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塞人(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南王滔滔不绝地数落着,从萧奕好大喜功,到他不事民生,再到他好高骛远,只差没说他不配为这镇南王世子。

萧奕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地随便听着,心里正琢磨着一会儿回去后会有什么好吃的,一时间都好像有点饿了。

约莫说了一炷香后,说得口干舌燥的镇南王总算是消停了,喝了口茶,润润嗓子后,就把小厮叫了进来,吩咐道:“去把表少爷叫来。”

“是,王爷。”

小厮领命而去,萧奕半垂眼眸,藏住眼中的锐芒。

方世磊?

臭丫头刚刚还说了方世磊现在就住在府里,让她很不高兴。父王这是又想做什么呢?

萧奕不动声色,只是静静地等着。

没一会儿,方世磊便随着小厮过来了。本来他听说姑父镇南王传唤自己,心里很是兴奋,可是没想到的是书房里不只是镇南王在,连世子萧奕也在!

一看到萧奕,方世磊差点没脚软,脚下的步子停滞了一瞬,但是立刻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恭敬地对着镇南王作揖行礼:“见过姑父。”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

“磊哥儿,免礼。”镇南王露出和蔼的笑容,“你前几日来的时候,你奕表兄正好出门,你们表兄弟也多年不见了吧?”

方世磊面色更为难看,正想含糊的应一声,却听萧奕漫不经心地说道:“父王,我前些日子正巧遇上过磊表弟。”

“那倒是巧了。”镇南王朗声笑道,“既然你们表兄弟都见过了,那我就直说了。你磊表弟马上要去安抚司任安抚副使,我想着干脆就把他派到你的麾下,你身为表兄,也好照顾一点表弟。”镇南王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闻言,方世磊吓得差点没跳起来,让他到萧奕的麾下?一瞬间,那一日从踏云酒楼二楼摔下去的那一幕又浮现在他脑海中,当时吓得他裤子都湿了,幸好下面是个池塘,否则自己不止会摔胳膊断腿,甚至还会因为失禁成为整个骆越城的笑话!那他以后还如何出去见人?

萧奕则是似笑非笑,父王这是想往自己麾下塞人呢,还是想借着开祠堂的事打算让自己投桃报李?

可惜了,这事儿岂能让他如愿。

“父王,请恕儿子不能从命!”他直截了当地回绝道。

说着,萧奕还挑剔地瞥了方世磊一眼,不客气地嘲讽道,“这方世磊到底是文还是能武呢?文武皆不成,岂不是废物一个?儿子的麾下可不养废物!”

居然说自己是废物!?方世磊气得一股怒火从心口直蹿脑门,但很快又松了口气。这样也好,又不只是萧奕嫌弃他,他还不想去呢!要是真的去了萧奕那里,万一被这个纨绔世子给弄死了,那死了还是不是白死?

“你说什么?!”镇南王整张脸都黑了,硬声道,“你再说一遍?”

萧奕毫不避讳地看着他,淡淡地说道:“儿子的麾下不需要废物。父王,您若喜欢的话,就自个儿留着吧。”

“你!”

镇南王的脸色更难看了,每一次都是这样,他才觉得这个逆子好像长大了点,懂事了点,他就非要气死自己才甘心。

他气得又想拿鞭子,好不容易才克制住,没好气地往书房的门一指,声音阴沉至极道:“你给本王出去!”

萧奕早就想回去了,从善如流地站起身来,往门外走了几步,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对着方世磊说:“磊表弟,要不要哪天我们兄弟再去踏云酒楼聚聚?”他的眸中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那眼神仿佛一头盯上了猎物的豹子一般,吓得方世磊身子反射性得一缩。

萧奕耸了耸肩,悠哉地信步离去。

而他的身后,方世磊的两条腿还是瑟瑟发抖。

等萧奕从镇南王的外书房回到碧霄堂时,南宫玥早已经做好了晚膳,甚至还换了一身衣裳,洗去了满身的油烟味。

当萧奕一进屋子,丫鬟们就手脚利索地开始摆膳了。

萧奕一边坐下,一边迫不及待就把刚才发生在书房里的事说了,先说了三日后会开祠堂,接着便兴致勃勃地说起了方世磊,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她,求夸奖:“阿玥,看那个方世磊的表情,我估计着他今晚肯定会走!”

他这个夫君够能干吧?三言两语就把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赶走了!

他的一双桃花眼又黑又亮,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玥,南宫玥不由失笑,一时间眸中波光流转,潋滟清明,看得萧奕的眼都直了。

“阿奕,你真能干!”南宫玥毫不吝啬地夸奖道,拿起一旁的筷子,替他挟子一块糖醋排骨,“这是奖赏你的!今日我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萧奕美滋滋吃完了排骨,又两眼放光地看着这一桌的菜肴,确实样样都是他喜欢的……他的目光很快被桌上的一道点心吸引,只见那一颗颗软绵绵的团子外面裹着金灿灿的黄豆粉,可爱得让人有些不忍去吃。

是马打滚!

一瞬间,萧奕心中仿佛是吃了蜂蜜似的,甜滋滋的。臭丫头果然是对他最好了,他说过什么,他喜欢什么,她总是默默地记在心里!明明应该是他去宠她,明明是他更喜欢她,可是他却常常有一种感觉,好像被宠坏的人是自己才对……

萧奕一不小心就觉得眼眶有些发酸……不行,感动到哭什么的,实在不符合他英明神武的形象。

他若无其事地拿起筷子,闷头吃了起来。臭丫头费心为他准备这一桌,他可不能辜负了!

一时桌上风卷残云……眼看着萧奕连马打滚都吃得干干净净,一旁的南宫玥真担心他会积食,她不动声色地给了左手边服侍的鹊儿一个眼神,命她去准备一些消食的药茶。

鹊儿点了点头,就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虽然丫鬟们对世子爷用膳时的“豪迈”种种腹诽,却也不得不承认世子爷回来后,这碧霄堂才多了生气,这碧霄堂也才有了主心骨……世子妃笑得才多了起来!

两人刚用完午膳,鹊儿就抓着时机立刻奉上了消食的药茶,香甜的山楂味迎面而来,香得不像是药茶,反而更像是膳后的甜品。

萧奕没有在意地饮了大半杯,这时,画眉疾步进屋来了,身上还散发着一阵浓浓的药香味。

她先给两位主子屈膝行礼,然后便对南宫玥禀告道:“世子妃,百卉姐姐说药已经炒好了,请世子妃过去看看。”

“炒药?”一旁的萧奕微微挑眉,面露疑惑。

南宫玥执起他的手道:“我们一边走,一边说……”

两人携手往药房走去,南宫玥便把最近天气热得有些快,她担心夏日会有暑热,所以打算给军中制一些凉茶和解暑药丸的事一一跟萧奕说了……

她说话的同时,却见萧奕勾唇笑了,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那笑容不只是喜悦,似乎还透着一丝甜蜜,目光渐渐地变得灼热起来。

随行在身后的画眉真是巴不得消失才好,心道:小别胜新婚,这句古语说得还真是不错!

南宫玥奇怪地眨了眨眼,她好像也没什么情话啊。

待她说完后,萧奕这才乐滋滋地说道:“阿玥,我们俩真的是心有灵犀!”

见南宫玥一头雾水,他忙又道:“……我在开连城的时候,也正和程昱说起这件事,尤其是府中和开连两城的地势比周围还低,所以待到六七月的时候恐怕会有暑热……我当时就想着回到骆越城后和你还有外祖父商量一下有没有什么解暑良方,没想到你早就比我还快了一步!”

萧奕越说越是高兴,嘴角高高地翘起,心里只觉得他和臭丫头如此心有灵犀,果然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

话语间,药房已经在前方,其中散发出来的药味隔着好几丈远就能闻到。

南宫玥嗅了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百卉看来是快要出师了……”

这时,百卉闻声出来给南宫玥和萧奕行礼,福了福身道:“奴婢谢世子妃夸奖。”

百卉恭敬地挑帘请两位主子进了药房,药房里有些闷热,但是南宫玥满不在乎,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炒锅里刚炒好的药材上,仔细检查了药材的成色后,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百卉道:“今晚就开始熬吧。吩咐小丫鬟轮流看着火。我打算明早熬好以后,就送去给外祖父看看这新的凉茶方子。”

“阿玥,明早我和你一起去!”萧奕迫不及待地接口道,“到了骆越城后,我还没去看过外祖父呢。”

想着又可以和臭丫头两人一辆马车出游,萧奕就乐滋滋的,谁知道下一瞬他就听南宫玥又道:“还得叫上霏姐儿……画眉,你去月碧居和大姑娘说一声,看她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萧奕缓缓地眨了眨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为什么去外祖父那里还得叫上萧霏那家伙呢?!

南宫玥心中有几分无奈,这兄妹俩大概是前世的冤家吧。她便把萧霏打算施凉茶,然后韩绮霞主动请缨帮萧霏炮制药材的事一一给说了……

萧奕的表情随着南宫玥的叙述变得严肃不少,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想着以前那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萧霏,他也不得不承认萧霏她大不一样了。萧奕心中若有所触,深深地看着南宫玥。萧霏的改变都是因为臭丫头吧!

他一直不喜欢臭丫头花那么多心思在萧霏身上,但心底也知道臭丫头之所以愿意付出这么多心血,都是因为萧霏是自己的妹妹,是为了自己!

他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南宫玥,对自己说,好吧,为了臭丫头,他以后就勉强对萧霏那家伙好一点吧……

两人在药房里待了一会儿,南宫玥想着萧奕才刚风尘仆仆的回来,都还没好好休息的,就赶紧把他赶回去睡觉。

刚回屋里,萧奕和南宫玥就得到消息,方世磊借口祖母身子不适向小方氏提出了告辞,迫不及待地就搬回方府去了。据说走的时候,他着急极了,还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跤,摔了个五体投地……王府的下人都夸方表少爷真是太孝顺了!

鹊儿绘声绘色地讲述着,方表少爷刚离了王府就被人发现在百花楼里与新来的花魁“谈诗作赋”,于是所有人恍然了:原来是这个“孝顺”啊!

下人们之间的这些窃窃私语,自然不敢在小方氏面前谈及,小方氏只当自己的侄子是真得孝顺,非常的欣慰,只想着改日再在萧霏面前好好夸夸,一定能让女儿回心转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