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忠心(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二!给我一杯凉茶!”一个着一身灰色短打的大胡子满头大汗地冲进茶棚中,热得满脸通红,对着坐在旁边的一个年轻人抱怨道,“兄弟,今年也太热了!这才五月初呢!”

“这就来了,爷!”小二扯着嗓子应了一声,没一会儿就给客人端来了一碗凉茶。

大胡子豪气地将凉茶一口饮尽,长舒了一口气。

他身旁的年轻人跟他也是老熟人,随意地与他话家常:“老哥,你前些天不是说要出趟镖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趟开连城能花的了几日功夫。”大胡子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然后又让小二上了一碗凉茶,跟着想到了什么又道,“小老弟,我刚才入城的时候看到方家在那里施粥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方家莫不是在施什么黑心米粥?”这黑心的富户说是做善事,其实施霉米,或者掺和着泥沙,也不是没有的事!反正啊,这穷人的命就不是命!

大胡子想着,脸上便露出几分义愤填膺之色。

这时,小二正好来上凉茶,听到了大胡子那番话,便道:“于老哥,你是刚回城,所以不知道最近啊,方家改邪归正了!不只是在城门口施粥,还免了很多印子钱,矿场上也放了不少人,给了那些矿工不少补偿。”

改邪归正?!大胡子抬头朝那西边的天空看了看,讽刺道:“呦,这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黑心的方家会改邪归正?!

真正是——

我呸!

大胡子不客气地作势吐了一口唾沫。

年轻人和小二交换了一个眼神,知道大胡子真是不知道一点内情,年轻人正要与他说说各中内情,旁边一桌的中年汉子早就忍不住捧着他的凉茶坐到他们这桌来了,兴致勃勃地说道:“这位老哥,你是不知其所以然啊。如今方家不是方承令那个臭东西当家了,方家现在是世子爷在管着呢!”

大胡子怔了怔,不敢置信地掏了掏耳朵,问道:“你是说咱们的世子爷?”

南疆能被称为世子爷的只有一位……

“对啊。”年轻人总算找到了机会接口道,“老哥,你这些天不在城里,错过了不少好戏。前些日子,方承令那缺德的突然卒中了!正好世子爷来城里探望他外祖父,世子爷孝顺,眼看着方家乱,暂时接手了方家的生意,这才让方家有了这番新面貌!”

世子爷日理万机,要不是孝顺,哪能自折身份去管生意上的事。

“世子爷不只是能打仗,还孝顺,仁心!”小二与有荣焉地赞道,“我们南疆真是有福了!”

“没错。”大胡子想到了什么,用力点头道,“我这次不是刚去了开连城吗?前年我去的时候,开连城就还跟个死城一样,如今才短短一年多,已经是大不一样了,简直比我们和宇城还繁荣呢!本来这次请我们护送的商队是听说开连城附近有匪徒,所以担心路上遭遇匪徒,谁知道匪徒没遇上,反而遇上了世子爷的玄甲军,还是玄甲军一路护送我们到的开连城呢!那个风光啊!”

“老哥,你竟然见过了玄甲军?我听说那是世子爷的亲兵,一个个都有以一敌十的本事啊!是不是真的?”

“那是!”大胡子眼看着茶棚中的目光都看向了他,得意洋洋地吹起牛来,说得是口沫横飞。

一时间,茶棚里的客人们全都被吸引了过去,一个个眼睛放光,羡慕不已。

谁也没有注意到,茶棚中,正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穿着青色直襟的老者,他看起来十分精神,双眼炯炯有神。在听到茶客们谈论着世子的时候,更是露出了欣慰的目光。

与他同坐的一个中年人,感慨地说道:“爹,世子爷不愧是世子爷,一出手就把矿场那些不长眼的压得服服帖帖的。”

赵大管事抚须点头道:“世子爷连南蛮子都不放在眼里,那几个闹事的刺头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老者正是方家的赵大管事,与他一起的是他的长子,他们刚刚才由一个暗卫陪着去了一趟城外的矿场,传达了萧奕的命令。

与那些铺子不同,矿场上的管事大多都已经在方承令接手后被陆续换掉了,方老太爷曾经用过的管事已是寥寥无几了,其中不乏有对方承令忠心耿耿的,对于世子爷的命令阳奉阴违,赵大管事便是为此而去的。

萧奕是什么人,岂会浪费时间去与那些管事们计较,直接就派了一个暗卫过去,不听话的打一顿撤了便是。

别的不说,想来方家做事的管事有的是!

如此简单粗暴的手段颇见成效,那些闹事管事们立刻就安份了,再没有仗着方承令势时的嚣张与蛮横。

想到方承令,赵大管事的脸上掩不住的厌恶之色。

赵家世代都是方家的管事,他也跟了方老太爷整整四十年。在方老太爷病倒后,眼看着方承令对嗣父极为孝顺,延医问药,他也便因着忠心,继续全心全意的为方承令管着方家的产业。

他自诩精明,没想到竟被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瞒了十几年!

若非世子爷找到他,恐怕直到现在,他还是替方承令任劳任怨的打理着这些产业。

他真是愧对老太爷!

想到这里,他不禁长叹。

好在有世子爷!

赵大管事饮尽了杯中的凉茶,向着儿子赵然说道:“然儿,一会儿我去一趟方府,你去把我交代的事情给做了。”

赵然赶紧应了,“是的。爹。”

赵大管事在交代完了儿子后,便上了马车,直往方府而去。

一方面,他要亲自向世子爷禀报矿场的情况,而另一方面,他也想去探望卧病的方老太爷。

于是,不多时,萧奕就在方府见到了赵大管事。

对于赵大管事的禀报,萧奕只是点点头,表示很好,便由着他去了。

事实上,也只有方夫人和方世宇这种不通俗务之人才会真得相信,仅仅只是因为方承令倒了下来,方家三百多年的基业就会在短短的时间里毁于一旦。事实上,只要手下的这些管事得力,撑个几年绝对不会有丝毫的问题,而几年的时间,也够方世宇独挡一面了。

尤其是赵大管事,他管了方家生意多年,单单凭他一个人就足以压住混乱。只不过,他没有这么做,而是顺水推舟的让局面越来越糟糕,以逼得那些管事们一同来请萧奕压阵。

“生意上的事,本世子也不是太懂,总之还是要劳烦赵大管事了。”

对于这些庶务,萧奕并非不懂,只是不太乐意去伤脑筋,他自己的产业都还在南宫玥的手里管着呢。赵大管事这些年来能把方家的生意打理的妥妥当当,萧奕自然相信他至少能做得比自己这个外行人好。

对于萧奕的信任,赵大管事唯有郑重应命,表示自己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而随后,赵大管事又略显担忧地说道:“世子爷,小的其实还有一事……这两日,方家的其他几房都在私底下打探消息,小的担心……”方家的产业倒底是方家的,而世子爷姓“萧”,若是方家宗族出面,争起来的话,世子爷恐怕也讨不到好。

萧奕猜到他的忧心什么,淡淡一笑,信心十足地说道:“本世子正等着他们来呢……”

……

萧奕在与赵大管事商议的同时,方老太爷也到了施针的时间。

每次施针都会足足用上一柱香的工夫,需要费尽心神。

南宫玥小心翼翼地收起最后一针,看着床榻上沉睡的方老太爷长舒了一口气。

一旁的百卉用帕子替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南宫玥小脸上掩不住的疲色,道:“世子妃,您去歇息一会儿吧。这里由奴婢守着。”

百卉做事南宫玥一向放心,南宫玥点了点头,便与鹊儿一起去了东次间小憩。

画眉呈上来了一碗羊奶蛋羹。

这羊奶蛋羹,入口香软沁甜,又极为好克化,南宫玥午膳用得不多,此时也确实有些饿了。

这一趟出来,画眉做事倒是越来越妥帖了……

坐在罗汉床上的南宫玥一边吃,一边嘴角微微翘起。

羊奶蛋羹才刚吃完,便听一阵挑帘声响起,画眉忙屈膝行礼道:“见过世子爷。”

萧奕健步如飞地挑帘走了进来,他刚陪着赵大管事探望了方老太爷,把人送走后,得知南宫玥在东次间便匆匆过来了。

画眉向他请了安后,就退了出去,把这里留给两个主子。

“阿奕,你回来啦。也要来一碗羊奶蛋羹吗?”南宫玥想起身迎他,却被萧奕眼明手快地按了回去。

他顺势也坐在了罗汉床上,把她搂进他的怀中,让她靠在他的胸膛上,而他把脸凑在她的脖颈间深吸了一口气。

一阵淡淡的玫瑰香味扑面而来,还混杂着一股淡淡的羊奶香……

他一不小心腹中就咕咕作响……

咕噜噜——

内室中安静了一瞬,南宫玥掩不住笑意的声音响起:“我让画眉给你做点吃的。”

南宫玥的语调中起初还有几分调侃的意味,可是说着便心疼了起来。

她比谁都知道这些天来萧奕的辛苦。

萧奕放开南宫玥,撒娇地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你刚刚吃的那个什么……我也要一碗!”

南宫玥又差点被他逗笑,这家伙还是这么喜欢吃点心!

画眉显然早有准备,南宫玥一句话吩咐下去,没多久,萧奕就吃上了热腾腾的热汤面,足足吃了两碗,又再加上一碗羊奶蛋羹,他才算是九分饱了。吃饱了,萧奕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整个人又活过来了一样。

“阿奕,”南宫玥伸手轻抚着他的眉峰,声音温婉地说道,“我知道你心急,但是我们有时间……外祖父他会好起来的。”虽然很慢,虽然外祖父不可能恢复到如常人一般,但是她有信心只要她细心为外祖父好好治疗调理,外祖父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萧奕怔了怔,立刻从南宫玥的语气中体会到她的担忧。

这些日子他确实把自己逼得太紧了……许是因为对外祖父的内疚,他这几日真是恨不得把过去十年没做的事给一次做足。

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似乎是如释重负,眼角又带上平日里那种漫不经心的味道,一本正经道:“也是,鞠躬尽瘁什么的,好像一点也不适合我这纨绔世子爷!”是啊,只要活着,他们就还有时间!

内室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