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纯孝(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承令瞳孔猛地一缩,心中一片恐慌:怎么会?!萧奕竟然都知道了?!

萧奕嘴角一勾,继续道:“对了,你们今日下在外祖父的汤药中的蚀心草已经被我悄悄换了。”

什么?!方承令难以置信,他嘴巴动了动,想质问对方,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萧奕笑着,轻轻道:“你是不是想问,那些蚀心草去了哪里呢?”

方承令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流露出了惊恐之色。

萧奕冷笑着,随后却慌张地推搡着他,喊道:“舅舅,舅舅,你怎么了?”

南宫玥向伺候在一旁的丫鬟们喊道:“……你们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请大夫!”

几个丫鬟乍见如此情形,早已是慌得手足无措,此刻才猛地回过神,几个人一起冲出去。

禀报的禀报,请大夫的请大夫,乱糟糟的撞作了一团。

不多时,方夫人得了禀报,脸色苍白的跑了进来。

此时,方承令已没有了意识。

一见方承令晕倒在地,方夫人的脸上血色全无,她蹲在方承令身旁,紧张地看着他,颤声道:“老爷,老爷,您怎么了?您别吓妾身啊!”

一个管事嬷嬷小心翼翼地问:“夫人,要不要把老爷扶到榻上去?”

方夫人这才反应过来,“快!还不快去!”

立刻就有人去唤了几个膀大腰粗的婆子进来,把方承令抬到内室去了。

方夫人焦急万分,慌乱地扯着手上的帕子。

刚刚在得了方承令倒地不起的禀报后,方夫人一下子就懵了。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晕过去了。她第一个想到会不会是萧奕做了什么,可那丫鬟却表示世子爷只是敬了一杯茶,在方承令倒下后,还焦急万分的让她们去喊大夫。

现在,她见萧奕这副忧虑的样子,也不像是在作伪。

只是……

大夫怎么还不来!

方夫人心慌意乱,而这时,她的目光突然落在了南宫玥身上,想到了什么,急忙道:“世子妃,你不是懂医术吗?你快给你舅舅看看啊!”

世子妃连那老家伙都能治好,医术指不定比这和宇城的大夫加起来都好!

方夫急切地想要抓住南宫玥的手,南宫玥却向后退了一步,一脸自责地说道:“舅母,您说什么呢!我再也不敢随便给人看病了……”

方夫人想起了之前发生在安宁居的事,脸色更难看了。

“母亲,父亲怎么了?!”

大夫还没来,方雨兰先过来了。

一听说方夫人要让南宫玥给方承令治病,方雨兰柳眉紧锁,也想起了何大夫的那番话,不赞同地说道:“母亲,大夫很快就来了。”

言下之意就是不赞同让南宫玥为方承令医治。

方夫人心里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告诉女儿安宁居的真相,只能咬了咬牙,正想再尝试一下,却听外面传来丫鬟激动的喊叫声:“何大夫来了!何大夫来了!”

来的是仍然是之前那个何大夫,手里提着一个药箱,满头大汗。

方夫人焦急地忙道:“何大夫,快快快!快给我们老爷看看!”

何大夫心跳不已,中午方老太爷的事何大夫还心有余悸,现在方老爷又……方家还真是多事之秋!

何大夫一边想着,一边在榻边的杌子上坐下,深吸一口气,谨慎地给方承令探起脉来……虽然他没有说话,但从他紧锁的眉头来看,这绝非什么好消息。

方雨兰着急地问道:“何大夫,我父亲到底如何?”

何大夫放下手,面色凝重地作揖回道:“夫人,方姑娘,方老爷他……他,”他咬牙一鼓作气道,“他这是卒中之症,哎!”

“什么?!”方夫人踉跄了一下,身子左右摇晃着,几乎就要晕倒。

她身旁的一个嬷嬷忙扶住了方夫人,紧张地问道:“夫人,您没事吧?”跟着吩咐一个小丫鬟,“柳叶,还不给夫人去倒定神茶!”

“是……是,洪嬷嬷。”那青衣丫鬟柳叶急忙忙地跑一边倒茶去了。

方雨兰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尖声道:“怎么可能呢?!我爹他才三十五岁,怎么可能就卒中了呢?!你这个庸医!”她急切地看向方夫人道,“娘,我们赶紧去请别的大夫!”

方夫人用斥责的眼神看了女儿一眼。

何大夫是府里供奉的大夫,医术自然很好,在这个和宇城里是数一数二的。

方夫人强自镇定,还算客气道:“何大夫,还请赶紧为老爷开方。”

萧奕在一旁忧心忡忡地叹道:“舅母,一定是舅舅这些年来既要忙着管理家业,又要照顾外祖父太辛苦、太操劳了,才会病倒的。哎。”说着,他又看向了何大夫,谆谆叮嘱道,“何大夫,你可要细心为我舅舅医治!需要什么药尽管用,若是和宇城没有,本世子立刻让人快马加鞭去镇南王府取。”

“是,世子爷。”何大夫诚惶诚恐地应道,心里叹道:这位世子爷虽然说位高权重,却是一个纯孝之人,连对舅舅对如此关爱孝敬!

方夫人此刻早就慌了神,嘴唇微微颤抖着,不知所措地想着:怎么会这样?!老爷竟然是卒中了!难道……难道这就是报应?!

何大夫看着昏睡在榻上的何承令,不禁叹了一口气。

卒中之症哪有什么治愈之法,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何大夫打开药箱,取出银针,定了定神后,开始为方承令施针……

才施了两针,突然只听“砰”的一声响起,一个茶盅摔落在地,碎瓷片和热茶四溅开来,惊得何大夫差点手一抖。

“啪!”

洪嬷嬷一掌不客气地甩在了小丫鬟的脸上,打得小丫鬟白嫩的俏脸上立刻出现红肿的五指印。

“这点小事,也做不好,要你这贱婢有何用!”洪嬷嬷不客气地怒斥道。

小丫鬟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夫人饶命!洪嬷嬷饶命!”

四周其他的丫鬟噤若寒蝉,一个个都不敢发声。

洪嬷嬷看了一眼方夫人的脸色,见她面露不耐,立刻吩咐身旁的几个婆子:“还不把这贱婢给拖下去!”

在小丫鬟的声声求饶声中,她被两个婆子塞上一团抹布,粗鲁地拖了下去。

内室中又恢复了宁静,何大夫继续为方承令针灸,一柱香后才拔下了银针,思忖了很久又开了一张方子,丫鬟急急地下去抓药去了……

“见过大少爷,二少爷。”

这时,丫鬟恭敬的行礼声自帘外响起:

方家的两位公子方世宇和方世轩得了消息也急匆匆地从书院赶了回来!

一见长子方世宇挑帘进来了,六神无主的方夫人顿时有了主心骨,眼眶中盈满了泪水,颤声道:“宇哥儿,你爹……你爹他……卒中了!”

方世宇一贯自认沉稳,今日也被父亲突然卒中的消息震得耳朵轰轰作响。

父亲正值壮年,怎么就这么突然倒下了呢?

“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夫人语无伦次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方世宇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萧奕,这事要说巧还真是太巧了,父亲明明早上还好好,怎么就喝了一杯茶的功夫就卒中了呢?

可是,方才屋里这么多的丫鬟都亲眼看到萧奕只是敬了一杯茶,而这茶还是府里的丫鬟亲手递上去的。父亲倒地的时候,他更是比谁都紧张,也是世子妃去命人叫的大夫……

应该只是巧合吧?

方世宇心乱不已,可是嘴上却勉强镇定地安抚着方夫人:“母亲,吉人自有天相,父亲一定会没事的!”然后又拱手谢过萧奕,“奕表兄,刚才真是多谢表兄照顾家父了。”

“宇表弟,你实在太客气了。”萧奕正色道,“舅母,宇表弟,你们放心,我这就去给王都那边去信,想办法给舅舅请一位太医回来!只是王都毕竟远在千里,当务之急,还是舅舅的病要紧……不知这府中城里,可还有别的良医?”

方夫人先是双眼一亮,赶紧谢过了,又说道:“阿奕说得对……宇哥儿,快,去把城里所有的大夫全都请来!”

“是,母亲。”

方世宇赶紧去安排。

不到一个时辰,正院的内室中就人满为患,方世宇几乎将全城最出名的药铺、医馆中最出名的大夫全都请了过来,这些大夫中的某些人平日里是不出诊的,可是方府来请人,他们可不敢随意推托……

一屋子的大夫一一地给方承令把了脉,然后退到了正堂一起会诊。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窃窃私语,这一讨论就是足足一炷香时间,讨论得方夫人母子三人都有些不耐烦了,方雨兰欲言又止了好几回。

终于一个发须皆白的老大夫被众位大夫给推了出来,老大夫微微颤颤地说道:“方夫人,方大少爷,方老爷患的……患的确实是卒中!病情来得太急,恐怕……哎,恐怕是没那么好治。”

尽管方家人都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在听到城中的名医都下了如此判断后,方夫人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庸医!你们都是庸医!”方雨兰尖着嗓子歇斯底里地指着那群大夫高喊。

而这时,一个丫鬟惊恐地喊道:“夫人!夫人!老爷……老爷他失禁了。”

方夫人一口气没上来,憋在了胸口,脸色一阵青白。

一旁的洪嬷嬷忙给方夫人顺了顺气,安慰道:“夫人,您现在可是这一大家子的主心骨,您可一定不能倒下啊。”

方家人乱作了一团。

“快!……”方夫人回过气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拼尽全力地喊道,“治!让他们治!无论要多少银子,我们方家都出!”

卒中虽是重症,但治总得治。

和宇城的大夫们不敢得罪方家,他们聚在一起辨证开方。在诊断上,大夫们都有各自的见解,也不肯轻易服人,一时间争论不休,方夫人被吵得头都痛了,方世宇则紧抿薄唇站在一旁,神色莫辨。

这时,萧奕上前了一步,忧心忡忡地说道:“舅母,您虽孝顺,但现在还是舅舅的病情要紧。这几日,还是让外甥给外祖父侍疾吧……哎。”

方夫人的确是顾不上了,胡乱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她心想:反正那老家伙已经服下了蚀心草,这次绝不可能再清醒过来,他们想服侍就服侍好了。

萧奕一本正经地道了谢,带着南宫玥退了出去。

两人手牵着手,相视一笑。

不多时,他们便到了安宁居。

百卉过来行了礼,说道:“世子爷,世子妃,奴婢一直盯着,老太爷安好。”

萧奕微微颌首,两人一同走了进去。

他坐在了方老太爷的榻前,挥了挥手,让方府的下人们退下。

那些伺候的丫鬟和婆子们面面相觑,可到底不敢违了他的意思,磨磨蹭蹭地退了出去,百卉也跟着退下,替他们盯着。

“外祖父……”萧奕微扬唇角,向正熟睡的方老太爷说道,“您放心,这些年来,您受的苦,您失去的一切,外孙都会替您夺回来……与他们一样,打着纯孝的名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