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外室(四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姑娘是方家六公子的屋里人啊!”南宫玥突然笑了,然后声音变冷,“你既然是方家的人,干嘛来我们王府闹事?我们大姑娘与方家六公子无媒无聘,难不成你是想说我们王府的大姑娘和方六公子私相授受?!”

一瞬间,秀儿的小脸上血色全无,然后挺直了腰板道:“世子妃给奴安下如此的罪名,奴可担不起!明明就是方公子告诉奴他就要和萧大姑娘定亲了,所以奴才特意来给未来的主母请安……”

“本世子妃没空听跟你在此推诿狡辩!”南宫玥不客气地硬声打断了秀儿,“究竟如何,把你送去方府,问一下方三夫人便知。本世子妃倒是要问问方三夫人是如何管的家!竟然让方六公子的屋里人闹到王府来了!”

南宫玥口中的方三夫人便是方世磊的母亲。

“世子妃,奴……奴不是方府的人……”秀儿眼泪汪汪,她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不可闻。

不是方府的人,那就是外室!

这外室无名无分,连公子屋里服侍的通房丫鬟都还要不如!

四周那些婆子丫鬟的眼中顿时带上了几分轻蔑,也就说这叫秀儿的要么就是被方世磊包养,要么就是舔着脸贴上去的呗!

秀儿只觉得那些下人的目光像一道道利箭般,刺得她痛彻心扉。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磊郎做事瞻前顾后,一直都不肯给自己一个名份,她总不能永远这样无名无份等下去。

自己可不是像那些好命的姑娘家,只需要坐等着,自己是好不容易才走到今日的!

“不是方府的?”南宫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既然如此,你不去求方三夫人,为何跑到王府来?莫不是以为我们王府比较好欺负?!”

“奴……奴……”秀儿连连磕头,楚楚可怜地说道,“世子妃,奴实在是走投无路,才来求萧大姑娘啊!奴的孩子都一日日大了,总不能让别人笑话她是没爹的孩子,将来她还要谈婚论嫁啊!”

说着,她突然咬了咬牙,一把抱起了那女童,朝一旁的池塘扑去,“反正奴也没有活路,就让奴和女儿死在这里吧!”

那女童原本还在哭,但这时,仿佛是被吓懵了,发不出一点声音。

四周的婆子们一直观察着秀儿的一举一动,哪里会由着她在王府投湖,忙一左一右地把她给架住了,那秀儿撕心裂肺地哭喊了起来,仿佛受了莫大的冤屈似的!

“既然她想跳,那就由着她跳啊!”小方氏的声音突然自正堂的方向传来,只见一身丁香色妆花褙子的小方氏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到院子中,一双锐眸冰冷地打量着秀儿,心里琢磨着:这个贱婢如此会折腾,还是应该在女儿过门前除掉了,也免得脏了女儿的手!

秀儿被小方氏看得浑身剧烈地一颤,她来王府前,心里想着萧大姑娘年纪轻,又未过门,脸皮薄,自己只需要好说一番,就能达成心愿……可是王妃不同!王妃就是弄死自己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人!

谁想,下一刻就听南宫玥温和地说道:“母亲,儿媳倒觉得这有些不妥。”

秀儿又松了一口气。

“母亲,刚才外面的人都看到这秀儿进了王府,若是她死在王府里,那大妹妹的名声岂不是永远也说不清了?”南宫玥冷笑着道,“这位秀儿姑娘既然想跳湖,我们拦得了一时,也拦不了一世,干脆就绑了,丢到方府去,让她去方府跳!也免得外面说我们王府逼死民女!”

秀儿的心又猛地提了起来,一惊一乍,直到此刻才意识到,在这些贵人的眼中,自己的命是真的不值一提!

小方氏虽然不喜欢南宫玥,但是一旦涉及到女儿的名声,也是面色一凝。

架着秀儿的两个婆子一时看看小方氏,一时看看南宫玥,不知道该听谁的。

这时,萧霏突然看着秀儿出声问道:“秀儿姑娘,我且问你几句话,你可是我磊表哥的外室?”

一时间,满院子寂然,谁也没想到大姑娘会如此直接地把“外室”这个词说出口,但细细一想,那好像也附和大姑娘一贯的性子。

秀儿的脸上羞窘极了,只觉得对方是在羞辱自己,可也只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跟着,萧霏一本正经地又问:“那可是我磊表哥强迫于你?”

“当然不是!”秀儿急忙脱口而出。

小方氏眯了眯眼,沉声道:“霏姐儿,你表哥怎么会是这种人!?”

萧霏没有去看小方氏,她一双清冷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秀儿道:“秀儿姑娘,且不说我与磊表哥到底有否婚约,你既然是心甘情愿地做了磊表哥的外室,为何今日要到王府来寻死觅活?莫不是以为我好欺负?!”

她的声音越来越冷,无形间就散发出一股迫人的气势,震慑得那个秀儿说不出话来。

“女子的清誉何其重要,关乎一生,你污我的清誉便是意图谋害我的性命,就是今日你赔上性命亦无法挽回!……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你性命,一条狗咬了我一口,我总不能咬回去吧?你怎么说也是磊表哥的人,今日我就把你送去方府,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萧霏缓缓地说着,每一个字都振聋发聩,周围静悄悄的。

“姑娘饶命,奴……”

秀儿还想求饶,但是萧霏已经不想听下去了,一个手势示意,几个婆子便把那秀儿和她的女儿给拖走了。

四周的奴婢们都悄无声息,看着低眉顺目,其实都心潮澎湃,看着现在的趋势,怕是大姑娘和方家表少爷的婚事要出变故了……下人们都几乎迫不及待地想找人去聊聊今儿关于秀儿姑娘的二三事了。

秀儿母女走了,院子里又寂静了下来。

“母亲,”萧霏的目光又看向了小方氏,“我想与您进屋谈几句。”

接下来便是她们母女之间的事了,南宫玥体贴地说道:“霏姐儿,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南宫玥走后,萧霏便与小方氏一起进了正院的东次间,把屋子里的下人基本都遣开了,只留下齐嬷嬷和桃夭在一旁伺候。

“母亲,”萧霏一坐下后,便单刀直入道,“您是不是还是没改变主意,仍想把我许配给磊表兄?”听刚才齐嬷嬷对那个秀儿所说,很显然,根本就没觉得那秀儿是什么问题,齐嬷嬷是小方氏的亲信,她的态度自然也代表着小方氏的态度。

小方氏心里真是把那个秀儿给怨死了,女儿本来就对这门亲事不太满意,今日这一出等于是雪上加霜。

小方氏理了理思绪,柔声道:“霏姐儿,你年纪还小,本来母亲不想这么早就与你说这些,但是像秀儿这样的,说难听点,连个玩意儿也称不上。你表兄也是年纪小,才会被那狐媚子一时迷了心,但是既然他没将那秀儿带回方府,便说明他心里还是有分寸的。这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你看你父王……那些个贱妾不过是玩意!你要记住你是王府的大姑娘,是正室,任何一个狐媚子都越不过你!若是谁敢不听话,打发也罢,去母留子也罢,还不都是你一句话的事!”

萧霏微垂眼眸,曾经,她也觉得母亲说得不错,因为父王母亲也好,她所认识的其他的府邸也好,男人们一个个都是左拥右抱,又是姨娘又是通房……

可是——

萧霏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上午在林宅时的情景,浮现起大嫂使唤着大哥而大哥却甘之如饴的一幕幕。

当时那种羡慕的感觉再一次萦绕在心头,她,也想要像大哥大嫂那样!

那才是书里面说的“鹣鲽情深”吧!

“母亲,我是绝对不会嫁给磊表兄的!”萧霏的声音清亮坚定,“磊表兄与秀儿姑娘私相授受,是为品德有亏;生了女儿,却任由其女被人耻笑,是为不慈。实在难为良配!”

说着,萧霏站起身来,福了福身道:“母亲您且好好想想,不要因为磊表兄是舅父之子,您就有失偏颇。女儿先告辞了!”

小方氏面色阴晴不定地坐在原处,把账全算在了那个秀儿身上!

与此同时,秀儿和女儿小莲已经被送到了方府的三房,方三夫人从小方氏派去的人口中知道了怎么回事,气得差点没吐血。

她也想狠狠地教训那个秀儿一顿,可偏偏儿子方世磊就吃那小贱人的那一套。

这不,秀儿这才刚被送到,方世磊就闻讯而来。

“磊郎!”秀儿一见方世磊,晶莹的泪水便自眼眶中滚落,楚楚动人,“奴……奴是不是错了?奴只是想去拜会一下萧姐姐,求姐姐能容下我们母女……奴也没想到姐姐会如此生气。磊郎,你相信奴,奴真的只想是想陪在你身边而已。”她执起一方白色的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花,“磊郎,你放心,奴不会连累磊郎的大好亲事的,奴,奴和小莲这就离开南疆,离得远远的……”

说着,她抱着女童小莲哀伤地痛苦起来,那女童也哇哇啼哭了起来,叫着:“爹!娘,我要爹!”

娇妾如此通情达理,女儿又如此乖巧可爱!方世磊看得一阵心痛,他一个堂堂男子汉,难道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也护不住吗?

“母亲!”方世磊咬了咬牙,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您就让儿子留下秀儿和小莲吧。怎么说小莲也是您的孙女啊!”

闻言,秀儿暗喜:虽然没能哄得萧大姑娘答应差点让她慌了神,但是还好,事情都闹出来,磊郎总算不再避过不谈了……是妾又如何,只要她能拢住磊郎的心,萧大姑娘嫁进来也讨不了好。

不过是一个庶孙女而已!方三夫人心里不屑地想着,她想要抱的是儿子和萧霏生的嫡长子!

这个贱人!方三夫人淡淡地瞥了秀儿一眼,眼中闪过一抹阴狠。她当然知道秀儿在玩以退为进的把戏,这等子戏码她也见多了!只是这秀儿确实有几分本事,想当年,方三夫人以为儿子过了新鲜劲,自然不会再理会这秀儿,谁知道这狐媚子竟然迷惑了儿子近五年,还生下了一个女娃。如此,他们便更难分开了!

再者,也许这贱人这一回阴错阳差地帮了他们一把也说不准!

方三夫人微微眯眼,然后道:“磊哥儿,你若是想要我同意收下这秀儿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方世磊面露喜色,忙道:“母亲请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