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说情(七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起从前,萧奕早就没有了最初知道“真相”时的愤慨。

他搂着南宫玥,就好像在说一则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一样,有趣地说道:“我记得我小时候,南疆有三大戏班子,其实有一家叫什么春的,演这戏演得可好了,她时不时会把戏班子叫来府里,再把我也叫过去看。里面有一段什么‘跪祈上苍,奴愿为姐抚育孩儿’唱得可有意思了!下次带你去听!”

毫无疑问,萧奕口中的“她”便是“戏文”的主角,“为长房嫡姐嫁入王府为继室,悉心抚养嫡姐的幼子长大”的小方氏了。

萧奕说得有趣,南宫玥也不禁抿唇轻笑,“那后来呢?”

“祖父过世前,我时不时还能见上外祖父一面。但自打祖父过世以后,外祖父就再也没有来过了。”说到这里,萧奕的神情还是止不住地有些落寞,“方家就好像把我彻底遗忘了一样……”

不过,那个时候的萧奕在小方氏的刻意放纵和捧杀下,沉迷玩乐,肆无忌惮。最初一两年,他还偶尔会想起那个总是会对他笑得很欢的外祖父,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印象也越来越浅,越来越浅……

一直到他去了王都。

上次回南疆,因着打仗,他也没有时间去想别的。

而这一次,他本是打算等安顿下来以后带南宫玥去一趟方家的,偏偏需要赶去开连城,一来二回的就耽搁了。

说到底,萧奕也有一个心结……

萧奕紧紧地抱着她,声音低沉地说道:“……方家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问过我,也许早就已经不在意我了。”

南宫玥知道他其实是有些近乡情怯,害怕方家的老太爷是因为厌恶他而不理会他,就好像镇南王一样。

南宫玥倚靠在他的身上,过了一会儿,轻轻说道:“我们去一趟方家吧。”

无论是什么原因,只有踏出了这么一步,才能弄得清楚明白。

“好……”

萧奕点了点头。

萧奕神色间的黯然悄悄散去,哪怕失去一切也不要紧,只要臭丫头还在他的身边,那就足够了!

难得他的臭丫头会这么主动靠着他,萧奕向来不会和自己的好运气作对,双臂抱得更紧了。

南宫玥有些不自在的挣扎了一下,赶紧转移话题说道:“阿奕……你回来前,卫侧妃送了些礼单和贺礼过来,说是给你的。”说着,她趁机起身坐好,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萧奕没揭穿她的小心思,只笑吟吟地看着她,就见她整了整衣裳,把百卉唤了进来,又拿来了礼单。

萧奕粗粗地看了一眼礼单,南宫玥不知道,但是他却是知道的,一眼就看出某个南宫玥没看出来的共性,便道:“这些府邸都是骆越城的,看来这些天还有的热闹。”

南宫玥眨了眨眼,也明白了,勾唇一笑。

接下来的日子里,南疆的其他几城在陆续得到他回骆越城的消息后,无论是看在镇南王的面子,还是冲着萧奕,他们也必然会送来贺礼。

萧奕也笑了,挑了挑南宫玥的下巴,调戏道:“小丫头,以后就乖乖跟着本世子,跟着本世爷,有肉吃!”

南宫玥本来想配合的,但还是忍俊不禁地破功了。她的功力还不够,尚需要好好修炼一下。

不过,这些送到王府的贺礼倒是提醒了南宫玥一件事,在外人眼里,王府和碧霄堂始终是一家……这岂非是浪费了祖父在世时的一番心意,浪费了那好好的一道东街大门!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思忖了好一会儿,提议道:“阿奕,既然我们回了南疆,还是应该办一次筵席,宴请各府才是!”

萧奕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一方面,这个筵席可以试探一下南疆各府的态度;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让碧霄堂从王府相对独立出去,自行与南疆各府交际往来,而不需要事事通过镇南王。

“虽然说这事还不急,得找个妥当的机会,但是宴请的名单倒是可以早点先理起来。”南宫玥又道,“阿奕,我初来乍到,对南疆的那些世家、官员的府邸也不熟,还有他们之间的亲眷关系……”

前者萧奕还能答得上来,但涉及到那些个亲眷关系,他就答不上来了,以前他在南疆的时候就不管这些事,如今又离开南疆多年,更是两眼一抹黑了。

看着萧奕那尴尬心虚的微笑,南宫玥就明白了,立刻吩咐百卉道:“百卉,你去找卫侧妃讨一份名单来。”卫氏既然想要示好碧霄堂,应该会把握住每一个机会。

果然,没一会儿百卉就拿着卫氏给的名单回来了,南宫玥一看,便笑了,卫氏做事果然是极有条理,极为细心,详细写明了各府之间的姻亲关系和人际往来,一目了然。也难怪卫氏能在这王府中与小方氏抗衡,得到了镇南王的宠爱。

这些名单慢慢整理也不迟,萧奕这才刚回来,总得让他好好休息一番。

南宫玥把名单放在一旁,笑吟吟地说起来晚上亲自下厨给他加菜。

萧奕喜出望外,忙不迭地说道:“我给你打下手!”

虽然每次萧奕一打下手,这顿饭就会变得一团糟的,但见他如此兴致勃勃,南宫玥还是欣然应道:“那好啊,你帮我切菜……”

两人说着说着,当下就要去小厨房,而就在这时,鹊儿匆匆来禀道:“世子爷,王爷遣了人来,让您现在过去一趟。”

萧奕毫不犹豫地挥手道:“不去。”

碧霄堂里自然都是以萧奕和南宫玥为尊,萧奕这么吩咐了,鹊儿立刻应着退了下去。当然她也不会和来人说什么“世子爷说不去”之类的话,只是含糊的表示,世子爷刚回来,还有些困倦等等。

紧跟着,镇南王又先后派了三拨人过来,一开始,鹊儿还能自行打发了,可是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她还是匆匆去了小厨房里,禀道:“世子爷,王爷说是为了开祠堂的事要与您商量。”

萧奕目光一凛,南宫玥嫁进来已经一年多年,从前困在王都倒也罢了,回了南疆后,开祠堂上族谱之事,自然而然的要提上来。在回到南疆后的第二日,萧奕就去找了镇南王,但被他匆匆应付了过去。萧奕懒得与他纠缠,正待自己去找族长办成这件事情的时候,又赶不及要去开连。

这才刚刚回来……

镇南王就要与他说祠堂的事?

“阿玥,我去去就来。”

南宫玥笑着应了,说道:“我等你回来用膳。”

萧奕的眉眼间满是柔和,又抱着她亲了一下,这才匆匆出了小厨房。

为了能赶紧回去用晚膳,萧奕急赶慢赶的到了镇南王在外院的书房。

待人禀报后,便走了进去,向书案后的镇南王抱了抱拳。

“父王。”

镇南王沉默地看着他,本来想萧奕这一趟去开连城估计还有的周折,没想到萧奕这么快就回来了。

只是,他都回来了,竟然没向自己这个父王请安,甚至一连三次去请都请不到,实在太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镇南王正待好好训斥一顿,就听萧奕先一步开口了,说道:“父王,您预备几时请族长开祠堂?”还不等他回答,便又自说自话地说道:“儿子查了,三日后是个黄道吉日,那天正好。”

镇南王板着脸望着他。

南宫氏!南宫氏!若不是为了南宫氏要上族谱,自己今日想必还请不到这个儿子了!

“父王。”萧奕皱了皱眉,隐忍道,“若您公务繁忙,没有时间的话,儿子不介意替您去见族长。”

镇南王不禁想起了小方氏的话,萧奕现在脾气越发乖张,他即然一心想着赶紧给南宫氏上族谱,若是自己拖延的话,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事来,倒不如随了他的心思便是。反正南宫氏是圣旨赐得婚,想休也休不了,早晚总得上族谱。

想到这里,镇南王好歹忍了下来,板着脸说道:“南宫氏虽嫁进我们王府已经一年多了,但本王对她的脾性不甚了解,本是打算着看上一年半载再上族谱。但你母亲说得是,你与南宫氏是皇上赐的婚,皇上的眼光本王自然是信得过,罢了,瞧在你母亲的面上,本王明日亲自去见族长,三日后开祠堂。”

小方氏提的?

萧奕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

镇南王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你母亲抚养你长大不容易,为了你们的事更费尽了心思,一片慈母情怀,偏偏得不到回报。你总是这样不孝,对得起你母亲吗?”

萧奕从小到大没少被骂,早就习惯了,懒洋洋地站在那里,心思已经飞到了另一边。

虽然开祠堂上族谱的事,最初是他提出来的,但是小方氏为何要“说情”呢?萧奕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她是真得“改过向善”了,必然有其目的!

但不管她有什么目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臭丫头上族谱。

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

为了不节外生枝,萧奕一句没回嘴的任由镇南王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好不容易,镇南王算是出了一口气,指了指椅子说道:“坐吧……你既去了一趟开连城,情况如何,还没有与本王回禀呢。”

萧奕不禁冷笑。

这一年多来,开连和府中的重建就没见父王操过心,现在倒是惦记起了开连城来,这是怕自己做得不周到“惹恼”了百越使臣?

以萧奕对镇南王的了解,他确信自己至少猜对了七分。

这么想着,他的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说道:“父王,开连城已经恢复了七八成,百姓陆续回归,重新安居乐业,相信恢复往日繁荣指日可待。”

镇南王看着萧奕的眼神有些复杂,虽然开连城现在不归他辖下,但是他又怎么可能真的对开连城的状况一无所知,尽管萧奕这逆子不学无术,不过他手下的人倒是有几分才干,把府中、开连两城管理得还算井井有条。只是那些人跟这逆子一样任性妄为,丝毫不顾大局!

他为了南疆安宁,才会向百越开放开连城通商,可程昱却置自己这个镇南王的命令于不顾,擅自闭锁城门,简直岂有此理!

萧奕对镇南王心中所想清楚的很,直截了当地说道:“父王,百越使臣已经回了百越,开放开连城之事就此做罢。”

就这么回去了?!镇南王难以置信地微微瞠目。

百越使臣回去了?没有开放开连城,百越的军队也没有逼境,这么说来,是这个逆子把这场战事给化解了?他到底与百越使臣说了什么?

镇南王拉不下脸再追问,只能把疑惑咽下。

他的表情越发的复杂纠结,一方面觉得长子确实是长大了,很多地方已经不需要再仰仗自己,而另一方面却又觉得自己身为父王的权威受到了挑衅……

镇南王理了理思绪后,冷声道:“阿奕,父王知道你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但是你身为世子,就当以大局为重,不可事事由着你自己的小性子,你做事只凭一时意气,不知道分寸,可曾想过你的一个决定,影响的是南疆……”

------题外话------

姑娘们,晚安。

明天老时间,早上9点30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