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牵线(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子妃。”

南宫玥正感慨之际,鹊儿过来禀报道,“大姑娘来了。”

对南宫玥来说,萧霏不是外人,就直接让鹊儿把她引来了小书房。

萧霏一进屋,南宫玥便觉得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仿佛在这一日间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只要是好的变化,那就好!自己应该为霏姐儿感到高兴才是。

南宫玥看着她,嘴角微勾,正想招呼萧霏坐下,却见萧霏走到近前,端正地对自己福了福身,明明是和平日一样的动作,可是南宫玥却从中体会出一丝郑重其事的感觉。

“大嫂,谢谢你。”萧霏神色专注地看着南宫玥,眼眸清澈如一汪山间的清泉,“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教导。”

这一刻,萧霏心如明镜。

她以前什么都不懂,真是埋头于自己的世界之中,如果不是在王都遇到大嫂,以后自己恐怕也还是跟以前一样,不会懂这么多人情事故,不会认识像韩绮霞、傅云雁她们,不会知道过去的自己是那么狭隘,那么自以为是……

南宫玥错愕了一瞬,感觉鼻头有些发酸,心中淌过一股暖流。

因为萧霏是萧奕的妹妹,也因为她觉得萧霏本性纯良,所以她一直细心地引导她,为此费了不少神。她做这些,不是为了萧霏的回报,也不是奢望萧霏能感激她……

只是,当别人能体会到她的付出与她的好意时,还是让南宫玥心中激荡不已。

霏姐儿又一次令她意外了!

南宫玥的眼眸有些湿润,她微微垂眸,定了定神,然后故作轻快地笑了:“霏姐儿,你再这么客气,我可要找你收束脩了!”

束脩是学生给老师赠礼,南宫玥这么说自然是调侃之意。

她说者无心,萧霏却是听者有意,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大嫂对她而言确实是亦师亦友,这么说来……

南宫玥一看萧霏的表情,就知道她的心思转到哪儿去了。她在书案上扫了一圈,灵机一动,对着萧霏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一些。

“霏姐儿,你来的正好。”南宫玥神秘地笑了笑,“我刚刚正在看最近新得的一曲残谱。”这是她前两日从萧奕的私库里挖出来的一件好东西。

南宫玥从一旁的一册琴谱中取出一沓发黄的纸张递给萧霏看,一根筋的萧霏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目光灼灼地看着那残谱,只见其中因为被虫蛀缺了好几处……但是从残余的曲调来看,这一曲甚妙啊!

“大嫂,”萧霏急切地看向了南宫玥,“我们一起来把这个残谱补全吧!说不定也能像前人补全《霓裳羽衣曲》一样成就一段佳话呢!”

相传《霓裳羽衣曲》的雏形来自西方某小国,曾一度名满中原,被传颂成了独领风骚的一世经典。可是经过几百年前的一场动乱浩劫,《霓裳羽衣曲》失传了,遗留于世的乃一段残谱断曲,直至百年前一对才子佳人找到其残谱,苦思冥想,反复推销,才令几乎失传的《霓裳羽衣曲》死而复生,让众生得以再闻仙音。

南宫玥也被感染了萧霏的兴奋,笑得更欢,她们俩想到一块去了。当她在萧奕的私库里看到这一曲残谱时就想到可以尝试把它补全。

“百卉,鹊儿,去取琴和箫过来。”

南宫玥一声吩咐,丫鬟们不一会儿就把琴、箫给捧来了。

萧霏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拿着箫试了试音,然后就着残谱上的一段箫谱吹奏起来,但很快就遇到了一段断处,箫声断了一下,又磕磕碰碰地连上了下一段……

南宫玥在一旁微微颔首,把萧霏弹的那段谱写下来。

两人就着仅存的残谱时吟时弹,时不时地停下来苦思冥想,推敲斟酌……但重谱残曲可不是一日可就之事,两人忙了近一个时辰半,也只堪堪地补了三个小小的缺口,完成了曲子的第一个段落。

萧霏长舒了一口气,期待地说道:“大嫂,我们来试着合奏一下第一个段落如何?”

南宫玥微微颔首,然后先抚琴,一段清澈的琴音自她指下滑出,清越,轻巧,舒缓,就像是一盏香茶飘出屡屡茶香……

紧跟着,萧霏的箫声加入到琴声中,箫声幽幽,仿佛穿透了岁月,从时空的那一头走来,似乎有诉不完的衷肠,说不完的爱恋,并不特别凄楚,却让闻者潸然泪下……

当琴声与箫声停止,小书房里的百卉和鹊儿还沉浸在刚才的乐声中,没有回过神来。

萧霏意犹未尽地放下了手中的箫,赞道:“大嫂,这个残谱果然不是凡物,我们一定要把它补全,让它重现天日!”

萧霏的脸上熠熠生辉,南宫玥含笑地点了点头。

两人正要继续的时候,桃夭匆匆地进屋来了,福身禀告道:“大姑娘,夫人让您过去正院,方家的磊表少爷来了……”

方家的表少爷有好几位,但是跟小方氏最亲近的也就是小方氏兄长的几个儿子。

磊表少爷指的正是方世磊!

萧霏柳眉微蹙,对这个磊表兄实在是没太大的好感,但是也只能站起来身。她正要和南宫玥告退,却见桃夭又看向了南宫玥,再次福身,有些为难地说道:“世子妃,夫人知道大姑娘在您这儿,便也请您过去认个亲见个礼。”

方世磊啊……南宫玥的眸光闪了闪,前几日,她因为听萧奕提起这个方世磊,就让鹊儿去打听了一番。鹊儿回报的结果委实是精彩,这位方公子说是读书人,平日里最喜欢逛的并非是书斋,而是去百花楼吟诗作对,百花楼当然不是卖花的,而是有整整一百名的佳丽,环肥燕瘦,争奇斗艳。养过外室、包过戏子,也就差整出一个私生子了。

虽然南宫玥对小方氏的为人不置可否,但是小方氏必然是疼爱萧霏的,她真的会想把萧霏嫁给方世磊?

可是从王府中下人私下的一些议论来看,小方氏又似乎真的是想把萧霏嫁回方家去……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凝重,她很清楚,小方氏让自己过去认亲,只是小方氏想摆摆婆婆的谱,她本可以不去,也不想去。但既然事关萧霏的婚事,她还是得去一趟亲眼瞧瞧这方世磊,也看看小方氏到底是怎么想的。

想着,南宫玥站起身来,含笑道:“霏姐儿,我和你一起过去吧。”

两人一同出了院子,穿过一道小门,又走过几条抄手游廊,就抵达了正院。

小方氏正坐在正堂的太师椅上,与一个身穿华丽锦袍的清秀少年说着话,那少年正是方世磊。

一看到萧霏进屋,方世磊忙站起身来,声音微扬地唤道:“霏表妹!”他眼中闪过一抹灼热的光芒,嘴角更是带着一丝志得意满。只要这事能成,那自己可就……

萧霏目光淡淡地看了方世磊一眼,福身与他见了礼。

跟着,方世磊的目光露在了萧霏身旁的南宫玥身上,与南宫玥四目直视,眼中闪过一抹惊艳,痴痴地看了片刻。

他很快意识到是自己的失礼,没等小方氏引荐,就自行向南宫玥作揖行礼,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想必这一位就是世子妃吧。世磊见过表嫂!”方世磊心中有一丝不甘,这世子妃还真是一个绝色佳人,容貌明显胜霏表妹一筹,萧奕真是艳福不浅!

想到萧奕,方世磊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一日被萧奕叫人从二楼丢下去的事,简直丢尽了脸面!他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对萧奕是又恨又惧。

他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如何,对方乃是堂堂镇南王世子啊!

除非有一日,把他拉下这世子之位!

南宫玥当然注意到方世磊的失态,心中不悦,且不说才学,此人举止如此轻浮,就不是良配!

而小方氏根本没觉得方世磊有什么失礼之处,只觉得自己的侄子真是落落大方。她一会儿看看方世磊,一会儿看看女儿萧霏,心中暗想:这真是一对郎才女貌,又是表兄妹亲上加亲,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

“霏姐儿,”小方氏笑眯眯地说道,“你磊表兄的先生最近卧床不起,可是你磊表兄求学心切,我就想着让你表兄在王府里住上一段时日,与你二哥一起跟着李先生读书。表兄弟俩也好做个伴。”小方氏这番话完全是顺着女儿的思维说的,萧霏一向最好读书,对于好学之人最是看重。这个理由其实在外人看来破绽百出,但是在萧霏这里却最是管用。

果然——

下一刻,便见萧霏赞同地颔首道:“母亲,磊表兄有求学向上之心,甚好!”

先生病了来王府借读?南宫玥却是眸光闪了闪,这个理由倒是冠冕堂皇的,只不过那方家其他的少爷又要如何读书呢?

南宫玥心里叹气,也就是萧霏一根筋,才会被这么漏洞百出的理由给蒙混了。

但是小方氏为什么无缘无故拉了方世磊来王府读书呢?

看来方世磊在踏云酒楼所言非虚,府中的流言也是真的,小方氏是真的先把女儿嫁给方世磊!

南宫玥不禁眉心微蹙,这一刻,她还真想撬开小方氏的脑袋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霏姐儿可是她唯一的女儿,就算是想要亲上加亲,也要看对方的人品是不是合适吧?

南宫玥复杂地看向了萧霏,而萧霏却是毫无所觉,对着方世磊用训诫的口吻说道:“磊表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表兄是该多看点书才是。”

南宫玥听得忍俊不禁,而方世磊却是面色一僵,几乎以为是他的夫子在跟他说话。不过他们表兄妹自小相识,他对萧霏的性子也是有几分了解的,只能忍气吞声道:“霏表妹说得是。”他眼珠一转,笑道,“李先生学识过人,守志不阿,品性高洁,我一直甚为景仰,这一次能跟着李先生学习,实在是我的运气。”

“李先生确实才学不错,所作《云舒赋》、《归燕赋》都写得极好……”萧霏颔首赞同道。

小方氏在一旁看着,只觉得这对表兄妹真是意气相投,不禁嘴角微勾。

南宫玥突然出声,含笑说道:“古有刘勰佛殿借读;陶弘景恒以荻为笔,画灰中学书。磊表弟如此有心向学,实在让人感动。《诗经·小宛》中云:‘螟蛉有子,蜾蠃负之’。李先生膝下犹虚,磊表弟何不仿效一番,也是佳话一则。”

让自己拜那李先生为义父?方世磊脸上的笑容差点没撑住,这姓李的不过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举子,连个进士也没考上,只能来王府当先生,如此落魄之人还想当他方世磊的义父?!

小方氏自然也不会把那李先生看在眼里,不悦地心道:这南宫玥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出的什么馊主意!

小方氏和方世磊都没有注意到萧霏有些怪异的眼神。

------题外话------

姑娘们晚安!

早上8点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