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珍藏(八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说笑间走到了一处花房前,萧奕指着那花房对南宫玥道:“阿玥,这小花园的东北角有一处花房,自从祖母过世后,花房也废了,我在想不如把这花房隔到碧霄堂中,改一改,给你做药棚,你觉得如何?”看他侃侃而谈的样子,显然来之前就早已经规划好了。

南宫玥欢喜地点头应了。萧奕明明性子疏狂,可是为了她,却总是考虑得比她自己还多……

“其实南疆的气候比王都要更适宜许多药材的生长,像昭通天麻、天南星、铁皮石斛、灯台叶……”南宫玥说来两眼发亮,满是喜悦。

萧奕含笑地看着她,两人一路说笑着沿着一条碎石幽径前行,经过三层仪门,便从内院到了碧霄堂的外院,两侧分别是世子的外书房和几间议事厅,配有耳房和茶水房;过了东仪门,地上铺着光洁整齐的青石板路,一侧是南院马棚,还有仆役居住的几排倒座房……最后是正对着东仪门的东街大门。

不用南宫玥问,萧奕已经是说得极为详细,仿佛一鼓作气地想把他所知都说出来。他还特意找了这些年看管着碧霄堂的管事嬷嬷作陪,时不时地令她补充几句。

那管事嬷嬷一路战战兢兢,脚下还有些虚浮。管事嬷嬷姓吕,是以前大方氏用过的嬷嬷,因此小方氏过门后,自然是慢慢地冷了这吕嬷嬷,等小方氏从世子妃变成了王妃,从这碧霄堂搬出去后,直接把这吕嬷嬷留在了这碧霄堂中。

这些年碧霄堂一直被闲置着,留着这里的奴婢也都是做些洒扫的,吕嬷嬷等于被打入了冷宫……这么多年了,直到现在世子爷和世子妃住了进来,她才算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只要好好服侍世子妃,她也未必不能恢复往日的风光。

南宫玥看着几十丈外的东街大门,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抹浅笑。有了这道东街大门,就代表她可自行出府办事,不需要提前请示镇南王或小方氏。这道门太重要了!

南宫玥只是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萧奕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给她抛了一个媚眼,意思是,我够能干吧?

南宫玥配合地用力点了点头。

萧奕又道:“阿玥,要跟我去宁夏居看看吗?”

“好啊!”

对于宁夏居,南宫玥是好奇的。阿奕就是在宁夏居里慢慢长大的……那里想必还留着他不少年幼时的痕迹。想着,她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两日我打算让人把我以前在宁夏居的东西都搬过来。”萧奕一边说,一边带着南宫玥拐进了一道小门,就到了王府的外院。

虽然现在是春天,但宁夏居却很是萧索,大概是因为主人长年不在的缘故吧。

这其实是一处再普通不过的院子,但是南宫玥瞅着却仿佛是熟悉极了,就像是前世曾经来过此处一样。

庭院,书房,寝居,练功房,堂屋……

南宫玥的脑海中不由浮现一个美得仿佛女娃娃一般的胖娃娃在屋子里读书,在院子里嬉戏,在练功房里练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即便满头大汗,还是坚持不懈。

她嘴角微勾,眼中莹莹生光。

萧奕疑惑地看着南宫玥,这一次,他还真是不懂她在乐些什么。不过她既然在笑,那总是好事吧?

他也跟着笑了,又道:“阿玥,我带你去库房瞧瞧……我想起来我这边也有几方端砚,正藏在我的私库里。”

年初,萧奕送了南宫穆的一方端砚,哄得岳父大人对他和颜悦色,这次拐了岳父岳母的宝贝女儿回来,他总觉着有些心虚,一直都想着有什么法子可以讨好他们,这一想,就让他想起了这几方端砚。

萧奕有些得意也有些期待,可是跟在南宫玥后方的百卉却一点也不乐观,她不看好的事世子爷的私库,按照她们之前在王都的王府的经验,世子爷的私库恐怕会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百卉和画眉无声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她们还没收拾好碧霄堂,世子爷就又给她们找了一件新活。

走在前面的萧奕却是毫无所觉,还在说着他印象中库房里还有些什么,提议也许可以挑拣些给爹娘送去。

库房的大门上了足足三道锁,每个锁上都已经积了厚厚的灰尘,竹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打开了锁。一推门,一股潮湿的霉味就扑面而来。

百卉和画眉心里叹道:果然!

库房里的光线有些昏暗,萧奕拿出一个龙眼大的夜明珠随手往边上一放,库房里一下子亮了不少。

南宫玥随意地扫了一眼,便觉得这里很有萧奕的风采,凌乱无序得很!

百卉一向沉得住气,而画眉就没那么好的功力了,那种透着无语的叹息一不小心就从眼神中透了出来。她不敢鄙视萧奕,只要退而求之地瞥了竹子一眼,看得竹子有些莫名其妙。

萧奕已经兴冲冲地跑里面去找东西了,“我记得好像放在那边了……竹子,你记得那几方端砚和墨条放哪了吗?”

主仆俩一阵翻腾,终于在一个旮旯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堆满灰尘的匣子,萧奕兴匆匆地捧到了南宫玥跟前。

匣子里不止是有几方品相上佳的端砚,还有几条墨锭,南宫玥一看就知道是松烟墨,看墨锭泛着青紫光,就知道是上上品。她不由得伸手拿起来其中一条墨锭掂了掂,又在手中转了一下,然后用指甲在墨锭上端叩了叩……

“这是超过四十年的老墨锭!”南宫玥难掩惊讶地脱口而出。

看来必然是好东西。萧奕忙道:“那就给爹和阿昕各送去一条。”

南宫玥点了点头,又拿出匣子中的端砚端详了一番,才依依不舍地放了回去,道:“霏姐儿一定也会喜欢的。”

又是萧霏……

萧奕嫌弃的心想,萧霏太讨厌了,总是缠着他的臭丫头!

也罢,臭丫头在南疆人生地不熟的,看在萧霏能陪她解解闷的份上,以后自己就少嫌弃她一些。

于是,萧奕笑呵呵地说道:“阿玥,刚才我在里面还看到几张白狐皮和貂皮,反正南疆热,也用不上,不如也都给捎到王都去吧?”

南宫玥又在库房里扫了一圈,几乎是不忍直视,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道:“你这库房还是留着让百卉鹊儿她们帮你收拾吧。”让朱兴、竹子他们来收拾,也不过就是把东西再堆到碧霄堂的库房去,没准里面还有救的东西被他们再一折腾就彻底没救了……

萧奕赶紧答应了。

库房里尘埃多,南宫玥和萧奕拿着那装着砚与墨锭的匣子就走了,百卉让竹子先锁好库房,等她们收拾好了碧霄堂,再来慢慢来理这私库。

萧奕和南宫玥又一同说说笑笑地回了碧霄堂。

一看主子们回来了,鹊儿和一个小丫鬟机灵地捧上了热茶和一碟子小点心。

不,或者说蜜饯更恰当。

南宫玥一下子就被那碟子蜜饯吸引了注意力,那应该是青梅腌渍过以后,用刻刀在梅肉上雕刻出花纹,把形状做成了一朵朵盛开的菊花,看来精致好看极了。

“阿玥,这是雕梅,你尝尝看。”萧奕殷勤地把碟子往南宫玥的方向送了送,笑吟吟地看着她。

鹊儿和百卉在一旁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也是满含笑意,这碟子雕梅是世子爷特意命她们给世子妃准备的。世子妃为了世子爷千里迢迢地从王都来到南疆,人生地不熟,可以想象接下来世子妃需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去适应南疆的生活,但世子妃才不到十五岁而已,心中又怎么可能没有惶恐,没有不安?世子妃越是表现得沉稳得体,她们这些做奴婢的,反而觉得心疼。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只要世子爷能处处想着世子妃,那她们也心安不少。

南宫玥隔着帕子捻了一颗雕梅送入口中,雕梅清香、酸甜、爽脆,吃得人一直从嘴中甜到了心窝里。

看着南宫玥笑得两眼弯弯,萧奕赶紧邀功道:“好吃吧?阿玥,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蜜饯。那时候,还有人取笑我,说我长得跟个女孩子似的,连喜欢吃的东西也跟个丫头似的……”

说着,他眸光闪了闪,似乎回忆到了过去,那时候为了这几句话可把他气坏了,如今想来却觉得好笑。

他嘴角翘起,得意洋洋地又道:“不过阿玥你放心,他虽然嘴上讨了便宜,但是在拳头上可没讨到便宜!”他虽然那时候年纪小,但是在同龄人里那也是打遍骆越城没有敌手的!

最后一句听得南宫玥不由得眼角抽动了一下,但跟着又有些好奇。

她今生第一次见到萧奕时,他已经是个少年,眉眼精致,亦男亦女,在他年纪更小的时候,他想必是长得更可爱吧?……她还真有点想看看小时候的萧奕呢!

甚至于因此,她也对这个陌生的王府有了几丝期待。

这里是阿奕长大的地方!

“阿奕,你小时候还喜欢吃什么?”南宫玥兴致勃勃地问道,心想着:干脆从明日开始一样样地吃过去好了,想必能从阿奕身上骗到不少故事听。

萧奕一听,来劲了,滔滔不绝地数起手指来:“水馓子、马打滚、鲜花饼、冬瓜蜜饯……”

这些好像都是点心,而不是正餐……南宫玥抿了抿唇,嘴角翘得高高。

两人说了会闲话后,萧奕想到了什么,道:“阿玥,明儿我可能来不及回来和你一起用午膳了,我一早要去一趟骆越城大营,见一见祖父留下的一些老将们。”说着,他表情中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期待,“那些老将都是当年跟着祖父打天下的,其中有一位辛副将,还是祖父初入军营的时候一起扛过大旗的。祖父曾经跟我说,当年他初上战场,只有一股勇猛之力,谁想被敌军的士兵从背后砍了一刀,奄奄一息。若非辛副将仗义,战后又回到了战场想寻回祖父的尸体,却发现祖父还有一丝气息,硬是把祖父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否则祖父恐怕早就一命呜呼,哪里还能成为一方藩王!”

“这么说这位辛副将岂不是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南宫玥笑着说道。

萧奕怔了怔,大笑不止,抚掌道:“阿玥,你说的是。”可不是吗?那时候,祖父还没娶了祖母,也还没有父亲,自然更没有他!

顿了一下后,萧奕继续道:“祖父也一直想提拔辛副将,不过辛副将为人胸无大志,只想闲散度日,他常与祖父说,他自认智计不如兰将军,识人不如田将军,勇猛不如祖父。人贵有自知之明,他还是当个副将就好。”

南宫玥听得入了神,这个辛副将倒是个聪明人,比起某些人凭着曾经的救命之恩,就贪得无厌,索求无度,辛副将倒是一个可结交之辈,也难怪可以和老镇南王识于微时,却多年交情不变。

“阿奕,再与我说说兰将军如何?”南宫玥想到那句“智计不如兰将军”,就对这位老将心生好奇。

见南宫玥感兴趣,萧奕亦是兴致勃勃:“其实,我小时候最喜欢听别人说的是兰将军的故事了。兰将军是十五岁弃文从武,很有些儒将的风范。祖父以前就说过,若非是前朝腐败,使得兰将军屡试不中,兰将军一气之下就弃文从武,祖父也不知道捡了个便宜。当年,兰将军偶然投到了祖父的麾下,不过那时他看着瘦弱文静,手无缚鸡之力,不少兵油子都嫌弃他无用累赘,不愿意与他同队,还是一个百夫长看着他可怜就收下了。谁知道兰将军着实有才,祖父偶然发现兰将军所在的小队死伤较之其他小队要明显要轻上不少,细细调查下,才发现兰将军。祖父提携了兰将军,而兰将军也没辜负祖父的期待,不过短短数年,人人都知道兰将军有韬略,善骑射,尤其善于观察形势,选择战机。他最为人称颂的一战就是十几年前的奇袭府中城,彼时,南蛮入侵我南疆,连拿下几城,祖父坚守骆越城,分身无术,而兰将军则带一万大军前去攻下府中城。他循序渐进,扫除外围,孤立府中城,最后趁着南疆十年未见的一场大雪,出其不意突袭府中城,一举擒获了当时的南蛮大将,那一场奇袭,可说是快,狠,准!在南疆多年都为人津津乐道。”

萧奕勾了勾唇,笑着说道:“阿玥,其实就算今日我不告诉你,过些日子你也会知道兰江军的故事。”见南宫玥面露好奇之色,他才道,“兰将军的故事委实有些像话本子了,十几年前打退南蛮子后,就有人将他的故事编成了一折戏,这些年来可是那些夫人姑娘必点的戏目。”

只不过为了戏好看,催泪,编得有些天马行空罢了。

南宫玥听得是津津有味,应和着说道:“这么说,有机会我也去听听这一出才是。”

一旁的鹊儿和画眉也听得入神,频频点头,心里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见南宫玥饶有兴致,萧奕便又捡着一些其他的往事说了,这战场上都是以命相博,其中自然也免不了不少令人悲伤的憾事,听得几人都是一时惊,一时赞,一时悲,一时叹。

也让南宫玥对这从未蒙面的老镇南王爷起了更多的崇敬之心。

跟着先帝打天下的猛将不少,唯独老镇南王成了一方藩王,显然他并非只有传言中的勇猛善战,必然也是颇有识人之明,并有审时度势之智的……

若非老镇南王早早的去了,萧奕的命运必然也会天差地别。

------题外话------

早上9点继续!

作者君这么努力了,需要月票投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