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娇妾(三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林宅出来后,萧奕便拿着制好的凉茶和方子打算去骆越城大营,他需要和田禾以及几位军医商量一下备药的事,这不单单只是备药,还涉及到军饷。

萧奕麾下的一军,田禾只能凭着自己一张老脸,从镇南王那里要来最最基本的军饷,但这也不过是保证一些基础训练和粮草不中断而已,其余的就得靠萧奕自己来掏银子了。

这凉茶说来便宜,可要供养一只几万人的军队,就不是那么便宜的了。

这一笔军饷支出,显然镇南王是绝对不肯掏的。

萧奕本还觉得自己挺能赚钱的,这才不过刚回南疆,银子还不见赚呢,就要一笔笔往外花……萧奕不由暗暗琢磨着昨天收到的那些贺礼卖出去能换多少银子……

想得头痛,萧奕干脆就懒得想了,他与南宫玥说了一声,又命护卫好生护着,就策马去了军营。

南宫玥和萧霏则同乘一辆马车打道回府。

马车上,晒了半天药的萧霏小脸上被晒出了一片桃花般的红晕,看来少了几分平日的清冷,多了几分生机勃勃的烟火味。

“大嫂,我感觉今天好像又更热了,本来我是想着慢慢来,等五月底的时候再施凉茶,可是现在觉着得提前才行。”萧霏条理分明地说道,“大嫂,北城门口往来的客商、路人多些,我想先在北城门外摆一个摊子……”

萧霏显然对这次施凉茶的事非常上心,现在说起章程来,已经是头头是道。

南宫玥思忖着说道:“不如搭一个茶寮吧。若凉茶要施得久,总不能每次都在府里煮完后才带去,一来恐时间不够,二来也来来回回的也太麻烦了一些。若是有一个茶寮的话,可以在茶寮的隔间里来煮茶,在外面施茶,如此一来,可以方便不少。而且,夏时,恐怕日头会更毒,茶寮也能让人歇歇脚。”

“大嫂说得是!”萧霏一边崇拜地看着她,深觉自家大嫂果然聪慧,只可惜偏偏嫁给了笨大哥!

“霏姐儿,我也想凑个份子,你看如何?”

“好啊!”萧霏欣喜地说道,“大嫂与我一起当然好。”

南宫玥笑了,说道:“等回去后,我让画眉给你送五百两银票去。”

“谢谢大嫂!”

萧霏正愁自己的一百两银子会不太够用,现在可好了!

话音刚落,萧霏便立刻想到了,大嫂其实是怕自己银子不够,才会借着要用凑份子的方式给自己贴补银子吧。想到自己当日与母亲说想要施凉茶,母亲只当自己犯了傻,一直说自己是王府的大姑娘,就应该要金尊玉贵,那些贱民中不中暑的与她何干。

当时,萧霏的心就凉了,没有把她的想法再往下说,福了福身便告退了。

相比之下,大嫂不但陪她去买药材,又替她改药方试凉茶,现在还要贴补她银子……

大嫂真好!

说话的同时,马车的速度开始缓了下来,两人想着王府也差不多该到了,谁知道紧跟着马车竟然完全停了下来。

百卉挑开帘子,正想问车夫,就听外面的车夫一脸为难地说道:“百卉姑娘,王府门前围了不少人,马车一时过不去……”

百卉微微蹙眉,镇南王府可是南疆的土皇帝,难不成还有人敢来王府闹事?

她转头对南宫玥道:“世子妃,奴婢下去看看。”

南宫玥微微颌首:“去吧。”

百卉下了马车,只见王府门口熙熙攘攘地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都对着王府门口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百卉艰难地往人群中挤去,便听前方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大哥行行好吧!让奴见见萧大姑娘吧。奴今日就是特意带着孩子来给萧大姑娘敬茶的!以后奴一定会好好孝敬萧大姑娘和方公子的!”

这什么跟什么啊?!百卉好不容易挤到了人群中心,但见王府的门口跪了一个窈窕的青衣女子和一个三四岁的小女童,那女童哇哇地啼哭着……

门房一脸的为难,百卉正要上前问个究竟,却见齐嬷嬷步履匆匆地出来了,对那门房道:“让那女子进来……这样,成何体统!”

立刻就有三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出来,半拖半拽地把那女子和女童从角门拉进王府去了。

四周围观的人还不肯散去,亢奋地交头接耳道: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那你还看不出啊,一定是王府的大姑娘与那什么方公子订了亲,而那方公子早有娇妾为伴!”

“这么说是那萧大姑娘容不下人?”

“哎,左右不过一个妾,萧大姑娘也太想不开了吧?”

“……”

这时,门房已经出来赶来,趾高气昂地嚷嚷着:“还不都赶紧散了去!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们随便可以围观的地方吗?”

人群渐渐散去,百卉也回了马车上。

马车“哒哒”地继续前行,进了东街大门,马车中,百卉把刚才的所见所闻一一禀告。

一时间,马车内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了萧霏身上。

听百卉说那秀儿满口的“萧大姑娘”不绝于口,桃夭简直快气疯了,脸上气得一阵青一阵白,对萧霏道:“姑娘,她……她口中的方公子莫不是磊表少爷?”这磊表少爷和姑娘的婚事还八字没一撇,只是夫人似乎有那么点意思,这个叫秀儿就跑来王府门口闹事,那算是什么回事啊!被秀儿这么一闹,姑娘以后还如何嫁人!

桃夭担忧地看着萧霏,萧霏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心中又羞、又气、又恼,她为人一向光明磊落,却不想一世清名就被方世磊给牵连了!

南宫玥也是面色微冷,想起之前确实曾经调查到方世磊养过外室、养过戏子,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生了一个孩子,还敢带着孩子找到王府来,确实是心计颇深。

“霏姐儿,我们先回府再说。”南宫玥拉着萧霏的手安抚道。

两人没有走王府的正门,而是绕道东街大门进了碧霄堂。

下了马车,就见柏舟已经候在那里了。

一见主子回来,柏舟急急地迎了上来,小脸惨白,禀告道:“姑娘,刚才,刚才……”柏舟羞恼万分,欲言又止。

南宫玥正色道:“事情我们大概已经知道了。柏舟,你可知那女子是谁?她和孩子现在又在哪?”

柏舟稍稍松了口一气,飞快地答道:“世子妃,奴婢亦不知道那女子是谁,她和那孩子被带去夫人的院子了。”

“霏姐儿,”南宫玥看向萧霏又道,“此事最好快点解决了,我们就去母亲那里会会她!”

萧霏脸色僵硬,因为生气,她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拢成拳。闻言,她点了点头,说道:“好……”

萧霏的年纪毕竟还小,从前又一直在深闺之中,每日除了琴棋书画,不闻身外事。如今乍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失态已是难得了。

南宫玥挽着她略显僵硬的胳膊,柔声道:“放心吧,没事的。你若是不想去的话,就别去了,在这里等我回来。”

萧霏咬住了下唇,咬牙道:“不!我要去,我要去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好。”

南宫玥没有再多说什么,在她看来,这件事既然与萧霏有关,萧霏能够亲自去面对才是最好的。

南宫玥带着她从碧霄堂赶往小方氏的院子,一进正院,就见那青衣女子和女童跪在院子里的柳树下,齐嬷嬷正站在母女俩正前方,不屑地训斥着:“……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玩意儿,让表少爷乐一乐就算了,还胆敢跑到王府来闹事,破坏王府和我家姑娘的名声!你知不知道我们夫人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这位嬷嬷,奴真的没有一点奢望,奴给您磕头了,奴只想见一见萧大姑娘,给姑娘请个安,敬杯茶。”而那女子不住地往地上磕着头,一下比一下重,没一会儿额头上已经青紫一片,还隐隐地渗出血迹,鲜血和泥沙混合在一起,看着楚楚可怜。

偏偏她面对的是齐嬷嬷,齐嬷嬷冷笑了一声,正欲再斥,却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走入院子里,傻眼了:“世子妃,大姑娘……”怎么会这样?大姑娘和世子妃不是一早就出王府了,怎么偏偏在这时候回来了?

闻言,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异芒,转身朝萧霏和南宫玥看了过来,只见她约莫十八九岁,面容秀美,她的容颜并不算是绝美,但是一身肌肤细腻无瑕,肤如凝脂,白里透红,几乎比那上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一双雾蒙蒙的黑眸看来娇弱可怜。

女子本不认识萧霏,但听到齐嬷嬷的称呼,又见来人一个梳着妇人的发式,而另一个才是姑娘家,立刻就认准了。

“萧大姑娘,”女子飞快地朝萧霏的大腿扑了个过去,凄楚地高声喊道,“求姑娘行行好,求求您给奴和孩子一条生路吧!”

“娘!”那女童哇哇地啼哭着,哭得一张圆圆的小脸上红彤彤的,可怜极了。

萧霏被那女子如狼似虎的一扑惊得一时没回过神来,若是普通的姑娘家怕是要被对方给得逞了,偏偏萧霏身旁还有一个百卉,百卉如闪电般出手,一把拎住了女子脖后的衣领,不客气地往旁边一推,冷声警告道:“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齐嬷嬷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若是让这贱人冲撞了大姑娘,那夫人不定会如何雷霆震怒!

齐嬷嬷一个眼色,立刻就有两个一左一右地待命,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那女子,随时准备上去拿住她。

南宫玥冷冷地瞅着那女子,大概也知道对方在玩什么花样了,拂了拂衣袖,淡淡道:“这位姑娘不知道姓甚名谁,想要见我家大姑娘总要有个名讳,姑娘莫不是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见我们王府的大姑娘呢?”

女子狼狈地摔在了地上,眼中闪过一抹羞恼。

她深吸一口气,很快咬牙冷静了下来,可怜兮兮地膝行到女童身旁,抱着她嘤嘤地哭了起来:“姑娘,奴名叫秀儿。这是奴的女儿小莲。姑娘,奴已经跟了方公子五年了,这些年都尽心伺候,只求服侍在公子身旁,不敢有一丝奢望。奴知道公子很快就要和萧大姑娘成婚,奴也不敢和萧大姑娘争宠,奴只求可以萧大姑娘可以给奴一个名分,奴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服侍公子和萧大姑娘的!”

“方公子?”南宫玥仍旧是微微笑着,问道,“不知道是哪位方公子?”

秀儿含羞带怯地微微垂眸,声若蚊吟:“乃是方家六公子。”

方家的六公子,就是方世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