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不降(十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世子爷!”

“世子爷来了!”

“太好了,世子爷来了,一切就都好了!”

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一声比一声响亮,城门口热闹得仿佛是煮沸的热水般沸腾了起来。

萧奕在跋涉了几日后,终于抵达了开连城。

离城门有十几丈的时候,骑在马上的萧奕、傅云鹤等一行人都不自觉得缓下了马速,诧异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开连城的北城门外,一看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无数百姓聚集在了城门口,一个个都在挥着双臂欢迎萧奕的到来。

而站在这些百姓前方的正是如今开连城的守备——程昱。

一年多不见,程昱看来清减了一些,但是整个人却散发出一种精气神,自信沉着,精神奕奕,仿佛是一个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如今终于找到了归宿。

程昱上前一步,恭敬地对着萧奕俯身作揖:“见过世子爷。”

这时,周围的百姓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也学着程昱的样子俯身作揖,他们的姿势虽然都有些生疏别扭,但是表情眼神都是那么恭敬赤诚。

萧奕利落地从马上跳了下来,扶了程昱一把:“不必多礼。”然后朗声对着后方的百姓亦是道,“大家都勿须多礼!”

借着相扶的姿势,萧奕暗暗地对着程昱微微扬眉,仿佛在问:这算是什么场面?

程昱无奈地笑了笑,本来他只是打算率领守备府的几个亲信来城门迎接萧奕,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消息不知怎么地走漏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等他算好时间来城门相迎的时候,就发现这里早已经是人头攒动。

百姓们来城门相迎世子爷那也是一片赤诚之心,他作为开连城的守备总不能给他们浇一桶冷水,把他们赶回去吧?

事实上,当看到这些百姓自发地聚集在此的时候,最高兴的人莫过于程昱。这不仅仅代表着世子爷被开连城的百姓们认可了,也代表着自己这一年多的努力没有白费。他替世子爷守好了府中、开连这两城,只有他们这些一直跟随在世子爷身旁的人才知道这一步走得有多艰辛!

这时,后方一个人高马大的大汉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扯着嗓子高喊起来:“世子爷,请恕小的失礼,小的代表我开连城所有的百姓向世子爷请命!世子爷,不能对着南蛮子开放开连城啊!”说完,那大汉一头重重地磕在了布满细小砂石的地面上,他卑微地伏在地上不肯起来。

他的行为仿佛是一滴水滴入了热油中,噼里啪啦地炸开了锅。

紧跟着,后方的百姓也一个个地跪在了地上,七嘴八舌地说道:

“是啊,世子爷,决不能开放开连城!”

“南蛮子杀我同胞,毁了我们的家园,狼子野心,决不能相信他们啊!”

“世子爷,请您一定要为我们开连城做主啊!”

“……”

百姓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上一次的百越之战已经过去一年了,好不容易曾经血淋淋的伤痕开始渐渐结疤,却不想镇南王一道命令又硬生生地将他们结痂的伤疤再次狠狠地撕裂了开来,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

回想去死在南蛮子手中的亲人、友人、同胞,这些百姓仿佛又被人捅了一刀,痛彻心扉。

当初就是镇南王下令开放开连、府中两城和百越通商,才会引狼入室,如今遭受了重创的南疆还在休养生息,可是镇南王却想再次对百越大开方便之门!

如果这一次南蛮子又是借口行商,却暗地里派军队潜入南疆,然后挥起屠刀呢?

想到如今在城中的百越使臣,百姓们越发惶恐,只觉得如芒刺背,一个个都伏在了地上。

一个青年撕心裂肺地大喊道:“世子爷,如果您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

看着这些群情激愤的百姓,萧奕身旁的傅云鹤不禁也被感染了这种情绪,热血沸腾起来。他真想把那个镇南王拉来这里也看看、听听这些百姓的心声。哎,也不知道大哥的爹脑子是不是进水了?竟然会相信百越那种毫无诚信的蛮夷!

萧奕和程昱无奈地对视了一眼,然后程昱转身面朝这些百姓,朗声道:“大家请静一下,请听我一言!”

四周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匍匐在地上的百姓微微抬眼,露出沾染了尘埃的青紫额头。

程昱清了清嗓子后,继续道:“大家都请放心!既然世子爷回来主持大局,我们开连城绝对不会再向南蛮开放,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百姓们精神一振,目光炯炯地朝萧奕看去。

萧奕含笑看着众人,那清浅却坚定的笑容仿佛带着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他缓缓地突出四个字——

“宁战不降!”

这四个字重重地锤击在那些百姓的心头,他们直愣愣地盯着萧奕,然后一朵朵灿烂的笑花在他们的脸上绽放起来,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出口喊道:“宁战不降。”

“宁战不降!”

所有人都齐声地喊起了这个口号,喊声震天,到后来,就连傅云鹤也挥着拳头和他们一起高呼起来。

萧奕再次高声道:“大家都起来吧。”

百姓们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还在兴奋地交头接耳着:

“太好了,有世子爷在,一定能把南蛮赶出去。”

“俺得赶紧回家告诉俺婆娘去!”

“是啊是啊!我本来都想着是不是应该搬到骆越城去比较安全一点。”

“幸好现在开连城是世子爷管着,我们就都放心吧!”

“世子爷真是有老王爷的风采啊……”

“……”

几千年来,老百姓都有一种英雄崇拜情结,崇拜女娲开天地,崇拜神农尝百草,崇拜大禹治水……崇拜那些在战乱中揭竿而起保护他们的那个英雄。

在南疆,他们十几年前的英雄是老镇南王,而现在,则变成了镇南王世子萧奕。

萧奕带领南疆大军击退了南蛮大军,夺回沦陷的南疆诸城,救南疆百姓于水火之间,扬大裕之国威于四方蛮夷!

整个大裕,其他地方的百姓也许也曾听说过镇南王世子打退百越的累累战绩,也许会称颂几句,但是他们不可能像南疆的百姓有那么深刻的体会,在这些百姓的眼里,远在天边的皇帝老儿,哪有近在身边的世子爷可靠!

只要有世子爷在,他们就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放下心来的百姓们都是容光焕发,眼神中有尊敬、有崇拜、有信任、有钦佩……

看着这些百姓们信赖的眼神,傅云鹤也觉得与有荣焉,满面放光地挺起胸,扬起下巴,心里只觉得自己跟着大哥真是再明智不过了!嘿嘿嘿,等他回了骆越城,就赶紧跟阿柏和田连赫他们写一封信炫耀炫耀去……

想着,他脑海中仿佛浮现了他们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心中越发满足了。

在百姓们的夹道相迎中,萧奕一行人终于进了开连城,一部分百姓散去了,还有一部分百姓还是跟在萧奕、程昱他们身后,一直送到了守备府,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了……

进了守备府后,萧奕吩咐傅云鹤他们先去安顿,自己则和程昱一起去书房中密谈,只留下竹子在书房看守。

程昱恭请萧奕在主位上坐下后,自己隔着书案也坐了下来。

跟着,程昱便说起了如今开连城的状况,两个月前,百越向镇南王要求开放开连城,镇南王允了,但程昱却没有从命,一直闭城门不开。镇南王虽然不悦,却一时拿程昱莫可奈何。一直到半个月前,百越新王努哈尔派了使臣过来开连城……

萧奕的食指在书案上点动了几下,闲适地问道:“百越派了几个使臣过来?现在何在?”

“世子爷,百越这次只派了一个名叫竺丹的使臣过来,随行十二名护卫。现在竺丹正暂时住在守备府的客房里。他倒也安分,来了开连城后,也没敢出门。”程昱回道,语气中透着一丝讽刺。

这百越人若是敢明目张胆在开连城走动,不夸张地说,那必然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萧奕亦是勾唇,“程昱,我们去会会那个使臣吧。”

“是,世子爷。”

由程昱带路,两人又一路往着东厢而去,程昱专门在东厢挑了一个偏僻安静的小院子安置百越使臣。

萧奕一进守备府,那叫竺丹的使臣就从下人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早就是翘首以待做好了准备。因此萧奕一过来,就看到了一个白面无须的使臣亲自在院门口相迎。

“见过萧世子。”

竺丹恭敬地对着萧奕俯身作揖,毕恭毕敬。

“使臣免礼。”萧奕淡淡道,三人进了院子。

接下来他们要谈的事,事关重大,决不可泄露分毫,所以程昱立刻吩咐了几个亲信守在了院子口。

堂屋的门一关上,竺丹的脸上便多了几分谄媚,殷勤地请萧奕坐下,然后用流利的大裕奉承道:“吾这次来大裕前,吾王特意命吾向世子问安!世子爷离开芮江城后,吾王就甚为惦记,如今看来世子风采依旧,不,是更胜从前啊。”

会被努哈尔派来大裕的使臣自然是他的心腹亲信,从他言语之间,很明显可以听出他对萧奕和努哈尔之间的主从关系知之甚详!

萧奕似笑非笑地看着竺丹,古语说,远到是客,但是对他以致整个南疆来说,南蛮子可称不上是“客”,所以他也没虚伪地请对方坐下,直接道:“竺丹,本世子要你带一句话努哈尔。”他不客气地直呼其名。

竺丹只能赔笑,点头哈腰道:“世子爷还请随意吩咐便是,吾王说了,世子爷若是有什么吩咐,就算让吾上刀山下油锅,吾亦不能辞……”

萧奕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想听这番漂亮的空话,漫不经心道:“本世子要努哈尔做一件事……”

竺丹不敢出声,俯首恭敬地倾听着。

一个时辰后,一众百越使臣灰溜溜地离开了开连城的事,像长了翅膀似的转瞬就传遍了整个开连城。

黄昏的街道上、酒楼中、宅子里、茶棚里……开连城的每一个角落都在热烈地讨论着此事。

“世子爷的威名果然是让百越人闻风丧胆啊!”一个大汉拍着桌子霍地站起身来。

“没错,南蛮子果然是鼠辈耳!”一个头戴方巾的书生摇着折扇道,“世子爷才一到,使臣就给吓得落荒而逃!”

“这真是快意啊!”另一个布衣青年也是高声附和,“世子爷真是英明神武,言出必行。”

“就是就是。”一个中年妇人找到机会插嘴道,“我听说今早在南城门,数百人向世子爷请命呢!世子爷当场就做下保证……”她故意停顿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道,“宁、战、不、降!”

“宁战不降!”

其他人也喃喃地念道,那书生目露崇敬,朝守备府的方向看去,再一次念道:“宁战不降!”

“有如此世子爷,实在是南疆之幸啊!”

不知道是谁叹息着说了一声,这一句仿佛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太阳渐渐西下,日落月升,一夜眨眼过去,当第一颗启明星升起的时候,百姓们还大多在睡梦中,而军营已经苏醒了。

数千名身着一式玄甲的士兵们已经整齐地站在了操练场上,黎明的阳光柔和地洒在他们身上,给他们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士兵们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一动不动地站立着,哪怕没有收到任何的指示,哪怕这里只有他们,根本没有一名将领……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道将领打扮的高大身形大步朝这边走来,其中最醒目的便是一个身穿银白铠甲的昳丽青年,他一头乌发以银色镂花小冠束得高高,乌黑的头发与那银白色的铠甲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的容貌俊美得连女子都要自惭,却不露一丝阴柔之色,步履生风,浑身释放出一种凌厉的气息,就像是一把宝剑,虽然未出鞘,却已经露出锋芒,让人不敢小觑。

这数千道目光一瞬间,都集中在这个青年的身上,神色中掩不住的惊喜。

世子爷!

没想到竟然是世子爷亲自来看他们练兵了!

一瞬间,众士兵心头仿佛涌入了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一瞬间精神百倍起来。

当萧奕在他们正前方的高台立定时,几乎同一时刻,数千名的玄甲兵都单膝跪了下去,抱拳行礼,发出如震天的喊声:“见过世子爷!”

数千人同时屈膝矮了一截,场面壮观极了,那喊声更是整齐得仿佛同一人发出,重重地锤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跟随在萧奕身旁的姚良航看着众士兵高昂的表情,也不由得受到了感染,心中激荡起伏。

这过去的一年好像如此短暂,转瞬而去,又好像如此漫长,发生了太多太多……

总算,否极泰来,世子爷终于能够名正言顺地回南疆了!

姚良航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直到此刻,才有一种真实的感觉,心头酣畅淋漓,目光灼灼地看着萧奕。

世子爷回来了,他们玄甲军出头的日子指日可待!

萧奕环视着这一众玄甲军,含笑抬了抬手,朗声道:“大家都起来吧!”

“谢世子爷!”数千人的声音再一次交叠着响起,然后又站了起来。

跟着,手执令旗的姚良航上前一步,拔高嗓门道:“众位将士!”

“在!”士兵们抱拳应道。

“今日世子爷来检阅我们玄甲军,大家是不是应该让世子爷好好看看我们这一年的努力?看看我们这一年付出的血汗?”

“是!”士兵们一个个嘶吼道,仿佛想把他们的心意通过这声声呐喊中传递出去。

下一瞬,随着姚良航将令旗一挥,士兵们喊声如雷,整齐划一:

挥拳,雄风飒飒!

踢腿,虎虎生威!

拔刀,杀气腾腾!

声势浩浩荡荡,呐喊声响彻云霄,连绵不绝得好似天际的雷鸣一般。

姚良航热血沸腾,挥动令旗的动作更为利落飒爽,每一下都挥得呼呼作响,似乎连空气都为之震动……

在场每个人的心中,从士兵到将领到世子萧奕,都生出一阵激荡,泛起一圈圈涟漪。

初日在那声声呐喊中缓缓升起,如此的鲜艳,如此的耀眼,如此的夺人心魄,仿佛预示着南疆如旭日初升般,充满了新的希望……

------题外话------

十二更是在19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