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许配(三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方氏越想越愁,一夜没睡好,一大早就忍不住对着齐嬷嬷抱怨道:“齐嬷嬷,你说霏姐儿她怎么就不开窍呢?磊哥儿一表人才,又是亲表哥,将来霏姐儿嫁过去,就跟在自家似的,多好啊!还能让我们萧方两家更加亲密!”一旦萧霏嫁回方家,那自己和栾哥儿就与方家又多了一重关系,也会比萧奕多一点优势……

想到这里,小方氏双眸微眯。

齐嬷嬷挑着好话说道:“夫人,这自古以来,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实只要夫人定下了,那不就行了?”

也是这个理……小方氏想了又想,干脆让人把萧霏叫了过来。

“母亲,您找我可有什么事?”萧霏给小方氏行礼后,有些心不在焉地问道。

“霏姐儿,快坐下。”小方氏亲热地拉着萧霏在身旁坐下,又赶忙吩咐丫鬟们上了萧霏喜欢的茶水糕点。

跟着,她和颜悦色地又道:“霏姐儿,你最近气色有些不好,是不是又熬夜看书了?看书是好事,但也要顾着身子。”

“母亲说的是。”萧霏露出一丝赧然,“我最近忙着和大嫂一起重谱一个残曲,一不小心就入了神,睡得有些晚了……”其实小方氏把萧霏叫来正院前,萧霏也还在自己的小书房里研究那个残谱。她和南宫玥已经谱了几日,曲子也算完成了七七八八,但有些地方觉得不顺畅,从昨晚起就在商量着怎么改才好……

又是南宫玥……小方氏差点没翻脸,但想着女儿的性子,只得柔声道:“霏姐儿,这曲谱又不会飞,你慢慢来也就是了。”

“嗯。”萧霏应了一声,一不小心脑子里又想起了那残谱。

“霏姐儿,”小方氏终于开始进入正题,意有所指地问道,“你今年都十三了,也到择亲的年纪了,你别害羞,告诉母亲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母亲也好帮你先相看起来……”

喜欢什么样的人?萧霏眨了眨眼,一张熟悉的面孔浮现在她脑海中,不由脱口而出:“大嫂那样的!”

什么?!南宫玥?!小方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萧霏在话出口后,怔了怔,跟着若有所思,越想越觉得有理。

大嫂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大嫂知书达理,好学不倦;大嫂通人情,晓事理;大嫂可以与自己谈古论今,携手进步……

自己想要的夫婿不就是像大嫂那样可以与自己“琴瑟和鸣”的人吗?

小方氏深吸一口气,稍稍冷静了一点,干脆直截了当地问道:“霏姐儿,你觉得你磊表兄如何?”

磊表兄?萧霏目光看向了小方氏,母亲这个时候问磊表兄,难道是想把自己许配给磊表兄?那个连陶弘景都不知道的磊表兄?

萧霏蹙眉,干脆直言道:“母亲,磊表兄不学无术,不是良配。”

不学无术?!霏姐儿居然如此说磊哥儿?!

小方氏脸色实在不太好看,连声音都有些僵硬:“霏姐儿,你磊表兄小时候是有些不懂事,但是如今已经大不一样了。你以后与你磊表兄多多亲近一些,就知道……”

听着小方氏越说越不像样,竟然连“亲近”这种词都说出口了,萧霏霍地站起身来。

萧霏盯着小方氏看了一会儿,随后一板一眼地福了福,说道:“母亲,您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女儿就先告退了。”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霏姐儿……”

小方氏叫了一声,可是萧霏却没有回头,只留下小方氏对着女儿清瘦的背影跺了跺脚。

怎么栾哥儿也好,霏姐儿也好,就不懂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是为了他们好呢?

磊哥儿乃方家嫡子,知根知底,才学也好,又被王爷安排在安抚司任职,那是旁人抢破头的良配,女儿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南宫玥!

肯定是南宫玥在背后教唆的!

南宫玥一定是担心她的霏姐儿和方家联姻,会让萧奕和方家的关系越来越远,从而影响到萧奕的世子之位!

小方氏觉得自己真相了!

这个刁妇!

小方氏咬牙切齿,但也没别的法子。

她算是看明白了,萧奕早已不是六年前那个无根无基,一无是处,可以任由她摆步的萧奕了。他现在手掌一军,占了两城,还立了赫赫军功,在南疆既得军心,又得民心,就连世子妃也是堂堂郡主之尊,还颇受圣宠。再想把他拉下世子之位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的了!

至少已经不能借着萧奕顽劣,不堪大用的名义,让王爷废世子了。

小方氏不禁有些后悔,若是六年前,劝王爷别把萧奕留在王都为质子,现在一切是不是会截然不同?

小方氏不甘心地向一旁伺候的齐嬷嬷抱怨道:“你说这萧奕的命怎么就这么好?!”

齐嬷嬷捡着好话说道:“那也是夫人您仁慈。”

小方氏冷哼一声,“可惜养了个白眼狼!老王爷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明明栾哥儿也是他嫡亲的孙子,偏偏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萧奕,简直太偏心了……”说到这里,小方氏的神色忽然一顿,想起了一件事,向一旁伺候的齐嬷嬷说道,“……这南宫氏嫁进来也快两年了,也该时候要上族谱了吧。”

齐嬷嬷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便应和着说道:“您说得是。”

“这么说来……”小方氏略有所思了片刻,忽而笑了,说道,“一会儿你去交代一下让人给我备马车,我明日要出去一趟。”

小方氏好不容易从明清寺回来后,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而迈,而且她还……这一次显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了。

齐嬷嬷不敢怠慢,连忙应道:“是,夫人!”

小方氏的心思暂且不提,另一边,萧霏已经从正院回到了她的月碧居,她把桃夭和柏舟她们赶了出去,独自一个人关在屋子里。

她的心情有些复杂,之前完全没想过母亲会想把她嫁给磊表兄……

她不由得想起了韩绮霞,眉宇紧锁。

齐王妃一心想让韩绮霞和亲百越,逼韩绮霞不得不背井离乡,抛弃曾经拥有的一切,难道自己也会踏上她的旧路……

想着,萧霏的心更乱了。

自己该怎么办呢?

萧霏呆住了很久,终于还是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守在屋子外的桃夭和柏舟都已经快要愁死了,如果萧霏再不出来,她们都想悄悄地去碧霄堂通知世子妃,看看世子妃能不能劝劝自家姑娘……

“姑娘……”

桃夭欲言又止地看着萧霏,却听萧霏道:“我要去一趟碧霄堂。”

闻言,两个丫鬟交换了一个眼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姑娘愿意去找世子妃说说,她们就放心了。

萧霏到碧霄堂的时候,南宫玥正在院子里拿着一个草编的小球逗弄那只半大不小的小黄猫。这只小黄猫好玩极了,若是她丢一个球给小白,小白只会自顾自地玩,直到生厌就再不理会那球,可是小黄猫却不同,南宫玥一丢出去,它就会将球给衔回来,再交到南宫玥的手中。

鹊儿在一旁都看得无语了,忍不住出声道:“世子妃,您说小橘不会以为自己是狗吧?”它不会是跟细犬石头学的吧?

画眉也是忍俊不禁,她先注意到了萧霏来了,忙屈膝行礼:“见过大姑娘。”鹊儿也紧跟着行了礼。

看萧霏心事重重,南宫玥便挥了挥手示意两个丫鬟先退开,然后拉着她的手在身旁坐下,问道:“霏姐儿,可是出了什么事?”

萧霏定了定神,把之前发生在正院的事一一告诉了南宫玥。

南宫玥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一霎不霎地看着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仿佛能抚慰人心一般说道:“霏姐儿,这个世上并非事事都能如你所愿的,唯有只有你自己立起来了,才能过得顺遂。你是咱们王府的大姑娘,你还有你大哥和我,还有你父王!无论如何,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萧霏若有所思地看着南宫玥,原来感觉悬在半空的心突然好像踏实了不少。是啊,如果她不想嫁,母亲还能硬送她上花轿不成?

是她一时想岔了!

大嫂一定会帮她的!

萧霏的眼神如释重负,勾唇笑了。

“喵呜——”

这时,猫小橘又叼着草编小球回来了,金黄色的猫眼充满期待地看着萧霏。

萧霏拿起那个小球,又把它丢了出去,那小球飞得高高,仿佛连她的烦恼也随之飞高,飞远……

“喵呜——”

小橘兴奋得尾巴都炸得蓬松如鸡毛掸子,奔跑着追了过去。

萧霏笑得更欢,转头对南宫玥道:“大嫂,我可以把小橘带回月碧居养些日子吗?”

南宫玥拿着帕子掩嘴笑了:“如果霏姐儿你不介意再附赠一只小白的话……”小白是真心把小黄猫当孩子养了,每天都要给它舔毛,陪它玩,陪它睡……活脱脱一只最尽职的猫奶娘。

萧霏看了看蜷在一旁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的小白,脸上没有了往日的清冷:“求之不得。”

黄昏的余晖懒洋洋地洒在两人的身上,静谧而温馨。

萧霏逗弄了一会儿小橘,又说起了一件已经思量了好几日的事情,“大嫂,不知道过几日你有没有空?”说着,她脸上露出一丝赧然。

这些天,萧奕不在家,碧霄堂也理得差不多了,南宫玥倒也还算清闲,笑道:“霏姐儿,你与我还客气什么!”

萧霏眨眨眼睛,期待的说道:“那……大嫂,你可否带我一起去买些药材,就是上次外祖父写给我的那些……这两日越来越热了,我想着可以早些开始准备起来。”萧霏说着,言语间难免露出一丝忐忑,这还是她第一次做这些事。

本来买药材这种小事,也不需要她亲力亲为,但是想着之前郑嬷嬷的事,萧霏一方面不想再被糊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

“我以前有什么事都是靠着下人,这一次,我想试着自己亲手从头到尾地做成一件事。”也许她可以从中得到些体会些感悟。

南宫玥扬了扬眉,立刻明白了萧霏的心意,点头道:“霏姐儿,那我们过几日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骆越城的药材市场……”说着,她想到了什么,又道,“不如我们约霞姐姐也一起去吧?”

萧霏闻言顿时双目一亮,迫不及待地颔首道:“大嫂,这个主意好!我赶紧命人给霞姐姐捎封信过去。”

萧霏带着猫小橘又风风火火地走了,小白“喵呜!”一声追了上去,看的南宫玥不由得失笑。

比起刚到王都那会儿,霏姐儿看来还真是活泼了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