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药材(五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日后的一大早,南宫玥和萧霏坐着一辆再普通不过的青蓬马车到了林净尘的宅子里,接走了韩绮霞。

“玥妹妹,霏妹妹,”韩绮霞一上马车,便笑道,“我们今日干脆去城外那个小市集如何?霏妹妹要施凉茶,需要的药材必然是不少。那小市集的药材基本都是药农直接卖的,虽然没有经过炮制,要多费点工序,但是中间少了药材商这一道,价格会便宜许多。既然是要做善事,就让我也尽一份心力吧,炮制药材的方面就都交给我好了。”她侃侃而谈,眉眼间比从前多了不少的自信,就连笑容也显得爽朗了许多,似乎已经把过去的阴霾一扫而光了。

南宫玥和萧霏不由得互看了一眼,再次感慨:韩绮霞真的是大不一样了!

马车又哒哒地驶出了林宅,车夫生活在骆越城几十年,只听韩绮霞随意提了一句,他就知道她们想要的地方是哪儿了。

马车从西城门出去,一路往新南方走,过了两三里,便看到不远处有连绵的山脉,绿意浓浓,时不时可以听到清脆的鸟鸣,只是这么看着听着,就让人的心情轻快了不少。附近都是绿树成荫,气温顿时下降了不少。

韩绮霞挑开车窗的帘子看了看外面,笑着指了指前方道:“玥妹妹,霏妹妹,前面就是那个小市集了,这个市集差不多到午时就结束了,我们可得抓紧时间才行。”

话语间,马车渐渐地缓下了速度,最后停在了小道边一棵粗壮的老树下。

百卉和鹊儿先下了马车,然后扶着主子们一个个也下了车。

这个小市集比城里普通的市集那是简陋多了,也就是一群药农在树荫下摆摊卖东西罢了。按照韩绮霞介绍,最初这里也就是那些上山采药回来的药农就地把药材给卖了,慢慢地,在骆越城一带也小有名气,偶尔一些种植药材的药农也会来这里摆摊,有卖家便会吸引买家,因此不少药商也会时不时地来这里收药材。

韩绮霞一边说,她们一边往前走,南宫玥随意地四下扫视了半圈,就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药材。她对着百卉伸了伸手,百卉立刻心领神会地把一本书册交给了南宫玥,赫然是那本她和萧霏手抄的《南疆本草》。

南宫玥也猜到今日来此应该会碰到一些南疆特有的药材,便特意带上了这本《南疆本草》,打算借着这个机会认一认实物。

接下来,南宫玥和韩绮霞忙碌了起来,南宫玥是第一次来这个市集,而韩绮霞却来过好多回了,其实她陪着林净尘一起也已经从这小市集买了不少《南疆本草》上的药材回去,有一些林净尘已经试过了药性,因此她此刻与南宫玥聊起来是滔滔不绝……

一连在好几个摊位买了数种药材后,百卉带来的药箩已经装了一半。南宫玥几乎有些乐不思蜀了,这南疆确实是好地方啊,它的气候注定这里会有丰富多种的植物,植物越多,药材自然也越多……就像这《南疆本草》上有近三分之一的药草是她以前不曾见过的。

也许……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摩挲着自己的手指,心想:既然南疆有这么多新奇的药材,也许她可以试试改进一下凉茶的方子,若是能令凉茶的价格更为低廉,效果却又不减,那也是一件于民有利的事。

这时,韩绮霞指着前方的一个摊位道:“玥妹妹,霏妹妹,那里在卖藿香,我们去看看吧。”

无论是萧霏制凉茶,还是林净尘制解暑药丸,都少不了藿香。

看那药农的摊位上摆了好几大麻袋的藿香,应该也够他们用了。

三个姑娘忙朝那边走了过去,只见摊位前已经站了一个身穿锦袍的白胖药商,正趾高气昂地与那药农道:“五两银子不少了。现在还不到五月,你这个时候卖藿香,也就我肯收而已!”

那药农满头大汗地说道:“大爷,要不是我家里急着用钱,我也不舍得这个时候卖啊。五两银子买我两百斤的藿香,这也少了吧?还不够我这一年辛苦的呢!”

“五两不少了!”药商却是不以为然道,“我拿了你这藿香,炮制完以后,还要在仓库里放上几个月,还要占我仓库的地方呢!这万一不小心下雨屋漏,毁了药材,那可全算我的,难道我还能来找你讨损失不成?!”

那药商说得头头是道,药农面露迟疑之色,他知道药商说得夸大了几分,但是也不无道理,藿香这药材不难种,本来价格也不高,只要在风寒多发,和暑热的时候价格相对高一些。有一年,南疆爆发风寒,藿香的价格一度涨了二十倍,还供不应求,无论是药农还是药商,都赚了不少。

可像现在这个时节,藿香的价格是上不去的。

药农越想越是六神无主,他们药农种药自然是把一年的生计寄望于此,一旦贱卖了,接下来的一年要如何过活?而且家里本来就急着用钱……这药已经采下来了,再不卖也放不了几天了……

看那药农的表情,药商心里暗暗得意,打算再给对方试点压:“小老弟,你不如再考虑一下,我先去溜达一圈,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可必须给我一个回复了,我急着回城呢。”

药农欲言又止,嘴巴动了又动,那药商便得意洋洋地转身走了,心想:这单生意多半是成了。

南宫玥和韩绮霞她们在后方也听了好一会儿了,韩绮霞来了骆越城这些时日,也大致了解这里一些普通药材的价格。这药商给的价格委实是低了,颇有些趁火打劫的意味!

见药商离去,南宫玥三人便上前,韩绮霞主动问那药农:“这位大叔,不知道你这藿香怎么卖?”

虽然有客上门,但是药农却无法释然。这来的不过是几个小姑娘,又能买他多少藿香呢!

“不知道姑娘想买多少?”药农讷讷问道。

才走开几步的药商原本也有些紧张,但很快也和药农想到一块去了。

“你这些藿香我们都要了。”韩绮霞含笑道。

南宫玥紧跟着接口道:“大叔,你家里还有多少藿香?”

药农有些傻眼了,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结巴道:“这些藿香……姑娘都要?这些要七两银子……”他有些忐忑地看着南宫玥三人,就怕把人给吓跑了。

药商也停住了脚步,心道:不会吧?煮熟的鸭子要飞了?

药商之所以跑来收藿香就是觉得今年的天气热得不同寻常,到了六七月的时候,藿香的价格怕是很有上升的空间,届时他就可以待价而沽,狠赚上一笔。

南宫玥压低声音在萧霏耳边说了一句,萧霏点了点头,然后豪爽地说道:“大叔,你这些藿香我们给你八两银子,剩下的你有多少我们收多少!”

他不会听错了吧?!药农面露喜色,没想到天上突然掉了馅饼,而那药商却气坏了,几乎要破口大骂,但是在商言商,要是自己和药农谈价的时候,这几个姑娘中途跑来抬价,那就是她们不道义,可是自己都走开了……

药商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想到了什么,“好心”地过去说道:“几位姑娘,请恕我多嘴说几句,你们买这么多鲜藿香做什么?这藿香可是要先炮制过,药效才能完全发挥出来。这炮制可不是普通的晒干切片,首先这茎和叶就要分开处理,之后还要日晒夜闷,反复至干……我现在只是粗粗地说,实际上每一步都是有讲究的。姑娘们若是需要藿香,就该去药铺买炮制好的才是。”

萧霏本来不懂这些炮制药材的事,听来津津有味,觉得还挺有意思地。

药农看萧霏的神色,就知道她一窍不通,迟疑了一下,道:“姑娘,这位大爷说得不错,这些藿香是需要炮制过才能用的……”虽然他丢了这笔生意有些可惜,但是也不能坑了人家小姑娘啊。

这个药农倒是个老实人,南宫玥和韩绮霞互看了一眼,韩绮霞出声道:“除去残根和杂质,将茎叶分开处理,叶筛净另放;茎则洗净,润透,切段,日晒夜闷,反复至干,再与叶混匀。”

药农还不知所以然,而药商却是面露讶色,上下打量了一身青色衣裙的韩绮霞:“原来姑娘也是个懂行的,莫不是……”药商想到了什么,莫不是这姑娘是哪家药铺的小娘子,他们也是为了囤这藿香?

韩绮霞抿嘴微微笑着,从容淡定。

药商面色一变,这大好的商机,可不能叫别人抢了去。药商再也管不上什么原则,对那药农道:“我出九两,你把这些藿香都给我!你家里的我也都收了。”他想到刚才那小姑娘也提出了同样的条件,忙又加了一条,“明年,你家的藿香我也收了!怎么样?!我们利家药铺那可是骆越城第二大的药铺!”

药商得意地挺了挺胸,相信自己提出的条件对这药农必然有极大的吸引力。只要这药农不是傻的,就该答应自己的条件。

谁想药农的下一句让他给傻眼了——

“不行!”药农摇了摇头,“这做生意是要讲诚信的!”

药农一本正经地看着韩绮霞道:“姑娘,既然你是个懂行的,那我也就放心了。我既然答应你们了,我的药材当然是都卖给你们几位的。”

药商气得脸色发青,扯着嗓子对着那药农道:“喂!你是不是傻的啊?没事跟银子作对!”跟着,他愤愤地指着韩绮霞她们的鼻子道,“还有你们,我不管你们是哪家药铺的,今天你跟我利家药铺作对,你们就别想进行会!”

他甩了甩袖子,气呼呼地走了,“真是晦气!居然碰到了脑子有病的!”

药农看着药商离去的背影,面露焦虑之色:“姑娘,我是不是连累你们了?这利家药铺在骆越城的势力还挺大……”

南宫玥、萧霏和韩绮霞相视而笑,老实人就是让人觉得心软,能帮就帮一把吧。

南宫玥给了百卉一个眼神,百卉就上前,压低声音给了那药农两个地址,这里的几麻袋藿香就先送往林宅,而剩下他家里的那些则送往镇南王府……

百卉给那药农塞了二十两定金,就随姑娘们继续逛这小市集。

而那药农站在远处傻愣愣的,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好一会儿,他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痛呼了一声。

他不会是做梦吧?!

他的藿香居然卖给了镇南王府?!

除了藿香,南宫玥又先后买了十几种药材,还发现了一株品相不错的何首乌,满载而归地打道回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