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示好(十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膳的时间,南宫玥早已吃过了,但想着萧奕不知道何时会回来,便吩咐小厨房煨着鸡汤,只需要丢把面就是一碗香喷喷热乎乎的鸡汤面了。

因此萧奕一回来,就吃上了东西。

这一来一回的,可把他给饿坏了,一鼓作气地吃了三大碗,然后才舒服地打了个饱嗝。

南宫玥好笑地看着他,给他递上了一方素雅的帕子,让他擦了擦还留着汤渍的嘴角。

萧奕又喝了一口茶漱了漱口后,才道:“阿玥,明日一早,我要和小鹤子他们去一趟开连城……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过几日就会回来了。”

他一霎不霎地看着南宫玥,心里有些内疚。其实他早计划着自己要跑一趟开连城,可是想着南宫玥才刚千里迢迢地与他来到了南疆,尚且还人生地不熟,自己就要出门……

“阿奕,你就放心去吧。”南宫玥笑眯眯地覆住了他的右手背,没有丝毫的不悦之色。萧奕身为世子,自然有他该做的事。再者,比起去年的百越之行,这一次他也不过是就近去一趟开连城罢了。

自己又不是那种娇弱得事事都要倚靠萧奕的人,她想成为的是他的后盾,他的家,而非他的障碍,他的弱点。

南宫玥毫不躲避地与他直视,微微一笑,柔声说道:“阿奕,我会在家里等你的!”

她微微的一笑仿佛在他的心湖中投下了一颗石子,泛起了阵阵涟漪,萧奕心中激荡不已,终于压抑不住地将她揽入怀中。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夫复何求!

有了他的臭丫头,他便有了妻子,有了亲人,有了知己,也有了——

牵挂!

祖父说,一个将士在战场上不可畏惧,但亦不可没有牵挂。没有牵挂,就像是一把只知道伤人的剑,有去无回。

幸好,他有了他的臭丫头……

主子们你侬我侬,而丫鬟们早就识趣地退下了。

萧奕出行要准备的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这些事,南宫玥素来是亲手做的,只让丫鬟打打下手。

次日,天还没亮,萧奕就起了身,他本想静悄悄的,但是两人睡在一个屋子里,南宫玥又睡得警醒,他又如何瞒得过她,只能心疼地看着她睡眼惺忪地起了身。

反正也不出去见客,南宫玥只梳了一个简单的纂儿,穿了一身轻便的素色衣袍,陪着萧奕一起用了早膳。

有了之前萧奕两次出远门的经验,南宫玥和丫鬟们都已经是熟手了,一切安排得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等萧奕吃完便饭,南宫玥到东仪门亲自送走了萧奕,然后又睡了一个回笼觉,直到辰时才起身。

现在不需要去小方氏那里晨昏定省了,南宫玥悠然地开始打点起碧霄堂的事务。

昨日选的那几个小丫鬟,安娘都已经带下去教规矩了,一时半刻也派不上什么用。这次他们回来时带来的人也着实少了一些,也只能暂时让她们多辛苦一下。

南宫玥交代了百卉这个月发双倍的月钱。

这个好消息一传下去,无论是他们带来的旧仆,而是原本就留守在碧霄堂看院子的下人们皆是欢喜非常,尤其是碧霄堂的下人们,他们原先对这个新主子的脾性还有些担忧,但没想到世子妃别的不说,出手还真是大方啊!这便是一个什么也比不来的大优点了!

一时间,人心大定,干起活来也卖力了许多。

虽然前两天萧奕也带着南宫玥大致在碧霄堂的四处都走了一遍,但是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因此她今日带着百卉和鹊儿又走了一遍,打算看看还有哪些地方需要重新修缮或者更换摆设。

碧霄堂已经闲置多年,自然不会有人去费心布置调整这里的摆设,像有些紫檀木家具、红木家具什么的因为保养得不错,看来比那些新家具反而更有韵味,但有一部分摆设就明显是有些陈旧了,比如宴息间的屏风,比如小花厅的一个落地花瓶不知何时瓶口缺了一个角,比如议事厅墙壁上的一幅画的画纸有些霉了……

画眉细心地把南宫玥所说都记录了一下来,这一写,居然还写满了一张单子。

南宫玥扫了一眼单子后,若有所思地说道:“我记得阿奕那个私库里应该有几扇屏风,也有些大大小小的花瓶……百卉,你待会儿和画眉跑一趟,看看有哪些东西合适就赶紧替换了。”

百卉应了一声,然后和画眉对视了一眼。世子爷的那个私库她们俩是上次也去看过的,乱得是没边了,如果要看看哪些东西可以用,那可得先把私库里的东西都清点整理一下,再造册入库。这可是不小的一个工程。

接下来,百卉、鹊儿和画眉叫上了几个她们从王都带来了婆子花了两个天功夫整理了萧奕在宁夏居的私库,该丢的就丢了,能补救的就补救一下,其他完好无损的东西都一一搬入了碧霄堂这边的库房。

几个丫鬟的速度还挺快的,没多久,南宫玥就从百卉手里拿到了私库新的账册,与之对比的是两本私库原来的旧账册,百卉她们还特意标注了哪些东西是废弃的,哪些东西又是当初忘记入册,所以多出来的。

其实册子里的那些东西中,能用在碧霄堂里的也不太多,这私库里的东西多是老镇南王给萧奕的,也有一部分是萧奕以前在南疆时攒的,但是他那会儿年纪小,攒的多是武器,文房四宝,皮毛,还有些新鲜有趣的小玩意,真正值钱的东西其实少之又少。

南宫玥看着那旧账册仿佛就看到萧奕是如何一点点地攒着自己的东西,就像是一只燕子一点点地衔着树枝然后建起自己的小窝一样,那还真是别有一种乐趣……

眼看着南宫玥时不时地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鹊儿简直怀疑世子妃在看的跟她看到的不是同一件东西,不由得和百卉面面相觑。

宁夏居这边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传到了小方氏的耳中,小方氏立刻想到对自己而言这也许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于是当镇南王来到正院来用午膳的时候,小方氏就故意问道:“王爷,妾身听说这两天世子妃在忙着整理碧霄堂,妾身就想着是不是应该开一下大库房,给碧霄堂送些东西过去?”小方氏一副慈母的姿态,仿佛事事在为萧奕和南宫玥考虑。

以小方氏对镇南王的了解,镇南王素来不会管开库房这种“小事”,自己一开口十有八九是会成的。

谁知镇南王却是面沉如水,好一会儿没说话。

小方氏不由得急了,她说得并非是漂亮的场面话,而是真的希望镇南王能够同意开王府的大库房,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有合理的借口让卫侧妃把库房的对牌交出来,至于交出来以后,还不还那就看自己的了。卫侧妃难不成还敢找自己这个正室索讨对牌?!

有了库房的先例,她自然能够一点一点的把中馈之权给要回来。

小方氏理了理思绪,一边观察着镇南王的脸色,一边柔声又道:“王爷,碧霄堂已经空了这么多年了,必然是有不少东西已经不能用了。世子和世子妃好不容易回来了,总得让他们住的舒适些,如意些。”

镇南王面色更冷,心中还在为萧奕非要去开连城的事情感到不快。

“不用管他们。”镇南王语带冷嘲地说道,“他们俩主意一向大,自有主见。我们做父母的明明是一片好意,但是这孩子不肯领情,那也只能由着他们自己去撞得头破血流了。”

小方氏怎么也没想到镇南王竟然会是如此的反应,眼角抽动了一下。但如此大好机会,让她放弃她实在是不甘心啊。

“王爷,世子年纪小……”

“这都十八了,不小了!”镇南王冷声打断了小方氏,“夫人,本王知道你对那逆子一向是一片慈爱之心,事事想着他。可是那逆子是如何对你的,你也看到了,俗话说:‘生恩哪有养恩大’,但那逆子根本不把你养育他的一番心血记在心头,如此不孝不悌,哪里值得你再为他操心!以后碧霄堂那边的事,夫人还是少管,就让他和世子妃自己过他们的日子……等到吃了苦头,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镇南王滔滔不绝地说着,让小方氏几乎是插不上话,有苦说不出来。

或者说,小方氏又还能说什么呢?

她只能不甘心地暂且放弃了这个计划,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她就不信了,她夺不回王府的中馈!

在小方氏心有不甘的同时,还在整理中的碧霄堂里也迎来了一位访客。

这还是重开了碧霄堂后,除了萧霏以外,王府里第一个过来拜访的。

当听到鹊儿禀报说卫侧妃求见的时候,南宫玥眉梢微挑,不禁笑了。

侧妃卫氏的来历,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她却是再清楚不过的。虽然是萧奕给了卫氏一个“机会”,但这个女子能够从一个“瘦马”变成二品的镇南王侧妃,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南宫玥理了理衣装,起身道:“请卫侧妃去东次间吧。”

“是,世子妃。”鹊儿领命而去。

南宫玥到东次间的时候,卫氏正坐在一把圈椅上,她手上还抱着一个两三岁左右,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正是镇南王府的五姑娘萧容玉。

卫氏穿了一件月白色对襟织暗花纱裳,乌黑的青丝绾了个牡丹髻,头上只插了一支白玉钗,看来清丽动人,似一汪春水般。若非她梳着妇人的发饰,倒更像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也难怪这几年来可以牢牢抓住镇南王的心,掌了王府的中馈大权。

南宫玥还未走到近前,卫氏就把萧容玉放了下来,站起身,优雅得体地屈膝福了一福:“世子妃。”

南宫玥也笑盈盈地还礼。

萧容玉学着卫氏的样子,以不甚标准的动作福了福身,奶气奶气地喊着,“大嫂嫂好。”小姑娘本就生得圆润可爱,这个年纪走路还不是很稳,福身的动作更是有些摇摇晃晃的,让南宫玥的眼中不禁染上了一丝笑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玉姐儿好。”

南宫玥注意到萧容玉的脖子上正挂着上次她给的金锁片,顿时对卫氏的来意心知肚明。

两人分主客坐下,南宫玥命丫鬟去取些容易克化的糕点。

这时,卫氏含笑着说道:“世子妃,我本该早点过来问安,只是想着世子妃从王都千里而来,一来旅途劳顿,二来这些天想必是要收拾收拾东西,就不过来给世子妃添乱了。”

南宫玥也是微微一笑,客气地说道:“卫侧妃有心了。”

卫氏环顾四周,殷勤地赞道:“世子妃果然是心灵手巧,这碧霄堂之前还空落落的,冷清廖寂得很,如今被世子妃这么一布置,这么雅致清幽,我倒是快不认得了。”

南宫玥这才刚整理了七七八八,东次间其实跟原来也差不多,不过是在角落的高脚案几上放上了几个花瓶,插上了几枝开得正艳的茶花……可是在卫氏嘴里,倒好像是南宫玥把这屋子重新给粉刷了一遍,换掉了所有的家具重新布置了一番似的。

南宫玥柳眉微微一动,含笑不语。

丫鬟们上了两碟糕点,南宫玥亲手拿了小小的一块,递给了萧容玉,“玉姐儿,尝尝这个。”

萧容玉笑得天真烂漫,她扭头看了一眼卫氏,见卫氏冲她点头,才伸手接过糕点,嫩生生地说道:“谢谢大嫂嫂。”

卫氏一直在注意着南宫玥,见她看着萧容玉的眼神里透着温柔,不由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世子妃还是个容易相处的。

卫氏一开始是有些担心,担心万一世子妃真像夫人说得那样刁钻刻薄,那就麻烦了。

但卫氏也没办法,她自知身份,现在虽有镇南王的宠爱,可是她毕竟一无家世,二无倚靠,又是那样的出身,万一日后失了宠,她和女儿在小方氏的手底下,恐怕也过不了什么好日子。

她唯有站在世子这一边,才有活路。

卫氏带着萧容玉过来,也是为了向南宫玥示好。她心想着,世子妃嫁进来也快两年了,这个年纪的新妇多是喜爱小孩子的,若是玉姐儿能得世子妃一两分的欢喜那是最好的。

眼看着南宫玥对萧容玉和颜悦色,卫氏的脸上的笑意也真诚了几分。

“世子妃。”卫氏笑着说道,“世子妃,妾听闻您自幼生活在北方,北边儿的口味和咱们南疆还是大不同的,也不知这些日子王府的膳食您用得可还好?”

南宫玥笑了笑,不置可否。

从来了镇南王府后,每日的三餐都是大厨房送过来的,一道道菜全都按份例来,倒也做得细致,没有什么偷工减料之举。南宫玥其实早就让人把碧霄堂里的小厨房开了,偶尔让从王都带来的厨娘开个小灶,但这用度却不能走公中,只能碧霄堂自己支。

南宫玥并不在意这些微不足道的花费,不过,对于卫氏的言下之意倒是猜到了七八分。

果然,就听卫氏继续笑着说道:“……妾本想寻个从北边儿来的厨子,可一时半会儿的也寻不到。世子妃初来乍到,总不能让您用些不合口味的膳食,便想着,若世子妃有带厨娘随行,是否可以劳烦世子妃辛苦一下开个小厨房,当然一切用度都从公中出。”

口味暂且不提,总是从王府的大厨房里传膳到底不便,南宫玥本就打算着等过些日子寻个机会提出碧霄堂的日常用度与王府公中分开。现在卫侧妃先一步提了开小厨房的事,南宫玥自然不会拒绝,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道:“我确实有些用不惯南边儿的菜……那就多谢卫侧妃好意了。”

卫氏的笑意又深了一分,忙道:“世子妃客气了。若妾有不周之处,还望世子妃海涵。”

南宫玥唇边含笑,说道,“我看着玉姐儿好生可爱,卫侧妃以后带她多来我这儿走走。”

卫氏大喜,“那是自然!能有您这个嫂嫂疼她,是玉姐儿的福气。”

卫氏知她还忙着整理碧霄堂,也没多留,又寒暄着说了几句话,就带萧容玉告辞了。

等她走后,画眉笑吟吟地说道:“世子妃,那奴婢就去让小厨房拟明日的菜单了。”

这些日子,世子妃用膳用得不多,都瘦了!得让小厨房好好做些拿手菜去!

------题外话------

16点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