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新生(十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骆越城的镇南王府里,南宫玥在兴致勃勃地收拾了几日后,碧霄堂终于焕然一新,萧奕私库里的东西到底还是陈旧了一些,碧霄堂显得空空荡荡的,实在不太雅观,南宫玥斟酌了一下,便让人去打听一下南疆的铺子,打算采买一些。

不管怎么样,好歹还是稍稍清闲了下来,想到那本还没抄完的《南疆百草》,南宫玥兴致勃勃地拉上萧霏去了竹里斋。

有了碧霄堂的仪门,她出入实在方便的很。

每日去几个时辰,也就短短四五天的工夫,就已经誊写好了。

南宫玥让老板把这本亲手所抄的《南疆百草》装订一新,就和萧霏一起去了外祖父林净尘暂住的宅子。

林净尘是三日前刚进骆越城的,南宫玥特意选了今日才去,就是为了带上这份礼物。

萧奕的这个院子虽只有两进,但避开闹市,位置很是清幽,南宫玥一看就知道外祖父必然会喜欢的。

当南宫玥和萧霏来到林净尘暂住的宅子时,一眼就见一人正在院子里晒药,林净尘安居之处总是散发着浓浓的药香味。

南宫玥和萧霏都怔了怔,两人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霞姐姐?”

正背对着他们俯身晒药的韩绮霞闻言转过身来,只见她着一身简单的青色衣裙,长长的青丝梳成了简单的麻花辫,额头上已经是香汗淋漓,连那如玉的肌肤都快晒成了蜜色。

虽然现在不过是四月中,可是南疆的天气却比王都六月的时候还要灼热,强烈刺眼的阳光明晃晃地洒在了院子里,洒在了韩绮霞的肌肤上,让她的肌肤上翻出红润健康的光泽。

“玥妹妹!霏妹妹!”韩绮霞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急忙迎了上来。

看着现在的韩绮霞,南宫玥说不出的滋味,齐王府的大姑娘,曾经称得上金枝玉叶,可是现在却穿得比一个丫鬟还不如……先帝若是还在世,看到自己的孙女竟然落到如此的境地,又会是作何想法?

可是——

韩绮霞明显不在意,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靥,双目炯炯有神。这是南宫玥以前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的,仿佛卸下了曾经束缚在身上的枷锁,变成了另一个人。

韩绮霞显然看出了南宫玥和萧霏她们眼中的复杂,摸了摸自己的脸,不以为意地玩笑道:“玥妹妹,霏妹妹,你们不会是不认识我了吧?也是,这些天我都随着外祖父一起上山采药、晒药,都晒黑了,还精瘦了不少……”

初到南疆的时候,韩绮霞也曾不习惯过,在旅途中,一开始因为疲惫,每一夜都睡得极沉,可是后来,她就连着好几夜地睡不着,后来还是林净尘似乎看了出来,可是他没有给她开什么安神茶,也没有直接带她进骆越城,而是领着她上山采了会儿药草,又去了萧奕说的那个小集市。

那一天,她出了一身汗,回来就睡了一场好觉,一夜无梦,直到天明。

那之后,韩绮霞就天天与林净尘一起,练五禽戏,采药,晒药,炮制药材,去市集,去药铺……她的装扮也一天比一天简练,举止也一天比一天随意,笑容也一天比一天灿烂……

忽然间,她明白自己想做什么了!

现在,她想随着外祖父学医,至于以后,船到桥头自然直!

韩绮霞从容地看着南宫玥和萧霏,笑容温和淡然,宁静致远。

南宫玥和萧霏也笑了,对韩绮霞的担忧总算是放下了一些。只要韩绮霞能想通,日子总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玥儿!”这时,一个身着灰色直裰的人从屋子的右侧走向前院,笑容爽朗地看着她们,说道,“你和霏姐儿莫不是也来帮我晒药的?”

南宫玥与萧霏相视一笑,后者忙请缨道:“外祖父,您教我吧!”

“外祖父,”南宫玥笑吟吟地看了萧霏一眼,语气中带着撒娇地说道,“我和霏姐儿还给您准备了一分礼物……”她一个眼神示意,百卉便取出南宫玥和萧霏这些日子好不容易才誊写好的《南疆本草》。

林净尘这一打开就是双目灼灼,一页接着一页地看得入了神,嘴里喃喃道:“这个药草我昨日好像在山上见过,原来它是……”

看他那全神贯注的样子,很显然早已经把在场的其他人给忘了。

南宫玥好笑的与韩绮霞交换了一个眼神,韩绮霞跟着林净尘这些日子,也早就习惯他的这种性子了。

“霏姐儿,”南宫玥撩起袖子,笑着对萧霏道,“我们来帮外祖父晒这半夏和藿香……”说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朝四周看了一圈,院子里的药箩、药筐里还放着香茹、柴胡、陈皮、杏仁……

“霞姐姐,外祖父可是在配解暑热的成药吗?”南宫玥看着那些药草,若有所思地问。

韩绮霞眼中露出佩服之色,心想:自己的医术哪怕是能达到玥妹妹一半的程度,想必将来也受用无穷了。

“玥妹妹你说的不错。”韩绮霞点头说道,“听人说今年的南疆比往年还热的快,前些日子,我和外祖父去城外采药时就遇到了好些个险些中暑的路人。外祖父就想着可以制一些方便随身携带的药丸,一方面放到官道边的凉茶棚里寄售,另一方面也可以拿一些去和集市里的药农以物换物。”

南宫玥第一次来南疆,对南疆的气候变化并有太大的感觉,虽然知道最近热得厉害,但也只以为南疆的天气本来就是如此。而萧霏自小在南疆长大,听韩绮霞这么一说,倒是若有所思。

“玥儿,霏姐儿,”这时,林净尘总算从那本《南疆本草》中回过神来,赞道,“你们这份礼物实在是价值千金啊!”他留恋地又翻了几页。

“外祖父,您喜欢就好。”

南宫玥和萧霏相视一笑,这送礼端看是不是对方的心头好,这本《南疆本草》也不知道在竹里斋里堆了多少年的灰尘,若是南宫玥一直不去,那它就是明珠蒙尘,也不知道还会被埋没多久,或者说有一天变作一叠废纸。也亏得这竹里斋的老板是个爱书之人,把各种类型的书都珍藏了起来。

林净尘终于合上了书册,又道:“玥儿,这本《南疆本草》你也用的上,不如这样,你先借我几日,等我誊写好了,再送还给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着后面的百卉、鹊儿她们都是笑意盈盈,鹊儿按捺不住地插嘴道:“林老太爷,我家世子妃和大姑娘已经在誊写第二份了。”这《南疆本草》虽只是薄薄的一本,却还真是花了南宫玥和萧霏不少工夫,尤其,这书涉及药草,可一点也不能出错,连着鹊儿百卉都帮忙校对了好几遍,以求万无一失。

誊写?林净尘想到了什么,急忙又翻开看了一眼,墨迹犹新,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南宫玥和萧霏特意为他誊写的书册。两个小丫头的心意让林净尘感动不已。

南宫玥干脆与林净尘说起了竹里斋的事,听得林净尘也饶有兴趣,问清了地点后,也说哪天要去那里看看,没准还能淘到什么有用的医书。

想着丫头们如此费心,林净尘决定投桃报李一番,笑着又道:“玥儿,霏姐儿,今日你们都留下我在这里用午膳吧。让你们尝尝外祖父的手艺!”

南宫玥笑着说道:“霏姐儿,你可算有口福了,外祖父的厨艺那可是一绝,平日里可不是轻易出手的。”

一说起来,前世不少与外祖父的回忆便在南宫玥脑海中快速地闪过,脸上浮现些许留恋与感慨。

而林净尘只以为是林氏告诉南宫玥的,笑道:“玥儿,你就别替外祖父王婆卖瓜了!”

一时间,众人脸上都笑开了,清脆的笑声回荡在院子里,连那阳光都仿佛变得更为明媚了。

接下来,林净尘跑去厨房下厨,韩绮霞则随着去给他打下手了。看她那架势,很显然,这些日子来,她跟着林净尘学习的还不仅仅是医术而已!

至于这庭院中的药材,林净尘放心地交给南宫玥负责了,南宫玥带着萧霏和丫鬟们忙的热火朝天。

对于萧霏而言,虽然是有些辛苦,但平日里她总是窝在书房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从来没有体会过像现在这样的挥汗如雨。

唔,其实还是挺不错的!

阳光底下,萧霏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充满了愉悦的气息。

等到她们这边完工的时候,林净尘那边的午膳也差不多备好了,这一顿饭配上些许果酒吃得众人很是尽兴,满桌的菜都被一扫而空。

午膳后,南宫玥提出了告辞。

这个时辰,太阳似乎变得更刺眼更灼热了,仿佛提前进入了夏季。

百卉见外面日头大,特意命小丫鬟取来两把纸伞替主子们遮阳,心里有些担忧:现在才四月中都这么热了,南疆的六七月会热成什么样子啊。世子妃习惯了王都的天气,也不知道会不会不适应……

“外祖父。”这时,萧霏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知道您可否给霏儿写一张消暑气的凉茶方子?”虽然萧霏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想必是有些大材小用了,但是她心想着外祖父既然是天下第一神医,想必连凉茶的方子也一定是比别人的要好。

对林净尘而言,这不过是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自然是应了。

一盏茶后,萧霏便揣着凉茶方子和南宫玥一起回府了,还和韩绮霞约了下回来找她下棋。

林净尘的居所与王府不算远,不到两炷香功夫,他们便回到了镇南王府,他们的车马既然是从王府的东街大门出去的,因此也照旧从东街大门回去了,只是委屈萧霏只能在碧霄堂里绕点弯路再回月碧居。

萧霏回到月碧居后,便吩咐桃夭去把月碧居的管事嬷嬷给叫来。

萧霏平日里很少主动找管事嬷嬷,桃夭心里有些奇怪,但还是立刻就去了。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余岁、身穿半新不旧的丁香色杭绸褙子的妇人便随桃夭进了小书房,恭敬地对着萧霏请安:“见过大姑娘。”

“郑嬷嬷,”萧霏放下手中的凉茶方子,朝对方看去,“我要支一百两银子。”

那郑嬷嬷怔了怔,这月碧居的奴婢们都知道大姑娘素来觉得这金银什么的乃是俗物,向来不沾。平日里一向闷头于琴棋书画,颇有几分不识人间烟火的味道。就算是要买书买笔什么的,也是桃夭找自己领的银子,怎么今儿姑娘就突然问自己要起这么多银子来,莫不是……

郑嬷嬷的心跳漏了一拍,但立刻对自己说,别自己吓自己了。

------题外话------

下一章在21:0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