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方家(六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把韩绮霞送回林宅,南宫玥和萧霏便回了镇南王府。

今日出去这一回,萧霏已经觉得受益匪浅,发现自己计划的一百两银子能做的事应该比她预想的还要多很多。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回月碧居,先把今天的账目一一给记下,然后再思量一下把施凉茶的方案再规划一下。

在碧霄堂用了些午膳后,萧霏就告辞了,而南宫玥在消食后,就和百卉关在药房里,开始研制起新的凉茶方子来。

想着很久没亲手制凉茶,南宫玥便兴致勃勃地自己动了回手。

烧热锅,然后将配好的药材倒入锅中,一边反复翻炒,一边小心地注意着火候……

就在这时,一个小丫鬟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在药房门口响起:“世子妃,卫侧妃来了。”

南宫玥怔了怔,便把炒药的活儿暂时交由百卉接手,然后吩咐丫鬟把卫氏请去了东次间。

她先去换了一身衣裙后,这才也赶去了东次间。

两人互相见礼后,在一张罗汉床上隔着小案几坐下。

简单地寒暄了一番后,卫氏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得体地说道:“世子妃,妾这次过来,是想把这个转交给世子妃。”说着,她从身旁的丫鬟手中接过了一张单子,放在了案几上。

南宫玥拿起了单子,扫了一眼后,微微挑眉,只听卫氏含笑地又道:“世子妃,这几日来,王府收了不少给世子的贺礼,妾已经请示过了王爷,王爷也觉得应该把这些贺礼交到碧霄堂,所以妾便过来了。这张是妾命人整理的礼单,还请世子妃过目。”

南宫玥虽然只是粗粗地看了一眼,但已经看出这礼单上的不少物件都非常贵重,碧玉镶白墨床、前朝大师李墨之的两幅字画,九十几钱的赤金头面,定窑青花瓷梅瓶……

且不说这碧玉镶白墨床价值几千两,李墨之的字画那可是贵重又罕见,若是没点门路的人,就算是想买也不一定找的地方买……这些送礼的人很显然也是花了心思的。

自古而来,不少大家族多是三四代同堂而居,按照礼仪,只要是几房未分家,那么红白喜事的贺礼都是由公中送出去,因此这收到的贺礼大部分自然也是归于公中。

今天送来的这些贺礼既然是送到了王府正门的门房,那么就算是归到公中也是可以的。如此贵重的礼物,卫氏却舍得送到碧霄堂来,很显然是卫氏在向自己表示诚意。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嘴,瞥了卫氏一眼,敏锐地发现对方的眸中透着一丝紧张,似乎怕自己会拒绝。

南宫玥欠了欠身道:“真是劳烦卫侧妃了。”言下之意就是要收下这些礼了。

世子妃肯收下就好。卫氏明显是松了一口气,接下来连脸上的笑容都变得亲近了不少,陪着闲话了一会儿后,就识趣地提出告辞。她走后没多久,就有几个粗使婆子抬了一些沉甸甸的樟木箱子,说是卫侧妃命她们送来的。

这些箱子摆满了堂屋,百卉拿着卫氏给的礼单对了对后,面露讶色,忙去叫了南宫玥过来。

“世子妃,您看。”百卉从一个箱子里取出了一对龙凤白玉佩,只见那玉佩的玉质晶莹洁白,细密、温润,通体竟无一丝杂色,可以说是“白如截肪”。

“这是羊脂白玉……”南宫玥略显惊讶地说道,“而且还是籽玉。”籽玉可是羊脂白玉中极为珍罕的。

百卉又把手中的礼单中的某一项点给南宫玥看了看,那单子上赫然写的是一对龙凤和田玉玉佩。

羊脂白玉可是和田玉中最好的玉种,送礼的人那也煞费苦心了。

有如此一个特例在前,百卉她们越发的小心翼翼,一一地将实物比对礼单登记造册。

至于那对羊脂白玉的玉佩干脆被她留在了身边,人能养玉,如此的好玉放在库房里那也是暴殄天物了。

“世子妃,”百卉清点完贺礼后,过来禀报道,“那奴婢这就去开库房把这些东西入库了。”

南宫玥正要点头,但又临时兴起地站起身来:“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吧。”

前些日子,萧奕私库里的东西也基本都搬过来了,也重新造了册。但南宫玥想着,以后他们库房里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便又开了两个库房,让人分门别类的整理一番。

她正好也看看库房整理得如何了。

世子妃的大驾光临让管库房的婆子顿时是战战兢兢,这些天因为库房在收拾着,因此里边其实还有些乱……

幸而见世子妃没有露出不愉之色,婆子总算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南宫玥随意地在库房里走了一圈,看到一个木匣子里放了一些画轴,就随意地取出了几幅看了看,正好看到了一副《梅下对弈图》,眼中亮了亮。

萧霏一定会喜欢这幅画吧。

南宫玥便将这幅画卷了起来,交给了百卉……

南宫玥正打算再看看,却听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禀告道:“世,世子妃,世子爷回来了!已……已经到东仪门了!”

阿奕回来了!?虽然南宫玥知道此行萧奕不会去得太久,但也没想到他回来的那么快。

南宫玥忙吩咐道:“百卉,鹊儿,你们快去准备一下……”说着,南宫玥已经迫不及待地走出了库房,急急地往二门过去了。

她还没到二门,便已经在一条鹅卵石小径上看到了迎面而来的萧奕,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阿奕!”

萧奕是快马加鞭地赶回来的,身上还挟着一路的尘土。

若非怕弄脏了他的臭丫头,他正想不管不顾地把她给抱起来……但最后那内心的激动、兴奋、思念、歉疚……只能化为一句话:

“我回来了!”

他回来了!

这一次,他总算没让她等太久!

萧奕双目灼灼地看着南宫玥,牵起了她的素手,这个时候,他的眼里早就看不到南宫玥身后的那几个丫鬟。

南宫玥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几乎可以想象丫鬟们略带调侃的眼神。

“阿奕,你回来了!”

两人没有再说话,手牵着手往他们住的院子走去,时不时地对视一眼,一种淡淡的温馨流转在两人的视线之中……有时候,不需要言语,只要能牵住彼此的手,就会在掌心和掌心的接触中懂得彼此的心意。

待萧奕沐浴更衣后,两人才开始叙起家常来,第一件要说的便是关于傅云鹤——

“……小鹤子会暂时留在开连城。”萧奕说着,又解释道,“他刚带了玄甲军打了一场大胜仗,我干脆让他留在玄甲军里,继续清理边境周围那些不识相的盗匪。”

“开连城还好吗?”

“好极了。”萧奕眉开眼笑地说道,“府中、开连两城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那些在战乱里不得不背井离乡地离开这两城的人也开始陆陆续续回来了……”甚至南疆还会有更多人来到府中、开连,他要让这两个城池变成除了骆越城外最繁华最热闹的城镇!不,一定会胜过骆越城!

萧奕眼中的笑意又添了一分,说道:“臭丫头,等安定下来后,我带你去一趟吧。”

南宫玥用力点点头,她也很想瞧瞧这两座萧奕亲手下来的城池会被治理成怎样的繁荣昌盛。

萧奕把从开连城带来的那些土产全拿出来向南宫玥献宝,尤其那两个泥娃娃,看得南宫玥眉眼间都带着浓浓的笑意。随后,脸上染上了一片羞意,让她更添了几分妩媚。

萧奕不禁看呆了,一把搂过她,在她粉嫩嫩的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

萧奕一刻也不舍得放开她,搂在怀里,问起了她在府里的事,生怕自己不在的时候,南宫玥被人欺负了去。

南宫玥笑吟吟地说着她把碧霄堂整理一新;说着卫侧妃向她示好;说着她与萧霏一块儿谱残曲;说着……当说到方世磊来了府里借住的时候,南宫玥不由蹙起了眉头,说道:“真不知道夫人是怎么想的,明明这方家公子与霏姐儿一点儿也不般配,还留了人在府里住着……”

萧奕眉梢微挑,这方世磊也太不识相了,竟然敢惹得他的臭丫头不开心,绝对不能忍!

萧奕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过是方家的庶房罢了,也就是夫人觉得他会配得上王府的大姑娘。”萧霏嫁给谁他才懒得管呢,但要是萧霏没嫁好,臭丫头指不定会忧心的,那可不行!

说到方家,南宫玥坐直起身子,认真地看着他问道:“阿奕,你能与我说说方家吗?”

这么久了,南宫玥还从没听萧奕提起过他的母家。

南宫玥只知道萧奕的母亲出自方氏的长房,是长房的嫡长女,除此以外,一无所知。她有的时候忍不住会想,为什么在婆婆去世后,方家会任由萧奕一个人在小方氏的手底下生活,被捧杀,被养成了一个纨绔公子而不闻不问。

以前在王都倒也罢了。

既然现在来了南疆,总得去方家行个礼,认个亲什么的,也就避免不了这个问题了。

提到方家,萧奕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方家是南疆本地的大族,大概是从300多年前从北边儿迁移过来的……”

“方姓”是三百多年前崇朝的国姓,据说当时国朝交替,战乱四起,远支皇族为避难一路南迁到了南疆,从此便住了下来,并逐渐成为了南疆的四大家族之一。

方家手上最大的资源就是矿山,南疆已经发现的矿脉近半数握在方家的手里。

众所周知,打仗需要武器,武器需要铁矿,对于镇南王府而言,方家算是握住了一条命脉。

老镇南王当年初抵南疆,人生地不熟,南疆各大家族对他充满了戒备,为了缓和矛盾,便想到了与南疆联姻,并在反复思量后选了方家。

方家本就因为手中握有大量矿脉,生怕怀璧其罪被镇南王府诛灭,于是便欣然同意了联姻之事。

方家长房嫡长姑娘与镇南王嫡长子的婚事当年在南疆轰动一时,羡煞旁人。

也因此让镇南王府与南疆各族的关系渐渐缓和。

但方大姑娘却在过门的一年半后因为难产而香消玉殒。

其后,据说方家庶房的一位姑娘因与长房嫡姐感情深重,不忍嫡长姐幼子孤苦无依,便毅然嫁入了镇南王府成为继室填房。南疆百姓念其高义,纷纷称颂其可谓是世间难得的奇女子……

听到这里,南宫玥呆呆地望着他,问道:“这据说……是谁说的?”

萧奕耸耸肩膀,“戏文里面呗。从前我在南疆的时候没少看这种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