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撮合(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霏一时瞥了眼方世磊,一时又看了一眼南宫玥,柳眉若有所思地挑动了一下。

所谓“螟蛉有子,蜾蠃负之”的意思是说,蜾蠃有雄无雌,是由雄蜾蠃把螟蛉幼虫衔回窝里,叫那幼虫变成自己的样子成为后代,后世便把“螟蛉子”作为义子的代名词。直到几百年前陶弘景破解了蜾蠃衔螟蛉幼虫作子之谜,原来蜾羸衔螟蛉幼虫放在巢里乃是用作幼虫的“粮食”。

大嫂的语意中分明就意有所指之意,母亲没读过几年书,也就罢了,可是磊表兄怎么好像毫无所觉?

这时,小方氏出声为方世磊解围道:“世子妃,这认义亲可是大事,须得父母长辈同意,哪是随口可以应的。”

南宫玥微微一笑,福了福道:“母亲说得是。”她就是想随便试试这个方世磊的才学,既然达到了目的,那也没必要再多言。

小方氏没想到南宫玥这么痛快就认了错,怔了怔,但也不想再理会南宫玥,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萧霏身上。

“霏姐儿,你表兄对王府不熟,想必有许多不习惯的地方,这些天你得空了,可要好好照应照应你表兄。”小方氏心里想得十分完美。只要磊哥儿在此住上几日,和霏姐儿朝夕相处,生了情愫……到时候,只要自己一提,霏姐儿愿意,那么镇南王也不会多说什么。

谁知道萧霏却是眉头一蹙,直接当着方世磊的面道:“母亲,若是磊表兄有些什么需要照应的地方,应该去找二哥才对。虽然说我们是表兄妹,但古语有云:男女七岁不同席,还是避讳点的好。”说着,她想到了什么,“母亲,难道是二哥与你推诿了什么?”

小方氏听得是眼角直抽,几个月未见,她差点给忘了她这个女儿一向最讨厌不守规矩的事,当初就为了那支发钗,不仅顶撞自己这个做母亲的,还因此激得她独自远赴王都……

想起来,小方氏都有些后怕。说到底,萧霏毕竟是她唯一的嫡女。

小方氏定了定神,又道:“霏姐儿,你二哥和你磊表兄亲如兄弟,又怎么会故意推诿呢?”

萧霏狐疑地看着小方氏,似乎在思考她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那眼神看得小方氏又是一阵堵心,心道:不都说是母女连心吗?怎么自己与霏姐儿说起话来,就怎么难呢!

小方氏只能劝自己莫要着急,还需一步步来,让霏姐儿和磊哥儿慢慢培养感情才是。

虽然小方氏这么说了,但萧霏还是心有疑虑,现在又不是二哥萧栾上课的时间,他若是没有故意推诿,现在表兄来了,二哥为何不来相迎呢?

不过就算是她心有疑虑,但还不至于当面去质疑小方氏,只想着还是要找机会劝诫二哥几句。

小方氏握了握拳,对自己说:也罢,自己退一步便是……

她正要再开口,却听南宫玥出声道:“母亲,磊表弟刚到王府,想必还需费时安顿,那儿媳和霏姐儿就不打扰了,先告退了。”说着,她又福了福身。

这个南宫玥自己要走也就罢了,凭什么把女儿萧霏也拉走!小方氏差点没黑脸,她本还想着,这次南宫玥倒还识相,自己一叫就过来了,没想到……早知道叫她过来认什么亲!这个刁妇还是这么讨人厌。

小方氏好不容易才忍下了心火,语调僵硬地应了一声,萧霏只觉得母亲有些奇怪,却也没多想,和南宫玥一起告退了。

两人出了正院后,沿着抄手游廊原路返回。

直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南宫玥状似无意地出声问道:“霏姐儿,你觉得你那磊表兄如何?”方世磊总归是和萧霏一起长大的,若是萧霏真的喜欢,南宫玥也不便做那棒打鸳鸯之人。

但以南宫玥对萧霏的了解,她应该不会喜欢。

“磊表兄啊……”萧霏微微蹙眉,“他从小就不太喜欢读书,所以和我玩不到一块去。母亲说,磊表兄是男孩子,小时候顽皮不懂事,所以才不爱读书,现在长大了,便好学了……”本来小方氏这么说了,萧霏也信了,可是今日听方世磊一番言谈,显然并非如此。

母亲还是偏听了些,自己还是得找个时间与她说说才是。

这事不着急,现在急的是——

“大嫂,接下来的一段缺漏,我刚刚突然有些想法了,”一说到那残曲,萧霏脸上就像发光似的,“到了碧霄堂,我就吹给你听听吧?”

等这一曲完成了,也不知道会是如何的无与伦比……想到这里,萧霏真是恨不得一个人可以当两人用。

看着萧霏那双还只看得到琴棋书画的黑眸,南宫玥不由失笑,小方氏若是打着日久生情的念头,那她恐怕是要失望了。

能让萧霏入眼的就算不是什么独领风骚的才子,那也要是有一方面令她信服的人,以方世磊的品性,恐怕根本无法映入萧霏的心湖!

再者,这个方世磊根本就处处配不上霏,这门婚事决不能成!

南宫玥眸色微沉,却是若无其事地与萧霏一起往碧霄堂而去……

就此,方世磊算是在王府里住了下来,小方氏本还期待着两人能够时时见面,日生情愫,偏偏萧霏整天有事没事的往碧霄堂跑,跟方世磊除了偶尔在正院给自己请安时碰上一次外,平日里根本就见不上面。

这见不着面,又如何日久生情呢?!

看来自己还是要从女儿的喜好出发才行……

只不过琴棋书画什么的,磊哥儿肯定是比不过女儿的,弄不好反而露了怯,让女儿更看低了磊哥儿。

小方氏思来想去,总算是想到了一样雅俗共赏的玩意——看戏!

女儿除了看书,也是挺喜欢看戏的,自己也许是可以从中下手……

小方氏既然有了主意,便立刻行动了起来,找了相熟的戏班子,挑了一日在小花园中搭了戏台子,邀请府里女眷们都过去看戏。

女眷们每日在王府中日子也单调无趣得很,平日里,除了逢年过节,或者宴客以外,很少会请戏班子过来唱戏。

姑娘们一听说有的戏看,一个个都是兴奋不已,本来还想看戏折子点几出有名的戏目,可是管事嬷嬷却笑眯眯地说,戏班子里近日找一个秀才写了一出新戏,之前还从未对外表演过,想第一次演给王府的夫人姑娘们先看看。

管事嬷嬷的话听得女眷们都是兴致勃勃,互相看了看后都同意了。

琵琶声响起的同时,几个脸上画着浓妆的戏子便粉墨登场,虽然无论妆容和服饰都是极美,但是几位夫人姨娘们却觉得有些无趣。

这一看就是一段文戏,南疆人一向爱武戏胜文戏,不过几个姑娘正处春心萌动的年纪,一看这是出才子佳人的戏码,大都兴致勃勃。

这出戏说的是一个通判家的姑娘一次上香时偶遇一个在寺中借读的书生,为穷书生才华所折服,不惜触怒双亲也要下嫁书生。通判夫妇无可奈何,只好由着女儿嫁了,但从此也不再认这个女儿。

那书生发誓决不辜负通判姑娘,一定要连中三元,让那通判姑娘妻以夫贵,通判姑娘感动不已。书生家贫,通判姑娘为了供他读书只要卖嫁妆……可是这读书可是无底洞,家里又没有什么收入,到后来嫁妆花完了,通判姑娘只好自己做针线去卖,没几年的粗茶淡饭下来,通判姑娘已经是面黄肌瘦,一双素手已经粗得可以磨坏绸衣了。不过幸而那书生也是个有才的,果然是连中两元,成了解元。

通判夫妇得知后,也有些后悔,只是拉不下脸。

这时,戏还是走向了高氵朝,书生千里赴京赶考,金銮殿上被皇帝点为状元,成为皇朝立朝以来第一个三元及第。

这戏写得不错,戏班子演得也好,看得几个姑娘很是感动,连着夫人一娘们也渐渐入了神,只等那书生衣锦还乡,使那通判姑娘扬眉吐气。

萧霏也是聚精会神地看着,直到耳边突然传来南宫玥忍俊不禁的轻笑声,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萧霏不由得朝南宫玥看去,小声地问道:“大嫂,你在笑什么?”

南宫玥勾出一个浅笑,有趣地说道:“我只是觉得这出戏有些荒谬……”

在萧霏不解的眼神中,南宫玥不疾不徐地说了起来,比如这通判姑娘不孝,父母如珠似宝地养大了她,她非要给一个男人做牛做马;比如这书生吃软饭,吃光了妻子的嫁妆,不思考着如何弄个营生,反而让妻子养着他;比如金銮殿上,皇帝竟非要把公主下嫁给一个有妻室的男子,得知书生不肯休掉糟糠之妻后,还赞赏有加,让公主与那通判姑娘不分大小;再比如,这书生中了状元后,竟然还装作落榜,想试探原配也就是通判姑娘会不会嫌弃自己……

好像还真是……萧霏的眼中染上了几分笑意。

于是乎,三夫人、二姑娘、三姑娘她们看得感动不已,而南宫玥和萧霏却是一边看,一边笑,时不时地互相说着话,好似在看一出逗趣的喜剧似的。

小方氏和其他女眷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逗笑了她二人。

看完了戏后,小方氏特意把萧霏叫到了正院里,喝了口热茶后,故作不经意地说:“今日这戏可真好看,磊哥儿果然是有个才的……”

萧霏怔了怔,听出了言下之意,问道:“母亲,刚刚那出戏是磊表兄写的?”

小方氏一听萧霏问了,便是心中暗喜,笑道:“正是。前些日子,你磊表兄拿那戏本子过来给我看,我一看就觉得好极了,便拿去给那戏班子看了。班主果然也喜欢极了,就排了戏。”

想着今日家里的女眷们都看得如痴如醉,人人称颂,小方氏眼中也露出一抹得意,问道:“霏姐儿,你觉得如何?”

萧霏正色说道:“母亲,人家书生、秀才多是为了家贫不得已才去写戏本子,磊表兄衣食无忧,若是有心读书,应该多花点时间在举业上才是……”说着,萧霏眉心微蹙,也觉得有些奇怪。方世磊如此有心来王府求学,怎么又突然写起了戏本子?一会儿连中三元,一会儿又娶上公主不分大小……也不知道磊表兄的心思都花到哪里去了!

“母亲,您若见了磊表兄,也该劝劝他专心读书才是正道……”

萧霏滔滔不绝地说着,说得小方氏无法反驳,嘴角僵硬地抽搐着。

虽然这一次失败了,但是小方氏还是不死心,女儿明明是少女怀春的年纪,她就不信她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

小方氏不死心地又带着姑娘们去了一趟寺庙上香,又让萧栾和方世磊当了护花使者;然后又在王府中办了一次自家人参加的赏月宴……可是她想尽了办法给方世磊制造机会,展现才学,偏偏萧霏都是表情淡淡的。

难道她这女儿上辈子真是块石头不成?!

------题外话------

姑娘们,早安!10点还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