,鹊儿则把刚才画眉记下来的单子拿去给南宫玥过目,南宫玥只随意地翻了一遍,也没说什么。

反正只是些粗使,王府别的不说,家生子可不少,若是不满意,随时换了便是。

就在这时,萧奕从外头回来了。

两人一同悠闲地用了午膳,丫鬟们上了消食的热茶后,南宫玥一边喝着茶,一边兴致勃勃地跟萧奕说了早晨他离开后发生的事……其中决不能漏掉的当然是她与小方氏的那一场对峙。

当听到南宫玥三言两语就让小方氏有苦说不出来,萧奕眼中笑意浓浓,放下茶盅,抱了抱拳道:“世子妃真是日渐彪悍,佩服佩服!”他本来就担心小方氏会借着每日的晨昏定省为难南宫玥,哪怕只是每日布布菜,不痛不痒,但那也够让人不痛快的。如今南宫玥化被动为主动,把每日的晨昏定省改成初一十五,这样,就算传出去,外人也挑不出错处。

“哪里哪里!”南宫玥也客气地抱了抱拳,“本世子妃会有如此功力多亏了世子爷这些年来的潜心教导。”她歪着脑袋,露出灿烂而狡黠的笑靥,就像是一只小狐狸一样。

萧奕都看傻眼了,突然一抱住她,用力亲了一口,只觉得自己的媳妇实在是太可爱,太聪明,太让人心怜了!

一旁服侍的鹊儿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心想着:现在就这样,等以后世子妃及笄了,自己的日子可该怎么过啊?

两人揉在一起亲昵了一会儿,萧奕终于放开了南宫玥,起身道:“阿玥,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件东西。”

不一会儿,他便兴致勃勃地拿来了一卷画,递给了南宫玥。

南宫玥打开一看,柳眉微挑。这哪里是一幅画,原来是一张图纸,碧霄堂的图纸,从图纸看,碧霄堂的格局便一目了然。

萧奕笑吟吟地说道:“臭丫头,我带你好好逛逛碧霄堂吧。”

萧奕一番心意,南宫玥自然明白,眼中闪过一片柔光。

两人从内院开始逛起碧霄堂来。

萧奕一边走,一边对着那张图纸与南宫玥解释。

他们住的院子旁边就是一个小花园,花园中有两头的园门一头连着王府的后院,一头连着碧霄堂。小花园其实也不小,只是比起王府后头的大花园,是小了近一半。花园中游廊迂回,假山环绕,花木葱郁,绿树成荫,还有一个小小的湖泊,湖上建了座水榭,待到夏日时,应该是乘凉的好去处。

南宫玥一边观察小花园,一边细细地看着图纸,按照图纸,小花园的前方就是小花厅,若是在此处宴客倒也还方便,用了席面后,可以到这园中赏花,也可以搭个戏台什么的……南宫玥若有所思地开始规划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