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献计(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逆子!”

一声咆哮从镇南王的书房里传出,不多时,便有小厮带着镇南王的指令匆匆去了军营,随后,一骑铁骑飞驰着而出,向和宇城奔去。

一众人等在次日黄昏前抵达了和宇城的方府。

一听说镇南王府派人过来了,方承令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意,忙令下人赶紧把来人请到了正厅中。

“唐将军!”方承令含笑地对着来人抱了抱拳。

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着一身戎装,铠甲在他步履间叮叮作响,步履生风。

此人正是镇南王的心腹唐青鸿将军,方承令也曾见过几面。

唐青鸿当然知道方承令不只是现在方家长房的继承者,更是小方氏同父同母的四哥,言辞间自然对方承令多了几分客气。

“方四老爷。”唐青鸿豪气地抱拳道,“王爷得知世子爷在府中叨扰,特意命鄙人过来,劳烦方四老爷替鄙人通传一下。”

说到世子爷,唐青鸿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闻言,方承令心中更是大定:太好了,他就知道妹妹有办法!果然,竟然说得镇南王把唐将军给派来了。这下世子是不走也得走了……

早早把他们给打发走了,自己还能睡个好觉。

方承令忙殷勤地说道:“唐将军还请坐下稍等,我这就命人去叫世子爷。”

唐青鸿大马金刀地坐下了,下人立刻上了热茶……可是等他这茶都喝到第二杯了,萧奕才姗姗来迟地进了正厅。

唐青鸿哪里不知道萧奕是故意的,心中暗恨,想起了前年萧奕在骆越城大营中限众将在一炷香内到大帐中集合,自己想给萧奕一个下马威,就故意没去。想着自己是王爷的心腹,唐青鸿本来自信萧奕不敢把他怎么样,谁知道这胆大包天的世子爷竟然借题发挥,当着众将的面把他的玄甲军交给了姚良舤手中。

唐青鸿当时就曾想过去找萧奕理论,可是听闻杜连城因为迟到当场就被萧奕罚了三十军棍,唐青鸿也不敢轻举妄动。偏偏当时镇南王远在奉江城,不能为他做主。

等到后来,世子萧奕因为连战连胜,唐青鸿更不好去找世子理论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玄甲军被夺了去,成了他的私军。幸好后来镇南王从奉江城回来后,补偿了自己,而世子又离开了南疆去王都献俘,他们的龃龉也就不疾而终。

这一次,镇南王命唐青鸿过来和宇城,唐青鸿其实是暗喜的,打算借着王爷的势好好耍耍威风,一报上次之仇。

唐青鸿故意等萧奕走到了堂中,这才慢腾腾地放下了手中的茶盅,然后站起身来,随意地对着萧奕抱了抱拳:“末将唐青鸿见过世子爷!”

萧奕眸光一闪,自然知道这个唐青鸿是哪一个唐青鸿,笑着说道:“原来是唐将军。本世子终于有幸得见唐将军的真容了。”萧奕似笑非笑,一句句都是意味深长。

唐青鸿不快地皱了一下眉,萧奕虽然是世子,但自己怎么说也是军中的大将,他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受了自己的礼!哪怕连王爷也会虚扶一下。

方承令却是不知道两人之间过去的恩怨,只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言语间似是刀光剑影。

他只能和稀泥地笑道:“阿奕,唐将军说这次来和宇城奉你父王之命……”说着,他意有所指地看了唐青鸿一眼,催促他快点入正题。

唐青鸿冷笑了一声,朗声道:“世子爷,末将这次来和宇城是奉王爷之命带世子爷和世子妃回骆越城的!世子爷,您擅自来和宇城,也不和王爷说一声,王爷很是不悦,您还是赶紧随末将回去向王爷请罪吧。”

唐青鸿下巴微扬,言语间透着一丝训斥的味道,却又话里话外借着镇南王的名头。

萧奕却是笑了起来,慢悠悠地坐下,这才漫不经心地说道:“本世子这是犯了什么‘罪’?本世子来和宇城探望本世子的外祖父和舅舅,乃是出于孝道。父王一向是纯孝,又怎么会以此怪罪本世子。”说着,萧奕故意看向了方承令,问道,“舅舅,你最了解我父王,你说是不是?”

方承令一时语结,他该说什么呢?说萧奕来探望方老太爷和自己是错了?还是说镇南王并非纯孝之人?

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是错的吧。

唐青鸿的脸色黑了一半,他差点忘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世子最喜欢的就是借题发挥,自己不过是口误说错了一个字而已。

唐青鸿定了定神,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能被世子牵着鼻子走。总之,自己这回是奉王爷之命来的,无论在公在私,自己都占了一个理字。

“世子爷,末将不似世子爷舌灿莲花,巧言善辩,反正王爷请世子爷赶紧回骆越城,还请世子爷不要令末将难做!”唐青鸿抱拳又道。

“如果说本世子在此为亲外祖父尽孝是令将军难做,那本世子也唯有得罪将军了。”萧奕淡淡道,“将军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本世子还要去外祖父跟前侍疾,就先告辞了!”

他站起身来,就要走了。

眼看着事情完全没如自己预期那般发展,方承令也急了,霍地站起来身来,正要出声,却见唐青鸿上前一步,右臂一横,挡在了萧奕跟前。

“世子爷请留步!”唐青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要是世子爷还是这般执迷不悟,末将只好先得罪了……等回了骆越城再向王爷请罪!”

“难不成唐将军还想对本世子出手?”萧奕勾了勾唇,兴味地笑了,挑衅地看着对方道,“那也看唐将军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完,他斜眼瞥了唐青鸿一眼,大臂一挥,扫开唐青鸿横在他身前的右臂,大步往前走去。

唐青鸿被那一眼看得心头仿佛被浇了一桶油似的,心火蹭地燃烧了起来,脑中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地大步跨出,伸手朝萧奕的右臂抓去……

却见眼前一花,萧奕的身影已经从眼前消失,唐青鸿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右臂被人一拽一拉不知怎么就被反剪到了身后。

可恶!唐青鸿气得老脸通红,他生平哪里受过如此的羞辱,前年萧奕夺他的玄甲军,在整个南疆军中扫了他的脸面;而这一次,又是萧奕!

“世子爷,您真是好大的胆……”

唐青鸿话还没说完,已经痛呼了一声,被萧奕在后膝踢了一脚,狼狈地跪倒在地。

这一幕发生得实在是太快,而方承令平日里最多也不过是令着手下去干那仗势欺人之事,哪里见过如此的场面。他一方面心如擂鼓,一方面暗暗骂那唐青鸿没用。

但眼看着唐青鸿这个样子,方承令作为主人也不能置之不理,只能僵笑着缓和气氛:“阿奕,你就原谅唐将军吧,唐将军毕竟是你父王派来的,舅舅想刚才他也是心急,才出手莽撞了点。”

萧奕似笑非笑,突然松开了唐青鸿,把他往地上一推,掸了一下衣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一副纨绔劲十足的样子,说道:“看在舅舅的面子上,本世子就饶恕唐将军以下犯上之罪!唐将军若是还死不悔改,也别怪本世子以军法伺候了。”

你敢!?唐青鸿差点要脱口而出,但是总算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想起被三十军棍打得在榻上躺了近一个月的杜连城,他还真不能说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世子爷到底敢不敢!

唐青鸿深吸一口气,勉强冷静了一些,抱了抱拳道:“既然世子爷不愿跟末将回去,那末将只能先回去给王爷复命了。”

说完,他也不管萧奕和方承令什么反应,就大步离去了,这离去的脚步硬是比来时快了近一倍。

萧奕却在他的身后轻笑了起来,嚣张地说道:“唐将军走好,本世子可是盼着你再来。”

他的脚下一个踉跄,心中的恨意又重了一分,愤愤地想着:等他回了骆越城,他非要到王爷跟前去好好告世子一状才是!

唐青鸿走了,跟着萧奕也走了,只留下方承令又呆呆地坐回了远处,心烦意乱。

没想到这萧奕竟然连他的父王都不放在眼里。

这下该怎么办呢?

他的眉心紧紧地锁在了一起,这时,就听到厅外传来下人行礼的声音:“见过大少爷!”

宇哥儿来了!方承令忙抬眼看去,只见一身月白锦袍的方世宇信步走入厅中,举止间散发出一种气定神闲的味道。

方世宇给方承令行过礼后,便问道:“爹,我刚才听下人说姑父派了唐将军过来……”现在人呢?

方承令仿佛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一般,滔滔不绝地把刚才的事给说了一遍,最后道:“宇哥儿,这下可如何是好?为父真是万万没想到萧奕居然连你姑父镇南王的命令也敢无视。”

早就听妹妹说过世子萧奕年少时纨绔,天不怕地不怕,可是那时候萧奕毕竟年纪小,如今他在王都做了六年的质子,照常理,也该学会夹着尾巴做人,没想到性子竟然一点都没变,如此胆大妄为,不顾伦常。这副嚣张狂妄的样子简直闻所未闻!

方世宇也是凝眉。他一向审时度势,对萧奕这种只凭意气行事的人心中很是不屑,但又不得不承认这种人不能以常理而估最为麻烦。

偏偏萧奕命好,会投胎,一出生就注定是镇南王世子,阖南疆除了镇南王谁也别想压过他。

方世宇微蹙眉头,沉声道:“父亲,以如今的情形来看,要靠骆越城那边把他弄走恐怕是不太可能了。姑父总不可能亲自来一趟……”

是啊!除非镇南王亲自来一趟方府,以萧奕这种霸道的性子,谁还能弄走他呢?!

可是镇南王毕竟不知道真相,怎么也不可能为此跑一趟的和宇城的……

既然此路不通,他们也唯有另想办法了!

方世宇微微眯眼,压低声音道:“父亲,儿子有一计……”

“你且说与为父听听。”方承令立刻精神一震。

方世宇附耳在方承令耳边轻声道:“父亲,不如让祖父再病一回,您觉得如何?”

方承令双眼发亮,一下子就明白了此计的妙处。

如此一来,一是能解了他们的当前之急,而二嘛,如今是世子妃南宫玥在为方老太爷医治,一旦方老太爷的身子出现什么不妥,那就是世子妃庸医误人,自己自然就可以借题发挥了。

“宇哥儿,此计甚好!”方承令含笑地颔首道,“为父立刻去安排,明日就动手!”

说着,方承令眼前仿佛浮现了萧奕和南宫玥惊慌失措的模样。

------题外话------

上周爆更了一周,姑娘们可能都快不习惯原来的更新频率了。所以这周我还是尽量保持两更吧……

早上9点半和中午12点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