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威胁(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三夫人母子俩狼狈地走了,萧奕用眼角妩媚地斜了南宫玥一眼,仿佛在说,怎么样?我厉害吧?

南宫玥对他眨了一下眼,给了一个崇拜的眼神,看得萧奕顿时心都化了。

赶走了方三夫人母子,南宫玥和萧奕也觉得没必要在正院久留,默契地就要告辞,就见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形大步朝这边走来,步履生风,四周的奴婢们见了一个个都是屈膝行礼:

“见过王爷!”

来的正是镇南王。

镇南王的面色不太好看,他是得了萧奕在正院胡闹的消息,匆匆地赶过来的。

小方氏心里有些惋惜,要是镇南王再早来一步就好了,看萧奕和南宫氏还敢不敢胡来!

不过也不算太迟!

“见过王爷!”小方氏忙上前行礼,急切地对着镇南王告起状来,“还请王爷为妾身和霏姐儿做主啊!”

小方氏委屈地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从南宫玥说的“长嫂如母”,到她命令丫鬟大闹,再到后来萧奕来了气走了方三夫人母子……

她倒是没敢说自己打算和方三夫人交换庚帖的事,毕竟霏姐儿是王府的嫡长女,她的婚事还是得由镇南王来做主的……虽然小方氏可以确认,只要自己提了,镇南王就一定会应下。

小方氏说得两眼含泪,拿出一方素净的帕子,拭了拭泪花。

萧奕和南宫玥看着她在那边唱作俱佳的申着冤,谁也没有出言阻止,因为他们都知道,对于镇南王而言,他们哪怕说上一百句都抵不上小方氏一句,那还浪费什么口舌。

“王爷,”她凄楚地看了南宫玥一眼,“妾身真不知道世子妃是何用意,霏姐儿和磊哥儿青梅竹马,两家又是知根知底的,方三夫人前来提亲,妾身本来也是想先与王爷商议一下,没想到世子妃直接就把人给赶走了。”

随着小方氏的述说,镇南王不由得想起了昨日的事,微微眯眼。

昨晚萧奕拒绝了自己把方世磊安排到他麾下的命令,难道说也是因为南宫氏在他面前说了方世磊什么?

镇南王越想越觉得是如此,萧奕已经多年没见过方世磊,若不是南宫氏挑拨,他又怎么会对方世磊心生恶感?!……只是南宫氏为何要破坏霏姐儿和方世磊的亲事呢?莫非是怕方家会因为会这次的两家联姻而与萧奕更加疏远,反而亲近起栾哥儿来?

一定是这样的!

镇南王眯起了眼睛,这南宫氏,亏自己之前还被她蒙骗,觉得她识大体呢,一切都不过是装出来的罢了!小方氏没有说错,她就是一个刁妇,整天在府里搅风搅雨,闹得不得安宁!

哼!他们以为阻止了磊哥儿和霏姐儿的婚事,就能让萧奕的世子位安稳了吗?

做梦!

这南疆,这镇南王府的主宰是自己这个镇南王!

圣旨赐婚又如何?自己有的是法子可以拿捏他们!

“南宫氏。”镇南王冷冷地看着南宫玥,厉声斥道:“你如此不贤不惠,根本就不配入我萧家的族谱!照本王看,后日的祠堂不开也罢。”他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威胁。

什么?!不开祠堂?!小方氏惊得差点没跳起来,这怎么行呢?自己筹谋了这么久,如果临时不开祠堂,那岂不是白费心机?!

萧奕本冷冷地在看戏,闻言顿是大怒,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了,“父王!”身上弥漫着难以抑制的戾气。

“阿奕!”南宫玥忙出手拉住了他,在他的掌心轻轻的搔了一下,柔声道,“……不可忤逆父王,我们回去吧。”

无论如何,她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事情不宜再闹大下去。到此为止才是正理,再纠缠下去反而不智。

南宫玥的一个小动作,一瞬间就把萧奕心头的怒火平复了下来,化为了绕指柔。

南宫玥拉了拉萧霏,若无其事地说道:“父王,母亲,我们先告退了。”

她目光平静,哪怕是被当面斥责,又得知自己上不了族谱,脸色也丝毫没有变化。而现在,她更是以最最标准的仪态,端端正正地行了福礼,这才拉着萧奕走了出去,一举一动皆是气度不凡。

“你看看他们俩!”镇南王气急败坏地向着小方氏抱怨着说道,“本王还没有让他们走呢,这简直就没有把本王放在眼里。现在没上族谱就这样,一旦上了族谱,他们只怕会更加嚣张无度!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小方氏有些欲哭无泪,她本来是给南宫玥挖了一个坑,却偏偏把自己给埋进去了!

现在镇南王正在气头上,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故作温婉地在胸口轻抚着,替他顺气,口中则宽慰着说道:“王爷,您息怒,阿奕和他媳妇也只是太焦心,生怕会影响到他的世子位……哎,其实栾哥儿真得没有这个意思……”

“就是这南宫氏。”镇南王气急道,“若不是南宫氏挑拨离间,这逆子又岂会忤逆到如此地步?!本王就知道,皇上又岂会真得把品性好的姑娘许给萧奕,偏着逆子被南宫氏的美色给迷惑了!本王这次就不让她上族谱,有本事她上折子去王都告本王一状!本王就不信皇上会为她做主!”

小方氏头痛了,镇南王这一拧起来,还是真难哄……

而另一边,萧奕已经带着南宫玥出了正院。

他们拐过了一条抄手走廊,一路沿着花园的石子路往碧霄堂的方向走去。

萧奕的心里很不好受,有内疚,有愤怒,他看似一汪平静的幽潭,实际上,潭水的深处,无数漩涡正如同一道道龙卷风一般肆虐着,不知道何时会爆发出来。

他紧紧地握着南宫玥的手,嘴唇紧抿,一直没有说话。

仿佛能够感到他此刻的戾气,在花园走动的下人们纷纷的避开了他们,连头都不敢抬。

“阿奕。”南宫玥温和的声音打破了四周的沉寂,她拉着他的手摇了摇,浅浅一笑,说道,“上族谱的事不急。这种事儿,咱们越是着急,父王就越是觉得这是拿捏咱们的法子。”说着,她眉梢微挑,故作张扬地说道,“本郡主可是皇上所赐,上不上族谱又如何?”见萧奕还是一脸愠色,南宫玥拉着他站住了脚步,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大不了我们以后另开一族,等我们老了以后,你和我就是老祖宗了。”

分家容易,分支立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南宫玥只是想哄他开心,没想到反而听得萧奕眼睛一亮,立刻点头,说道:“臭丫头你说得是!当年祖父不过区区白身,连饭都吃不饱,也就是凭他的赫赫战功才立下了萧家的门楣。我萧奕虽比不上祖父,但凭着自己也能打下一片天地!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欺负你的,谁都不行……”

在旁人的耳中,萧奕的这番话根本就是狂妄之言,但南宫玥却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得到!

他有着雄心壮志,他比任何人都要出色!

“好。”

这个“好”字,在萧奕的耳边绽开,他的笑容更加灿烂,一双桃花眼璀璨的宛若星辰一般。

臭丫头是真得相信自己能够做到,从来都不会有人像她这样,毫无保留的相信自己,无论自己说什么,她都会信。

他真的真的,最最喜欢她了!

南宫玥紧紧握着他的手,笑吟吟地说道:“我们回家吧。”

回家。

是啊……

镇南王府才不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家在碧霄堂。

等两人回到碧霄堂时,萧奕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了,南宫玥让人上了宵夜,陪着他一同用了一些。

他们正吃着,一个小丫鬟突然来禀说,大姑娘来了!

不一会儿,萧霏就被引进了宴息间。

“霏姐儿,”南宫玥笑吟吟地冲着萧霏招了招手,“我和你大哥正在吃宵夜,你可要也吃一点?”

萧霏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复杂。

她这么晚还来打扰南宫玥和萧奕是因为刚才听说了发生在正院的事。镇南王威胁不让南宫玥上祖谱的事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王府。

萧霏既担心,又内疚,便立刻赶来了碧霄堂。

谁知道却看到一个笑容满面的南宫玥,而且她的笑容还不像是强装出来的……

可是无论大嫂在不在意,终究是因为自己才连累了大嫂!

大嫂为自己做了那么多,那么多……自己不但没帮上她的忙,反而还害了她!

“大嫂,对不起……”萧霏内疚地说道,羞愧得几乎无法与大哥大嫂直视。

她定了定神后,毅然地抬眼道:“大嫂,我去找父王说清楚!”

她必须让父王知道是她不想嫁给磊表兄,跟大嫂没有关系,大嫂只是想要帮助自己!

“霏姐儿!”

“萧霏!”

南宫玥急忙出声叫住萧霏,却见萧奕也站起身来。

两人的目光齐齐地看向了萧奕,萧奕淡淡道:“不必了。这件事我和你大嫂自有主张!”

“可是……”萧霏仍旧是眉宇深锁。一切都是源于她,她又怎能自私得能置之不理?!

“霏姐儿,”南宫玥上前拉住拉住了萧霏的右手,柔声道,“相信我和你大哥,这件事你不要插手。”说着,她笑了,笑得两眼弯弯,故意压低声音道,“霏姐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刚才把你的庚帖拿来了……”刚才在正院的时候,她趁着小方氏的注意力被镇南王转移,把萧霏的庚帖给了百卉让她悄悄藏起来,带回了碧霄堂。

萧霏双目微微一瞠,没有庚帖的话,母亲就暂时不能给她定亲了。

南宫玥得意地对萧霏眨了眨眼,“霏姐儿,你的庚帖就暂时放在我这里,你就放心吧。”

萧霏的眼眶一酸,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但她终究还是忍住了。大嫂为她做的,她会铭记于心!

萧霏被南宫玥拉着陪着他们用了些许夜宵,然后就告辞了。

萧奕看着萧霏离去的背影,低低地咕哝了一句:“阿玥,你总算没有白疼萧霏那丫头!”萧奕当然知道南宫玥在萧霏身上费了多少心神,幸好萧霏没有让臭丫头失望……好吧,虽然萧霏总是缠着臭丫头很讨厌,但他承认她还算够格做他萧奕的妹妹!

南宫玥嘴角一翘,脸上绽放出和煦的笑容,比今夜皎洁的月光还要美丽。

“我的眼光,自然是不错的,你说是不是?”

南宫玥歪着螓首,对着萧奕眨了眨眼,那表情仿佛在说,你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那是自然!”

萧奕也笑了,笑容灿烂如旭日,并用力地点了点头,那副洋洋得意的表情似乎是在说:我自然是最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