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断袖(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骆越城中的方宅,方世磊正在方三夫人的院子里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了。

“母亲,儿子求求您了,您就留下秀儿了。”方世磊缠着方三夫人一会儿奉茶,一会儿捶背,殷勤得不得了。

前晚,方三夫人气冲冲地带着方世磊回了方宅后,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说是要送走秀儿和小莲,只给秀儿母女三天的时间收拾行李。

这三天转眼就过去了大半,明日秀儿就要走了,秀儿自然是不甘心,昨晚带着女儿小莲跑到方世磊那里,好一阵耳鬓厮磨,终于劝得方世磊来找方三夫人为她说情。

这方宅之中发生的事如何瞒得过方三夫人的耳目。

她懒洋洋地饮了一口儿子奉的茶,冷冷道:“磊哥儿,娘可是早就跟你说好的,如果你能娶了你霏表妹过门,娘就允了那个秀儿开脸,可是现在呢?”

想起这事,方三夫人的火气又上来了,当日,她还想着秀儿去镇南王府这一闹虽然缺德,但是没准还错有错着,为着萧霏的名节,镇南王和小方氏一定会将婚事的加快,谁知道偏偏跑出了萧奕和南宫玥这两个程咬金,坏了他们的好事!

说来说去,还是要怪那个秀儿做了多余的事!

只差那一步,她的儿子就成了镇南王府的女婿了,那以后在方氏一族中还有谁敢小看他们这一房!

“娘,”方世磊陪着笑脸道,“虽然说前天奕表兄和世子妃出来作梗,但您看,姑母总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有姑母在姑父面前说好话,这婚事也必然是能成的,只是多费些时日罢了。”方世磊好声好气地说着好听话。

方三夫人仔细一想,也正是这个理儿。一旦镇南王发话,萧奕和南宫玥难不成还能因为萧霏的婚事忤逆他们的父王不成?

方三夫人面色稍缓,放下手中的茶盅,缓缓道:“磊哥儿,反正只要你一日娶不到你霏表妹。你那个秀儿就别想过门。你若是想要如愿以偿,就对你霏表妹多下点功夫!不是娘为难你,你自己想想,我们方家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哪有正妻未过门就纳妾的道理……”

方三夫人滔滔不绝地说着,方世磊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心神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就在这时,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嘴里嚷着:“夫人,不……不好了!”

方三夫人眉头一皱,正要好生斥责那小丫鬟几句,就听对方继续道:“有一个小公子到我们府门口闹事,说……说是六少爷对他始……始乱终弃!”

小丫鬟一说完,就噤若寒蝉,不敢抬头去看主子。

小公子?

始乱终弃?

这什么跟什么啊!

方三夫人气得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乱跳,对着那丫鬟骂道,“那你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找人把那个泼皮给赶走!”

说着,她眯眼看向了方世磊,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也太胡闹了吧?平日里逛逛青楼什么的也就算了,居然连小倌也玩?!

方世磊一脸无辜地看着方三夫人,委屈地叫道:“母亲,那不关我的事!”他喜欢的是娇滴滴,软绵绵的姑娘,哪会跟男人……

到底是谁在整他?!

“是,夫人!”小丫鬟急匆匆地又退下去了。

此刻方宅的门口,那是热闹得好似菜市场一般,层层叠叠,简直比庙会还要热闹。

人群的中心,一个身穿月色衣袍的少年正跪在冷硬的地面上,但见他瓜子脸,容貌清秀得比姑娘家还要柔美几分,此刻是泪眼朦胧,哭得楚楚可怜,对着那门房哀求道:“大哥,求求你了。让我见见磊哥哥吧!我对磊哥哥是真心的……就算磊哥哥娶了妻子,我也甘愿为奴照顾他们的,你去帮我说说好话,让磊哥哥别离开我……”

心慌意乱的门房不知道这少年到底是来找茬的,还是自家少爷真的在外头惹了奇怪的桃花债。门房只能色厉内荏地嚷道:“小哥,你是认错人了。赶紧走吧!否则我要报官了……”

“不见到磊哥哥一面,我是不会走的。”少年跪在那里坚定地说道。

门房是头都大了,眼看着四周的人越围越多,一个个都对着他们方宅指指点点:

“没想到这个方少爷原来喜欢男人的啊!”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就是啊,天下女人这么多,居然去喜欢一个男人?”

“……”

一个小姑娘不知道从哪个角钻了出来,对着身旁的老妇人神秘兮兮地说道:“大娘,你听说过没?前些天,有个女人自称是方公子的娇妾,非要去镇南王府给萧大姑娘敬茶呢!大娘,你说是不是因为镇南王府拒亲,方家记恨,所以蓄意派人去王府闹事啊?”

“有道理啊。”老妇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斜眼瞅了那少年一眼,“这王府的大姑娘怎么会愿意嫁给一个有断袖之癖的人呢?!”

“就是啊。”一个大婶突然凑过来接话,“王府的大姑娘又不愁嫁!不过,这方家心胸未免也太狭隘了吧!两家好歹也是姻亲啊!”

“……”

这时,一群手持木棍的家丁气势汹汹地跑来了,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嚷着:“谁在这里胡说八道,敢造我们少爷的谣?”

“去去去!”

“一个个吃饱了饭没事做,有什么好看的!?”

方家的人气急败坏地驱赶起四周的看客,而不远处的一辆青篷马车中,气氛却很是欢快。

一身青衣乔装打扮了一番的画眉兴冲冲地钻回了马车里,跟萧奕和南宫玥复命:“世子爷,世子妃,这下方表少爷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还真是痛快!

南宫玥嘴角勾了勾,她不在意方家是不是猜到这是她在幕后动的手脚,这一回,总归是方家欺人太甚。

她放下了窗边的帘子,转头对身旁的萧奕道:“阿奕,接下来就靠你了!”

萧奕微微一笑,得意洋洋地自夸道:“阿玥,你放心吧。我保管不用过今晚,这件事一定传得满城都知道!”

南宫玥笑眯眯地牵住了他的手。

要是想用澄清来压下流言,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萧霏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不能再被卷进这种乌七八糟的事里了。

所以,就只有用新的流言来带过一切!

只是希望能够尽量的降低对萧霏名节的损害……

“我们回去吧。”

主子一声令下,车夫便挥起马鞭,青篷马车向着王府而去。

从东街大门进了碧霄堂,这才下了马车,就见鹊儿已经候在了那里,禀说,族长来了!

这个族长指的是萧氏一族的族长,乃是老镇南王的大堂兄,想当年,老镇南王父母双亡,是由堂兄家养大的,因此对这位堂兄甚为敬重,这才由他做了萧氏的族长。即便是镇南王,也要对这位堂伯礼让几分。

萧奕与南宫玥交换了一下眼神,暗暗觉得有些奇怪。

前日镇南王才威胁了他们不让南宫玥上族谱,今日族长就来了,这只是巧合?

鹊儿继续说道:“世子爷,世子妃,王爷让你们回去后就去福瑞堂敬个茶。”

南宫玥好歹是嫁进了萧家,为避免为人所诟病,也是该去给族长认个亲,敬个茶。只是去了福瑞堂又得让她去看镇南王的脸色了。想到这里,萧奕的脸色就不禁微沉了下来。

南宫玥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道:“阿奕,我们去给族长行个礼吧。”她顿了顿,又道,“总得去瞧瞧,族长过来是为了何事。免得我们应对被动。”

萧奕终于点了点头,与她一同去了福瑞堂。

让丫鬟禀报后,萧奕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与此同时,正与镇南王说话的两个老人也转头望了过来。他们大约也就花甲年纪,须发花白,面容清癯,两人的容貌有三四分相似。

萧奕和南宫玥一同向镇南王行了礼。

这时,其中一个坐在太师椅上的老人略带迟疑地说着,“……这是阿奕吧?”

萧奕一走就是六年,那个时候,还只是一个略带着稚气的少年,容貌肖似其母,只是这性子也不知道像了谁,平日里顽劣得很……所幸现在渐渐大了,也有个世子的样子了!

“阿玥,这是族长。”

南宫玥福了福身,“见过族长。”

丫鬟们端来了茶,族长喝过了两人敬的茶后,先是欣慰地向着萧奕笑了笑,又看向了南宫玥,只见她笑容恬淡,目光清澈,一脸恭顺地站在萧奕的身边,倒并不像是镇南王口口声声所称的“刁妇”。

不过,人不可貌相,族长不动声色,笑容慈和地道:“几年不见,阿奕都长这么大了,你祖父泉下有知,一定会欣慰的。你都已经是娶了媳妇的人了,可不能再像小时候那么顽皮,总惹你父王生气了。”

萧奕淡淡地回道:“族长说的是。”

南宫玥连眉梢也没有挑一下,虽说她不过第一次见到萧氏的族长,但若这位族长真能公正行事的话,前世的萧奕又岂会被逼迫到那般地步?这恐怕也就是一个和稀泥的。

萧奕又带着南宫玥来到另一位老者面前,介绍道:“这是六老太爷,。”

南宫玥含笑行礼,“见过六老太爷。”

两人同样敬过茶,算是认了亲。

随后萧奕就要拉着南宫玥告辞,就听镇南王不耐烦地喝了一声,“站住。”

萧奕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问道:“父王还有什么事吗?”

“族长方才来见了本王了,问起了你的婚事。”镇南王一脸不耐地说道,“你成亲已经有一年多了,又是圣旨赐婚。我萧家也不是什么没规矩的人家,既然是世子嫡妻,也是该上祖谱。”

说起这个,镇南王心里就很是沉闷。

他本来想得好好的,绝不能让这逆子轻易如愿,可偏偏今日一早族长就找了过来,问起了萧奕的婚事。萧奕蒙皇上赐婚一事,不说是萧家,就连南疆上下也是众所周知,没什么好隐瞒,镇南王便说了,没想到族长竟然主动问起了什么时候给世子妃上族谱。

世子妃是皇上赐婚,堂堂郡主之尊,过门已有一年多也没有犯过什么“七出”大过,直到现在都没有开祠堂,禀告祖宗实在不妥当。

虽说镇南王乃是一地藩王,然在宗族之中,族长的说话也是有份量的。

再者这话确实也没说错,光是“圣旨赐婚”这四个字,南宫氏就绝不可能被休弃……不过,若是就这般轻易的向这逆子低了头,以后岂不是只会任其更加嚣张?!

------题外话------

三更在22:3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